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超凡兵王>第一百四十八章 更重要的任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八章 更重要的任務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

十一月下旬的南珠國氣候是最好的,說涼不涼,說熱不熱。即便是正午陽光照在羅非的屁股上,都不是很燙。/

羅非終於睜開了眼睛,只覺鼻孔間嗅到了一股誘人的香氣。/

這是美女身上的處子體香和清雅的茉莉花香水混雜在一起散發出的味道。/

羅非側目一看,只見自己的被子已經被掀開了,對面的椅子上坐著笑意正濃的林若心。/

「嘿嘿,大賤人睡覺的樣子還是挺可愛的1林若心翹著雪白的長腿,不禁調侃道。/

羅非坐了起來,不懷好意的打量著美女老闆,輕哼道:「我可只穿著內衣內褲,不怕我非禮你?」/

「來吧,我會讓你生不如死的1林若心笑得很邪性,給人一種很特殊的感覺。/

羅非也感覺林若心和過去不太一樣了。最近每一次和他單獨相處的時候,她更加洒脫自然,甚至偶爾還會耍耍流氓,比以前有趣多了。/

羅非也不客氣,一把將她摟在了懷裡,不由分說抱緊了她。/

林若心無奈的送給了他一個戰友般的擁抱,但卻還是小心翼翼的保持著兩個人的尺度,提醒道:「大賤人不準愛上我,不準愛上我,不準愛上我。重要的事說三遍。」/

「那可備不住,那可備不住,那可備不祝重要的事也說三遍。」羅非笑道。/

林若心羞澀的推開了羅非。她理了理自己略微有些凌亂的髮絲,恢復了昔日的淡定:「羅非,你去洗漱吧,一會兒樓下見。咱們吃個工作餐,我有些事要跟你商量。」/

……/

幾分鐘后,羅非已經穿戴整齊來到了一樓飯廳。和林若心一起吃起了午餐。/

「羅非,這些日子辛苦你了。你瞧瞧,剛到南珠國,就讓你的時差都顛倒了。」林若心關切的遞給了他一大杯牛奶。/

羅非喝了一大口后,不由笑道:「非奸即盜。」/

林若心頓時俏臉一紅,不由伸出了雪白的小手,照著羅非的大腿很掐了一把:「滾!你個混蛋!好心沒好報!問候你一句都不行啊1/

「呵呵,你這句問候明顯沒有任何感彩,是替某人問候我吧?」羅非悠悠道。/

林若心甩給了羅非一把白眼球,道:「所以說,我最討厭的就是聰明之極的賤人。」/

「好了,那就別賣關子了,直說吧。某人又找你麻煩了,對吧?」羅非笑問。/

林若心冷著臉,也不說話,而且還撅起了小嘴。/

羅非的嘴角頓時一陣抽搐:「又來?」/

羅非的周圍坐滿了隨行的成員,他們不是狼團和鳳團的成員,就是非凡集團的成員,還有一些親友團成員。眾目睽睽,而且也都看到了林若心的表情,一個個都在一旁看熱鬧。/

羅非尷尬極了,不由壓低了聲音道:「能不能私下解決?」/

林若心搖了搖頭,甚至很不耐煩的摩拳擦掌:「你自己考慮吧1/

羅非只能鬱悶的湊到了林若心的面前。/

林若心一把捧起了羅非的右臂,輕輕地捏掉了上面的一根短髮……突然間,她張開了血盆小口,狠狠咬在了羅非的手臂上!/

「嗷1羅非發出了一聲近乎野狼的嚎叫聲,疼得拍起了桌子,「哦……我招誰惹誰了?為什麼每次受傷的總是我?」/

周圍的一群人都在無良的笑。/

「一群沒良心的,回家之後全部扣工資1羅非怒火滔天的說道。/

林若心卻是一臉的愜意,道:「哼哼,我總算不生氣了。」/

「不過老闆,誰惹你,你去咬誰不好嗎?幹嘛每次受傷的都是我?」羅非鬱悶的問道。/

「哼!誰讓你好欺負1/

「老闆,看您老人家的表情不對勁,是不是死老頭又欺負你了?」羅非笑問道。/

死老頭值得是誰,林若心和羅非心照不宣,必然是林子雄那個老頭。/

「是埃」林若心嘆道,「我養父有個好朋友叫丁進,是亞洲最大的服裝製造商之一,同時也是影視圈大佬。他出面幫我和養父說和了。」/

「丁進?」羅非的大腦中很快閃現出了一個中年小老頭的形象。這人個子不高,略胖,習慣穿西裝,戴圓框眼鏡,很喜歡古玩字畫,也愛好美食,同時擁有非常好的商業頭腦。羅非在香江的時候,曾經和丁進有一面之緣。/

「你認識他嗎?」/

「只能算是認識而已。」羅非道,「我和他曾經在香江的一個博覽會上見過面。」/

「你這一次去香江,可能要和丁進還有我養父一起合作了。」林若心嘆了口氣道,「羅非,林子雄畢竟是雪兒的親生父親,我和他鬧得太僵,會讓雪兒特別難做。雖然雪兒什麼都不說,但我很清楚這一點。」/

