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超凡兵王>第七十三章 劇毒無比的蠍尾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 劇毒無比的蠍尾蛇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

晚上六點,羅非約了胡美在天州五大道的一家地道的海鮮館里吃飯。羅非沒請別人,就他們兩個。

胡美穿著酒紅色的晚禮服坐在了羅非的對面。不得不說,她妖嬈之中帶著一絲絲的清純,給人一種很誘惑的美感,而那身材也是飽滿的剛剛好,似乎多一分則胖,少一分則瘦。

羅非把酒倒入了同樣是竹子製成的酒杯里,遞給了她一杯:「胡美,謝謝你對甜甜的救命之恩。她和你不適合在這種場合下見面,我替她敬你三杯1

羅非說完,舉起酒杯一飲而荊

胡美剛要說話,羅非卻已經喝下了第二杯,緊接著又是第三杯。

這種杯很大,一杯足足有半斤酒左右,三杯就是一斤半。

胡美頓時俏臉一紅,都有些尷尬了:「老大,你對我不用客氣。其實我……也沒想那麼多。你讓我保護她,我當然不會讓她出事。可是,我們倆卻都出事了。」

羅非卻搖了搖頭:「你已經盡心了。如果你不是這麼盡心,恐怕她早就死了。胡美,謝謝你,你沒把我當外人,而是真的當做了老大1

胡美的心中也是一陣激蕩,她笑著端起杯子,同樣一飲而荊

但,讓羅非有些不可思議的是,她居然也連續給自己倒滿了兩杯,又都喝光了。

羅非不由失笑,自嘲道:「呵呵,兩個酒鬼碰一起了。對了,你比以前更能喝了吧?」

胡美點了點頭:「是啊,畢竟我的武器要靠酒來起作用。」

「每年光是酒這一項開支,就要不少錢吧?」羅非又問道。

「這……沒多少啦。再說了,老大你不是剛給我過一筆錢嗎?」胡美羞澀的說道。

胡美剛說完,羅非突然間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卡,順著桌子推給了她:「不用跟我裝了,你什麼情況,我比你清楚。你現在應該沒什麼錢了。」

胡美鬱悶的撇撇嘴:「又是小火出賣我!這個死丫頭,胳膊肘總是往外拐1

羅非笑道:「別怪火狐了。我如果連自己屬下的信息都不能完全了解的話,又有什麼資格做你們的老大呢?你人不壞,拿著自己那點微薄的收入分給那些難姐難妹,已經做的很到位了。崔琳娜要是知道這件事,肯定也會欣慰的。」

胡美望著桌面上的信用卡,艱難的伸出了手,卻半天沒有收下它,只感覺自己的臉上一陣陣發燒。她嘆了口氣道:「老大,你做人沒毛玻哪怕是當初咱們倆是敵人,我都沒有恨過你。當時,我特別想把你勾搭了,然後把你給……內個了。甚至把你拉到狐狸會來。」

「但卻一直沒有得逞。」羅非笑道,「你是喜歡我,可你們的老大崔琳娜卻把我恨透了。那時候因為我的原因,你們少了很多收入。這算是我對你的補償吧1

胡美一陣面紅耳赤,道:「老大,經常看見你分錢,卻很少看見你往口袋裡裝錢。聽毒哥說,你這一次任務根本沒分到錢,還往裡面搭了不少錢,有這回事嗎?」

羅非眉頭一皺,沒好氣道:「毒狼這個嘴真沒把門的,怎麼什麼事都往外冒啊1

胡美的手按在了信用卡上,卻突然推給了羅非,道:「老大,你的錢我不能要。」

羅非卻悠然一笑:「你只看到我花錢,卻沒看到我賺錢。那是因為我的錢不是自己裝進口袋的,而是有人打入我的卡里的。所以你自然看不到。」

胡美不由一愣:「非哥,這是什麼意思?」

羅非問道:「你知道我和鷹王、龍王甚至和你老大那些人最大的區別嗎?」

「這個……我不知道。」

羅非很自信的說道:「我和他們最大的區別,不是我的武力比他們高出多少,是我的經商頭腦和交際能力比他們強很多倍。這些年我一直都在做任務,也一直都在利用任務結成的網來賺錢。這麼說吧,我就算現在什麼都不幹,我賺的錢也足夠我揮霍的。」

胡美吃驚不已道:「老大,你怎麼連這種話都敢對我說啊!你不怕我泄露出去,讓不該知道的人知道嗎?」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羅非道,「胡美你雖然對我有覬覦之心,總想把我上了,可是你對我死心塌地。我為什麼要瞞著你這些事呢?」

胡美一時間臉紅了:「我……」

羅非的確把這張卡收了起來,但又換了一張,再次推給了她,道:「不好意思,我剛才小瞧你了。喏,這是我借給你的錢。你以後每年還給我25的本金。4年還清就行。剩下的是賺是賠。看你自己的本事了1

胡美一陣心神不寧,忙問道:「老大,這裡面有多少錢?」

「不多,1億米刀。」羅非倒滿了酒,輕輕抿了一口,道,「你以前經常在歐美混,在金融界闖蕩才是你的老本行。以你的能力,如果有足夠的資本的話,能把這筆錢很快運作起來。如果你做得好,我會考慮多給你錢讓你幫我投資的。」

