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凡兵王>第四十一章 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一章 約!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都市言情

但凡是練過功夫的都很清楚,三公分和五公分的差距不是兩公分那麼簡單。因為五公分的木板要承受比三公分多一倍不止的力量才能被擊碎。

羅非暗笑:如果我用寸刃穿透它,這丫頭還不知道要說什麼呢!

此時,羅非指了指一旁吊著的沙袋,說道:「一開始用木板練,你的手肯定吃不消。你先用沙袋練吧,就照著我剛才的樣子練。記住,屏住一口丹田氣,這口氣散了,力道也就散了。」

「這個我知道,我以前在警校里學過的。」甘甜摩拳擦掌,有些躍躍欲試了。

「我也不怕得罪你。你們學習的那些技巧差遠了。對付一般的小混混還行,真碰到高手……白給。」

這個時候的甘甜是很謙虛:「你說的沒錯,畢竟我們是警.察,不是軍人,能力上還是差很多的。對了非哥,你的功夫怎麼這麼好?」

「呵呵,家大業大,要是不會功夫,早就被綁匪綁票了。我的功夫,都是小時候家裡的武術教師們教出來的。」羅非說道,「還有我跟你說過,我當過四年兵。不過也不錯,身體底子很好,身體恢復的也很快。」羅非說道。

「我的這點本事,就不足掛齒了。我是警校的比武大會女子組冠軍,跟男生們過招的時候,打贏過第三名呢1

「這麼彪悍,當心以後嫁不出去。」羅非一陣唏噓。

「放屁,當時想追姐姐我沒有一個師也有一個團了,我會嫁不出去?呵呵呵!別廢話了,繼續教我1江楠輕哼道。

「教完了,你自己領悟吧1羅非說道。

「內啥,你給我再弄一塊木板唄,我用木板練。」甘甜的彪悍勁發作了。

「你老老實實用沙袋吧!用木板,你的手又得受傷了。」羅非嘆道。

甘甜的脾氣頓時上來了:「靠!讓你用木板就用木板!我就不信邪了1

……

十分鐘之後,在別墅的沙發床上,甘甜一臉憂傷的望著羅非。

羅非則面無表情的給她的右手纏上了繃帶,道:「早知現在,何必當初。」

「哼1甘甜的眉頭都不皺,「沒關係,不就是擦破點皮嗎?明天接著練1

對於羅楠的精神,羅非是很佩服的。但是今天,他還是放水了。

真正要練寸拳,並不是用木板練,而是用圓木練。空手擊打那種至少是20公分見方的枕木這種厚度的木頭。對於人的手是一種極大的考驗。羅非當年剛練的前半年就沒離開過繃帶和藥水。而且,他練完左手練右手。他的雙手都練得爐火純青之後,幾乎可以在十五拳左右擊碎這樣的枕木。

而再後來,羅非要把這個程度要提高到十拳之內。甚至到了後來,必須要五拳解決戰鬥。等到寸拳練成了,接下來就是一指禪了。

羅非每天不停的練,甚至到自己進入獵殺者主力團的時候都在練,整整練了五年,才練就了一指禪的絕技。

羅非很清楚,自己短時間內絕對不可能把甘甜教成像自己這樣的高手。但練個半年下來,拳頭的力量也能比現在提升三兩倍,以後外出執行危險任務的時候,多少能派上點用常

……

「非哥……繼續剛才的話題吧。」甘甜突然間開口了,「你是不是對周隊有什麼成見?」

羅非正給甘甜包裹著手上的傷口呢,聽到甘甜的話,頓時心頭一沉:也許,真的不該繼續瞞著她了。這件走私毒案跟三雷幫關係很大,而從他進入拘留所后發生的那件事上看,他能預感到周平和三雷幫有扯不開的聯繫。

羅非苦澀的笑了笑,道:「甜甜,我懷疑周平做了虧心事。」

「虧心事?」甘甜眉頭一皺,「你怎麼這麼說?」

「甜甜。你還記得咱們剛認識那一次嗎?那時候,我不是被關進了拘留所嗎?那一天,同時被關進拘留所的,還有三雷幫的雷豹和一個金牌打手。」

「這個……我怎麼不知道?」甘甜吃驚不已,「那後來怎麼樣呢?」

「那兩個人半夜對我下手了,被我打成了重傷。」羅非道,「這件事咱們撇開不談,只說雷豹吧。雷豹什麼時候進過拘留所?」

「這……」甘甜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你會不會認錯了人了?或者就是那麼巧?」

「看來,你還是寧願相信周平,也不相信我。」羅非嚴肅道,「但是我覺得這件事上,你最好相信我。我不想讓你被周平害死1

甘甜陡然而起,臉上已經浮現出了一絲慍怒,道:「非哥!我尊重你!可是也希望你尊重我尊重的人!周隊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

