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超凡兵王>第二百六十章 戰友之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章 戰友之情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歷史穿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非洲大草原上的太陽終於緩緩的沉入了地平線之下,天色黯淡了。

此時,靜謐的沼澤地中,耳朵可以聽到的,是鱷魚們吞咽食物的聲音。作響,令人毛骨悚然。

兩道黑影以驚人的速度穿越了沼澤地,來到了羅納爾人最大的一個茅草屋下。

茅草屋的前方,羅納爾人點燃了篝火,載歌載舞。而茅草屋后,兩個人屏氣凝神,大氣不敢喘。

羅非無法從正門而去,他手持著崔琳娜的軍刀,精巧的、緩緩的,利用篝火發出的聲音和對方跳舞歡呼的聲音為掩護,慢慢的割開了稻草屋的後門。

隨後,羅非先一步進入了稻草屋。

屋中同樣燈火通明,精明且狡詐的羅納爾人,也有大意的一面。他們依仗著毒蛇、巨蟒、猛獸和鱷魚四道屏障,自以為天下無敵,於是很不以為然的把太陽酒的配方放在了這巨大茅草屋的中心位置,和他們供奉的神靈放在了一起,而配方就斜插在了一塊巨大的石頭木樁的中心。

頂尖級獵食者的第六感告訴羅非,這裡沒有危險。現在,只需要拔出這把劍,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只剩下了全身而退。

於是,羅非出手了。他快步走過去,一把捏住了配方的羊皮卷。

古樸,質地甚至有些粗糙,邊角都已經泛黃。看得出,這東西已經被擺在這裡很久很久了。

羅非只是用力拔了一下,卻並沒有把羊皮卷拔出來。然而,就是因為他狠狠拔了這一下,卻意外陡生。羊皮卷斜插的木樁上發出了一種詭異的聲音,一時間驚動了稻草屋外的人!

羅非剛要閃躲,卻已經來不及了,數個皮膚黝黑的羅納爾人以驚人的速度衝進了稻草屋。

而後,只聽見屋外傳來了幾個羅納爾人的暴怒的叫聲,崔琳娜也被他們從後門切開的縫隙中趕了進來,驅趕到了羅非的身邊。

此時,羅非發現崔琳娜的後背上已經中了一支箭。她臉色蠟黃,氣息都不是很順暢了!

羅非暴怒,正要動手,前方卻走來了一個白髮蒼蒼的羅納爾老者。他上下打量著這倆人,嘴巴里不知道說了什麼,隨後用自己的手杖指了指他,又指了指羊皮卷。

羅非望著周圍一個個凶相畢露的羅納爾,知道自己想要動手,未必能全身而退,倒不是自己打不過他們,而是因為對方手中都緊握著短弓,一旦交手,人家亂箭齊發,不被射死也會被毒死!

崔琳娜氣息很微弱,喃喃道:「羅非,幫我照顧好……我姐姐……」

羅非咬牙切齒:「別廢話!你不能死!咱們都不能死1

此時的羅非,也許是因為太過於擔心崔琳娜了,頭腦反而更靈光了。從羅納爾老者那不置可否的目光和暗示中,他似乎看出了什麼——拔出羊皮卷,他們能活!不拔出羊皮卷,他們會死。

羅非的目光很快轉向了羊皮卷,這才發現,羊皮卷是包裹在一把短劍的外面!而這把劍深深嵌入了木樁,形成了一定的角度。

羅非剛才的力道已經很大了,之所以沒有拔出來,其實並不是因為這把劍插得太深,而是因為斜插的角度有學問。所以以羅非隨便一個角度去拔,自然拔不出來。

看著崔琳娜那越發慘白的臉色,羅非知道自己耽誤不起時間了,他以最快的速度仔仔細細看了一眼這把劍斜插的位置,最終伸出了手,緊握住了這把短劍

此時,崔琳娜已經體力不支,緩緩的癱軟在了地上。

羅非凝視著木樁,卻沖著她說道:「琳娜,等咱們脫險之後,你想吃什麼,喝什麼,玩什麼?」

崔琳娜露出了自認為是生平中最後的一抹微笑,道:「我想吃麻婆豆腐,想喝老白乾,想……找個好男人……」

聽到這裡,羅非的眼眶一陣發熱……他本和崔琳娜沒有太深的交情,但是崔琳娜卻為了他身中劇毒……但即便是崔琳娜已經毒發的時候,她仍舊那麼樂觀,甚至,有些小小的邪惡。

「別他媽胡說!你死不了1

說話間,羅非抓住了劍柄,他朝著偏左35度左右,慢慢的、慢慢的……一點點的拔出了這把劍。

一時間,在場之人全都驚呆了……無一例外。

羅納爾人的目光緊緊的注視著羅非,隨後居然扔掉了武器,沖著他大聲叫了起來。但是,他們說的是什麼,羅非並不清楚。羅非緊握著手中劍,兇狠的指向了白髮老者:「解藥!快拿解藥1

羅非怕老者聽不懂,立刻一把扶起了崔琳娜,指著她肩膀上的箭,隨後又比劃著喝葯的樣子。

老者卻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居然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個小布包,遞給了羅非,語出驚人:「一半餵給她吃,一半外敷。快一點,再晚就來不及了1

羅非震驚了,老者說的並不是羅納爾人的語言,而是標準的不能再標準的華夏語。這個老者,到底是什麼人?

