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超凡兵王>第三百二十九章 但也絕非善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九章 但也絕非善類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歷史穿越

長山,東西省最大的天然寶庫,盛產豐富的藥材資源的同時,也是野菜和野味的寶庫。

這個清晨天氣格外不錯,楊小鵬心血來潮,帶著田馨和自己的保鏢趙漢偉一起來打獵。

趙漢偉二十七歲,是個皮膚黝黑的壯漢,早年曾經是幫派成員,因為特別能打,又有義氣,因此被楊小鵬看中。

今天,三人進山兩個小時,楊小鵬的收穫不錯,打到了一隻野兔和一隻子。

坐下來一起休息的時候,田馨不由捶了楊小鵬一拳,輕笑道:「小鵬你太壞了,怎麼可以這樣抓子啊,多傷它的自尊啊1

「沒有辦法的事情。子最大的硬傷就是好奇心太重。這就是為什麼我見到它第一眼的時候,先朝著天上放一槍的原因。因為我知道,它被嚇跑之後,肯定會忍不住跑回來看。」

田馨悠悠一笑道:「你是有所指啊1

楊小鵬解開了獵槍的一瞬間,趙漢偉便很有眼色的接了過來。

楊小鵬拍了拍趙漢偉的肩膀,笑道:「如果這個世界上的人都像漢偉這樣沉默寡言,那這個世界就太平多了。不過話說回來,羅非可不是傻子,直到現在為止,我都不清楚羅非為什麼不針對我,而是在千秋葯業這個小水塘里玩得那麼歡快。」

「小鵬,我最近要不要再跑一趟東西省?」田馨問道。

「暫時不要了。我要等他出了這個小水塘,進入大海中再做打算。」楊小鵬慵懶的伸了伸懶腰,道,「現在一切都為時過早啊1

此時,楊小鵬的身旁,趙漢偉一言不發,但是眼神中微微閃過了一絲極難被人察覺的光芒。

……

又是十天之後。

公私兩面的長時間接觸,讓羅非和柳玉已經非常熟了。

這個中午,柳玉陪著羅非去了一個客戶家談生意,中午順便留下來吃飯。

客戶姓陳,是柳玉的表哥,不過年紀並不是很大,只有三十多歲。

他們剛一進門、就看到陳老闆正光著膀子和一群糙老爺們在那烤串。

陳老闆看到羅非來了,他特別高興:「羅非,你怎麼來的,是開車來的嗎?」

羅非並不是第一次來陳老闆家了,陳老闆豪爽粗獷,很會做人的同時,生意也做得很大。

羅非點頭道:「嗯,車停外面的陰涼里了1

「那你回去的時候讓表妹開吧,過來陪我喝點1

別看一會兒還得回公司,可是羅非卻是天不怕地不怕,他脫了襯衣,只穿著背心,過去就和陳老闆喝了起來。

陳老闆一看羅非的兩條肩膀上都有傷疤,頓時狠狠拍了拍他的肩膀,也把自己左肩上的一道十幾厘米長的口子給他看了一眼:「當過兵吧?」

「嗯,當過。」羅非坦言道。

「就沖這個,咱們得吹一瓶!我也當過兵1

羅非和他一碰啤酒瓶,暢快的一飲而荊

一個留著大鬍子的大叔笑道:「這小子有點意思,來,兄弟,跟我喝一個1

羅非又拿起了一瓶,爽朗笑道:「我敬各位叔叔伯伯和兄弟一杯1

柳玉問道:「還有我呢1

柳玉只是半開玩笑的調侃,可沒想到,羅非真的遞給了她一瓶啤酒。

柳玉頓時吃驚的問道:「我也喝啊?我喝完誰開車呢?」

羅非道:「車停老陳院子里,我明天過來取來。」

「羅非是個痛快人!表妹,那你就別客氣了,喝吧1

……

這一喝不要緊,羅非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他的紅顏知己中,崔琳娜已經是很能吃很能喝了。但如果跟柳玉相比,居然只是戰五渣!

一條羔羊的羊腿並不大,可烤完之後,算上肉四五斤,可是也不小,一般的老爺們一頓都吃不下一條!可是柳玉,她輕輕鬆鬆吃了一條不說,還吃了一整根醬好的羊蠍子,這還不算,550毫升的一瓶涼啤酒,她自己喝了一打!

這種戰鬥力之兇殘,羅非都有點嘆為觀止了:好傢夥,趕上兩個崔琳娜了!不過也奇怪了,她怎麼就是吃不長肉?

