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超凡兵王>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盧望天的讓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盧望天的讓步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都市言情

想要征服一個女人,首先要征服她的食道。

林雪江深諳這個原理,但是現在的他怎麼都想不明白,過去的他怎會不懂。

雖然沒有身高,但是擁有不錯的顏值,很好的性情,出色的廚藝,甚至還是個才子,但這些個人資源他通通沒有用上,以至於後來步步皆輸。

但是現在,他似乎也不想用了,但是某種特殊的魅力,卻緩緩地展露出來。

一邊吃著飯的時候,林雪江不知不覺的和劉斐四目相對,此時,林雪江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倒是給她夾了菜,這些菜,都是劉斐最喜歡吃的。

不過,林雪江做的並不刻意,因為這些菜同樣也是他喜歡吃的,是兩個人的共同愛好。

吃著吃著,劉斐的眼眶便慢慢的潮濕了,許久之後,她才哽咽的說道:「對不起,終究是我負了你。」

林雪江微微一笑道:「其實還好,來之前和剛來的時候,我挺衝動的,不過看你現在過得還挺好,我就沒那麼衝動了。

你也不用說對不起了,其實我在這裡過的還不錯,住的地方是簡陋了一點,但挺舒坦的,還有,這裡的物價很低……我這,也算是視察民情了吧?」

聽到林雪江的自我調侃,劉斐慢慢的露出了笑容:「你比以前樂觀多了,我記得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特別內向,也不喜歡說話,更不知道該怎麼跟女孩子聊天。」

「是啊,我記得那時候我一直都是把你當做男孩子那麼聊的。」林雪江微微一笑道。

劉斐望著林雪江,突然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林雪江也沒有再說話,他是故意的,劉斐,不是。

突然間,林雪江覺得自己很卑鄙,或者說,自己的成熟已經遠遠超過了劉斐不知多少倍。

劉斐的欲言而止,持續了許久。

終於,林雪江開口說道:「我送你回去吧,這裡比較亂。」

……

林雪江的確很負責,帶著劉斐一路穿行小路,離開了這個繁華大都市中的死角,隨後叫了一輛很穩妥的計程車,目送著劉斐離開了。

劉斐走了將近10分鐘,林雪江才轉過身,從自己的口袋中摸出了一盒煙,緩緩的拿出了一根,點燃后抽了起來。

這盒煙里還有最後三根,但是這盒煙在他的口袋中放了幾千年,每次林雪江遇到重大事件,才會抽一根。

現在,林雪江慶幸的並不是這盒煙還剩下幾根,而是這盒煙抽到現在,他居然還活著,而且是好好的活著。

此時,理查突然間走到了林雪江的身旁,低聲問道:「雪哥,事情已經開始推動了,如果不出意外,盧家將在兩個月之內倒塌。」

林雪江道:「一個月能做到嗎?」

理查頓時一笑:「哥,我還以為你嫌早呢,一個月沒問題,就算你明天讓他倒塌,我也有辦法。」

「那就一個月吧,嗯……儘快,另外盡量做得自然。」林雪江說道。

「你放心。」理查說完,轉身就要走。

「理查,你不會覺得哥哥太無聊了吧?」林雪江笑問道。

「不會,哥,女人也是一種事業。」理查道,「這個女人,和一般的女人不一樣,她身上有一種獨特的魅力,我感覺如果她能接受你,將來一定對你的事業有所幫助。」

林雪江微微一笑:「理查,你考慮問題永遠都是那麼成熟。」

……

劉斐回到了公司,如同往常一樣,和員工們聊起了工作。

只是還沒聊幾分鐘,就看到盧利怒氣沖沖的走向了她,一邊走,一邊罵道:「你個婊子1

此時,員工們都聽傻了。

劉斐是個極為聰明的女人,瞬間就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所在了,自己今天是無意識的去了林雪江的居所的,但是,盧利卻非常有意識的跟蹤了她!

