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超凡兵王>第四十七章 槍神對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 槍神對決!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歷史穿越

「我兩年前發過誓不賭的。」羅非不假思索道。

「兩年前?」雷先生愣了片刻后,才問道,「是秋狼犧牲的那一次嗎?」

「是。」

秋狼是羅非在狼團最好的兄弟,是一個既有頭腦又有執行力的男人。兩年前,狼團和鷹團合作,在南美進行一個暗殺任務。當時,羅非負責和當地的一個大毒梟賭博。那一次,羅非在賭場上贏了1億米刀,而且順利的殺掉了大毒梟。可是,鷹團那邊卻陰溝翻船,在一個小環節上出現了重大疏漏,導致秋狼被紅隼誤殺。

「秋狼死得很冤。如果當時你們倆角色互換的話,就都不會死了。」雷先生嘆道,「這件事上,我也有責任。」

「不,責任不在你。」羅非斬釘截鐵道,「責任是鷹王的。而這一次的責任,也在鷹王。明明知道天州那麼重要,為什麼還要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去傷害到了胡美?我現在已經沒法對狐狸會那些人交代了!將來如果崔琳娜找我討說法,我全身是嘴也說不過她1

雷先生心中一沉:臭小子,你真會說話,言語之間居然沒提關於甘甜的一點信息。把責任全都歸在小鷹身上了!

雷先生剛要說話,羅非又開火了:「雷先生。崔琳娜是什麼人,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她是狐狸會的老大!狐狸會雖然今非昔比,實力根本不如以前那麼強大,但是她的實力卻不在我之下!你把狐狸會納入了我的狼團,卻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了亂子,你讓我怎麼扛?」

雷先生也有些無奈。他本來是想借今天羅非來這裡,給羅非一筆錢,讓羅非好好的去安撫胡美的。可是沒想到,羅非卻不依不饒,而且理由非常充分!

的確,崔琳娜是個狠角色。當年她和羅非、龍王都交過手,實力上半斤八兩,難分秋色。這樣的強人如果為難羅非的話,日後的行動很難開展。

「羅非,你想怎麼做?」雷先生問道。

「冤有頭,債有主。鷹王雖然縱容手下接了這個私活,但我不怪罪他。我要跟獵鷹按照咱們獵殺者的規矩單挑。」

雷先生苦笑道:「行啊,你看著辦吧。月亮,善後的事情交給你了1

羅非得到了心滿意足的答覆,卻直到走出了金地莊園才露出了猙獰的面目:獵鷹,該跟你好好的算算賬了!

……

五分鐘,已經在太平洋的小島上度假的鷹王面如沉水的掛斷了電話。他的臉上寫滿了陰沉,又給自己的心腹獵鷹打了電話。

電話接通,聽筒里的聲音十分自在:「哥,你找我有事?」

「獵鷹,誰讓你接天州的私活的?」鷹王怒氣沖沖的問道。

「哥,怎麼了?是不是出什麼事了?」獵鷹詫異的問道。

「你問你,你當時是不是打傷了一個女警和一個女人?」鷹王語氣陰沉。

「哥,是、是有這麼回事。」獵鷹支支吾吾道,「她們、是誰啊?」

「你他媽到這個時候還跟我裝蒜?」鷹王暴怒,沖著他吼道,「你個蠢貨!你知不知道你給自己惹了多大麻煩?你還活得成嗎?」

獵鷹總算聽明白了,一時間咬牙切齒:「媽的,這麼說,狼崽子要找我算賬了?好啊,來吧!我他媽絕對不連累鷹團,我今天就要弄死他1

鷹王嘆了口氣:「兄弟,你他媽怎麼還是這麼倔啊!你知不知道那傢伙的實力有多強?」

「哼!哥,我就問你一句話,這一次是不是按照咱們獵殺者的規矩來?」獵鷹冷冷的問道。

「是。」鷹王點了點頭。

獵殺者有一個成文的規定,那就是一旦雷先生點頭獲準的內部決鬥,雙方必須單打獨鬥,且不能藉助任何外力幫忙,否則將會株連整個團隊。而單打獨鬥之後,不論結果如何,不但雙方所屬的團隊都必須接受,不得有任何報復行動,就連雷先生和月亮也不得提出任何異議。

聽到鷹王的話,獵鷹狂笑道:「哈哈哈!哥,我說一句得罪你的話吧,論近身格鬥,別說咱們,就算是龍王也未必是天狼的對手!可如果是手槍對射,誰能保證他是我的對手?你和我關係最好,你應該知道天狼在我的槍下連五秒鐘都活不了1

聽到這,鷹王猛然間想起了幾年前的往事。

獵鷹和羅非是獵殺者訓練營的同期畢業生,他們當年是一起進入獵殺者主力團的。在進入主力團的時候有一個新生比武儀式,以決定誰有資格被各大團的團長重點培養。當時羅非和獵鷹一路過關斬將,殺到了決賽。

決賽的前兩回合,兩個人打成了一比一平手,其中第二回合就是射擊比賽。當時獵鷹幾乎把羅非完爆。只是因為第三回合的近身搏鬥中,獵鷹的實力太差,才輸給了羅非,區居亞軍的。

此後,兩大團曾經多次合作,羅非的槍法始終不如獵鷹。而上一次合作,則要追溯到兩年前,秋狼犧牲的那一次。那時,羅非照樣不如獵鷹。

鷹王很清楚,槍法這種東西,天賦很重要。如果自己的好兄弟獵鷹真的和羅非較量,誰輸誰贏真不一定。而如果羅非死在了獵鷹的槍下,那麼狼團群狼無首,說不定保護林若心那個油水肥厚的任務要交給鷹團也說不定!那可是大量的真金白銀啊!

