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超凡兵王>第一百六十六章 羅非的另一個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六章 羅非的另一個她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武俠修真

秦霏雨轉眼間輕鬆落地,順勢一個仰面朝天,居然靈動無比的避開了兩把砍刀的襲擊!/

緊接著,秦霏雨又是一個空翻,兩條腿使出了泰山壓頂的氣勢,居然狠狠的砸在了這兩個持刀人的後背上!一時間讓這倆人趴在了地上!/

這動作,輕靈而快速!/

羅非只覺自己的三觀被刷新了,心中對秦霏雨的印象再次改變:難怪秦叔叔說小丫頭不一般,不用我特殊照顧,原來這丫頭真夠厲害的!/

可羅非又不得不說,秦霏雨這一招一式,還是有些華而不實,技巧和觀賞性有了,殺傷力不足,幾個被打倒的人很快又跟沒事人似的站了起來!/

羅非卻彌補了秦霏雨威力上不足,他衝過去,重拳出擊,兇狠的鎚在了每一個人的面門上,一時間,鼻骨碎裂的聲音此起彼伏,不絕於耳!/

不到半根煙的功夫,對方倒了七八個人,大多是捂著臉疼痛難忍,根本無法站起身來,而剩下的幾人則面對羅非發獃。/

羅非冷笑著勾了勾小指,挑釁這幾人,這幾人一時間惱怒,再次沖將過來!/

羅非向後連連倒退了數步,讓這幾人以為他在示弱,可是,就在下一刻,他如同簧一般彈出,在行進間突然高高躍起,在半空中凌空甩動起了雙腿!/

這一招,可不是華而不實,而是招招致命!羅非的腿力驚人,曾經一腳踢碎過直徑半米多的石頭,這突然爆發出來的力量何其驚人,把這幾個碩果僅存的行兇者打得筋骨瞬間斷裂,躺在地上抽搐起來!/

「好酷,哥哥,你帥呆了1秦霏雨撫掌道。/

然而,就在秦霏雨的身後,一人突然站起身來,照著秦霏雨的後背就是一刀!/

「小心1/

羅非話音剛落,只見秦霏雨似乎是腦後生眼,一個側轉身避開了對方這一招,隨後伸出了沙包大的小拳頭,照著對方的雙眼就是兩撇子,把對方打成了國寶!/

羅非衝過去,順勢給了這人小腹一拳,把他打得跌倒在地,慘叫了一聲,卻再也爬不起來了。/

轉瞬間,戰鬥已經結束。/

望著小衚衕里七扭八歪倒在地上的這群混混,羅非走過去,一腳踩住了之前那領頭人的胸口。/

這人疼得嗷嗷慘叫,求饒道:「大哥,別殺我,求求你別殺我1/

羅非冷笑道:「不殺你也行,告訴我,誰派你來的!我要知道確切答案1/

這人聽到這句話,一時間支支吾吾,不敢說了。/

羅非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右腳猛然發力!/

這男人哪吃得住這麼大的力道,一時間嘴裡噴出了一口鮮血,整個人嚇得覺悟了:「我說,大哥我說!不過,你千萬不能說是我說的,要不然我一家老小都得死1/

「快說1/

「是、是藍幫肥狗的命令,我們只是負責執行的,整件事跟我們沒關係啊1/

羅非又問道:「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知道,你、你叫羅非,是……是……」/

「我是什麼人,說1/

「是非凡集團的人1/

羅非對他們的回答很滿意,頓時抬起了腿,一腳踢在了這人的屁股上:「滾吧1/

這人自己站不起來,是被幾個嘍扶起來,踉踉蹌蹌的跑遠的。/

……/

待到他們走遠之後,秦霏雨這才沖著羅非豎起了大拇指:「哥哥,你好厲害,剛才那一招什麼名堂,是風神腿嗎?」/

羅非卻沒有笑,而是伸出手捏了捏小美女的臉蛋:「小雨,讓你受驚了。」/

秦霏雨是個牽著不走打著倒退的小姑娘,平日里數落她的時候,她跟羅非嬉皮笑臉,誇她的時候,她反而不好意思了:「哥哥,我、我沒給你拖後腿吧?」/

也許是因為後怕,羅非一時間情難自禁,一把將她緊緊摟在了懷裡:「小雨,回天州吧,這裡太危險了1/

「不要!你、你也看到了,我、我能保護自己的!我、我挺厲害的不是嗎?」霏兒急了,一著急居然結巴起來。/

羅非一時間居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也許是怕今夜不平靜,羅非沒敢帶霏兒回自己的住處,而是轉身帶著秦雪菲回到了她的家中。/

秦雪菲家裡,一群傭人見到了羅非之後,一口一個少爺的喊著,管家婆婆甚至還送上了親手熬制的銀耳蓮子粥到了他的房間里。/

秦霏雨一直在他的房間里,坐在床上,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

看到羅非沒有心情吃東西,秦霏雨就端著蓮子粥走到了他的面前,盛了一勺放在了他到嘴邊。/

羅非給了她這個面子,張開嘴巴吃了,可是這味道不論再好,對於此刻的他來說,都如同嚼蠟。/

但是,秦霏雨卻心甘如怡:「哥哥,我知道你心疼我。可是你也看到了,我真的不會有事,我能自保的1/

羅非嘆了口氣道:「我是后怕。剛才那畜生真的給你一刀,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向你爸爸交代1/

