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超凡兵王>第六十章 買我贏,就這麼簡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 買我贏,就這麼簡單!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歷史穿越

山本直泰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紅,心中的怒火幾乎要爆發了:「羅先生,你太狂妄了吧?」

羅非冷笑道:「是你侮辱我在先。山本君,請你記住,我是華夏人,我絕對不可能成為霓虹人!更不可能繼承一個霓虹人的衣缽1

羅非的話語裡帶著驚人的自傲和自尊,幾乎如同一把利刃,要把山本直泰的心撕碎了一般。

山本直泰已經不敢直視羅非了。但冥冥之中,他對羅非有一種恐怖的熟悉感,他低著頭,咬著牙問道:「羅先生,咱們以前見過面嗎?」

「你說呢?」羅非傲然一笑后,轉身走向了賭場外,「老洛,請我吃夜宵去吧1

羅非一走,山本直泰居然癱軟在了地上。心腹連忙跑過來,將兩片心臟類藥物塞進了他的嘴裡,急切的說道:「老大!你振作一點1

……

羅非等人走出賭場的時候,他的身後不遠處跟著賭場領班和洛雲天的心腹。

領班小心翼翼的壓低了聲音問了心腹一句:「哥,這位非哥也真有意思,明明贏了那麼多錢,為什麼只讓老闆請一碗二十幾塊的竹升面呢?」

「呵呵1心腹笑了,他不慌不忙的整了整領班的衣領,說道,「這就是為什麼人家那麼小的年紀能和老大稱兄道弟,氖多歲了,卻只能當普金賭場領班的原因了。」

領班一時間面紅耳赤。

此時,陳翠蘭突然間走到了羅非的面前,突然間雙膝一軟。

這一刻,羅非側過了臉,不由搖了搖頭:「沒必要了。晶晶,善後的事情自己來。」

羅非說完,突然間把一張卡塞進了李晶的手中。

林若心和甘甜毫不猶豫的跟了過去。

李晶望著羅非的背影,只感覺自己的心頭一陣溫熱:傻哥哥,這分明就是你幫我善後。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眾人都走遠了,把時間和舞台都留給了李晶。

李晶的目光落在陳翠蘭的身上的時候,第一次感覺自己完全的輕鬆釋然了。她將羅非送來的心意完封不動的交到了陳翠蘭的手中,說道:「以後不用相見了。該還你的,我全部還清了。」

李晶說完這句話,很洒脫的轉身而去了。她不必去追問羅非這張卡里會有多少錢。因為她知道這張卡里的錢足夠讓陳翠蘭舒舒服服的度過殘生。當然,前提是不再爛賭。

陳翠蘭目光獃滯的跪在了原地,突然間痛哭失聲,但她的眼淚在這一刻壓根不值錢。

羅非看到李晶走到了自己的身邊,頓時微微一笑,立刻從甘甜的額頭上一把拽下了她的黑超,戴在了李晶的俏臉上:「吃完飯,回去洗個澡,好好睡一覺,明天咱們出發去雲城。」

「嗯1

……

澳城的夜生活非常豐富,奢侈猶如高檔會所或大型賭場,簡單如同一碗二十幾塊的面、百來塊錢的燒烤。

羅非吃著地地道道的竹升面的時候,身邊只有三個美女和洛雲天以及他的心腹相陪。

洛雲天不假思索的說道:「兄弟,本錢我留下了。你贏的錢你全部拿走。姓洛的不能染指。」

「你瞧瞧,還沒到哪你自己先激動上了。所以說你這人沒勁。」羅非沒好氣道。

洛雲天頓時尷尬了:「那你說什麼有勁?」

「都拿著吧1羅非道,「都是爺們,別跟我矯情了。我以後有用得著你的地方。」

三個美女坐在羅非的身旁,都已經啞然無語了。

35億米刀可不是35塊華夏幣。但是羅非對待它的態度卻那麼泰然自若!這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特別是林若心,她的心裡已經泛起了層層波瀾:羅非,你見過的世面到底有多大?以後有機會能不能給我講一講?

洛雲天不好意思說話了,只能把目光轉向了自己的心腹。

這位30多歲的瘦高個名叫陳山,他自幼跟著洛家,對洛家忠心耿耿。他曾經為了洛雲天坐過十年牢,洛雲天把他視為親兄弟,讓他參與自己幫派的一切事物。

陳山明白洛雲天的意思,洛雲天希望他開口,讓羅非接受這筆錢。

只是,陳山剛要說話,羅非已經把一個竹升面里的餛飩塞進了他的嘴裡,輕笑道:「閉嘴1

陳山一時間哭笑不得,道:「非哥,你這樣辦事讓我們太過意不去了。」

羅非卻搖了搖頭:「老洛應該知道我眼前對賭的態度。你們這樣做是逼我犯錯。再說了,這錢不是白給的。關鍵時刻你得給我用在刀刃上,不能扯皮。」

「關鍵時刻?」洛雲天不由一愣。此刻,他和羅非沒有任何眼神交流,但卻非常默契的偷瞄了一眼林若心。

呵呵,臭小子,看來你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啊!洛雲天暗笑了一聲,不過說真的,這女孩真不錯,在那種場合下都能淡定從容,以後必成大器。