想到這,鷹王的貪婪之心驟起:「獵鷹,你有把握嗎?」

「哥,你放心吧!只要不被天狼近身,他就是一個活靶子!既然雷先生已經答應了我們按規矩來,他只有死路一條1

鷹王這才安心:「那就交給你了!天狼如果死了,對咱們有很大的好處1

獵鷹奸笑道:「我只知道被我打傷的兩個娘們不錯。我沒捨得殺,也會為了日後再說啊1

「哈哈哈,你這個如假包換的賤人!好好準備吧!我等你的好消息1

掛斷了電話,鷹王臉上的陰雲已經散盡,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燦爛的自信,他望著天空中的朵朵白雲,不由笑道:「天狼,你這是找死1

……

與此同時,獵鷹剛掛斷鷹王的電話,又有一個陌生號碼打了進來。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頓時冷笑了一聲:「呵呵,天州?天狼,你他媽膽子真夠大的1

獵鷹笑著接起了電話:「喂,哪位?」

「地點。」聽筒里傳來了羅非冰冷的聲音。

獵鷹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狂傲的回應道:「哼,我人在天海,海東區!天狼,你他媽有種就過來殺我1

「哦,等死吧。」羅非一如既往的冷傲,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哼!他媽的!你就是一隻傻狼!還讓我等死!你死還差不多1獵鷹那張扭曲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猙獰的笑意,「你的妞不錯!你死了,我會幫你照顧她們,絕對照顧到無微不至1

……

香江在百年前就已經具有了國際大都市的雛形,近百年來的風雲變化並不能改變它得天獨厚的優勢。如今,它仍舊是傲立在華夏國南段的一顆璀璨的明珠。

午夜,羅非已經漫步在了這座不夜城的街邊。他不愛這裡的醉酒霓虹,也不愛這裡的繁華燈火,最愛的便是那立交橋下流浪的搖滾藝人的吉他聲。

「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那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1

羅非記得自己執行雇傭兵生涯的第二個任務時就來到了香江,當時搖滾藝人就在這裡。此後,他接連四次往返於香江。羅非每每路過此地,還是可以看到他,聽到他的歌。

羅非微微一笑,從口袋裡拿出了一盒早已就準備的香煙,按照他心中的約定俗成,放在了流浪藝人的錢盒子里。

當羅非走遠后,吉他聲戛然而止,隨後傳來了打火機的聲音。一時間,羅非嘴角微揚。

半個小時后,正在睡夢中的獵鷹突然間被手機鈴聲驚醒。職業者特有的身體素質讓他瞬間驚醒,一下子拿起了手機。

「香江?」獵鷹不由一愣,警覺地接起了電話,「喂?」

「我來了。」聽筒里再次傳來了羅非那冰冷的聲音。

「這麼快來送死了?來吧,我在……」還沒等獵鷹說出自己的地址,羅非已經掛斷了電話。

今天,香江的空氣里滲透著一股異樣的冰冷,讓獵鷹微微一個激靈。他不由冷笑了一聲,穿上了一件外套,惡狠狠道:「媽的,嚇唬誰啊1

……

凌晨一點,羅非已經來到了獵御。這裡是香江相對比較落後的北塘區的屋村。

此時,這裡很安靜,黑燈瞎火,路燈的燈光在黑暗面前都顯得那麼的微不足道。

羅非剛來到了屋村的盡頭,已經感覺到了危險。此時,他預感到有一雙眼睛正在黑暗的角落中盯著他。

羅非並不害怕,步伐反而更穩健了。

200米、150米、120米……此時此刻,獵鷹正在屋村的樓頂用自己最喜歡的貝萊塔92手槍瞄準了羅非的腦袋,在心中默念著。這個距離已經進入了他的射程,但對方畢竟是天狼,獵鷹比平常更加謹慎。

70米、60米、50米……獵鷹笑了。此時,羅非正好和他垂直站位!

獵鷹猛然間揚起了自己最善於使用的手槍,狠狠地扣動了扳機!他終於笑了,在這個距離上,他從沒有失過手!更何況,他並不是打出了一發子彈,而是雙發速射!這幾乎讓羅非無法逃逸!

然而,幾乎是與此同時,羅非卻突然間從胸前的口袋裡掏出了一把黑乎乎的手槍,朝著獵鷹的方向扣動了扳機!

兩把手槍都安裝了消聲,伴隨著周圍沙沙的樹葉聲,根本不容易被人察覺!

志在必得的獵鷹突然間感覺到了自己的腦門一陣抽痛,一發熾熱的子彈居然擦著他的頭皮而過!

一抹鮮血以驚人的速度溢了出來,讓獵鷹瞬間從美夢中驚醒:這怎麼可能?兩年前他的槍法還沒這麼精準!我剛才只是露出了一點頭皮啊!

獵鷹慌了,連忙附身快速掃了一眼樓下,卻驚愕的發現羅非壓根不在樓下,他早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