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超凡兵王>第二百七十八章 別怪我心狠手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八章 別怪我心狠手辣!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歷史穿越

暗狼反而有些尷尬了。如同羅非一樣,暗狼同樣是見過大世面的雇傭兵,甚至比羅非更早一年成為狼團的成員。這些年他閱歷無數,幾乎什麼樣的美女都見過,但像米文麗這樣熱情之中卻帶著理性的資深美女,卻還是第一次。

「好的,麗姐。」暗狼應了一聲,走進了別墅。

米文麗和他擦肩的一瞬間,一把將他的外套拉下來了,溫柔的說道:「今天很辛苦吧?」

米文麗對林天成都沒有這樣的柔情。因為米文麗很清楚,自己和林天成只是利用關係。當初和林天成在一起的時候,林天成還多多少少給了她一些溫情,但當林天成以米菲為誘餌去收買羅非的時候,她心中對林天成那僅有的一點熱度都消失得一乾二淨了。

暗狼視羅非如親哥哥,羅非年紀比他小,但看事情遠比他成熟,而且為人寬厚。他此時也在琢磨羅非和他通話的時候最後的那句話——透過表象看本質。

「來,吃飯了,就是幾道小菜,不要嫌棄哦1米文麗說著,便端來了剛剛煮好的女兒紅。

女兒紅剛到出來,酒香和青梅的味道混在一起,再和菜香完美融合,令人陶醉。

狼團沒有不喜歡喝酒的人,因為酒能解千愁,更能緩解壓力。特別是在練功出了一身大汗,洗了個清爽的澡后再喝酒,簡直太爽了。

「來,咱們干一杯1米文麗主動端起了酒杯。

「好!祝麗姐和菲兒妹妹在天州的每一天都稱心如意。」暗狼說道。

「哈哈,說真的,從來沒有這麼稱心如意過,來,幹了1米文麗如女中豪傑一般和暗狼幹了杯……確切的說,是幹了一碗。

一碗下肚,暗狼不由感慨道:「麗姐也是性情中人啊1

「可是在天海,不能有真性情。」米文麗說著,又倒了一碗酒,和暗狼一碰杯,又一飲而荊

「麗姐如果不喜歡天海,咱們就把天海那些不喜歡的人滅掉好了。當然,是用最合理的方式。」暗狼淡淡一笑。

「呵呵,你們幾個說話的方式真的很像。換了別人,都會說,如果不喜歡,就不要回去了之類的話。可是你們卻說不喜歡就滅掉誰,真的很霸氣。」

「沒錯,因為我們從不喜歡逃避問題1暗狼認真的說道。

「來,小安!為了你們的霸氣,再干一杯1米文麗道。

兩個人再度一飲而盡后,米文麗給暗狼夾了很多菜。

兩個人一邊吃,米文麗一邊說道:「小安,謝謝你救過我。」

暗狼不由一愣:「姐,不是我救了你,是我哥。」

「我已經謝過他了。但是你……你忘了嗎?」米文麗略帶焦急的問道。

暗狼撓了撓頭道:「姐,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小安,你五年前去過天海,你都忘了嗎?」米文麗笑問道。

此時,暗狼心頭一沉:怎麼,她知道我去過天海?

「那一年,天海的一次酒會上,是我心情最差的時候。那時候你在酒會上彈奏了一曲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難道你忘了?」

暗狼這才醒過味來:「是埃那年我去過天海做生意,的確參加過一次酒會。我記得就會是林澍董事長舉辦的。」

「我是受邀參加。那一年,菲兒上學的事情完全沒有著落,我的人生也毫無頭緒,正是我最混亂的時候。是你的那首曲子,點燃了我的希望。」

暗狼暗中唏噓:果然天底下從沒有免費的午餐,更沒有無緣無故的感情。原來她早就認識我了!誒!等等!我認識她

暗狼仔細的從大腦中回想,這才想起那一年過往。

那時,羅非剛進入狼團不久,還沒有坐正。暗狼還是以老隊員的身份帶著羅非做事呢。但那一年的羅非已經表現的很成熟了,處處照顧暗狼,兩兄弟如同親哥倆一般。

那一次任務是刺殺天海的一個專做走私生意的幫派老大。暗狼的身份是一個美食家。當時,他也是毫無頭緒,甚至任務還面臨著失敗。這讓他一籌莫展。

當時,是羅非爭取了機會,幫他獲得了參加那一次餐會的機會。

在餐會上,羅非指著不遠處的米文麗說道:「暗哥,看到那邊的姐姐多漂亮了嗎?如果有一天,咱們能夠出人頭地,這樣的女人會主動投懷送抱。所以你不要氣餒,咱們的任務一定能成功1

暗狼當時只是看了米文麗一眼,便被米文麗的絕美打動。當時,他只是看到了米文麗的側臉。暗狼一時間心血來潮,彈奏了一曲《命運交響曲》。

暗狼當時只是為了抒發自己心中的情緒。可是他萬萬沒想到,那首曲子成為了他的命運轉折點。

暗狼和羅非要暗殺的幫派老大的女人喜歡上了這首曲子,還刻意邀請了暗狼去黑幫老大的別墅里彈奏。羅非在那一天的聚會上趁機將幫派老大殺死,順理成章的完成了任務。

從那之後,暗狼和羅非配合了多次,次次都是以完美成功而收常

兩年後,20歲的羅非因為「戰功卓著」,成為了獵殺者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團長。而暗狼則成為了羅非的心腹。多年來,羅非吃肉,他跟著吃肉,羅非美女投懷的時候,他同樣不缺女人。