「放心吧,我該怎麼做,你說。」/

「香江那邊有非凡集團的分公司。以前只是個辦事處,並沒有太多的業務項目。不過丁進已經提出要和咱們合作了,養父也會參股。還會排出大量的人力資源過去給咱們幫忙。你還是一把手,你過去之後,大刀闊斧的干,不要有任何顧忌。」林若心說道。/

「如果我沒有任何顧忌,恐怕會一個不留神得罪了丁進和林子雄。」羅非在林若心面前一向心直口快,很坦誠的說道。/

「得罪就得罪!只要咱們不主動惹事就行1林若心給了羅非一個尺度。/

羅非的目光落在了不遠處林若心那一群人身上,只覺自己的心頭微微一顫。/

老實說,羅非有些捨不得離開天州,捨不得離開她們了。他都覺得自己有些沒出息了。/

可是沒辦法,這就是人生。作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不可能一輩子依偎在溫柔鄉里無法自拔。/

林若心的目光柔和的落在了羅非的臉上,恬然笑道:「楓姐會過去拍戲的,到時候麻煩你照顧她了。還有,我和甜甜過些日子也會過去看你的。」/

「不用那麼煽情,又不是生離死別。」羅非淡然一笑道,「香江是影視之都,我也知道林子雄為什麼總想橫插一杠子,他的確不傻。不過,我不會讓他得逞的1/

……/

吃過午飯,又去健身房做了下運動,羅非才回到了房間里。/

只是在房間里躺了沒多久,羅非就感覺全身上下都難受……體內有一股奇怪的情緒在作祟。/

羅非終於忍不住了,他走出了自己的房間,繼而快步來到了林若心的房間門口,用力按動了門鈴。/

許久之後,房門終於開了,林若心站在了門口,一臉疑惑的望著他:「羅非,你……」/

羅非關上了門,不由分說捧住了林若心的臉,慢慢地低下了頭。/

林若心嚶嚀了一聲,許久才想到要反抗。然而,她根本無法掙脫!/

很快,林若心被羅非撲在了那不軟不硬的南珠國特產的床笫之間。/

起伏不定的呼吸讓林若心那完美的峰巒都跟著微微顫動,心跳亦在加速。她痴痴地望著羅非,已經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了。她只能機械般的將兩條手臂微微抬起,想要抵抗羅非攻勢。/

然而,羅非只是把林若心的雙手微微按下,她就再也找不到反抗的力氣了。/

就如同胡美身上能夠散發出一種強烈的雌性氣息一般,羅非身上也有一種氣息。只不過,胡美的那種氣息是需要自己釋放的,而羅非的氣息,是自然而然的。那是一種近乎野獸般的撩人氣息。/

「羅非。」林若心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閉上了眼睛。她永遠也不會想到,自己前些日子剛要因為感激把自己交給羅非,卻被他斷然拒絕。而今天,羅非卻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了。/

林若心白若凝脂的肌膚在窗外的一米陽光的斜射下映入了更加華麗的色澤,凹凸有致的完美身軀隨著呼吸的節拍一緊一收,更是撩動著羅非的心弦。/

羅非忍不住伸出手,慢慢地解開了林若心穿著的波西米亞長裙的絲帶。他俯下身,如同月光一般閃亮的整齊狼齒輕輕地在林若心雪嫩的脖頸上留下了痕,讓林若心因激動和緊張而瑟瑟發抖。/

兩行清淚順著林若心的臉頰不停地溢出,她也不知道是興奮、是害怕、還是其他情緒在作祟。/

心中,一個小小的人影久久難以消散。只是,他一直沒有回頭。/

「若心,你是我……」羅非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已經做好了全部準備,他覺得自己對林若心的感情應該有個了結了。或者說,是羅非和林若心的感情應該收官了。至於小狼……還是讓他塵歸塵,土歸土吧!/

然……而,門鈴卻在這一刻美妙的響了。/

羅非聽到了門鈴聲,卻不以為然,他這人的性格就是如此,決定的事情從不會後悔。/

只是,林若心卻突然間推開了他,先得到了尚方寶劍一般跑到了門口。她劇烈的喘息著,慢慢地系好了剛剛被羅非拽開的腰帶,道:「羅非,過些日子就會去香江找你。你以為你捨不得我?我就捨得你嗎?」/

林若心不說這句話還好,剛一說出口,羅非就感覺自己鼻樑一陣發熱。/

「我不是冷血的女人,我也不是唯利是圖的資本家……我是你的好朋友……甚至,我是你的姐妹。」林若心的聲音中有些哽咽,「但我也是個普通的女人,請你給我一些時間吧。」/

話盡於此,羅非全明白了,他笑了,嘴角又一次勾起了美妙的弧度。/

……/

門開了,從門外走進來的不是別人,而是甘甜。/

甘甜看到羅非正站在陽台上,不由咧嘴一笑:「嘿嘿,大賤人,我就知道你和若心正在談業務呢!你們談完了沒有,要不要跟我出去玩?」/

林若心望著甘甜,沉思了許久之後才說道:「甜甜,我有件事跟你商量一下。」/

甘甜不由一愣,問道:「若心,什麼事啊?」/

「你和非哥一起去香江吧1/

甘甜頓時一陣驚愕……一張俏臉蛋不由自主泛起了一層緋色。老實說,她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怎樣。/

然而,就在此刻,羅非卻突然間開口道:「甜甜先別去,我有更重要的任務交給她1/

/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