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凡兵王>第二百二十九章 沒事按一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九章 沒事按一下!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都市言情

司機看到羅非和月亮,頓時停了車。只是司機沒下車,副駕駛位上一個看上去威風凜凜的傢伙走了下來,快步來到了羅非的面前:「他們人呢?」

「他們還在追捕那些女孩1羅非一邊說著,一邊朝著車子側方走去。

因為山路崎嶇,加上第一輛卡車擋住了後面的車子,所有的車子很快停了下來。

與此同時,這個匪徒中的頭領似乎察覺情況不對勁,他似乎沒見過羅非。

可是,還沒等他說話,月亮已經快步上前,一拳狠狠的打在了他脖頸上,隨即捂住了他的嘴!

這個倒霉鬼無聲的死了!

羅非也快步衝進了衝上了卡車,一把按住了司機的頭,把他的脖子狠狠一扭,這傢伙也沒來得及哼一聲,也死了!

隨後,羅非和月亮的思路完全一致,他們居然都趴在了第一輛卡車下,一動也不動了。

後面的匪徒發現前面的車子半天沒有動靜,終於忍不住下車了。先過來的匪徒看到了已經死去的首領,頓時暴怒,沖著後面的車子用波斯語大聲吼叫著,不大一會兒功夫就把所有的匪徒都喊下了車。

這一刻,目的達到的月亮不由沖著羅非淡淡一笑。

通過目測,二人很快估算出匪徒的數量還有三十多人。

這三十多個荷槍實彈的匪徒很快要分散開來,展開地毯式搜查。

可就在這一刻,月亮突然間從車底下躥了出來揚起了手中的阿卡,朝著人群一邊掃蕩一邊快速前沖,一邊沖著,隨後還朝著他們扔了一顆閃光彈!

這群人剛要把槍口瞄準月亮,刺眼的強光很快讓他們的眼睛感覺到了痛楚,他們一時間下意識的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與此同時,羅非從卡車後方出現了,緊握著手中的阿卡,穩穩的且快速扣動了扳機!

一連串的子彈從槍口中彈射出來,紛紛命中了前方的敵人,他們要麼頭部中彈,要麼心口中槍,紛紛倒地,根本來不及反應!

月亮也在這一刻猛然回頭,手中的A武器一通看似衝動的狂掃,可是子彈卻異常精準的掃中了殘餘的匪徒,把他們盡數報銷!

在這一點上,羅非和月亮的風格是全然相同的。對付這種本身就滅絕人性的匪徒,他們是不會動一點惻隱之心,他們必須死,而且必須都死光!

戰鬥很快結束,兩個人壓倒性的勝利。地面上又多了三十多具屍體……

月亮和羅非以最快的速度檢查每一輛車子,結果發現每輛車子里都有十多個女孩子,兩個人都很謹慎,挨個檢查,確認她們的情況之後,這才命令她們都轉移到兩輛卡車中,一人開著一輛卡車,來到了山嶺外,繼而把之前藏匿的四名女孩子接走了。

……

半路上,兩輛卡車齊頭並進,羅非打開了車窗,沖著月亮喊道:「要把他們送到哪裡去?」

月亮大聲道:「送到諾亞爾村1

羅非有些疑慮,但月亮卻說道:「放心吧,那裡絕對安全,相信我就是了1

大約10多分鐘后,他們回到了村莊。在村口,村長迎接了他們,村長似乎是非常熟練,讓這些女孩子以最快的速度轉移到了村子里。同時吩咐村中的婦女趕緊給她們換上當地的衣服,洗個澡,現在這裡住下來。而月亮並沒有跟村長交代什麼,只是點頭表示感謝,隨後轉身而去,和卡車一起走了。

半路上,月亮轉換了方向,把一輛卡車丟棄在了半路,和羅非開著另一輛卡車,直奔他們的撤離地點而去。

在車上,月亮嘆道:「諾爾村是生我養我的地方,自從那一年大屠殺發生后,我的性格也不由自主的被扭曲了。

我從四大團隊身上不停的摳出錢來,讓他們上供。可是這些錢必須要用來打點諾爾村當地的權貴。這樣的話,他們就會允許諾爾村不停的擴建,還會對對外來人口流入諾爾的現象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所以,我這才敢把他們送進村子。」

羅非問道:「有沒有想過,把他們轉移到比較安全的國度?」

月亮艱難的搖搖頭:「很困難。一來,這裡埋葬著很多親人的屍體,屍骨未寒,大家根本不會走;二來,因為雷。小狼,咱們都是成年人,又是好朋友,我什麼都可以告訴你。雷……不是男人了。」

羅非不由一愣:「看來,我猜的是對的。」

「他早年練功的時候出了一些問題,走火入魔了。我跟了他十年,等於守了十年活寡。」月亮苦笑道,「但雷對我的佔有慾非常強。他不准我說出他的事情。而且。他一直都想用諾爾村的人們要挾我。逼我和他一生一世在一起。所以,諾爾村這塊地方現在對於他們來說,反而是最安全的。」

