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凡兵王>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我會讓你同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 我會讓你同意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都市言情

接近黃昏的時候,羅非已經睡暈在了劉心楠的床上。

劉心楠艱難的站起身,只感覺自己的燒已經退了,全身都在激動地顫抖,特別是雙腿,幾乎不聽使喚了。

她回過頭,聯想過去幾個小時發生的一切,只覺既浪漫,又荒唐。

羅非很完美,不管是性格上還是身體上,都很完美,是個她曾經可望不可及的男人,曾經在極樂學院視他為偶像和絕對死敵的她,一輩子都無法想象自己真的和他會在這方寸之地展開一場前所未有的戰鬥。

但是,戰鬥真實發生,又真實結束,不但滿足了她作為一個女人的全部幻想,更是滿足了她心中的一團熾烈猛火。

凝視著已經睡熟的羅非,劉心楠不由深深的閉上了眼睛,滿腦子裡都是之前的情形。

她有這個世界上的女人們都十分羨慕的火爆身材,有著完美的身高,有著漂亮的臉蛋,甚至她年輕,芳華絕代,更有甚者,她擁有啊妖族的血統,是妖族中最受男人青睞,同時還和魔天界擁有血緣關係的鳳凰一族,她,如果自己願意,可以說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但是,羅非獨寵她。

幾個小時,她從生澀清純的小女孩,變成了一個徹底的女人,一個應該走向成熟的女人。

她走進了衛生間,化好了妝,許久才走了出來。

而此時,羅非就慵懶的趴在了床上,正在舔著嘴唇,用熾熱的眼神凝視著他。

劉心楠剛走過去,就被羅非一把摟住了纖柔的柳腰:「我是不是挺壞的?」

「你是因為喜歡甘甜姐姐、南南姐和萱萱姐,才喜歡我的。」劉心楠撇撇嘴道。

「好吧,我不否認,我真的很喜歡有氣質的女孩子。」羅非坦言道,「你就是這種。」

劉心楠撅著小嘴,很不滿的說道:「恨你。」

羅非道:「沒有愛,哪有恨。不過,你現在肯定不恨我,你愛我都愛到骨子裡了,這也沒辦法,我本身就招人喜歡。」

「哼,大野狼1劉心楠緊握著羅非的手,卻許久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倒是羅非,第一個打破了平靜:「你給了他一大筆錢給自己贖身,對吧?」

「你……你怎麼知道?」

「你別忘了,子恩可是我的死黨了。」羅非道,「她什麼都說了,而且,她和子琳都已經贖身了,我啊,很討厭欠別人的,更不喜歡自己的女人欠別人的。」

「我的費用是200億米刀,我給了他400億,我的目的是……」

「不用說了,我也不會聽的。在這件事上,我不允許你背叛他。」羅非一字一頓道,「當然,我也給子恩和子琳還有其他十多個夥計們都下了同樣的命令,他們可以在其他任務上替我流血,甚至為我送命,但雷永生這件事,絕對不行,雷永生是我的敵人,不是你們的。」

「可是……」

「他對你再不好,他也是你們的創造者,沒有他,就沒有你們,所以,不應該由你們來出賣他。更何況……」

羅非說到這,頓時微微一笑道,「他的拖延計劃對我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他想做什麼,其實我很清楚,他無非就是想消滅我。可是,他做不到,他這段時間根本不夠把自己變得極強。」

「這……」劉心楠頓時愣住了,「不夠?」

「心楠,我想把他作為我的最終敵人,但他顯然不是。」羅非嘆道,「五年了,將近五年了,他遠遠沒有達到我所期待的水平,遠遠沒有,所以,就算你幫他,你也只會被他連累,一起赴死。」

劉心楠聽的心驚肉跳,不由壓低了聲音說道:「怎麼會這樣?那哥哥如果真的滅了雷永生,那後面……」

「還會有一個敵人的。」羅非說道,「這個人隱藏了太久太久,是我記憶深處的人,這個人早就存在,甚至不知道存在了多長時間,我都已經把這個人遺忘掉了。但我知道,他快來了,他,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後一個敵人,也是最強的一個敵人了。」

「這個人是誰呢?」劉心楠問道。

「我也不知道,甚至我都遺忘掉他的名字了,甚至我忘記了我和他在什麼地方見過面,甚至……總之,我知道他一直存在,他,快出現了。」

……

時間的概念對於某些人來說,等於度日如年,但某些人,很期待這種度日如年,因為這段日子,足夠此人不停地成長。

……

天州,紫雲杉社區,一個非常老的社區,就連這裡的居民樓都是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修建的,距今已經有四十多年的歷史了。

