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超凡兵王>第三百三十章 好女人是用來寵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章 好女人是用來寵的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

羅非頓時心頭一沉。

他接通了手機,「喂」了一聲,卻並沒有得到回應。

羅非他以為信號傳輸有故障,正要掛掉電話給柳玉打過去,卻聽到了不太正常的聲音,這聲音,是柳玉的尖叫聲:「你別這樣!不准你碰我!你幹嘛1

聽筒里,不但有柳玉的聲音,還有一個熟悉的男人的聲音:「小玉!咱們老夫老妻了,親熱一下還不行嗎?」

「你、你忘了咱們之間的約定了嗎?」

「你放心吧,我沒忘!我也想好了,從今往後,我會老老實實的跟你在一起,不會再讓你傷心了,咱們結婚吧1

「你怎麼能這樣做!不要,陳健!你別這樣1

聽筒里很快傳來了撕扯的聲音。

羅非臉色驟變:我料定她會出事,怎麼事出的這麼快?

不過,柳玉也真聰明,危機意識這麼強,不但提前給他打來電話,而且並不跟他說話。這樣一來,倒是可以大大拖延對方行兇的時間和節奏!

羅非直接將一張百元大鈔放在了桌上,都沒有找零,便飛快的跑出了咖啡廳。他很清楚,如果今天不能救下柳玉,柳玉可能會生命危險。

當今的世界雖然是物慾橫流,但還是有一部分人緊緊地把持著自己的操守。其中有一些女孩子,一直都希望能把最完美的自己在新婚夜交給自己心愛的丈夫。恐怕柳玉也是如此。

從柳玉如此掙扎,以至於給他打電話這件事上看,柳玉對陳健的感情,其實並不是很深厚,裡面,應該另有隱情!

……

羅非來到了柳玉小區的門口,卻並沒有從正門而入,他直接來到了側門。

望了一眼那六七米高的護牆,羅非後退兩步,深吸了一口氣,衝刺過去,三兩下就爬了上去!

微微鬱悶的是,他今天穿的是皮鞋,速度慢了點。要是穿著軍警靴的話,就這面牆,秒秒鐘的事!

翻過院牆,羅非飛也似的沖了出去,片刻之間便抵達了柳玉的別墅,!

正門鎖著,還有電子門,正常方式是進不去了。

羅非來到了後門。

院牆並不算高。羅非又後退了兩步,緊接著快速助跑,突然間發力,一躍而起,如同跳高運動員一般翻越了圍牆!

落地的時候,羅非幾乎沒有一點聲音。

大門關的嚴嚴實實,還是金屬加固門,縱然有金剛臂也進不去。於是,羅非從外側攀爬上了樓梯,這種技巧對他來說是家常便飯了,是獵殺者訓練營的日常訓練之一。

來到了樓頂,羅非掛斷了手機,憑藉敏銳的聽覺,朝著聲源處走去。最終,他來到了二樓的一個房間門口。

房間里傳來了極其微弱的喘息聲,柳玉必然在這個房間里!

羅非右腿猛然發力,一腳踢向了大門,那巨大的力量瞬間衝破了大門,只聽見「哎呦」一聲,大門居然砸到了一個身材同樣高大的男人,順便還帶倒了一台已經添加了支架的攝像機!

羅非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發現柳玉的衣服被陳健撕扯的一片凌亂,人幾乎不能動了,身上有好幾處淤青,甚至嘴角還有血跡。

又一個山本!

羅非似乎明白了,瞪著陳健罵道:「畜生1

陳健被大門砸了一下,倒是沒有大礙,畢竟他身板強壯。他看到了羅非,卻讓他非常不自在,頓時指著羅非罵道:「你他媽哪來的?誰讓你進來的?還有你個臭娘們,你說我在外面養女人,你這是幹嘛?這特么不是野漢子是什麼?」

陳健話音剛落,羅非就撲了上去,也不跟他理論,直接用拳頭跟他講話,一拳就打在了他的小腹上!

陳健雖然有防備,可是羅非的速度太快,力量太猛,他根本防不住!

羅非只是一拳,他的雙臂就被格開,腹部疼的快要炸開了,整個人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上!

老實說,即便是這樣,羅非也只是用了兩分力道,以他的力量,哪怕用出四分力道,陳健也已經死了!

可是羅非不會這麼做,他現在最關心的就是柳玉的安全!

羅非快步走到了柳玉的面前,一把扶起了柳玉,發現柳玉已經處於昏迷狀態了,他急忙掐住了柳玉的人中,這才讓她慢慢蘇醒過來。

羅非這才發現,柳玉的俏臉也有輕微的滑傷,嘴裡也在流血……

羅非都要看不下去了,剛要過去再賞陳健幾下,卻卻柳玉勸住了,她用微弱的聲音說道:「羅非,別、別打他,別、別髒了自己的手1

「姐,他為什麼打你啊1

柳玉神色黯然,聲音都哽咽了:「一會兒再跟你說吧,你讓他滾。」

「哦1因為心疼柳玉的原因,羅非一向冷靜的大腦第一次失去了理智,居然一手將他揪起,另一手打開了窗戶就要往下扔。

這裡雖然只是二樓,可是距離地面仍舊有5米多,要是這麼扔下去,這廝不死也是殘廢!

