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超凡兵王>第十五章 你沒機會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 你沒機會了!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武俠修真

「周隊,今晚不審嫌疑犯嗎?」剛回到警局,甘甜忍不住敲開了周平的辦公室大門,一臉不解的問道。

「今晚大家先收隊休息。我明天和你一起,親自審他。」周平望著甘甜,一臉慈愛。

甘甜雖然只是周平老戰友的養女,但她很有出息,是今年從天州警校畢業的高材生,同期畢業的絕大多數男生都不如她。所以在甘甜畢業后,周平直接把她要到了天西刑警大隊。

甘甜聽周平這麼一說,頓時笑道:「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先冷卻處理,讓嫌疑犯的氣勢沒有這麼強。」

「所以說,甜甜你的悟性挺高的。如果老甘還活著,肯定會很高興的。」周平故作欣慰道。

「那我就……去休息了1甘甜敬了個禮。

「去吧,你最近也太辛苦了,回去早點睡1

……

牢房的門開了,先來卻後到的羅非被兩個獄警押入了牢房裡。

獄警剛走,牢房裡的犯人們一下子包圍了羅非。

「呵,長得還挺帥?怎麼進來的?」一個光頭猛拍羅非的肩膀一下。

「看他人模狗樣的,會不會是當老師,在課堂上非禮女學生?還是未成年?」一個黃毛無恥的笑了起來。

羅非不屑的望著天花板,一言不發。

「媽的,說話啊!啞巴了?懂不懂規矩?」看到羅非沒搭理他,光頭狠狠的推了他一把,「找死是吧?還敢瞪我?活膩味了?」

「哥幾個!給他上一課,讓他知道號子里什麼規矩1黃毛說著擼起了袖子。

這群人攥緊了拳頭,圍住了羅非就要動手!

羅非冷笑一聲,突然間沉身,兩拳打了出去!

「啊1

「啊1

光頭和黃毛髮出了一聲慘叫,身體狠狠的撞在了牆壁上!

眾人皆驚,一時間嚇得退後了好幾步,都瞠目結舌的望著羅非。

「操,這麼厲害?」

「你們都滾到床上睡覺去1大通鋪的一側,一個留著短髮的壯漢冷冷道,「一群廢物別在這丟人現眼了1

光頭和黃毛兩個人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聽到這人一發話,誰都不敢說話了,其他人也乖乖的給羅非讓出了一條路。

短髮的壯漢40歲左右,精氣神十足,正盤腿坐在了床上。他的身後,一個30歲左右、留著微微短鬍鬚的男人正在給他捶背。

壯漢一擺手,短鬍鬚男人停下來。

「睡我旁邊吧。」壯漢上下打量了羅非一番,「我叫雷豹。要是給面子,就叫一聲豹哥。」

「謝了,豹哥。」羅非伸了個懶腰,躺在他旁邊就閉上了眼睛。

黃毛有些不服氣,咬著牙站起身:「豹爺!他也太沒禮貌了吧?小子,別以為你能打就牛逼了!豹爺一拳打死過一匹馬!你他媽要是敢對他……」

「閉嘴1短鬍鬚男人厲聲道,「別惹豹爺生氣!滾!」

黃毛嚇得一個激靈,趕緊閉上嘴巴滾到了自己的床鋪上。

很快,牢房裡恢復了平靜。

……

夜深了,牢房裡鼾聲大作,幾乎所有人都睡著了。而雷豹卻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短鬍鬚也沒睡,只是一直閉著眼。兩個人一對眼神,悄然起身,繞到了羅非的身旁。

雷豹望著已經睡熟的羅非,不由握緊了拳頭,沖著短鬍鬚微微點頭。

短鬍鬚真名劉勇,綽號鐵鎚勇。他是個左撇子,也是全市青年組拳擊冠軍。劉勇加入三雷幫后,因為拳頭硬、功夫好,因此被雷豹賞識。

而雷豹的外號和他很相似,被稱為鐵拳雷豹,功夫要比劉勇更好。

這倆人已經不是第一次合作做這種事了,所以配合非常默契。劉勇先來到了羅非的雙腿前,雷豹隨後來到了羅非的胸前,二人猛然間攥緊了自己的拳頭,分別朝著羅非的左小臂和左腿迎面骨打去!

就在這兩拳距離羅非的腿腳近在咫尺的時候,羅非突然間動了起來,一腳踢在了劉勇的腰間!

「嚓1

劉勇的腰間頓時凹了進去,幾根肋骨當場斷裂!他目瞪口呆的望著羅非,雙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而幾乎是與此同時,羅非的右手一把捏住了雷豹的鐵拳。

「你小子有兩下子啊1雷豹雖然看到劉勇倒地,但並不為之所動,只是冷笑了一聲,拳頭繼續發力。

夜幕中,羅非的雙眼露出了一絲冰冷,道:「我給你一個好好活著的機會!我問你,誰讓你來對付我的?」

「你沒資格問1雷豹說話間轟出了左拳!

又是勢大力沉的一拳,這拳頭曾經打死過一匹馬!

就在雷豹這一拳即將落在羅非身上的瞬間,只聽見「啪」的一聲,羅非居然又是單手接住了這一拳!

