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超凡兵王>第四十六章 你連錢都不喜歡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章 你連錢都不喜歡了?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武俠修真

一張桌,兩個人,三個小菜,四瓶紅酒,無限星空。

羅非和丁薇不知不覺的喝到了午夜。

此時,丁薇半醉微醺,一雙眼睛有些迷離,腳步都有些踉蹌。她再次和羅非四目相對的時候,卻仍舊能讓羅非感覺到一種理智存在。

「羅非,我不留你了,你……回家吧。」丁薇強忍著心中的悸動說道。其實在毒蛇島上被那條銀環蛇咬到之後,丁薇覺得舊日的自己已經死了,她已經獲得了重生。按道理說,她沒有愛人,羅非未娶,他們就算在一起,也應該得到大家的祝福。然而,她還是選擇了冷情。因為她想起了林若心,這也是她那天寧可自己受傷的理由。

林若心是在丁薇最困難的時候伸出援手的,儘管那時候兩個人還不熟,但丁薇已經把林若心視為了自己要一輩子去珍惜的姐妹。所以,即便是面對如此熾熱的情感,面對一個如此保護自己的男人,丁薇還是選擇了放手。

羅非很想說些什麼,可是話到嘴邊,卻如魚梗在喉,根本說不出口。他只能默默的穿上了外套,沖著她微微點頭道:「姐,晚安。」

羅非走了,丁薇背靠著房門,忍不住淚如雨下:「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羅非,我愛你……」

丁薇哭了很久,那種低落的情緒根本無法控制祝她不得不承認,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長,但她卻已經深深愛上了羅非。

……

夜更深了,窗外甚至下起了雨。今年的天州雨水特別大,特別是最近這段時間更是如此。

丁薇突然間止住了眼淚。她急匆匆的跑到了陽台上,放眼往下一望,頓時大吃一驚,只見一個男人站在了雨中,一動也不動。

丁薇嚇壞了:「笨蛋,你這是幹嘛啊?你忘了你的身體才剛剛復原嗎?」

丁薇連忙拿著雨傘跑了下樓,失魂落魄的她居然差一點忘了帶鑰匙!她來到了樓下,快步走到了那男人的面前。

是羅非。

此時的羅非正嘴裡叼著一根香煙,香煙卻早已被雨水淋濕了,可憐巴巴的耷拉了下來。

丁薇把傘擋在了羅非的頭頂上,生氣的罵道:「你個小笨蛋,你這是幹嘛?」

「打不到車,又忘了帶桑」羅非苦笑了一聲。

「不會開車走嗎?」丁薇沒好氣道。

「喝酒了,怎麼開車?」

「……」丁薇語塞了。是啊!羅非才剛喝完紅酒,根本無法開車的。她的思想鬥爭只是持續了幾秒鐘,就咬著嘴唇說道,「上樓,別走了1

丁薇剛說完,羅非一把將她抱了起來,霸道的走向了樓棟。

……

回家了,一通肆無忌憚的擁吻之後,羅非終於肯鬆開丁薇了。

丁薇的臉上,淚水和雨水已經分不清楚了,哽咽道:「你個小笨蛋,你就不會控制下自己的感情嗎?你知不知道我這樣很難做?」

「姐,我這人就這樣。丁是丁,卯是卯。我說過要追你,就一定要追到你1羅非不假思索道。

「你就不考慮後果嗎?」丁薇氣得捶了他胸口兩拳,卻發現自己根本不捨得使勁。

「姐,我不可能在這個節骨眼上傷你的心。」羅非一字一頓。他很清楚,自己和丁薇可能不會有未來,但是如果傷了人家的心,對於她這種良家來說,真的是一輩子的事情,可能從此之後中再也走不出陰霾了,那樣做太缺德了,根本不是人乾的事情。

丁薇和他再次四目相對的時候,只感覺自己的心中有一團熾熱的火在燃燒,一時間居然讓理智的她都無法控制了。她伸出雙手,捧著羅非那張稜角分明的臉,終於露出了溫柔的笑容:「我不逃避了1

……

雨夜,窗外十分陰冷,室內卻無比的火熱。羅非在迷失了一年多后,終於找尋到了一個成熟的樂園。峰巒跌宕,峰頂櫻樹正紅,隨風搖曳。再看那溪谷之間,冰雪初融芳草萋萋,一片奼紫嫣紅。茂草之下,潺潺流水中,魚兒自由而歡快的游弋。溪水旁邊,豐收的金色麥田裡,熱情的歡歌如交響樂,似鼓點聲,像耕夫犁田,錚亮的犁頭沒入肥沃的田地,伴隨著麥穗窸窸窣窣、令人喜悅的聲音。

羅非,正是這片麥田中最為勤勞的耕者,辛苦的勞作,收穫著本該屬於自己的喜悅。

……

第二天,接近日照三竿的時候,羅非才慢慢地睜開了眼睛,他側目一看,卻發現丁薇已經不在,但枕邊卻仍舊保留著她那成熟而溫柔的味道。羅非聯想起昨夜的悸動,他不由失笑了:姐,謝謝你讓我找到了戀愛的感覺。

羅非走下樓的時候,餐桌上已經擺好了飯菜,上面很是善解人意的蓋好了碟子,生怕它們冷掉。丁薇穿著雪白的廚娘裝,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湯來到了飯桌前,不懷好意的掃了羅非一眼,輕哼道:「小壞蛋1

羅非一把將她摟在了懷裡,不由分說就是一通肆虐……丁薇不但沒有反抗,反而十分迎合,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子。