現如今,暗狼跟著羅非混了五年多了,不但學會了更多的技巧、知識,性格上也變得更加傲然、霸道,正如羅非幾年前所說,他的氣質、他的閱歷、他骨子裡流露出的一切,讓絕色美女能夠對他萌生情感,主動投懷。

暗狼再看到面前的米文麗,不由自主的拿起了酒罈,給她親自倒滿了酒,動情的說道:「姐,五年前我的事業正處於低谷期,人生也很彷徨。當時我只是看到了姐姐的半張臉……心血來潮彈奏了一曲,真沒想到,從那之後,我變得特別順。」

米文麗微然一笑:「所以說,我和安弟是有緣人。」

「來,姐姐,為了咱們的緣分,再干一杯1

「來,安弟,咱們幹了1

……

夜已深,劇組的工作仍舊沒有結束。

米菲給米文麗打來了電話,說今天無法回來,要挑燈夜戰。

掛斷電話,米文麗發現酒桌已經被收拾的乾乾淨淨。

米文麗連忙走進了廚房,發現暗狼正在刷碗。

米文麗走過去,一把將暗狼推到一邊,沒好氣道:「這是女人乾的活,你別管1

暗狼望著米文麗,只覺自己的情緒有些迷離。

米文麗的周身散發著女兒紅和淡雅的香水的味道,還有一種成熟女人特有的體香,這都深深的刺激著暗狼。

他慢慢的靠近了米文麗,雙手摟住了米文麗的腰,又慢慢低下了頭,熾烈的雙唇已然在米文麗雪白而嬌嫩的脖頸上輕輕烙櫻

米文麗怔住了片刻,卻說不出一句話。

許久之後,幾顆晶瑩的東西順著米文麗的水眸零落在水池中,盪起了一片片的漣漪。

「為什麼幾年前不是你?」米文麗哽咽道。

「為什麼幾年前不是你?」幾乎是與此同時,暗狼也說出了這句話。

這一刻,兩個人的情緒都不對了。

「安弟,對不起……你走吧……我配不上你……」米文麗已經是淚流滿面。

「姐,我從沒這麼想過。」暗狼乾裂的嘴唇慢慢地湊在了她的耳邊,「姐,五年以來,我一直幻想那半面之緣的美女姐姐能夠和我把酒言歡,我沒想到,今天居然如願以償。」

此間,米文麗再也沒有任何借口,她轉過身,微微的踮起了腳尖。

熾烈,自廚房裡升騰。五年,風雨中,二人各自輪迴,各自淪落,甚至各自掙扎。五年後,在異地,二人卻巧合的不期而遇……當唇齒相依的那一剎那,他們都忘記了自己曾經是誰的誰,只記得,自己是對方的誰……

當微微的鬆開了彼此的時候,暗狼的嘴角終於勾起了一絲幸福的弧度:「姐,夜深了,我不走了1

暗狼說完,便一把將米文麗一把抱起。

米文麗整個人依偎在了暗狼的懷裡,柔聲道:「安弟,以後你去哪,我就去哪。」

……

今夜,天州的劉家鎮,星光瀲。

同樣是今夜,天海的海東花園別墅內,同樣月色皎潔。

此時,羅非站在了一個美女姐姐的身後,正在用結實的雙手緊緊摟著她。兩天沒刮的臉上,胡茬微微的刺激著美女姐姐的脖頸:「把明天的機票退了,過幾天再走。」

聽到羅非不置可否的話語,丁薇不由嘆道:「你這個暴君。」

「我來了,你就得陪我。」羅非的語氣裡帶著不容商量的元素。

「知道了,小壞蛋1丁薇微然一笑。她這一次是來天海給非凡集團南部大區的總經理們講課的。明天本來要離開。但是,羅非來了,她便走不了了。

聽到丁薇這句話,羅非一把將她抱起,眼神中泛起了讓丁薇熱切渴望的狂熱。

此時,丁薇感覺自己又要被羅非融化了。但……大腦中一息尚存的理智,卻讓丁薇忍不住問道:「小非,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

羅非不假思索道:「薇姐,你放心吧,她不會有問題。」

丁薇這才鬆了一口氣:「我知道了。其實我……唔,小非,你壞死了1

……

今夜,張曉青失眠了。她口口聲聲說自己會很冷靜的處理和張愷之的事情,但卻食言了。她偷偷摸摸的從台江逃離到了天海,只想把這件事處理的乾淨漂亮。

「非哥,我知道你應該是個好人,可是這種事,我不能讓你繼續插手了。這終究是我自己的事情……」張曉青不由嘆了口氣,「快天亮吧,我好累,真的好累1

夜更深了,張曉青在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上午,她被一個電話喚醒。

「喂,青青,我是爺爺。」聽筒里傳來了張愷之的聲音,「中午來別墅吃飯吧1

「嗯,我知道了。」張曉青迷迷糊糊的說道。

張愷之掛斷了電話的時候,臉上露出了一絲冰冷:「你的價值也就這麼大了……青青,別怪我心狠手辣1

,請訪問手機請訪問: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