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超凡兵王>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和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和談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玄幻魔法

長歌當哭,英雄淚不止,將軍淚滿襟。

一世英雄的羅非,不,三世英雄的羅非此時一個人孤零零的坐在一座座墳冢前面,整個人精神是崩潰的。

就在昨天,他剛剛得到了消息,那就是林倩為他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女兒,把他高興地不行,但是今天,他感覺自己似乎失去了全世界。

實際上,羅非和阿德米亞並不熟,但是羅非卻完全承受不住失饒痛楚。

不是因為阿德米亞是他的女人,恰恰相反,阿德米亞並不是,甚至阿德米亞到了死的那一天,仍舊是完璧之身,羅非痛楚的,是阿德米亞的犧牲。

不知不覺之中,東部沙漠下起了一場雨,這場雨以傾盆之勢席捲了整個地區,可謂久旱逢甘霖。

吃飽喝足的黑色精靈再也不敢偷懶,一個個帶著虔誠之心在荒蕪的土地上播種,而這一天,後續趕來的數百萬幻界戰士們,同樣在瘋狂的忙碌著。

全民皆兵的年代,幻界之人,人人勇猛,她們爭先加入了民兵和正式軍隊,一時間,幻界的士兵數量無比巨大,哪怕是最近聽從了江凡的命令,潘多拉已經開始裁軍,但海量的人數還是讓黑色精靈們吃驚不已。

只不過,沒有人多想什麼了,此時此刻,他們能做的只是耕種,不停地耕種,去補償欠下了的債。

也是這一晚,羅非病倒了,發燒、說胡話,心心念著的只有阿德米亞和那一萬名勇士。

這,是一個兵者的慈悲心。

慈不掌兵,義不掌財,但身不由己。

羅非這一病,足足過了三天,龍清秋終於從百忙之中趕來了。

此時的龍清秋仍舊沒有回龍界主持大局,龍界仍舊交給了代理龍帝龍靈,她一直都在情況同樣艱難的幻界南部主持工作。

今天,她來了,風塵僕僕而來,來的時候甚至都來不及洗個澡。

當龍清秋走進了營帳的時候,看到的是一個憔悴不堪的羅非,此時,希露雅、卡米拉甚至是潘多拉都在一旁服侍。

一看到龍清秋,潘多拉連忙走過去,握緊了她的手,帶著滿滿的歉意說道:「對不起秋姐姐,我、我沒有照顧好哥哥……」

「我都知道了,非三天前就已經派出了不少人,把東部地區的情況散播出去了,現在南部的三個部族都已經歸順了,白晝部落的族長表示,非好了之後,他們願意邀請非來和談,和平解決。」

「這……」潘多拉聽到這,頓時聽到了自己的心被羅非的細心融化的聲音,她轉過頭,望著仍舊昏迷不醒的羅非,哽咽的說道,「秋姐姐,我能愛他嗎?我能給他生孩子嗎?他心心念著的都是我們幻界啊1

龍清秋的心也在融化,其實她很清楚,潘多拉不是沒有野心的女人。

其實早在幾千年神魔戰爭之前,幻龍的勢力有一段時間是被潘多拉的母親,老幻皇壓制的,那時候她的目

標就是統一九界,後來,潘多拉繼承了母親的皇位之後的同時,也繼承了母親的野心,只不過,當時幻龍的勢力變得很大,讓她不得不暫時放下了自己的野心。

後來,在幻龍被羅非和九界聯軍滅掉之後,潘多拉一度展露出了自己的野心,想要將整個位面再次獨立,而這時候,羅非一心一意的幫助她,輔佐她,讓她又慢慢的萌生了把羅非據為己有的野心,畢竟,羅非太優秀了,而且擁有巨大的潛力,如果能夠得到羅非,以後恐怕不只是能守住幻界,還有可能得到更多的地盤。

但是,阿德米亞事件徹底改變了潘多拉,她不但認識到自己不夠強大,還發現自己徹底看輕了羅非。

龍清秋看到潘多拉已經真正的投誠,不由嘆道:「等他醒了,讓他決定吧,潘多拉,一將功成萬骨枯,幻界打了幾千年的仗,國力虧空的太厲害,而且內部矛盾太多,才會發生阿德米亞的慘劇,你作為一代君王,以後不要再發起任何戰爭了,這不是非希望看到的。」

潘多拉深深點頭:「我知道了,我再也不會了,阿德米亞對我來說是最大的警鐘。」

……

龍清秋來了,羅非的病也好了起來,不到三天功夫,他就痊癒了。

這一天清晨,羅非不顧反對,只是一個人來到了南部地區,在一片白水河畔,進入了白晝族的領地。

白晝族是白精靈的一個分支,在幻界也屬於一個大種族,白晝族有男有女,奉行平等互利原則,一直都想和幻界人交好,甚至提出了要互相通婚的要求,但就在幾千年前,潘多拉的母親曾經很殘酷的拒絕了他們,還將白晝族派出去的使臣變成了太監送了回去。