胡美深吸了一口氣,問道:「老大,你怎麼那麼有錢?」

「很簡單,賺來的。不但是用拳腳,還得用這。」羅非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聽到這,胡美終於坦然的收起了手裡的卡。緊接著,她連人帶椅子一起,湊到了羅非的身邊,整個身子都貼在了羅非的懷裡。

羅非無奈道:「你瞧,放浪勁又上來了1

「我才不管,我承認我就是喜歡你,我的羅大爺1胡美說著,一雙精巧修長的小手也不閑著,順著羅非的雙腿撫弄起來。

羅非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放肆!再胡鬧就滾出去。」

「哼!我早晚征服你!不!今晚就要征服你1胡美輕哼了一聲,「你個臭男人1

……

晚飯的海鮮很正點,竹酒很開胃。不知不覺,羅非和胡美一人喝了四瓶。

此時,胡美已經有些喝多了。她的酒量是很不錯,但是和羅非比起來還是有一點差距的。

羅非叫了個代駕,帶著她一起回了她家。

胡美的掩護身份是天南大學的學生班主任,學校里雖然沒有給她分配房子,但她自己也買了一套房,而且並不是那種非常奢華的。只是位於靠近天南大學的小閣樓。

羅非攙扶著負責胡美上樓的時候,胡美忍不住踮起了腳尖,想要「偷襲」他。而就在這一刻,羅非突然間停住了腳步。

胡美雖然喝了不少酒,但並不是真的醉了,頭腦還保持著清醒,她頓時壓低了聲音問道:「怎麼回事?」

「你有沒有聞到什麼特殊的氣味?」羅非低聲問道。

這股味道,是一股非常淡的酸味,而且就充斥在樓中。

胡美也嗅到了。

一時間,兩個人都警覺起來,甚至如臨大敵。

羅非帶著她快步的來到了胡美家門口。此時,羅非突然拿出了一張紙幣,在胡美家的門把手上颳了一把!

硬幣居然發出了滋滋啦啦的聲音,以驚人的速度開始了腐蝕反應!

羅非扔掉了錢,任憑它發生腐蝕,都沒有說話,只是沖著胡美擺了擺手,示意她趕緊下樓。

來到樓下,羅非問道:「蠍尾蛇沒有死嗎?」

胡美的面部表情極為猙獰,不由攥緊了拳頭道:「這傢伙在作死。」

蠍尾蛇,是原毒物的成員。毒物是一個特殊的雇傭兵組織,其老大多年來一直醉心於研究各種害人的毒藥,而手下們也多精通這種下三濫的勾當。蠍尾蛇就是其中的高手。

羅非嗅到的空氣中的那種淡淡的酸味,就是蠍尾蛇精心研製出的劇毒——「蛇蠍血」。這是一種腐蝕性極強的毒藥,人一旦沾染,毒藥會通過沾染處散播開來,如同化屍粉一樣腐蝕人的身體,最終讓人活活被化成一灘血水。而且,這種液體對很多材質都有腐蝕性。

胡美認識蠍尾蛇,這是因為她曾經就是毒物的成員,是因為看不慣毒物的所作所為,所以才退出了毒物。而蠍尾蛇曾經狂熱的追求過她。

「你和蠍尾蛇很熟嗎?」羅非問道。

「這混蛋當年在我離開毒物的時候曾經想侮辱我!要不是我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領,用我釋放出來的氣味讓他無法動彈。我差點就淪陷了1胡美憤怒的說道,「當初要不是他苦苦哀求,我早就弄死他了!想不到這傢伙現在居然恩將仇報了1

羅非聽完,不由嘴角微揚道:「交給我吧,我來對對付他1

「不,交給我吧1胡美目光堅定,「我不能容許任何人傷害你1

羅非思忖了片刻,道:「我想想……這樣,去我車裡吧,我車裡有一種能夠化解他蛇蠍血的藥水。」

胡美一時間驚喜,道:「真的?」

「真的。你用這種藥水對付他吧1

胡美大喜,趕緊跟著羅非走到了他的車前。

可就在這一刻,羅非突然從她的背後出手,一記手刀打在了她的後背上!

胡美瞪大了眼睛,掙扎著倒在了羅非的懷裡。

羅非把她抱上了車,隨後關緊了車門,道:「傻女人,你喝的迷迷糊糊的,怎麼對付他?還是交給我吧。算是我還給你的人情1

羅非說完,轉身走向了樓棟。

此時,在胡美的家裡。地面上、牆壁上、塗滿了蛇蠍血的痕,早已對自己的劇毒做好了防備措施的蠍尾蛇正嗅著胡美的絲襪,嘖嘖讚歎:「還是這股味道最好聞啊!你這個**,居然和別的男人好上了!我絕對饒不了你,也饒不了那個男人,我要把你的男人活活化成膿血1

蠍尾蛇話音剛落,胡美家的窗戶突然打開了,一陣陰風來襲,吹在了這個這個形容猥瑣的男人的身上!他定睛一看,只見窗戶上,一個男人以驚人的速度躥了進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到了他的面前,猛然間一記重拳狠狠打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