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凡兵王>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我再加倆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我再加倆菜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都市言情

劉斐的心中頓時激起了一層漣漪,她揉了揉雙眼,卻發現這則彈窗仍舊存在。

劉斐下意識的拿起了滑鼠……只是,本想去點叉,但她還是條件反射一般的,點了圖中的確認。

呵,看來該格式化一下電腦了。劉斐心中很無所謂的想到。

至少在一年前,她並不是這麼想的,但就在她發現是盧望天在左右自己公司命運的時候,她整個人都憔悴了。

她知道,盧望天有為她著想的一面,他希望她放棄自己的小產業,回歸盧家,成為盧家真正意義上的少奶奶,執掌盧家的財政大權和經濟命脈,好好幫扶自己不成器的兒子。

她更知道,盧望天這樣做,也是為了讓她的心不是那麼野,永遠也不要離開的兒子。

不得不說,盧望天已經做到了。

現在,劉斐的父母都在加國,劉斐公司的命運,也把握在盧望天的手裡,劉斐就是盧家的籠中鳥,雖然自己可以隨意外出,但她的一切種種,都在盧望天的控制範圍之內,永遠,永遠無法逃脫。

……

就在劉斐點了確認之後,卻驚人的發現,電腦一點事都沒有。

劉斐無奈一下,繼而關上了小程序,進行了自動殺毒,隨後自己寫好了演講稿。

……

此後的幾天,風平浪靜,劉斐的電腦沒有再彈出什麼奇怪的程序。

不知不覺,時間來到了周五。

已經到了深夜,劉斐還沒有回家,她餓了,一邊修改一份重要的合同,一邊點了一份外賣,那家店鋪,味道一般,但是她習慣了。

只是,不到15分鐘,門鈴就響了。

劉斐微微一愣,連忙走過去打開了門,只見帶著黃色頭盔的外賣小哥就站在了門口,手中拎著熱乎乎的外賣。

劉斐看到這人的時候,頓時驚呆了,而這人看到了劉斐的時候,也驚呆了,甚至,他有些慌不擇路,把外賣放在了地上,轉身就跑。

「你等等,等等1劉斐連忙跑了過去。

小哥跑得非常快,一下子就來到了電梯里,正在拚命地按著按鈕。

然而,早年做過運動員的劉斐動作也不慢,她一邊跑一邊拿住了電梯卡,在門即將關閉的一瞬間生生按在了電梯的按鍵上,愣是沒讓門關上。

緊接著,劉斐走了進去,不由分說的摘掉了小哥的帽子。

小哥如同泥塑一般站在了原地,整個人都驚呆了,他半天沒有說話,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許久之後,劉斐終於開口說道:「江,你怎麼來溫哥華了?」

林雪江苦澀一笑,道:「明知道得不到,卻偏偏要來碰壁。」

「那,你老婆呢?」劉斐問道。

「離了。」林雪江轉過了頭,不再說話了,「我以為不會看到你,我還特別想看到你,可是看到你之後,我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劉斐的心中一陣疼痛。

劉斐很出色,別說上大學,就算是剛進入初中的時候,就已經非常出色了,她長相出眾,氣質不凡,很多男生都喜歡她,而她也十分享受這種被人追,卻被她婉拒的感覺。

後來上了大學,她遇到了一道單選題。

當時,有三個優秀的男人追求她。

一個是她的學長,當時的學生會主席,一個是富二代盧利,另一個則是才子林雪江。

她的選擇,十分務實。

她認了學長做哥哥,並和林雪江做了單純的好朋友,並在畢業後去了加國,兩年後才接受了盧利的表白,並閃電結婚。

再次見到林雪江,劉斐只想哭。

理由很簡單,因為她對不起林雪江。

林雪江為她付出了太多太多,最後換來的只是她的冷漠,而在她結婚之前的時候,她還殘忍的給林雪江發了請帖。

林雪江沒有去,林雪江表示,我會追你一輩子。

隨後,林雪江家裡出了事,被未來的老婆設計,被迫結了婚。

劉斐知道林雪江過得不好,甚至在林雪江婚後主動聯繫他,表示要幫他,但被林雪江拉黑了。

之後,林雪江失蹤了,那幾年,劉斐並不知道,只知道林雪江似乎還生活在天州。

但她並不知道,林雪江去了一個隨時可能犧牲在自己的地方,並在那個地方生存了近萬年,成為了修行極高的男人,同時坐擁數不清的財富。

……

和林雪江四目相對,看到了林雪江眼中的淡然,反而讓劉斐更是傷心,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電腦上的那行小字——