「甜甜。這種事和尊重不尊重根本沒有關係。」羅非說道。

「那麼說,和站隊關係咯?你在逼著我站隊,對不對?」甘甜冷冷道。

羅非搖了搖頭道:「這種氣氛我不喜歡,咱們先不聊了。等你想好了給我答案吧1

「不,我現在就給你答案1甘甜臉色鐵青,道,「非哥!你我非親非故,你幫我,我很感恩。這一次你冒著危險從獅子橋把我救回來,我也特別感激你。可是我想告訴你的是,我欠你的,我會還給你的!以後不准你再說周隊一句壞話了1

羅非的心火有些壓抑不住了:「死丫頭,你知道自己怎麼死的嗎?」

「我用不著知道1甘甜狠狠的扯碎了手上的葯布,道,「我今天就走,總有一天,我會……」

「你只會傷人心1廚房裡突然間傳來了一個聲音。

甘甜頓時一愣:「薇姐?」

甘甜受傷這幾天,丁薇每天中午都會回來幫羅非做飯,對甘甜照顧的無微不至,甘甜已經把她當做親姐姐看待了。但是此刻,她真的沒想到丁薇會站出來替羅非說話。

「薇姐,你……你怎麼這麼說?薇姐,難道我錯了嗎?」

林若心也從廚房裡走了出來,同樣眉頭緊皺,道:「甜甜,羅非不會說謊,永遠都不會!他看人很准,不會有粹件事上,你沒動腦子,真的。」

「若心,你怎麼也這麼說?你們知不知道,周隊是我父親的老戰友,也是對我最好的長輩!我太了解他了,他不可能是壞人1甘甜咬牙切齒道。

「你的意思是,羅非是壞人,對吧?」丁薇的怒氣越來越濃重了。

羅非一擺手,道:「都別說了,我……上去歇一會兒,有點累。」

「憑什麼不說?」因為憤怒,丁薇的身體都在微微顫抖,「你說周平對你好,周平怎麼?救過你的命嗎?剛才羅非的話我不是沒聽見!你動你的腦子好好想想,如果周平真的和三雷幫有關係,他和你受傷這件事怎麼會沒有關係呢?要是這樣,他不但沒救過你的命,還可能要害了你1

「……」甘甜一時間語塞,許久才說道,「不可能,他不可能害我,是非哥冤枉他了1

「一個拿自己1200cc鮮血去冤枉你的人,他有病啊!!!」丁薇沖著甘甜吼了起來。

一時間,林若心都驚呆了,她從沒見過丁薇發這麼大的火……平日里的丁薇是多麼溫柔體貼的一個人啊!

甘甜一個趔趄,頓時栽倒在了沙發上,忙問道:「姐,你說什麼?1200cc,怎麼回事?」

「你以為羅非前幾天去哪了?你以為你那麼稀罕的血,那麼著急的傷情還經得起去醫院折騰嗎?」這一次,林若心也站在了羅非這一邊。

「那杜醫生……」

「杜醫生是在羅非的強逼之下給你在他朋友的店裡做的手術1丁薇喘著粗氣,怒道,「甘甜,你如果還有點良知,有點常識,你應該知道1200cc是什麼情況1

眼淚已經在甘甜的眼眶裡打晃了,她恍恍惚惚,頭腦已經大亂。

羅非嘆了口氣,拍了拍甘甜的肩膀:「我……算了,不說了。」

羅非說完,快步走到了門口,打開了門。

「羅非,你要去哪?」林若心急了,快步衝到了門口。

「我跟雪兒約個飯去。」羅非說道,「今晚我不在家吃飯了。」

……

當羅非輕輕地關上房門離開的時候,甘甜忍不住流淚滿面,她的心徹底亂了。

丁薇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她了,或者說,是再給她一記當頭棒喝?

林若心沖著丁薇搖了搖頭,低聲道:「姐,讓兩個人都安靜一會兒吧。」

「好吧。」丁薇思忖了許久,還是開口道,「我晚上盡量幫你把他勸回來。」

「謝謝你,姐。」

……

羅非開著大眾車在路上的時候,心情已經平靜了。他並不責怪甘甜。因為他知道人心都是肉長的。周平作為她的長輩,作為她父親的老戰友,以前真的對甘甜不錯,所以才會讓甘甜判斷問題的時候失去理智,從而選擇了感性。現在,是時候給她冷靜下來的時間,好好的去考慮下自己今後的人生了。

而羅非自己也沒有說謊,開著車直奔天南大學,去找林若雪。

沿著主路開了不到半個小時,羅非已經抵達了天南大學的女生宿舍樓,一條微信發給了林若雪:「約嗎?」

林若雪幾乎秒回:「約1

「我在女生宿舍。」羅非又發了一條。

「呃,我正在當觀眾呢!一群大男人打球臭死了,我都快睡著了1林若雪發了一個昏睡的表情。

「哪個球場?」

「室外球場,靠近足球場的那個,你開車進來吧,沒人管。」

羅非的車子沒多久就開進了林若雪指定的球場,放眼望去,只見一群大學新生正在打球。他們這個月還在軍訓,從一身迷彩色軍裝上就能看出。

而人群中最顯眼的莫過於林若雪,儼然是一副絕美的女神姿態……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