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超凡兵王>第二百六十五章 老崔,多保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五章 老崔,多保重!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歷史穿越

不到20分鐘之後,羅非還真的端來了豆腐,而且是香氣四溢的豆腐。這些豆腐整整擺了一大盤子,看上去色澤金黃,而且上面還澆了一層紅色的醬汁。

羅非把門一關,放在了床上的小桌上:「來!嘗嘗哥做的魚香脆皮豆腐!本來是準備明天中午再給你做,現在好了,成夜宵了1

「魚香……脆……皮豆腐?」

「不是這麼斷句,是魚香、脆皮豆腐。」

「誒,這個怎麼做的?看上去不錯啊1崔琳娜驚喜不已,她長期在國外執行任務,很少能夠嘗到華夏國內的美食,所以對這些東西很稀罕。

「別廢話,先吃,吃了再說1羅非笑著給崔琳娜倒上了酒。

崔琳娜小心翼翼的拿出了餐刀,切了一塊放進了嘴裡。豆腐的外皮炸得酥脆,內里卻入口即化,醬汁居然是酸辣甜的口味,實在是好吃。

崔琳娜畢竟是美食家,吃了一小塊就嘗出了味道:「脆皮裹著麵粉下油炸,醬汁是平常吃魚香肉絲用的醬汁,但是要更加突出甜和酸的口感,我說得對不對?」

「聰明!所以說,跟你吃飯很痛快。來,夥計!喝酒1

「來,幹了1

這種酒不上頭,喝了之後,醉心不醉腦,羅非深知崔琳娜的酒量,所以今晚吃麻婆豆腐的時候,才敢讓她那麼暢快的喝。但是喝完之後,還是給她灌了酸辣湯醒酒,要不然,今夜崔琳娜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應付著場面。

只是喝著喝著,不知為什麼,崔琳娜的情緒上來了,望著羅非許久之後,眼淚簌簌的往碗里掉。

「媽的,我這是怎麼了。怎麼一遇到你個混蛋就掉眼淚?我以前不這樣1崔琳娜哽咽道。

羅非望著崔琳娜,不由嘆了口氣道:「別哭了,你一哭,我也難過。你是不是想說?馬勒戈壁的,老娘天天過的這叫什麼日子?打打殺殺的,老娘到底圖個啥?就不能安生點嗎?」

崔琳娜笑噴:「你不喜歡爆粗的……跟我在一塊,都他媽學壞了。不過,你怎麼知道我的想法?」

「因為我以前也這麼想過。可說真的,當回到家裡,看到那一張張笑臉的時候,什麼苦惱在自己的床上,摟著自己的娘們,那種感覺,真是幸福。就覺得為了他們把這條命搭上,也值了。」羅非說著,又幹掉了一碗酒。

崔琳娜嘆道:「羅非,過去覺得,這樣的日子自己怎麼過都不會覺得厭煩,現在才發現,這種刀口舔血的日子,突然間就過夠了,甚至都不想過了。剛才明明知道那幾個傢伙都他媽是王八羔子,必須得殺,可是殺完之後,也感覺自己不太舒服似的,不知道為什麼?」

羅非道:「這些事情,我都不會去想。我有麻醉自己的理由。」

崔琳娜又一次喝掉了碗中酒:「哎?我的豆腐吃沒了?」

羅非把自己的碗遞給了她:「還有一塊,吃吧!我再去做給你。」

羅非這句無的話,觸碰到了崔琳娜心中最柔軟的一個點上,一時間,她緊緊的抱住了羅非。

羅非也抱著她,輕笑道:「放下了嗎?」

崔琳娜深深點頭:「放下了。」

話音剛落,羅非一把將桌子甩到了地上,繼而把她一把抱到了床上……

之前,只有三個男人這樣抱起過崔琳娜。只不過,對方都在試圖爬到她身上之前,被她一槍幹掉了。

羅非,卻不會成為第四個犧牲品。

崔琳娜小心翼翼的手放在了腰間,先是卸去了手槍,緊接著把手又放在了修長的左腿上,卸掉了匕首。

羅非同樣卸掉了自己全部的武裝。

崔琳娜卻並不羞澀,她大大方方的解開了自己的衣服,很快就露出了那潔白,卻有著幾道輕描淡寫的疤痕的嬌軀。

羅非的手按在了崔琳娜的後背上,發現那道被他留下的疤痕是最重的:「怎麼會這樣?」

崔琳娜羞澀道:「我想留住這道傷疤。這樣的話,你這混蛋可以對我懺悔一輩子了。」

羅非笑了,故意調侃道:「那其他幾道傷疤是怎麼回事?」

崔琳娜面紅耳赤:「那、那是去疤液去不掉殘留下來的!你不準多想1

羅非的確沒有多想,他瞬間摟住了崔琳娜,侵襲而來……

崔琳娜第一次感覺到了天狼真正的可怕之處,那就是在情場上的霸道。他不會給「獵物」任何機會,只會用一種霸王般的溫柔征服自己的女人,或者說,這也是一種溫柔的霸道。

此時,崔琳娜感覺自己的呼吸已經有些困難了。她的雙腿居然也在微微的發抖。

羅非慢慢的鬆開崔琳娜的手,她失魂落魄的望著他發獃:「羅非……」

羅非沒有說話,他來到了崔琳娜的身後,在崔琳娜為他而留的傷口上輕輕一吻。

崔琳娜感覺自己的身體中,一股熱流在全身涌動。這一刻,她的眼眶裡,溢出了一種說不出是興奮、還是緊張、抑或是幸福的淚水。

……

深夜,熾烈的情感變成了痛楚的最好止疼葯,緊張的情緒則被溫柔化解,熱情的火焰亦以情感為燃料,不停的燃燒。

兩個人如同大火如森林的關係一般,一旦糾結在一起,即便是燃燒成灰燼,燃燒的過程卻是無比的絢麗。

不知疲憊,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去疲憊,兩顆早已疲憊的心,不停的宣洩著,不停的擁抱著、親吻著,不停的用人類最原始的語言,去安慰著對方。