陳健被冷風一吹,嚇得全身哆嗦:「別、別……」

柳玉艱難的坐了起來,勸道:「別這樣!不要傷害他1

陳健以為柳玉對自己還存有感情,頓時心中掠過了一絲暖意,可是沒想到,柳玉接下來的話冰冷刺骨——

「把他打壞了,你會坐牢的!你放心,我自有辦法對付他1

柳玉的冰冷,刺傷了陳健的同時,也澆滅了羅非心頭的怒火,他揪著陳健走到了樓下,隨後來到了別墅門口,一把將他扔到了電子門外:「滾1

陳健如同一條癩皮狗一樣摔在了地上,半天才爬起來。剛回過頭瞪了羅非一樣,卻發現他的眼神閃爍出了攝人心魄的寒光,那是要奪人性命的目光!

陳健今天對柳玉的舉動,也是壯著膽子來的,被羅非打了一拳,又揪到了一樓之後,那點膽子早已經用光了,再加上這樣的目光對視,早已膽怯。他踉踉蹌蹌的跑遠了,中途還甩了兩個跟頭。

……

羅非來到了二樓那個房間的時候,他發現柳玉正在大衣櫃前,拿著一件上衣,要顫顫巍巍的穿上。可是,她的手腕顯然是受傷了,根本沒有力量。

羅非也不顧上男女之別了,走過去幫她穿好了上衣。

這時候,柳玉再也受不了了,扭過頭抱住了他,嗚嗚痛哭:「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他太過分了1

羅非望著地面上那台鏡頭已經崩碎的攝像機,心中也是一陣悲涼,這可是相戀多年的戀人啊,為什麼要鬧到這般田地?這台攝像機,絕對不是為了攝錄兩個人之間甜蜜的私生活而準備的,肯定是出於某種骯髒的目的!

羅非不善於用語言安慰女人,只是緊緊的抱著她,一句句的重複道:「姐,我在這呢,羅非在這呢!沒事了!沒事了1

……

等到柳玉的心情平靜下來的時候,羅非把她抱到了一樓客廳,隨後把她家的醫療箱也拿到了一樓,給她處理起了傷口。

畢竟是身經百戰的男人,羅非的水平不亞於外科醫生,能看得出柳玉身上都是皮外傷。這種傷看著嚴重,實際上並無大礙,只需要靜養幾天即可。

但是,身上的傷口易好,心裡的傷痕,恐怕不是三五天就能痊癒的。

把柳玉身上的最後一處傷口,手腕上纏上了繃帶之後,羅非的情緒並不太好:「這麼多年的戀人,怎麼下這麼狠的手。」

柳玉冷冷道:「打外面的野女人打習慣了。這不,今天自我催眠,把我當成外面的野女人打了。」

羅非知道柳玉說的不是笑話。他第一次看到陳健的時候,就知道他是一個色厲內荏的窩囊廢。這種人根本不敢和柳玉這位「正室」動手,也只能在窩火的時候拿小三出出氣。

柳玉看到羅非沒有說話,不由嘆了口氣:「小非,姐沒看錯你,姐就知道這個電話給你打過去,你肯定會來救我的。」

羅非小心翼翼道:「姐,方便告訴我到底出了什麼事嗎?」

柳玉點了點頭:「羅非,能把我的煙給我拿過來嗎?我想抽一根……」

羅非站起身問道:「煙放哪了?」

這一下也把柳玉問住了:「哎?對啊!放哪了?讓我想想……」

柳玉想了半天,終於說道:「不是放在廚房的調味料箱子里,就是放在床頭櫃的第一個抽屜里了。」

這並不是一個精確的答案,但是羅非很耐心的去廚房找了一遍,結果在放調味料的抽屜里找出了一盒女士香煙。

但是,沒有看到打火機。

羅非自己不抽煙,沒有那東西,於是拿著香煙去了一趟廚房,用灶台的火點燃了它。

只是煙抽到了一半,柳玉便嗆得直咳嗽,羅非地上了一杯溫開水,同時奪過了煙,直接掐滅了。

柳玉喝了一大口水后,不由望了羅非一眼,道:「小非,你對女孩子真好。」

羅非當然道「好女人是用來寵的,不是用來打的。」

「只可惜,那個畜生不懂這個道理。這也證明,我一直沒有把自己給他,是正確的。」

柳玉把水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光了,搖了搖頭道:「剛和他談戀愛那陣子,他背著我找過一個女人,後來被我發現了。老實說,如果不是那一次被我撞見,我也不會把自己保留的那麼徹底。

但是也從那一天之後,我們倆的感情埋下了禍根。他是個慾念很強烈的男人,而我什麼都不能給他,就是忌憚著他的那一次不忠會再次發生。久而久之,這也成了他的心病了。」

「我對這種人真的無語了。」

「是不是覺得姐眼光不好?」柳玉自嘲般的笑了,「小蘭也說我眼光很差。」

「不是,我只是覺得姐姐你和他在一起,應該有自己的苦衷吧?」

「算是父母之命。因為我爸媽活著的時候特別喜歡他,跟他家的關係也挺好……」

「孽緣礙…」羅非嘆了口氣。

此時,柳玉腮幫又是一陣痛楚,讓她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嘴,也疼的又一次流出了眼淚,「小非,我疼,我心裡疼……」

羅非慢慢的湊近了她,伸手撫摸著她那一頭烏黑的長發:「姐,忘記他吧,沒有他!咱比以前活得更好,更洒脫1

,請訪問手機請訪問: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