「我明白了……」羅非望著月亮,心中掠過了一絲絲的憐憫,「姐,苦了你了。」

「不說這些了。」月亮凝視著羅非,淡淡一笑道,「你知道嗎?現在的諾爾村都快被我改造成一個鎮子了,人口在那次慘案后增長了一倍多,這裡是安富國為數不多的樂園。人們到了這裡,可以安居樂業,可以享受最好的待遇,甚至還有最好的學習、教育、醫療的和社保,不需要每天如牛如馬的工作,只需要人盡其才,就可以領到薪水。」

「這些,都是你做的?」

「是,都是我做的。」月亮調侃道:「想不到吧?一個曾經被你們極大團隊罵做婊.子的女人,居然對一個村莊那麼有愛?」

羅非嘆了口氣道:「月姐,我向你道歉,我曾經對你有些誤會。」

「呵呵,誰誤會我都無所謂,我在乎的只是我的家人。」月亮的笑容很甜美,完全不像剛才那個殺人如麻的女魔頭,「小狼,從這一點上,咱倆是一類人。聽說你也為自己的祖國做了很多好事,好像也興建了不少福利院吧?」

羅非凝視著自己的雙手,道:「雙手沾滿血污的人,著急為自己的錯誤贖罪而已。」

「你也有永遠無法釋懷的羈絆吧?」

羅非側過了臉,沒有說話。此時,他已經感受到了一股傷感。

調侃完羅非之後,月亮自己居然也受不了了,捂著頭,悶悶的大哭了一常

有一種羈絆,名叫痛苦;

有一種痛苦,名叫同病相憐;

有一種同病相憐,名叫世界;

有一種世界,裡面寫滿了孤獨;

有一種孤獨,是鬱郁獨行的悲者;

這種悲者,有一種值得尊重的偉大,名為愛。

顯然,羅非和月亮是同一個世界里的悲者。

……

卡車朝著方蘭近衛軍的大本營的方向行進,這是月亮壓根沒有想到的事情。她望著周圍,只見這裡一片明亮,到處都點著煤油燈,根本看不出來已經是傍晚。

羅非剛走到了方蘭近衛軍的關卡處,就被兩個荷槍實彈的傢伙攔截住了。

羅非冷笑了一聲,順著車窗把一捆安富國的貨幣拋向了哨兵頭領!

哨兵頭領一把接住,頓時喜上眉梢,不由笑道:「這次收穫不錯吧?」

羅非深深點頭,道:「收穫巨大,買家是個華夏國的大富豪,非常好爽!快放我們進去見司令吧1

「好的!兄弟們辛苦了1哨兵頭領忙不迭的命令自己的小弟打開了門。

羅非開著車疾馳而入,直接朝著方蘭近衛軍司令部的方向疾馳。

一路上暢行無阻,很多近衛軍成員看到了這輛熟悉的卡車,頓時露出了羨慕的目光,不由交頭接耳。

「媽的,這可真是好差事啊!那些妞在路上肯定又被這群牲口玩了一通才賣掉1

「是啊,說不定還黑了司令不少錢呢!媽的!想想就生氣,什麼時候司令能把這肥差交給咱們啊1

卡車很快停在了司令部的門口。

此時,大量的士兵都圍了過來。

羅非和月亮快步下車,很快悄無聲息的消失在了人群中。

司令部,即這裡最大的一個帳篷突然間打開了,從裡面走出了一個留著大鬍子的中年人,這個中年人身上全副武裝,披掛著兩把槍和若干子彈。

他,就是造成了諾爾村慘案的罪魁禍首艾哈·方蘭。

「哦?車回來了,人呢?」方蘭沒好氣道,「而且怎麼才回來一輛車?」

然而,沒有人回應他。

方蘭也沒管這麼多,他快步走上了車子。這一刻,他整個人都驚呆了:「我的天,這麼多錢1

的確,卡車裡到處都是安富幣,足足有十多捆,每一捆都十分厚實,並非一個人能扛得動。

安富幣很不值錢,100萬也兌換不了一塊華夏幣。可是這麼大的量,還是能讓這群匪徒們逍遙快活的過上很久了。

匪徒們極為興奮,一個個手舞足蹈。

而方蘭則趁機說道:「夥計們,幫忙把錢抬下去,人人有份1

此時,羅非和月亮已經撤到了距離卡車有300米開外的地方。

月亮壓低了聲音問道:「小狼,那傢伙是方蘭本人嗎?」

「放心,肯定是1羅非不假思索道,「方蘭的替身在五天前的一場戰鬥中死了,他一時半刻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替身呢!」

「你怎麼調查的這麼清楚?」月亮疑惑的問道。

「月姐,這種事就不用問了。你我都是獵殺者出來的頂尖級雇傭兵,我們做任務的時候當然要事無巨細。」

月亮含情脈脈的說道:「小狼,我沒看錯人……不過,他們人太多了。就算是咱們能夠殺了方蘭,也未必能全身而退吧?」

羅非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自信的笑容:「我既然選擇殺掉他,就要全殲他!全身而退這個詞,用不上1

「……」月亮額頭誰跟你已經滲出了冷汗,「我知道你很強,可是對方是一個完整的團級完整編製!咱們真的……」

月亮話音未落,羅非已經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小小的方形道具,沖著月亮笑道:「沒事按一下1

,請訪問手機請訪問: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