羅非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他立刻打開藥包,拿出水壺,把一半藥粉喝著水含在了自己的嘴裡,隨後掰開了崔琳娜的嘴,嘴對嘴餵給了她。

這種常識,羅非還是有的。這個時候,崔琳娜已經近乎瀕死,嘴巴是死死的不容易撬開,只能用這種方式喂葯。

果不其然,崔琳娜還是艱難的喝了下去。

羅非緊接著拔出了毒箭,隨後給崔琳娜的傷口敷上了葯。

這時,幾個羅納爾女人走了過來。

白髮老者虔誠地說道:「放心吧,我們不會傷害她的!讓她在我們的房子里好好睡一覺吧!救世主。」

老者的話讓羅非很不解:「救世主?」

幾個女人走到羅非面前的時候,雙膝下跪,頂禮膜拜。而他的面前,包括老者在內,所有人都跪倒在地,嘴巴里又不知道念著什麼,非常虔誠的樣子!

羅非這才放心的鬆開了崔琳娜,讓幾個女人把她帶走了。

但是,羅非也感覺身體狀況不太好,剛走到老者的身邊,踉踉蹌蹌,很快就跌倒在地……

……

整夜,羅非都在噩夢中徘徊。對面,無數的家人,含著眼淚凝視著他。他們不停的哭,他們的雙腳上,黑色的魔爪緊緊禁錮著他們,讓他們無法挪動身軀。

而羅非則深陷泥沼。他的身前、身後,無數個惡鬼纏繞著他、撕咬著他,一幅幅面孔猙獰可怖,長相酷似雷先生!

羅非在夢中不停的掙扎,可是這種掙扎無濟於事,自己越陷越深,聽到的親人們的哭聲越來越大……他明知道是夢,卻一直不醒。

羅非不知道被折磨了多久,當他恍如隔世的睜開眼睛的時候,一米陽光已經斜射在了他的臉上。

羅非再定睛一看,幾個羅納爾女人都跪倒在地,沖著他頂禮膜拜。

羅非這才發現這個民族的特點,這些女人一個個都身穿著用藤條編織的盔甲,包裹住了緊要部位,她們全身的膚色偏黑,卻又不是純種的黑色,一個個肌肉線條清晰,很顯然是經過了長時間的鍛煉。

羅非看了自己的身體一眼,發現自己的肩膀上的傷口已經結出了厚實的血痂,傷口處還有一股濃重的藥草味道。看來,羅納爾人在他昏迷的時候又為他的傷口加了些料。

羅非站起身的時候,感覺全身酸痛,之前和巨蟒戰鬥后留下的痛感,並沒有完全消失。他知道這些女人並不會說華夏語,所以沒有多問她們,很快走出了草屋。

草屋門口,一左一右站著兩個精壯的羅納爾男人,他們同樣身披藤甲,十分精壯。但當他們看到羅非之後,卻是一臉敬畏,如同見到了神明一般,急忙下跪。

之後,其中一個男人沖著羅非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引領著他走向了前方。

羅非迫不及待的很快跟著男人走進了這間茅草屋。

進入房間一看,他頓時驚呆了。

只見崔琳娜就坐在屋子裡,正在大口大口的吃肉喝湯呢!

看到羅非的時候,崔琳娜手中的大塊動物的棒骨居然無聲的掉落在了地上。

羅非快步走過去,一把抱住了崔琳娜。

戰友的情感,自戰鬥中生成,必然自硝煙彌散后加深,這不是鐵律,這是人性。

羅納爾人雖然聽不懂羅非的語言,見到這場面,卻也懂事,立刻撤了出去。

……

許久之後,崔琳娜羞澀的推開了羅非。她望著羅非的臉,忍不住笑道:「大男人真沒出息,怎麼還哭了?」

羅非連忙擦掉了自己的眼淚,沒好氣道:「我怕你嗝屁了,你姐姐會打死我,儘管我不知道你姐姐是誰。」

崔琳娜頓時一陣面紅耳赤:「我會告訴你的,不過,你還沒請我吃麻婆豆腐,喝老白乾呢1

羅非壞笑道:「某人不是還說過,還要找個好男人嗎?要不這樣,我會去給你做麻婆豆腐,咱們一起喝老白乾,然後,我做你男人,」

崔琳娜大怒:「滾!你個臭不要臉的1

可是,崔琳娜剛說完,她的眼眶裡又一次溢出了淚水:「你個牲口!你知道你睡了多久了嗎?兩天兩夜!比我時間還長,我他媽中了蛇毒都沒死,你他媽就受了點皮外傷,嚇唬了我兩個晚上,你說你是人嗎?」

羅非嘆了口氣道:「這一次是我的錯。是衝動的懲罰。我差一點就失去了我的團副。」

崔琳娜苦笑道:「你知道就好!你如果真的死了,誰來保護你的家人?我嗎?我都只是雷手中的一顆棋子而已1

這一刻的崔琳娜是理智的,三言兩語便讓羅非面露羞澀。可是,羅非的執念之深,還是讓他不由自主的開口道:「我必須得到太陽酒的配方!這個原因,你應該理解。」

崔琳娜說道:「配方被酋長收走了。他說了,讓你醒來之後去見他。」

羅非回頭,望著一桌子的美食:「那也得吃飽了再說吧!老子都餓了兩天了1

「就知道吃,你個吃貨1

,請訪問手機請訪問: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