「你是否想改變現在的生活?」

想起那個拈花惹草的丈夫,又想到自己已經有一年多因為心濫作用,根本沒法和丈夫同房,更想到了自己現在的窘迫,劉斐的眼圈紅了。

此時,電梯停了,林雪江一言不發的走了出去。

但就在此時,劉斐一把拉著他的手,低聲說道:「別走。」

林雪江卻搖了搖頭,道:「出門再說吧,你這裡有監控。」

「……」劉斐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幾年不見,林雪江仍舊了解她的一切,甚至她的處境。

幾乎要哭出來的劉斐,艱難的走出了別墅,在一個漆黑的角落裡,和林雪江加了微信。

這部手機是加密的,一般人無法打開,盧利也不會看。

此時,林雪江望著劉斐,沉默了許久之後,才說道:「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拯救你,當然,我什麼都沒有,但我會努力。」

「江,我……對不起……」劉斐轉過了頭,但眼淚已經不爭氣的溢出了眼眶。

林雪江搖了搖頭,道:「我住在喬治亞大街19號,我每天早晨5點到晚上8點都在家,如果你有時間,可以來找我。」

劉斐聽到這,不解的問道:「怎麼是這個時間?」

「嘿嘿,你還不知道不,凌晨這段時間外賣最好賣了,而且工資也高,另外,我還在寫書,白天寫兩章,一個月也有幾千塊的收入呢1

劉斐的心已經碎的一塌糊塗了,她哽咽的說道:「你何苦要這樣,你本來可以過得很好的,還有,我現在,配不上你了。」

劉斐說完,就哭著跑回了別墅。

而此時,林雪江只是別有深意的笑了笑,繼而消失在了一片冷風之中。

……

與此同時,天州……

喝過了一杯清茶,羅非望著對面的幾個女孩,不由陷入了沉思。

林若心問道:「非哥,你想什麼呢?」

「我在想那股力量到底來自何方?」羅非說道,「冥冥之中有一種感覺,就是那股力量目前沒有對付我的意思。」

雷子恩眉頭一皺,道:「哥哥,不能這麼想,我覺得,當務之急還是要趕緊滅掉雷永生……」

羅非搖了搖頭:「雷不主動出手,我不會滅他。他只要主動出搜,就是他自取滅亡的時候。」

幾個美女聽到這,便不知道該怎麼勸羅非了,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她們知道,羅非已經在磨刀了。

……

三天之後的一個下午,劉斐的心情格外不好。

就在前一天,盧利整晚沒回家,而且,被盧望天捉在了他情人的床上。

盧望天對這件事毫不隱瞞,直接告訴了劉斐,併當著劉斐的面狠狠地給了兒子幾個耳光,打的兒子嘴都流血了,而盧利也哭著求她不要離婚。

劉斐當時氣得暈倒了,今天才醒過來。

此時,她正漫步在街上,不知不覺的走到了喬治亞大街。

喬治亞大街,又被稱之為苦工大街,幾乎所有做苦力的人,都在這個大街里生活,而且是生活在暗無天日的地下室里。

當她不知不覺的走到了19號附近的時候,卻意外的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這是天州菜的味道,久違的味道。

林雪江曾經被她和朋友們稱之為居家好男人,他的家常菜做得很好吃,劉斐也嘗試過很多次。

而最讓劉斐印象深刻的,是自己被林雪江吃掉的那一次。

那年,她剛剛畢業,正要離開天州去加國發展,那一天,她很主動的去了林雪江的家,和林雪江一起吃了飯。

林雪江沒在飯菜里下藥,更沒有讓她喝酒,但臨走之前,林雪江緊緊地抱住了她,送上了一個熱吻。

那一次,劉斐奮力掙扎,但卻無法抗拒。

最終,她含著淚接受了林雪江,兩個人那一夜,纏綿的讓人心碎。

這件事,成為了劉斐最難忘的事,終生難忘。

後來的事情很簡單,林雪江和她相忘於江湖。

……

現在,這股味道深深的吸引著她,卻也讓她感覺到了害怕,她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就走進了他的家,繼而發生第二次的情感糾葛。

但她,真的好餓。餓得幾乎走不動路了。

劉斐艱難的站在門口,許久才邁開了腿,走出了最為艱難的一步。

門鈴響了。

林雪江哼著歌,很開心的打開了門。

但就在此時,他的表情凝固了:「你、你怎麼來了?」

劉斐的聲音不由自主的哽咽了:「我,我餓了,江。」

林雪江知道自己很壞,壞到了骨子裡,是他在一步步的引誘劉斐,但是此時,他還是被自己,被劉斐感動了。

許久之後,他終於說道:「進來吃飯吧,我再加倆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