秦霏雨欣然一笑:「你覺得以我的反應能力,他能傷得了嗎?哥哥,你未免太低估我的實力了。」/

羅非也對秦霏雨今天的表現有些吃驚:「你長進了,你這功夫跟誰學的?」/

秦霏雨抿嘴一笑:「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功夫。你知道的,我以前是練過體操、跳過舞的,後來才練的跆拳道。跳舞和練體操的人,身體的柔韌性本來就很好,再加上我後來又練了一些瑜伽,身體很輕盈。我爸爸給我找了一個師父,專門給我開蒙。師父說,我大可以不必學武功,只要用一些體操上的旋轉、跳躍加以演變,就能在很多危險場合下全身而退了。」/

聽秦霏雨這麼一說,羅非細細一品味,感覺她的師父也不一般,這種引導的確是正確的。/

羅非思前想後,覺得既然秦霏雨不願意離開自己,也乾脆也別跟她糾結這件事了,倒不如自己花些時間調-教她一番:「小雨,從明天開始,我教你一些實用的功夫吧,你的靈活性不錯,可是殺傷力太小了,關鍵時刻恐怕很難支浮!/

秦霏雨聽罷,頓時喜出望外:「哥哥,你的意思是,你不會趕我回天州咯?」/

羅非愛憐的撫摸著她的小臉,卻沒好氣道:「你跟著我還不算是個累贅,我勉強帶你玩好了1/

秦霏雨高興了,又端起了銀耳蓮子粥:「師父在上,請喝粥1/

此時,羅非突然間看到秦霏雨的左手和右手的關節處居然一片青紫色。他立刻接過了碗,放在了一旁,捏著小丫頭的雙手:「怎麼搞的?」/

秦霏雨也愣住了:「我也不知道啊1/

羅非這才自悟:「看來,是那些傢伙太皮糙肉厚……你打得也挺費力的,我去拿點葯給你擦擦1/

……/

沒多久,羅非拿來了葯,他很細心,刻意讓秦霏雨洗了個澡。/

等到秦霏雨穿著熱褲和背心走過來的時候,羅非發現,秦霏雨不但手腫了,膝蓋和迎面骨也有些腫了。/

羅非哭笑不得了:「知道的,是你打人打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被人打了。你個小廢柴1/

「嗚嗚嗚,哥哥你慢點,疼1秦霏雨疼得快哭了,一雙迷人的大眼睛里滿是水霧。/

「呵呵,剛才打人的時候不是很吊嗎?」/

「嗚嗚,剛才是剛才,現在是現在!大壞蛋,你輕點,疼死我了1/

羅非對這個嬌滴滴的蠻橫小公主一點辦法沒有,只能柔和一點。/

半天功夫,羅非幫她把傷口都好了葯。他剛要收拾醫藥箱,小美女突然間撲到了他的懷裡,朝著他的老臉親了一口……/

羅非……怔住了。過去的某些記憶,瞬間籠上了心頭。/

羅非想起了一個人,一個不知她的真實姓名,只知道曾經和自己一起訓練過的女孩子。/

那個女孩子留著假小子一般的短髮,一張小臉卻溫婉可人。曾幾何時,羅非一直覺得她是個男孩子。/

女孩和他是在獵殺者訓練營認識的。那時候他們不打不相識,後來因為羅非一拳打在了她身上不可描述的部位,所以兩個人誤打誤撞成為了朋友。/

女孩跟著羅非訓練了4年。在羅非16歲的時候,女孩因為不堪其苦,暈死在了訓練常雖然羅非拚命護著她,但在一群身強體壯的教官的拳打腳踢之下,還是沒能拯救那個女孩。/

羅非的經驗告訴她,那個女孩死了,肯定是像其他「失敗品」一樣,被扔進了亂葬崗里活埋了。/

那個女孩的長相和面前的秦霏雨真的有幾分相似……這也是為什麼羅非見到了她,就好像看到了那個女孩一樣。/

舊日的回憶,和酸楚之中的幸福,幸福之中的痛苦,讓羅非一時間無法承受,他伸出手,用力抱緊了秦霏雨。/

秦霏雨愣住了:「哥哥,你怎麼啦?」/

羅非沒有說話,唯有兩片清澈的水霧,在眼眶中不停地打轉。/

……/

這一夜,羅非沒讓秦霏雨離開自己的身邊一步,他緊緊抱著秦霏雨,一直睡在痛苦和幸福的邊緣。/

秦霏雨默默地流淚了,心中更是一陣感嘆:爸爸說過,哥哥你是一個外表堅強,內心也堅強,但內心深處很柔取8綹紓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藏著什麼秘密?如果不能,能不能讓我一輩子都這樣守望著你?/

……/

天州的夜晚,在錦繡莊園中,林若心突然間睜開了眼睛,恍如隔世般的說道:「羅非!羅非1/

林若心做噩夢了,醒來之後,她只覺自己的眼眶有些潮濕了……思前想後,她不論如何都睡不著了……/

「大賤人,你這傢伙一定在香江逍遙快活!我不管,我要去找你1林若心氣呼呼的拿出了手機,自作主張的訂了一張機票,「哼哼,我見到你就要打死你!讓你害我做噩夢1/

林若心訂完了機票,突然間覺得心裡還是空蕩蕩的,她不由自主的聯想起甘甜。羅非走了多久,甘甜和鳳凰就在劉周家待了多久,至今為止都沒有回來。/

「甜甜,對不起了,我替你先塞吧。」林若心嘆道。/

轉眼間,就是清晨,林若心收拾好了行裝,在暗狼的護送下來到了機場,準備飛香江了。/

而與此同時,在甘甜和鳳凰已經躺在了劉周家練功房的地板上,任憑汗水濕透全身,卻再爬不起來了。/

「哼,就憑你們這倆廢物,也想一個月之內出關?簡直開玩笑!羅非的狗眼真是瞎了,怎麼會看中你們倆?」/

/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