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超凡兵王>第一百四十六章 胡美髮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六章 胡美髮威!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歷史穿越

話音剛落,阿蘇娜已經走進了房間。她把一個純黑色的木匣子雙手捧到了馬薩的懷裡。/

馬薩打開了木頭匣子,從裡面取出了一張邊角已經泛黃的羊皮卷。這張羊皮卷看上去有很多年頭,邊緣都已經破損。/

馬薩說道:「這是月神酒的合成秘方。你來了,我就要轉交給你了。」/

月神酒,就是曾經成功的幫助胡美的母親月妖突破了能力瓶頸的酒。/

胡美沒有拒絕,把它放在了手裡。/

羅非則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張金卡,要遞給馬薩。/

然而,馬薩卻回絕了羅非的好意:「我不能要你們的錢,你們的父母已經幫了我太多了,如果我拿了你們的錢,那我死,也不會……」/

馬薩還沒說完,,嘴角居然滲出了鮮血。/

阿蘇娜花容失色,急忙走過去抱住了自己的爺爺,驚聲道:「爺爺!您不能死!您不是說最近身體已經有起色了么?」/

「阿蘇娜,我的好孫女!對不起,我跟你說謊了……我,已經油盡燈枯了……阿蘇娜,爺爺這輩子沒留給你什麼,只留給了你一支人馬,一小塊地盤,還有一個維繫生活的釀酒作坊。我這輩子,愧對你……」/

馬薩說完,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我好累,你的奶奶在天堂里呼喚我,我要去找她了,我好想她……」/

不到五分鐘之後,馬薩平靜的離開了人世。/

胡美獃獃的站在一旁,喃喃道:「是不是因為我來了,他才會死?早知這樣,我為什麼要來1/

羅非剛要安慰她兩句,阿蘇娜卻回過頭了,含著眼淚說道:「這不怪你,胡小姐。爺爺已經病入膏肓了。說起來,我應該感謝你,如果不是你和你的父母給他存留了一絲念想,他也許根本就不會活到現在。」/

胡美潸然淚下。/

……/

門外越發的喧鬧,槍聲已經迫近了。房門口,也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阿蘇娜急忙打開了門,發現門外站著她和她爺爺最忠心的屬下喬諾。喬諾是個身高將近兩米的黑人漢子,非常魁梧。他一進門,便急切的說道:「大小姐,那些叛徒快要殺進來了,咱們抵擋不住了1/

阿蘇娜嘴唇緊咬道:「這群叛徒是沖著父親的釀酒秘方來的!絕對不能讓他們得手!/

羅非拿著那張羊皮卷,很快展開,結果驚人的發現,羊皮卷上的字跡居然是漢字,而且寫得非常工整!/

羅非趕緊拿出了手機,把整張羊皮卷上的內容拍了下來。隨後,他立刻保存在了自己的郵箱存稿箱中,當機立斷道:「可以燒掉了1/

阿蘇娜嘴唇緊咬:「也只能這樣了!兩位好朋友,你們趕緊離開吧!我們和叛徒的爭鬥跟你們沒關係,不要牽連你們1/

胡美冷笑道:「說的什麼話!我父母的朋友當然也是我的朋友,我應該保護你們才對1/

「可是,他們人太多了,有好幾十個人呢!你們不是他們的對手,趕緊撤退吧1阿蘇娜急得直冒汗。/

羅非一擺手,示意胡美不要說話了,自己則問道:「你們應該有安全的撤離點吧?」/

阿蘇娜深深點頭道:「有!就在五公里開外,那裡是我叔叔的地盤!是我爺爺當年分給我叔叔的,叔叔和我關係特別好。我去投奔他,他肯定會奉我為新的頭領的,只要我不死,我就有東山再起,滅掉這群叛徒的機會1/

「那你還這麼衝動?」羅非沒好氣道。/

「我……」阿蘇娜望著羅非,臉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絲羞澀。/

羅非沉思了片刻后才說道:「既然如此,那個黑哥們,你帶上兩個人,抬著馬薩老爺子先撤退!死者為大,不容讓老爺子的屍體落在那些畜生手裡!阿蘇娜小姐,你也走,我們倆掩護你1/

「可是,這太危險了1阿蘇娜著急地說道,「我不能讓你們冒險1/

羅非輕笑道:「我們來的時候也很危險,可是你想過沒有,我們是怎麼進來的?」/

聽到羅非的話,阿蘇娜這才領悟,頓時咬牙切齒道:「咱們一起撤!從地窖里離開!喬諾,把家裡值錢的東西都帶走!然後放一把火把別墅燒了!說什麼都不能留給那些王八蛋!另外,召集兄弟們都來地窖,要快1/