此時,聰明的林若心已經預感到了什麼,不由伸出了小手,在桌下捏了羅非的大腿一把:「哼,少來1

羅非悠然自得的笑著。

洛雲天沖著林若心說道:「以後林小姐和兩位美女有什麼事都可以找我。我和羅非是生死弟兄,他的妹子,就是我的妹子。」

「錯了,我的錢可以是你的錢。我的妹子還是我的妹子。」羅非仍舊很正經的講著內涵的小段子。

「哼,所以天哥,這傢伙最欠揍了1甘甜也輕哼了一聲。

洛雲天笑了笑之後,突然認真地說道:「以後有事的話真可以找他,他曾經是我的僱主。若心,你懂的。」

「呃?秒懂。」林若心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李晶俏臉一紅,心中不由自主的盪起了一層微微的情緒:看來,若心還是最了解非哥的人埃

甘甜也無奈的嘆了口氣:非哥和若心到底發展到什麼程度了呢?

……

夜深了,羅非等人被洛雲天安排在了普金賭場旗下的五星級酒店的vip客房。

三個美女被驚嚇了一晚上,都困得不行,躺在床上沒多久就睡著了。

而羅非在自己的房間里則壓根沒睡,而是穿戴整齊,差不多到了十二點鐘的時候才走出了客房。

當羅非來到一樓吸煙區的時候,第一眼就看到了洛雲天和陳山。

洛雲天一下子愣住了,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陳山的身上。他有點生氣,嗔怒道:「你怎麼又麻煩羅非?」

「天哥,我什麼都沒對非哥說啊?」陳山也是一頭霧水。

「行了,別怪他了。」羅非沒好氣道,「之前吃面的時候你們倆的情緒都不對。說說吧,是不是還有別的事?」

洛雲天面露難色,道:「兄弟,這件事我真不想麻煩你了……」

「可是你不麻煩我,你解決不了。」

洛雲天面對羅非的又一次一針見血,不由用手揪了揪自己的眉心,道:「多虧你是我的兄弟,而不是我的仇人。」

「說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羅非笑問道。

「唉,這幾天大事都趕一塊了。今天凌晨兩點,咱們洪天幫要和藍幫打地下拳賽。可惜,阿南受傷了。」

羅非不由一愣:「阿南受傷了?怎麼回事?」

「阿南在自己的地盤上被人撞車,現在腦震蕩躺在了醫院裡,來不了澳城了。」陳山咬牙切齒道,「我懷疑這件事本身就是藍幫的人乾的1

洛雲天很無奈的說道:「雖然沒憑沒據我不想這麼說,但是我感覺真的有這個可能。」

羅非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絲暗暗的殺意:「看來,這個忙我是幫定了!」

……

羅非在自己的雇傭兵生涯中曾經因為任務多次來到香江,而第一次來的時候就和洛雲天結下了不解之緣。洛雲天比羅非年長將近20歲,但為人很仗義,很會做人,所以羅非很快和他成為了朋友。此後,羅非每次去香江,洛雲天總會幫上他一些忙。

羅非去年退役后,為了報答洛雲天,為他的公司當了半年的副總,幫他賺了不少錢,也讓洪天幫走入了正規的軌道。而且,他救過洛雲天的命。

洛雲天視他為生死弟兄,而洪天幫里的大多數堂主和羅非的關係都很好。特別是銅樓區堂主莫南。莫南和洛雲天年紀相當,脾氣相投,一起共事的時候極為愉快。他年輕有為,也極被洛雲天看好。

至於藍幫則是洪天幫的死對頭。在香江,有洪天幫生意的地方必然有藍幫的生意,雙方不管是明裡暗裡的競爭都非常激烈,而且屢有摩擦。就算是洛雲天好不容易爭取到了澳城賭場的經營權,藍幫也從中多次作梗。

……

陳山開車帶著兩個人前往地下拳市的時候,把整個事情簡單說了一下:「其實這場拳天哥並不想打,是藍幫的老大藍天明提出要打的,說是要搞活一下澳城的氣氛。當時澳城的幾位大佬都在場,有人從中鼓動氣氛,天哥沒辦法,只能答應了。」

羅非沒好氣道:「阿南都傷了,你居然還瞞著我。如果我這一次真的不來澳城,你想怎麼收場?」

洛雲天尷尬至極,苦澀地笑道:「兄弟,我真的不想起牽連你。」

「所以說,你這人腦子有問題。要不要提前退休,把位子傳給阿南?」羅非沒好氣的調侃道。

「呵呵,也許我真的老了。」洛雲天嘆道。

羅非不願讓洛雲天太尷尬,於是笑問道:「這一次外圍拳賽的買輸贏大不大?」

「一賠七,大多押我們輸。」洛雲天嘆道,「據說這一次對方有新的王牌。這人身份不明,我心裡有些沒底。」

「新的王牌?」羅非頓時來了興趣。他並不好鬥,但他非常厭惡藍幫。藍幫在羅非執行任務的時候多次搗亂,其中又一次差點攪黃了他的任務。不僅如此,藍幫很多人做事太過於霸道,也讓羅非反感。

「是啊!這人今天露面。」陳山說道,「非哥,你盡心就行,如果真的為難,咱們……不是輸不起1

羅非很清楚,香江和澳城一帶高手雲集,藏龍虎,但陳山的這句話他不是很愛聽:「買我贏,就這麼簡單1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