這件事讓當時的白晝族族長大怒,當場宣布自立為皇,緊接著就發動了對幻界的戰爭,雖然當時被對方打得打敗,但是沒有挫傷太大的元氣,他們以白水河的險峻為依託,防守了上千年。

如今,因為阿德米亞事件,他們被感動,所以終於決定坐下來談判了。

不過,族長只認可兩個人,一人是龍清秋,另一個人是羅非。

今天,羅非一個人連武器都沒帶,只是自己孤身一人來到了白水河畔,隨後被一群白晝族的戰士們帶上了船。

前來迎接羅非的頭目是個身材高挑,皮膚白皙的妹子,她有一頭銀色的長發,這妹子一看到羅非,就忍不住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羅非也很客氣,主動行了一個很奇特的禮節,那就是雙手合十,隨後望著太陽,朝著對方行禮。

這一刻,女孩和周圍的幾個屬下都吃驚不已,連忙熱情的還禮。

許久之後,女孩才說道:「我叫愛莎,是族長大人的女兒,我,我……」

「叫我羅非哥哥吧。」羅非說道,「這個世界的女孩子都喜歡這麼稱呼我。」

「嗯嗯1愛莎微微一笑道,「哥哥,聽說你不讓黑色精靈信仰自己的宗教了,可是為什

么特別尊重我們的宗教,行我們的大禮呢?」

羅非淡定的說道:「因為你們信奉太陽尊神,你們的教義把耕種視為最大的美德,而這也符合我心中的想法,符合潘多拉女王的想法,現在幻龍才剛剛滅亡,一切百廢待舉,最難解決的,就是糧食問題。

我有一句話不該說,但不得不說,黑色精靈不喜歡種糧食,就是因為他們的舊日信仰不讓他們種糧食,所以,我要廢除他們的信仰,而你們的信仰卻鼓勵種糧食,這是我最高興的事情。」

愛莎一時間喜出望外:「這、這也是女皇大人說的嗎?」

羅非點了點頭,道:「沒錯,我可以代表女皇大人,女皇大人說了,不管咱們白晝族願意不願意和幻界人合作,她都會把白水河以北5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還給白晝族,而且,將以白晝山為界,昔日駐守在白晝山的守軍將全部撤離,一個不留,地圖我都已經帶來了,歡迎你們隨時去駐軍。」

「這、這是真的嗎?」愛莎又驚又喜,可又完全不敢相信羅非的話。

羅非卻深深點頭,道:「這就是真的,而且,我的地圖上有神帝大人、佛祖大人、冥王大人、龍帝大人等九位位面神的簽名,誰都不能反悔。」

聽到這,愛莎一時間激動不已:「羅非哥哥,這都是你促成的吧?」

「這也是女皇的意思。」羅非誠懇的說道,「妹子,女皇大人說了,幾千年欠,老幻皇對不起你們,現在,她願意好好的補償你們,另外,作為補償,她要把米倫納城送給你們。」

聽到這,愛莎激動地流下了眼淚。

米倫納城沃野千里,是一座被美酒和美食灌溉的城市,多少年以來,一直都是風水寶地,白晝族最想得到的,就是米倫納城,但是現在,潘多拉居然願意割愛!

不過,愛莎也不是傻子,她激動了許久之後,終於淡定了下來,認真的問道:「哥哥不會是騙我吧?」

羅非搖了搖頭,道:「妹子,阿德米亞犧牲的消息被我第一時間知道后,我病了一個禮拜,每每從病床上醒來,都痛哭不止,我痛恨戰爭,更憎恨一切發動戰爭的人!

的確,外人看來,我是潘多拉女王的部下,是並肩王,但是,我也是九界位面神的代言人,如果誰敢違反九界的和平宣言,我有資格隨時解除掉這個傢伙九界聯盟的資格,到時候,我們會一起推翻她。

如果潘多拉的話是假的,我會殺了她,取代她,我本人,更不會在這種原則的事情上,騙你!我的人格,應該是有保證的1

聽到這,眾人紛紛點頭,畢竟,天狼這個名字火了足足三個紀元,靠的就是誠信,天狼沒有負過任何人,這也是白晝族願意和羅非和談的理由。

……

就當羅非滿懷喜悅的和愛莎一起,來到了白水河對面的時候,白晝族的族長已經帶著各個部落的酋長們一起,來迎接羅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