「我再問你一遍,誰讓你對付我的?」羅非冷冷道。

「小子,你以為你是誰?跟你豹爺玩,你還早了二十年1雷豹兩隻結實的肩膀狠狠的壓著羅非的雙手,眼瞅著就要把羅非的雙手壓斷!

此時,羅非的嘴角又一次詭異的勾起:「你沒機會了1

話剛說完,羅非猛然間收緊了手指!

雷豹只感覺自己的雙手像兩隻機械臂狠狠的抓住了,壓根使不出一點勁來!鑽心的疼痛感卻陡然來襲!

「……」

一聲聲脆響,他兩手的全部手指都骨折了!

「礙…」

雷豹剛疼得叫出聲,羅非從床上一個後空翻,跳到了他的身後,朝著他的雙腿快如閃電般的踢了兩腳!

「呃1

雷豹慘叫了一聲,頓時跪在了地上,兩個小腿全斷!

羅非的手刀接踵而至!狠狠砸在了雷豹的頸后!

「呃……」雷豹疼得從嗓子眼裡艱難的擠出了一個聲音后,也暈死過去!

……

幾個小時后……

「不好了!出人命了!快來人啊1拘留所的牢房裡,隨著黃毛一聲鬼叫,牢房內外的人都被驚醒了。

很快,幾個警察把在地板上躺了一晚上的雷豹和劉勇都抬了出去。

死,是不可能死的,但都已經殘廢了。特別是雷豹,痊癒后也是廢人一個了。

在辦公室里睡了一晚上的周平驟然驚醒,聞聲跑了出來。只見幾個警察把劉勇和雷豹都抬了出來。

「怎麼回事?」周平的後背瞬間冒出了冷汗。

「周隊,我們也不知道啊1一個年輕警察咬牙切齒道。

周平的手都有些哆嗦了,伸出去摸了摸劉勇的鼻下……還好,沒死。緊接著,又摸了摸雷豹……也沒死!

但是,劉勇的左側肋間已經凹進去了,而雷豹的雙手雙腳都已經扭曲變形了!

一種莫名的恐懼瞬間席捲了周平的心:「調、調監控1

……

幾分鐘后,周平臉色蒼白的癱坐在了自己的辦公室。

監控錄像他已經看完了。

雷豹和劉勇一點都不冤。因為兩個人惡意攻擊羅非在先,而羅非頂多是正當防衛,連防衛過當都算不上!更要命的是,劉勇和雷豹都是幫派中人,多多少少留有案底,很難給他們翻案了!

這個羅非,真是一個燙手的山芋,怎麼這麼難對付?接下來,該怎麼辦?怎麼和雷龍雷虎交代?周平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周平正在痛苦思索解決方案的時候,敲門聲把他驟然驚醒。

「誰啊?」周平收斂了情緒,恢復了昔日的道貌岸然。

「是我,甘甜1

周平嘆了口氣,鬱悶的站起身,把門打開了:「甜甜,你怎麼這麼早就來了?」

甘甜面露難色:「周隊,再不來要出大亂子了!趕緊放人吧1

周平心頭一驚。

他知道甘甜為什麼這麼說,但他必須裝傻:「怎麼回事?你別著急,慢點說。」

「周隊,也許是最近混混打架鬥毆的事件太多了。讓咱們都沖昏頭腦了!咱們昨天光顧著抓人,卻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現場的監控錄像1甘甜遞給了他一個u盤,「這是我凌晨兩點睡不著,去光復路調出來的,咱們冤枉好人了1

傻丫頭,我怎麼會不知道咱們冤枉好人了?可是,你讓我怎麼跟你直說?你啊,跟你死去的養父一個樣,眼裡太不揉沙子了!周平心中一陣煩躁。他嘆了口氣:「你替我去跟那個年輕人說幾句話好話吧!如果他不依不饒,我再出面。」

「周隊,這件事是我的責任,是我失察。如果羅非先生想投訴,就讓他投訴我吧1此時此刻,甘甜懊惱的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衝動是魔鬼啊!昨天我怎麼就沒好好的調查一下,就把人家給扣起來了?爸爸,我又讓你失望了……

……

幾分鐘后,羅非已經在一群嫌疑犯的目送之下走出了拘留所。

望著他的背影,拘留所里的一群人都擦了一把冷汗。

光頭顫聲道:「老弟,你特么知道這哥們是誰嗎?豹爺和鐵鎚勇是不是被他做掉的?」

黃毛汗流浹背道:「我特么哪知道?我只求這位大爺不要再進來了,我特么肝顫啊1

……

羅非像大爺一樣的被兩個警察請到了一個辦公室里,他們沏茶倒水,還幫甘甜說了不少好話。

沒多久,甘甜也走到了羅非的面前,很糾結的向他敬了個禮:「非常對不起您,羅非先生!我事先沒有經過任何調查,就誤會了您,希望您……」

說到這,甘甜自己都卡殼了,望著羅非那張微笑著的臉,她反而一種特別不好的預感。畢竟自己之前對待羅非太簡單粗暴了,人家這麼笑,極有可能是在嘲諷她。

「算了,如果您真的不能原諒我,我們的投訴電話是,您隨時可以撥打。我的號在這裡。」甘甜指了指自己偉岸胸膛上的警牌說道。

羅非望著她,不由搖了搖頭:「道歉就算了,來點實際的吧1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