……

天亮的時候,羅非身邊的伊人已經起身。

羅非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崔琳娜已經收拾好了行裝,正要離去。

羅非怎能讓她如此走掉,衝過去一邊將她緊緊的抱住,笑問道:「琳娜,你要去哪?」

崔琳娜面露尷尬,道:「我、我想給你買點早餐。」

「買早餐為什麼要拎著行李?」

崔琳娜的嘴唇顫抖,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羅非笑容依舊:「怕被我捆住,對不對?」

崔琳娜不由嘆了口氣道:「咱倆不能走的太近。這樣對咱們,都沒有好處。還有,我已經做了對不起姐姐的事情了,不能一錯再錯1

羅非的手不知不覺的放在了崔琳娜的俏臉上,問道:「口是心非,你為什麼哭了?」

崔琳娜的嘴唇都快咬破了:「我……舍……捨不得。」

神狐,狐狸會的老大,十大殺器之一。以冷酷、傲然、絕狠聞名於傭兵界。但此時此刻,她卻柔弱的像極了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

羅非把崔琳娜拽到了自己的身前,一雙眼睛緊緊的注視著她,道:「看著我!你看著我!我是你的男人,天塌下來,我頂著1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只是因為你睡了我嗎?」

「傻丫頭,沒有你我早死了。」羅非一字一頓道,「沒有你,我的屍體都餵了鱷魚了!還會活到現在嗎?傻丫頭,滴水之恩湧泉相報,救命之恩,拿什麼報?你就這麼一走了之了,你讓我怎麼過自己這一關?」

崔琳娜許久沒有說話,只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臟加速跳動,眼淚不停的流淌。

不知過了多久,崔琳娜終於放下了行李:「我不走了。羅非,你總是那麼混蛋,一句話就能把我忽悠住,你也是這麼欺騙其他姐妹的嗎?」

「我一直都這樣,從沒改變過。」羅非坦然的說道。

……

崔琳娜沒有離開,也就意味著她陷入了羅非的深淵。

此後的每一天,她最害怕的,就是和羅非對上眼神,哪怕是看著羅非正在燒飯的時候走進廚房,一對眼神,就容易勾起火花。

然後,羅非就會像一個粗魯且無度的莊稼漢子一樣,立刻將她美味的吞噬。又或者,兩個人漫步在高粱地里,羅非會突然踏碎一片高粱桿,將它們鋪成地床,天為蓋地為廬,不知天地為何物……

於是,崔琳娜又不怕了,甚至,有些期待。

四月中旬,在江南省杭城機場,羅非和崔琳娜終於要分開了。崔琳娜要先一步回天州,帶著自己的姐妹去劉家鎮拉練。用羅非的話說,她們欠下了功課太多了,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補上,否則,不只是留級那麼簡單,甚至會喪命。

「好好吃飯,好好睡覺,不要太想我。」羅非一邊幫崔琳娜整理著衣領,一邊說道。

崔琳娜輕哼道:「才不會呢!你這傢伙少臭屁。」

「你姐姐那邊,我會跟她溝通的。」羅非說道。

「你別了,交給我吧1崔琳娜搖了搖頭,不置可否道,「這麼多年,好多事都是你一個人扛著,太辛苦了。這次交給我,好嗎?放心,不會有問題的。」

羅非微微點頭:「好吧。老崔,多保重1

「老羅,你也多保重。什麼時候想你做的麻婆豆腐,我會去找你的。」

「隨時歡迎。」

……

崔琳娜走了,羅非開著車一路回天海的時候,忍不住唏噓,他永遠也想不到,自己和神狐之間的打開方式原來是這樣的。只能感嘆人生的奇妙。

下午,羅非終於回到了天海,回到了自己和林若心等人一起居住的別墅里。他來到了別墅門口,輕輕按動了門鈴。

話音剛落,別墅的房門就打開了,林若心正站在門口,一雙清澈的水眸凝視著他發獃。

羅非知道,家裡不會出什麼大事。因為這些日子,他一直沒有中斷和家裡人的聯繫。

林若心望著羅非,臉上慢慢的綻放出了幸福的笑容。她還是很欣慰的,因為走的時候,羅非是乾乾淨淨的,回來的時候,照樣如此。只是他的頭髮略微長了一點,臉上的胡茬,似乎沒有刮乾淨。

沒有擁抱,也沒有親吻,只有含情脈脈的對視。

羅非的雙眼中泛著愧疚,因為他知道,他不在的這段時間,又把林若心累壞了。

林若心卻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一把拉住了他的手:「進來吧,我給你剪剪頭髮,刮刮鬍子。」

「好。」

,請訪問手機請訪問: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