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超凡兵王>第二百二十二章 該不會……是我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二章 該不會……是我吧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

「甜甜,不要讓自己的手沾染上這種骯髒的血污。」這個聲音異常堅定,「真的想為爸爸報仇,就要把他繩之以法,讓他接受法律的制裁!就要讓他交代他所有的罪行,挽救更多無辜的受害者!這樣我才會開心的1

「可是爸爸,我恨他,我恨他們!如果沒有這些混蛋,我們還能生活在一起!爸爸,我想你……

甘甜的內心深處,本我在和逝去的父親進行對話。

甘林笑道:「女兒,釋懷吧,其實看到這一天,我已經死而瞑目了。替我謝謝羅非,如果沒有他,你也不可能替我報仇,我也不會像今天,像今天這樣開心。」

甘林說完,他的影像在甘甜的心海中慢慢的消失了。

恍然回到了現實中,甘甜的手硬生生的抵在了泰倫德的太陽穴上,並沒有痛下殺手。

「你,為什麼不殺我?」泰倫德的聲音之中帶著絕望。

「接受法律的審判吧,泰倫德1甘甜猛然起身,朝著不遠處走去。

而與此同時,裁判也已經開始倒數。

甘甜站起身,緩緩的走到了拳台邊。

羅非就站在甘甜的對面,沖著她深深點頭。

甘甜的眼角溢出了淚水:「謝謝你,非哥。」

羅非卻一臉愧意:「甜甜,對不起。這麼晚才讓你知道最後的真相。」

「哥,沒關係,謝謝你。」

……

「六、五、四、三……」

裁判仍舊在倒數的時候,地下賭場的門突然被撞開了。

王彪的部隊也以驚人的速度突入了會場,很快將整個會場包圍!

此時,洛雲天大手一揮,所有洪天幫的成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上了拳台,在裁判數秒結束的瞬間,把拳台圍了個水泄不通,泰倫德更是因此被保護起來!

「這、這怎麼可能?」劉志強一時間目瞪口呆,這種場面,完全是他都想象不到的!

劉志強埋伏在暗處的狙擊手已經無法瞄準泰倫德了,別說是殺人滅口,他本人都在下一秒被警方的狙擊手一槍打中,很快被制服了。

香江特警以驚人的速度沖向了拳台!

而這一刻,洛雲天走到了王彪的身前,主動伸出了手。

王彪非常客氣,和他雙手緊握:「洛先生,多謝你的合作!阿軒!阿傑!逮捕泰倫德1

說話間,一群荷槍實彈的特警走向了洪天幫的人群。

此時,洪天幫的成員在莫南的指揮下,很快形成了一道分水嶺,讓特警們得以順利的把泰倫德帶走了。

當然,泰倫德是被抬走的,他雙手雙腳都受到了重創,就算不殘廢,也得將養上至少一年半載。

洛雲天則緊握著王彪的手,一字一頓道:「洪天集團永遠不會和違禁品扯上關係,更不會縱容違禁品和毒販在香江流動。」

王彪深受感動:「洛先生,非常感謝你的配合1

一時間,全場掌聲如雷動。

……

由於香江特警的行動極為及時,加上和洪天幫、烈焰幫、虎豹幫等六家聯盟幫會裡應外合,現場很快得到了控制,根本沒有人敢鬧事。泰倫德更是被安全轉移,而參與拳賽的人,則被警方以擾亂治安罪拘留。

至於羅非,他則在特警的掩護下,很快來到倉庫外,和一個神秘的女人一起,坐在了王彪的警車裡。

羅非一進入警車,王彪都是一愣,半天才醒過味來:「你是羅非?」

「對。」羅非摘下了面具后,指了指身邊帶著帽子,嘴巴上還貼著小鬍子的美女說道:「這位是我的心腹,她擁有讓人說實話的能力。有她在,泰倫德不會產生輕生的想法。我把她借給你兩天。兩天之後,你要把她安然無恙的還給我,也不能讓她的身份暴露,沒有問題吧?」

王彪是聰明人,當然明了:「多謝了老弟,你又出人又出力,我太不好意思了1

「別說客氣話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事不宜遲,你們趕緊走吧,我這邊還有些收尾的事情要做。」

「好的。」王彪伸出了手,和他用力握在一起,許久才鬆手。

而羅非則把手按在了那個神秘女子的肩膀上:「兩天後,我去接你。」

美女淡淡一笑:「非哥,放心吧,我會不辱使命的。」

……

這個神秘女人就是胡美,也只有她才能保住泰倫德的狗命,讓他在未來的某一日成為控訴二強罪狀的重要證人。可是現在想要動二強,還為時過早。這一點,不管是王彪還是羅非,都心知肚明。