一個只有一米七左右,長相清秀,略瘦的男人走進了一家老味早點鋪中。

他要了一份天州特色的嘎巴菜,一塊大餅,兩根油條,吃得津津有味。

吃到一半的時候,不遠處走來了一個留著荷葉短髮的美女。

美女極為漂亮,甚至可以說是不輸給甘甜那個級別的美女,氣質很好,只是看上去有些冷。

美女坐在了他的對面,沖著他微微點頭,道:「雪哥,真的不需要我出面嗎?」

「不需要,這件事你幫不上忙,不,是所有人都幫不上忙。」男人微微一笑后,便喝掉了最後一口嘎巴菜,旋即起身道,「今天來晚了,沒有豆漿了,他家的豆漿很好喝的。」

美女剛要說話,他就站起身,不溫不火的拋出了一句話:「去車裡等我。」

「是……」雖然這句話在很多人耳中沒有分量,但對於美女來說,這句話力拔千鈞,她無法違抗。

很快,男人走進了社區,在一個非常普通的二樓獨單的門口,他停了下來,深吸了一口氣后,他才按動了門鈴。

片刻之後,門開了,一個比他看上去更高挑的女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此時,她驚呆了。

他,倒是很平靜。

女人和他是同班同學,認識了十多年,現在兩個人都是二十九歲,接近而立,女人看上去蒼老了很多,而他看上去仍舊年輕,甚至恰如同學少年。

「你……」女人激動地想要衝過去抱住他,卻被他的眼神制止了。

「我來是跟你離婚的。」男人很平靜的說道。

女人一時間惱怒的伸出手,一巴掌排在了他的臉上。

男人並沒有生氣,甚至沒有閃躲的意思,只是任憑她一巴掌拍下來。

之前的荷葉發美女並非沒有看到這一幕,她早就看到了,隔著二樓的走廊玻璃,在樓下看到的,她氣得咬牙切齒,甚至想衝上去教訓這個女人。

確切的說,只要男人略微有一個舉動,她就能衝上去,只需要一根手指頭,就能送這個女人上西天。

更確切的說,都不需要她出手,男人哪怕一個意念,都能讓女人自行了斷,因為他的功力已經達到了神的級別。

但是,神沒有這麼做。

他的平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

最終,女人讓他走了進來。

房間里非常乾淨,甚至找不到一點塵土。

男人不由淡淡一笑:「你的習慣一點都沒變。」

女人苦笑了一聲,道:「這五年,你去哪了?」

「別問了。」男人道,「我和你不是一路人了,我今天來,也不是為了說什麼道歉之類的話,因為我們……不同路。」

「那你還回來幹什麼?」女人的嘴角都抽搐了,但是,她下不了手了,冥冥之中,有一種特殊的不可抗力,正在牽制她,讓她無法動手。

「是啊,這麼多年了,第一次看到你這麼硬氣。」許久之後,女人嘆了口氣,「可是雪江,我等了你五年,你都知道嗎?我知道我過去脾氣不好,可我願意改,真的。」

男人望著她,不由搖了搖頭:「始於信任,終於殘暴,那幾年的事情,我不想多說了,我知道,這五年,你一直在等我,可是,這五年你應該沒閑著,我的話是什麼意思,你應該知道。」

都是成年人,不猜啞謎,五年不見,男人經歷了什麼他自己很清楚,女人經歷了什麼,他照樣清楚。

這是再正常不過的生理需求。

「你就敢說,你這五年沒有背著我睡過別的女人嗎?」女人頓時狠狠的拍了拍桌子。

男人也不說話,只是轉過身,打開來門。

門口沒有人,只放著一隻巨大的箱子。

男人走過去,一把將箱子拎了進來,繼而放在了桌子上。

箱子很重,以至於放在桌子上的時候,平穩的桌子都在微微顫抖。

男人不動聲色的打開了箱子。

一時間,女人驚呆了。

兩層的箱子,第一層是錢,第二層是金條。

一摞摞的百元大鈔,一根根的真金白銀。

「娶你的時候,我家裡很窮,給你的嫁妝只有2萬塊,但你也嫁了,我很感激你。

我當年就發過毒誓,如果將來離開你,我十倍還你。不過現在,我改主意了,給你1萬倍。」

這裡滿是2000萬,另外金條的價值大約是2億左右,都歸你了。」

男人說完,就轉過身道,「收拾一下行李吧,搬出去吧,想去哪都行,我可以為你安排,我只求咱們離婚。你如果同意,怎麼都好辦,你如果不同意,我會讓你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