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凡兵王>第六十八章 你臭不要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章 你臭不要臉!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都市言情

羅非的臉上終於露出了讓林若心倍感熟悉的笑容。不過在此時此刻,甘甜的笑容和他何其相似?

周圍的圍觀者們看到這幅場景卻連笑的勇氣都沒了,一個個嚇得退避三舍,唯恐惹禍上身。

「哼,不給錢還想走,找死1剛才宰魚的小夥計臉上露出了市儈的嘴臉,道,「你這頓打算是挨上了,長點記性吧1

小夥計話音剛落,就聽見有人發出了「哎呦」的聲音。他頓時吃了一驚:「老闆?」

此時,紋身男的拳頭已經被羅非一把捏住了,羅非只是略微用力,紋身男就受不了,疼得嗷嗷叫:「草尼瑪!鬆手啊!疼!疼1

紋身男的夥計們看到這情形,都暴怒的掄起拳頭去揍羅非!

而就在這一刻,甘甜突然間衝過來,只見她微微低下頭,一通閃電般的快拳砸在了一個個夥計的小腹上!

這群傢伙慘叫著跌飛了出去,一個個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身體都要扭曲了!

而此時,羅非三拳兩腳就把身邊的傢伙們給收拾掉了,讓他們一個個躺在地上慘叫不止。

宰魚的小夥計哪裡見到過這樣的場景?以往都是他們欺負人,什麼時候他們被人欺負過?他嚇得轉身就跑:「救命啊1

只可惜,還沒等小夥計跑遠,一條美麗而雪白的長腿突然間伸出來,一把將他絆倒在地!

小夥計剛要掙扎著爬起來,李晶卻坐在了他的後背上,伸出手朝著小夥計的屁股一通猛拍:「我讓你不學好!我讓你宰客!我讓你耍流氓1

李晶並非一點功夫都不會,這幾天還是跟著羅非和甘甜學了幾招的,所以「掌力」很重。她拍了幾下就把小夥計給拍哭了:「大姐!你饒了我吧!我不敢了!我不敢了1

羅非一陣唏噓:「唉,又在欺負小孩!晶晶,你有完沒完?」

李晶這才站起身,朝著小夥計的屁股上又狠踹了一腳:「完事了1

「哎喲!哎喲1小夥計躺在地上直哼哼,卻不敢爬起來了。

甘甜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不由撅了撅嘴:「沒勁,還沒熱身就都趴下了,真不禁打1

羅非笑了笑,沖著小夥計喊道:「小子,你立功贖罪的機會到了!去,給我拿只雞來!要活的1

小夥計哪敢廢話,連忙爬起來,跌跌撞撞的跑進了餐館里。

紋身男被打得的全身都疼,已經爬不起來了,剛才的氣勢早就被打到了九霄雲外:「大、大哥,你、你混哪的?」

「我不混。我只是聽說你們在這開黑店,所以特地過來砸場子的。」羅非冷笑了一聲。

「我……」紋身男氣得想罵人,可是話到嘴邊卻不敢說了,生怕再挨揍。

周圍,不少遊客都鼓起了掌。剛才他們還以為羅非要挨揍了,可沒想到轉眼間,被打趴下的卻是餐館的老闆和他的夥計們。一時間,他們議論紛紛。

「哼,這群招人恨的傢伙。今天總算有人教訓他們了1

「是啊,都是這群人把華夏國的旅遊業都搞壞了!害得咱們都不敢國內遊了!教訓教訓他們也好1

沒多久,小夥計拿來了一隻母雞。

羅非接過母雞的時候,三個美女已經跟上了他,一起朝著前方走去。

……

林區的附近並非沒有其他居民。羅非按照自己的昔日的記憶找了片刻,終於在一片鮮花叢中找到了一個看上去十分嶄新的木屋。

木屋外炊煙裊裊,主人家顯然也在做早餐。

林若心走到了羅非的身旁,小心翼翼的問道:「羅非,咱們該不會是過去蹭飯的吧?」

羅非揚起了手中的母雞說道:「誰說的?咱們有食材!」

羅非等人很快走到了木屋外。此時,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婆婆正坐在廚房裡忙碌著。她看上去慈眉善目,十分可愛。