「我知道了,大小姐!我這就去1/

此時,羅非突然靈機一動,說道:「阿蘇娜,想辦法把那些叛徒引到地窖來?」/

阿蘇娜一愣:「為什麼?」/

「照做吧!我能保證他們有來無回1/

不知為什麼,阿蘇娜和羅非一對眼神的時候,就覺得這個人非常值得信賴。所以,阿蘇娜沒有猶豫,很快吩咐喬諾照做。/

……/

不大一會兒功夫,阿蘇娜忠誠的屬下們已經進入了地窖,並順著地窖,帶著馬薩的屍體逃走了,阿蘇娜則緊隨其後。羅非和胡美則跟在了隊伍的最後。/

地窖里泛著酒香,兩側的牆壁上插滿了一瓶瓶的紅酒。/

羅非招呼阿蘇娜,讓所有人的屬下一邊撤退,一邊把紅酒的蓋子打開,讓紅酒溢出來。待到羅非等人走到地窖出口的時候,地面上的紅酒已經沒過了三個人的腳踝。/

一股股強勢的力量,已經透過紅酒滲透了胡美的身體,讓她一時間興奮的顫抖起來,羅非更是讓阿蘇娜拿了一瓶年頭最長的紅酒,打開后遞給了胡美。/

胡美一飲而盡,一時間感覺自身全身充滿了力量,這種感覺,像極了修真小說中的飛升。/

毫無疑問,這也是飛升,是胡美能力上的飛速提升!/

胡美的力量,順著紅酒的流動散發開來,一時間彌散在了房間之中,而此時,羅非和阿蘇娜要做的,就是把所有的酒瓶都打碎!/

之前,考慮到三個人的腳不被玻璃扎到,阿蘇娜只是命人打開瓶塞,速度相對比較慢。可是現在他們已經來到了逃生口,當然肆無忌憚,直接把瓶子往遠處扔,速度當然越來越快,所以,地窖里的酒越來越深了……/

很快,羅非的耳朵已經聽到了某些人沉重倒在酒水裡的聲音,毫無疑問,他們並不是被酒醉倒的,而是被酒中胡美散發出的驚人氣息震懾住了精神,這才倒地的。/

這一次,胡美的力量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峰值,甚至連阿蘇娜都有些支撐不住,恍恍惚惚的倒在了羅非的懷裡。/

黑美人的身材和長相搭配的相得益彰,十分完美,那雞心領的t恤讓偉岸的黑色乞力馬扎羅山山脈抖擻,十分傲人。/

羅非並沒有受到胡美太大的影響。他的身體抗性很強,而且,他隱隱約約的發現,自己和胡美在一起之後,似乎這種抗性更強了……或者更確切的說,他的身體開始主動接受這種氣息了!/

不過,並非所有人都能被胡美感染,還是有一少部分人踉踉蹌蹌的從地窖的拐角沖了過來!/

只是,等待他們的是,是羅非冷森森的槍口!/

此刻的羅非,早就已經拔出了阿蘇娜腰間的手槍,精準無比的連發數槍,直打那些叛徒的眉心,中槍者紛紛倒地,當場斃命!/

危機瞬間解除了……/

……/

「看來我的能力還有待提高1跟隨羅非一起衝出了地窖,與大部隊會合之後,胡美一邊用如同鎮定劑一般的氣息喚醒阿蘇娜,一邊無奈的嘆了口氣。/

羅非安慰道:「慢慢來,提升也要有個過程,剛才你的表演已經很精彩了,我可是至少聽見得有十幾個人倒地的聲音1/

話音剛落,地窖中已經傳來了一陣陣悶響,大宅子里已經發生了爆炸。這一刻,只見喬諾的手中緊握著遙控器,兩米高的漢子眼角濕潤了:「我們的老房子沒了1/

阿蘇娜沒好氣的打量著他,罵道:「哭個屁,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只要我不死,早晚咱們還會東山再起的1/

話音剛落,只聽見不遠處傳來了槍聲。幾個對地窖知根知底的叛徒居然帶著一伙人後門處殺出,遠遠的奔襲而來,殺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阿蘇娜的身邊,只剩下了七八個隨從,而且手中都沒有重武器,反觀對方,幾乎人手一把衝鋒槍。/

毫無疑問,這是一次蓄謀已久的反叛行為。/

很快,這群人包圍了羅非等人。/

為首的是一個個頭不算很高的黑胖子,他有三十多歲,一臉玩世不恭的樣子。他張嘴一笑的時候,露出了兩顆金色的大門牙:「阿蘇娜小妞,你別跑了!只要你願意投降,願意交出老傢伙的釀酒配方,願意給老子做老婆,老子絕對不會為難你和你的兄弟1/

阿蘇娜憤怒的罵道:「你開什麼玩笑,邦德爾!你這混蛋背叛爺爺,背叛我,你不會有好下場的1/

此時,羅非被一群人指著槍呼喝著,迫不得已的放下了手槍。但是,他可沒有想要束手就擒的想法。他放下槍的瞬間,已經從褲腿里摸出了一把犀利的軍用匕首,藏在了在了袖口裡,瞄準了那個名叫邦德爾的叛徒頭領。/

邦德爾呲著金牙,不慌不忙的走向了阿蘇娜,想要親自走過來繳她的械。/

只是,對方還沒靠近,性如烈火的阿蘇娜立刻揚起了手中的槍,朝著周圍就是一通掃射!/

邦德爾大怒:「你找死1/

眼瞅著邦德爾就要扣動扳機,羅非的匕首卻已經出手,不偏不倚掃在了這廝持槍的手臂上!/

別說對方的槍沒有打齣子彈,就連手臂都被羅非來了個瞬斷。鮮血順著斷臂井噴!/

邦德爾疼痛難忍,嗷嗷慘叫,而羅非則在他的幾個屬下的掃射下就地十八滾,很快來到了對方的面前,一把拿起地上的刀子,頂在了邦德爾的脖頸上:「別動,動一下我殺了他1/

邦德爾發出了殺豬一般的嘶吼聲:「都別動,都別動1/

然而,讓羅非都有些意外的是。邦德爾平日里的人品顯然不怎麼樣,以至於這些叛徒似乎並不買賬,這些人仍舊指著羅非。/

胡美還想擴散自己的力量,只可惜杯水車薪,這裡不比酒窖,氣息在空氣里,被逆風吹拂,很快就散去了!/

此時,周圍的空氣已經冷卻到了極點……羅非等人岌岌可危!/

/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