下了車,羅非很快在人群的掩護下,走進了一輛加長勞斯萊斯中,很快坐在了後車廂里,車子也很快啟動了。

此外,車裡,坐著洛雲天、甘甜和鳳凰。

洛雲天按住了羅非的肩膀,道:「兄弟,客套話先不說,先說正事!這個盤口甜甜和小鳳賺了8億米刀,錢已經打入她們的銀行戶頭了。」

甘甜和鳳凰都吃了一驚,頓時異口同聲的問道:「怎麼賺到的?」

羅非笑道:「很簡單,因為我押了烈焰幫洪天幫會在決賽相遇。這個賠率是1賠20。」

甘甜頓時面紅耳赤:「可是非哥,你把這麼多錢給我幹嘛啊?」

鳳凰也有些尷尬了:「哥,就是說啊!這不是你自己賺的嗎?」

羅非悠然一笑:「你們忘了,我不賭錢的。對了,賭本得還給我,一共8000萬。」

甘甜和鳳凰猶豫了片刻之後,還是會心一笑,又齊刷刷的說道:「謝謝非哥!謝謝洛叔1

洛雲天大道:「我自己也賺了一筆!所以說,你們要感謝的只有小非。今天的盤口,外圍下注很大,東家輸慘了。」

東家,指的是二強,因為今天外圍是他們設局。但是這樣慘淡的局面,顯然是二強根本沒有想到的。

羅非悠悠一笑道:「雖然他們輸慘了,但這點錢卻沒有傷其根基,真正動其根基的,是泰倫德的被捕。」

洛先生有些隱憂:「泰倫德會不會在獄中自殺?」

「難度很大,王彪得到了一個能讓人說真話的臨時工。」羅非悠然道,「那人你見過。」

羅非這麼一說,洛雲天頓悟:「明白了。總之,今天多謝你了。剛才莫南已經代表我和劉志強簽署協議了,以後藍幫不能踏入銅樓區一步了1

羅非笑了笑:「這下阿南沒有後顧之憂了1

洛先生卻擺手道:「沒有後顧之憂的是趙山。我已經決定,升阿南我的副手了。以後他和陳山一起,幫助我調度全局。另外,洪天幫所有的堂口,都由他串聯,我們的正常生意,也由他打理。」

羅非笑道:「呵呵,現在的洪天幫還有不正當的生意嗎?」

洛先生哈哈一笑:「澳城的賭場算不算?」

「不算。」

「那就沒有了1

「哈哈哈。」

車內,一陣談笑風生,唯獨甘甜沒有笑,她陷入了沉思和追憶之中。

……

車外,又下起了小雨,煙雨蒙蒙。

當洛雲天把他們送到家門口的時候,甘甜第一個下了車,失魂落魄的走向了前方。

羅非和洛雲天告別,立刻追了過去。

甘甜今天穿得有些單薄,上衣只穿了短袖T恤,在濛濛細雨下瑟瑟發抖。

羅非則以最快的速度來到她的身邊,不由分說就把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可是沒想到,甘甜的情緒卻失控了,她突然間趴在了他的懷裡,痛哭流涕!

羅非緊緊摟著甘甜的肩膀,突然感覺高挑的甘甜居然也是那麼的嬌校

甘甜也是女人,也是柔弱的女人,也會有無助的時候。

哭泣了許久之後,甘甜淚眼朦朧的凝視著羅非,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臉:「我難過,並不是因為我沒有替爸爸報仇,而是我發現,其實我愛爸爸遠遠不如爸爸愛我的十分之一多。」

羅非摸了摸甘甜濕漉漉的秀髮,安慰道:「甜甜,可是在天堂里的爸爸,今天特別開心。因為你沒有做傻事,你給了一個壞人應該有的歸宿!你也會因為你今天的善舉,拯救更多的人。」

甘甜抽泣道:「大賤人,你為什麼和爸爸說的一模一樣?」

「呃?」

甘甜低下了頭,道:「我想殺死泰倫德的一瞬間,大腦中就出現了爸爸,他跟我說了很多話……」

聽到這裡,羅非知道,困擾甘甜多年的心結已經解開了。

羅非低下頭,在甘甜的額頭上淺吻了一口:「甜甜,等我一個月。一個月後,咱倆出去旅遊。」

「非哥,我還沒說完。」甘甜說道,「其實,還有一個人,我愛他,遠遠不如他愛我的十分之一多……我,虧欠他太多了。」

羅非突然間感覺到了面紅耳赤:「該不會……是我吧?」

甘甜沒有說話,只是踮起了腳尖……

……

回到家中的時候,小雨變成了暴雨。羅非點起了事先準備好的慶功火鍋,和甘甜、鳳凰一起在屋檐下歡快的吃喝著。

林若心雖然遠在天州,卻也和羅非通了視頻。視頻中,林若心也流淚了,但是,她沒有說出自己流淚的真相。

而與此同時,在九號倉庫外,方天強在雨中凝視著波濤洶湧的海面,任憑暴雨洗刷著自己的身軀。

身後,一輛轎車停了下來,車中走出了他的兄弟劉志強。劉志強拿起了雨傘,支撐在了他的頭上:「天強,別在這淋雨了,咱們快走吧1

方天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絕望:「志強,咱們完了。準備跑路吧1

「知道了。」劉志強艱難的點了點頭,「咱們還會東山再起的,你放心吧1

「羅非!你這個混蛋1方天強攥緊了拳頭,目光筆直的落在了遠方,「如果我不死,我早晚會跟你算這筆賬,你給我等著1

……

當天晚上對於羅非來說是個不眠之夜。

香江時間的午夜,對於正在巴國聖保羅海灘上度假的雷先生來說,只是上午十一點而已。此時的他,正愜意的躺在遮陽傘下。

突然之間,雷先生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

一旁的月亮連忙拿起了手機,接起了電話:「喂1

「月姐,我是天狼。」聽筒里傳來了月亮最喜歡聽的聲音。

,請訪問手機請訪問: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