不過,這樣正合羅非的心思,羅非本來就不喜歡做作的人,不論男女。

於是,羅非也敞開了肚皮,和她喝了起來,兩個人不碰杯則以,一碰杯,就是一飲而荊

其他人也都是豪爽之人,只不過,豪爽和實力之間……也沒有必然聯繫。酒足飯飽的時候,這幫人全都醉了。

羅非倒是一點事沒有,他把車子開到了老陳家裡,隨後攔了一輛計程車,和柳玉一起走了。

……

在車上,羅非不由問道:「他們今天怎麼喝得這麼瘋?」

「今天發工資。」柳玉說道,「每次發工資,老陳肯定得請員工們撮一頓,大魚大肉大碗酒吃個痛快,而且還要放假半天。這人挺會做老闆的。」

羅非笑道:「比我們李老闆強多了1

柳玉黛眉一挑,故意問道「那你覺得我怎麼樣?」

「你也是個好老闆1

「羅非,過來給我干吧,不是我喝多了說胡話,我是真的覺得你不錯。」

羅非卻搖了搖頭:「玉姐,這個真不行。我不會離開若心。」

「重情重義啊1柳玉輕嘆道,「這年頭,像你這樣的人太少了1

「其實,陳健人不錯……」

羅非說的是柳玉的經理陳劍陳健是柳玉的男朋友,兩個人認識的時間很長,但只是談了四個月的戀愛。

可是沒想到,這句話一出口,卻勾中了柳玉的淚點,她頓時捂著臉哭出了聲。

看著情況不太對勁,羅非讓司機師傅把這停在了河邊,交了錢讓師傅走了,自己則攙著她下了車。

……

「玉姐,是不是出了什麼事?」羅非問道。

柳玉不由嘆了口氣,很為難的說道:「羅非,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玉姐你說。」

「是不是談戀愛之後,必須很快把自己交給男生。要不然,男生的心裡就會起變化?」

「這個……」羅非被問得有些尷尬。他思考了片刻后,才給出了答案,「我覺得未必。男人和男人不同。有些男人,不會刻意索求。不過,既然玉姐你這麼說了,那說明陳健應該是索求過吧……」

「我沒給……」柳玉俏臉一紅,「可能我是個老古板吧,我想結婚那天再給他。可是看現在的樣子,他已經等不及了。」

羅非眉頭一皺:「他對你用強了?」

「沒有。」柳玉嘆道,「不知道是不是比這個更嚴重。他在外面有小三了。前幾天他手機落在我的辦公室里,手機上來了一條信息,我不經意看到的……」

說到這,柳玉淚流不止:「羅非,我和他認識了十多年了,他不成器,我忍了。他找不到工作,我讓他給我來幫忙。他向我表白,我也答應了。可是,我沒想到他居然這樣……」

羅非是個知冷知熱的男人,他知道這個時候的女人最脆弱,必須好好哄一哄。

羅非拿出了紙巾,滿滿的的替柳玉擦掉了眼淚。

柳玉帶著幾分歉意說道:「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

羅非沒有控制住自己的直脾氣:「這傢伙都該死,不值得柳姐為他掉眼淚1

「也許,是我錯了,從頭到尾,都是我錯了。」柳玉黯然道。

「這件事上,你沒有錯。」羅非不假思索道,「姐,有些男人不能太寵著。即便我是男人,我也不替他說話1

……

兩個人沿著河邊走了許久,柳玉的情緒才慢慢地穩定下來:「羅非,今天真不好意思,讓你看到我這麼難看的一面。」

「沒關係。」羅非擺手道,「難過的時候,如果身邊有個好朋友的話,痛苦是可以分擔一半的。」

柳玉露出了一絲欣然的笑容:「羅非,謝謝你,我今天特別開心。」

柳玉這個樣子是沒辦法自己回家的,羅非還是攔了一輛計程車,先把她送回家了。

柳玉的家距離羅非的工作單位很近,就在吉春的天湖別墅區。這裡是吉春最高檔的別墅區之一,柳玉住的是獨體別墅,規模非常大,且裡面種滿了各種盆栽、花朵、甚至還有一些水果,看上去就給人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

小心翼翼的把柳玉送到門口的時候,羅非說道:「玉姐,就把你送到這吧,我先告辭了1

柳玉卻悠悠一笑:「怎麼,是不是怕我家人誤會?」

羅非坦然道:「是有一點,畢竟咱們都喝了酒。」

柳玉嘆道:「我倒是希望家人能誤會,可惜沒機會了,我父母在我十七歲的時候出了車禍,都去世了。我和妹妹前幾年就因為陳健鬧翻了……已經不來往了。」

羅非心頭一震:「這個,對不起埃」

「沒關係,已經過去很久的事情了,來,進來,坐坐吧1一路上被風吹了吹,柳玉的酒勁上來了,顯然有些站不穩了。羅非趕緊走過去扶住了她,她一回頭,一時間四目相對,兩個人都是一陣臉紅。

羅非把柳玉送進她家寬大的別墅里,他才發現這偌大的別墅里其實很空曠,只有她一個人祝

柳玉不喜歡孤獨,喜歡熱鬧,但是她並不習慣保姆、傭人一堆的伺候著,所以只是有保潔阿姨定期上門做衛生。

把柳玉送到了樓上她的香閨里,還是沖著她微微點了點頭:「玉姐,今天我就不坐了,我先走了。」

柳玉望著羅非,不由苦笑道:「你不像小報上說的那樣。」

「但也絕非善類。我先走了,再見。」羅非說完,便轉身走遠。

……

羅非走了,但是對柳玉不算放心。

老實說,他並不擔心柳玉和柳蘭之間還有什麼牽連,或者柳玉會對他不利。羅非擔心的,是柳玉和陳健之間,到底會發生什麼。

相由心生,羅非第一次看到陳健的時候,總感覺這人也不是善類,貌似忠厚的一張面孔下,隱藏著一種非常陰暗的東西……

羅非走出了別墅小區,一個人坐在了附近的咖啡廳里,要了一杯紅茶,他慢慢喝了起來。

然而,還沒等這杯紅茶喝完,羅非的手機突然響了,屏幕上居然是柳玉的號碼!

,請訪問手機請訪問: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