羅非悄悄地走進去,蹲在了老婆婆的身邊。他也不說話,只是靜靜地聞著鍋里飄出來的香味。

老婆婆忙了半天才察覺到身邊有人。她側目一看,頓時大喜不已:「羅總?是您來了1

老婆婆說完就要給羅非跪下磕頭。她的舉動讓三個美女都大吃一驚。

「這怎麼回事啊?」李晶問道。

「呵呵,看來羅非又做了什麼好事了。」林若心說道。

羅非沒有讓老婆婆跪下,而是雙手緊緊地攙住了她:「老人家。我是來您家蹭一頓飯的。」

老婆婆激動不已,她左右環顧,一臉不解的問道:「馬仔呢?讓馬仔進來啊1

羅非笑道:「馬仔沒來,只有女仔。來,三個女仔,過來和蘭婆婆打個招呼1

三個美女很懂事,連忙走過來沖著蘭婆婆行禮。

蘭婆婆看著她們的時候,眼神中寫滿了慈愛,不由笑道:「多好看的女娃子啊!羅總,她們都是你的老婆嗎?」

三個美女聽到這,不是臉紅就是尷尬。

林若心撇撇嘴:「誰是他老婆,想得美!哼1

「傻丫頭,你要是跟了羅總,你一輩子吃穿不愁啊!還有,羅總對女娃最好了!他肯定會好好疼你的1蘭婆婆語重心長的說道。

甘甜在一旁壞笑道:「我覺得婆婆說得對1

羅非笑問道:「老人家,你覺得這仨小妞那個做我老婆最合適?」

蘭婆婆的目光筆直的落在了甘甜的身上,不假思索道:「這個最合適,腰細大能養活小子1

「哈哈哈1李晶和林若心頓時捧腹大笑。

甘甜氣得嗚嗚叫:「臭非哥!你個大賤人!我要殺了你1

……

沒多久,羅非剛弄來的老母雞就被蘭婆婆做成了當地最著名的過橋米線。打開蓋子,過橋米線的雞湯熱氣騰騰的翻滾著,鮮嫩的菌子、竹筍甚至魚片在裡面不停地打滾。

此時,蘭婆婆拿來了自己做出來的米線,放在了湯里。

「哇!這才是真正的米線啊!看上去太透亮了1李晶贊道。

蘭婆婆打量了李晶半天,終於欣然的點了點頭,說道:「羅總,其實這個女孩也不錯,腰也挺細的……那個……」

蘭婆婆還沒說完,羅非就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老人家,咱們吃東西吧!其實,她們都是這個型號。」

林若心在桌下狠狠地踢了羅非一腳。

羅非也不生氣,只是在笑。這種笑容,也只有在她們的身邊才會經常綻放。

……

雲城林間的居民自家做出來的過橋米線的味道絕對地道,裡面的每一種食材都是在最新鮮的狀態下被滾燙的雞湯燙熟的,吃起來又嫩又爽口。

李晶一邊吃著,一邊問道:「蘭婆婆,您是怎麼認識羅總的?」

蘭婆婆很聰明,已經吸取了剛才的教訓,小心翼翼的問羅非:「羅總,我能說嗎?」

「沒問題,您說吧。」羅非淡然一笑道。

「羅總三年前來雲城出差。他當時配合警方破了一起毒案。我兒子當年也差點被那些毒販子牽連,都是羅總幫了他一把。後來,羅總為了幫我們,還讓我們從華夏和緬國邊境搬到了這裡。從此我那兒子和我也就遠離了那群人的控制了。」蘭婆婆別看年紀大了,但口齒伶俐,幾句話就把自己和羅非之間的故事說了個一清二楚。

甘甜頓時一愣,問道:「非哥,你當過警察?」

羅非搖了搖頭:「沒有,不過你別忘了,我當過兵的。必要的正義感還是有的。」

這句話並非羅非吹噓。

獵殺者是並不「挑食」的雇傭兵團,不管什麼任務,好的壞的,有錢賺就接。但是羅非始終貫穿一個原則,那就是不做傷天害理的事。所以這幾年的職業生涯中,羅非殺過的人都是壞人,不是毒販就是恐怖分子,或者是為富不仁的奸商,卻從不殺一個好人。究其原因,也是怕自己沾染上善良之人的血,已經沒有臉面再回到兒時夥伴們的身邊。

蘭婆婆又說道:「羅總對我們一家有救命之恩。我兒子因為他的原因沒有坐牢,回來之後一直在城裡做事。我們的日子過得也很不錯。我覺得羅總這樣的男人就應該有很多女娃喜歡。」

羅非深深點頭:「老人家,這一點我非常認同。」

三個美女面無表情,異口同聲道:「你臭不要臉1

……

早餐大家吃了個飽飽的,三個美女還幫蘭婆婆洗刷了碗筷。

這時,羅非從背包里拿出了一個小挎包,塞進了蘭婆婆的手裡:「婆婆,這是我孝敬您的1

挎包里不多不少,有10萬塊錢,這對於生活成本很低的雲城林區的居民來說是一筆不小的數字了。

但是,蘭婆婆說什麼都不要:「羅總,你每次來都給錢!這次我不能要了,說什麼都不能要了1

羅非也感覺這一次的難度有點大,他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去勸蘭婆婆接受這筆錢了。

這時,林若心突然間走到了她的面前說道:「這算是羅總的媳婦孝敬您的!這樣您能收下了吧?」

這句話顯然是說在了刀刃上,蘭婆婆頓時露出了一臉欣慰的笑容:「還是這姑娘會說話。其實姑娘,你的腰……」

羅非和林若心幾乎是同時捂住了蘭婆婆的嘴:「婆婆,咱不說了1

此時,羅非和林若心的手貼在了一起。

林若心一陣臉紅……

這個情景頓時被李晶和甘甜看的一清二楚。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兩個美女的臉也紅透了。

……

羅非等人臨走的時候,蘭婆婆本來要給他們裝很多土特產。不過在羅非的勸說下,最後只裝了一種。那就是竹酒。竹酒是用鮮竹里生產出來的美酒,是客家人最拿得出手的待客之酒,但這種製作的技藝同樣也掌握在雲城少數人的手中,蘭婆婆的酒特別美味,能和客家人的竹酒相提並論。

羅非等人告別了蘭婆婆,一直朝著林區的深處走去。

不知不覺,時間過了一個多小時。就在他們走到了一個岔路口的時候,發現這裡站了一群背包客。他們一個個茫然若失的樣子,正站在原地發獃呢!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