羅非發自內心的笑了:「姐,你變了。」

「也該變變了,姐不想死在自己的回憶里。」丁薇說道,「今天早晨我去了一趟公墓,和子明聊了幾句。我告訴他,我有疼我的男人了。我也告訴自己,我會把這段感情深埋在心裡,永遠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姐,我沒想讓你這麼做,其實我……」

羅非還沒說完,卻已經被丁薇堵住了嘴:「羅非,你記住,以後私下裡怎麼都好。但是在人前,我就是你姐。不准你做出任何傷害到姐妹們感情的事情,你聽到沒有?」

丁薇的霸氣讓羅非幾乎無法招架:「你變得厲害了。」

「知道就好1丁薇的嘴唇貼在了他的耳邊,低聲道,「哼,你的臭小子,我的右腿都快踩不動剎車了,都是你害的!你今天要負責送我去公司1

……

下午,羅非把丁薇送到了非凡大廈。而他自己卻沒有留在大廈,而是開著車,朝著天麗區的方向而去。他用了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抵達了天麗區最好的別墅區——金地莊園。

在金地莊園門口,羅非撥通了月亮的電話:「月姐,我到了。」

「呃?你到哪了?」聽筒里,月亮的聲音帶著疑惑。

「月姐,別跟我裝了,我到金地莊園了。我知道雷先生在,我要見他。」

「小狼,這件事可大可小的。你一定要鬧大嗎?」月亮勸道,「能不能讓我幫你和小鷹調節一下?」

「月姐,我要立刻見雷先生1羅非字字鏗鏘,並不給月亮一點面子。

「唉!你們這幾個孩子啊,真不讓人省心1月亮銀牙一咬,道,「進來吧1

……

雷先生並沒有離開天州,而是在天州暫住了幾天。前幾天剛想離開,羅非的屬下和羅非的身邊人相繼出了事。於是,雷先生不敢走了,他知道羅非這個傢伙有仇必報,肯定會來找他討說法的。

羅非很快進入了雷先生租下的別墅。他剛一進去,第一眼就看到了月亮。

高挑而性感的月亮快步走過去,一把攬住了羅非結實的手臂,柔聲勸道:「小狼,一會兒能不能聽姐一句話,別跟雷先生較勁?」

「月姐。」羅非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卡,塞進了她的手裡,「一會兒替我說幾句話吧。」

月亮眉毛一挑,頓時面露不悅之色,道:「小狼,你把姐姐當成什麼人了?你真的以為姐姐很貪財嗎?」

「難……」羅非沒有說出口。老實說,他有點不太認識現在的月亮了,這個和他有過多年恩恩怨怨的女人在他的印象中絕對是個貪財的角色。過去如果有誰做錯了事,又不想被雷先生責罰,肯定要好好的賄賂她一番,讓她幫忙在雷先生面前美言幾句。而她每一次都會笑納那些賄賂。可今天,她這是怎麼了?

羅非深吸了一口氣,低聲說道:「月姐,兩千萬米刀很燙手嗎?」

月亮把這張卡塞回了羅非的口袋,沒好氣道:「小狼,姐不收你的錢。姐知道這一次獵鷹做事很過分,小鷹這孩子做事也缺乏分寸。也該有個人好好的教訓他一下了1

羅非聽到月亮這番話,心中微微盪起了一片漣漪:看這意思,老狗是不是要拔掉鷹團了?的確有這個可能,要不然,豹團也不可能在三年前沒了。

豹團是獵殺者以前的一個重要團隊,團內不乏精英。但是豹團老大豹王為人剛愎自用,居功自高,甚至到了功高蓋主的程度。所以在三年前,雷先生下了內部擊殺令,命令五大團隊一起出手,滅了豹團。

當時,羅非親手殺掉了和自己有很大過節的豹王。只是,豹王臨死前表示並不記恨羅非。他甚至還提醒羅非,務必要小心雷先生。

現在,羅非之所以敢對雷先生這麼強硬,其實就是因為他的實力太強,遠勝當年的豹王,而且他和三大團的成員關係都是非常好的。這都讓雷先生心存顧慮。更何況,雷先生知道羅非淡泊名利,並沒有功高蓋主之心。

……

羅非走進了地下室,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打撞球的雷先生。他的身邊沒有任何人。

雷先生看到了羅非,頓時露出了一絲笑容:「天狼啊,來陪我打球1

羅非淡淡一笑:「沒賭注我不打。」

「那咱們玩小一點,三局兩勝,兩千萬米刀怎麼樣?」雷先生問道。

羅非從口袋裡掏出了幾張卡,挑挑揀揀半天,這才選中了之前要給月亮的那張卡,放在了桌面上。

這樣的細節被月亮看在眼中,頓時微微一笑,心道:呵呵,小狼,你真的比以前更細心了。

……

羅非和雷先生打的是美式九球。以前兩個人有過交手,羅非總是輸少贏多。但是這一次卻截然相反,羅非第一局開球就衝進了號球,拔得頭籌,緊接著第二局又輕鬆地把球台收了個一乾二淨。

「哈哈哈,你個臭小子,居然敢贏我了1雷先生不怒反笑,道,「過去怎麼不敢贏我?」

「過去我是天狼,現在我是羅非。」羅非給出了最簡單的答案。

「說得好。」雷先生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信用卡,「羅非,我剛才失言了。你叫羅非,不叫天狼。羅非,這是我輸給你的。」

雷先生把卡拋向了羅非。羅非輕鬆的抓住后,卻把它又拋回給了雷先生。

這一刻,雷先生都有些一頭霧水了:「怎麼?你連錢都不喜歡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