此時,劉斐幾乎是百口莫辯了,畢竟她在林雪江的家裡逗留了一頓飯的時間,可是一頓飯的時間,卻能做很多事了。

沒等劉斐解釋什麼,盧利就衝過來,朝著她的臉上史無前例的打出了一巴掌。

這一巴掌力量不大,甚至沒有讓劉斐感覺到多少疼痛感,但是,疼在心中,周圍一群員工眾目睽睽,劉斐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此時,劉斐再也忍受不住了,她突然間瞪大了眼睛,反手又給了盧利一巴掌。

一時間,盧利也傻了眼。

劉斐沉默了許久之後,終於低聲說道:「離婚吧,我受夠了。」

盧利冷冷的注視著劉斐,不由冷笑道:「想離婚,沒那麼容易,你得把我家給你家的一切都吐出來1

「好啊,我會給你的,都給你!我什麼都不要了1劉斐說完,便轉身走出了公司。

……

別墅外,一片冰冷,甚至天空中下起了小雨。

冷雨打在劉斐的身上,讓她感覺自己一點力氣都沒有。

她突然間想回家了,可是,她不敢回,現在她只要回到家中,就會出問題,自己的父母,會饒了自己嗎?要知道,他們可是對她充滿了期待,她是他們的所有指望!

如果真的離了婚,盧家別說會撤資,就算不撤資,也會想辦法搞臭她!

一想到這,她的心都快碎了。

一時間,她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林雪江。

但是,她又停住了腳步,一時間陷入了沉思……

別再禍害他了,他已經到了今天這步田地了……

可是,就在此時,她突然間瞪大了眼睛……

這個世界上最愛我的,也只有他了,他已經為我來到加國了,我、我為他又做了什麼?我什麼都給不了他……

好啊,既然什麼都給不了你,那我,就把什麼都給你。

一想到這,她釋然了。

盧利,既然你覺得我和他做了什麼,那我們就真的做了好了,我們……

就在此時,她突然間下了一個決定,她立刻拿出了手機,準備叫一輛車。

去找林雪江,和林雪江在一起,回國!回天州,帶著父母一起,不管他們是否同意,已經走到這一步了,那就繼續走吧!

此時,細心的劉斐算了一筆賬,算好了之後才發現,如果自己這時候全身而退,真的剩不了什麼了……

但就在此時,一個熟悉的號碼出現在了她的手機上。

是父親……

劉斐拿起了手機,緩緩地按動了接聽鍵,她,有點害怕,因為父母從來都不喜歡麻煩她,很少打電話給她,還有就是,她也經常回家。

此時,她拿起了電話后,顫聲問道:「爸,家裡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斐斐,你和林雪江怎麼回事?怎麼他還糾纏你啊!」聽筒里傳來了父親憤怒的聲音,「你知不知道這樣做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剛才盧望天都來家裡了,問這件事1

劉斐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不假思索的說道:「我和林雪江睡覺了,睡得很舒服,對了,我忘了告訴你們,我以後的決定,你們都要遵從,如果你們不聽我的,那就等著給我收屍吧1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

「閉嘴!如果不是因為你們,我怎麼會嫁給盧利,怎麼會受這麼多窩囊氣?你們如果還有一點良心,就應該問問我這幾年過得好不好?就應該問問為什麼我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如果你們還是我的父母,你們就老老實實的從那間破房子里出來1

劉斐幾乎在吼。

聽筒里半天沒有聲音……許久之後,父親才開口說道:「知道了,閨女,咱們回天州。」

「等我回家。」

……

劉斐打了一輛車,很快就朝著自己的家的方向開去,就在車子來到了家門口的時候,劉斐突然發現這裡停了好幾輛車,而且有幾個黑衣保鏢正在把劉斐的父母往別墅外推。

看到這情形,劉斐頓時忍不住了,她衝過去就把自己的父母都抓住了。

雖然下著雨,雖然陰著天,但是劉斐明顯的看出父母臉上的滄桑。

母親柔和,一切都聽父親和她的,父親有主見,有想法,但是……沒能耐,所以,劉斐過得很辛苦。

但是,再怎麼辛苦,再怎麼委屈,一看到父母現在落魄的樣子,劉斐也什麼都明白了。

她思忖了許久之後,終於開口說道:「我們走。」

此時,盧望天也走了過來,臉色有些陰沉:「你太讓失望了,劉斐。」

此時,劉斐笑著靠近了盧望天,卻冷聲道:「如果我說我和林雪江什麼都沒做過,你信嗎?」

盧望天頓時愣住了:「你……」

「你當然不信,你兒子也不信。碰到你這樣的老爸,是你兒子的福氣。」劉斐冷冷道,「不要用任何話語和任何手段威脅我了,我什麼都不怕,大不了魚死網破。」

盧望天自己並不幹凈,而且這麼多年以來,他也做了很多不幹凈的事,劉斐不是不知道,只是不願意介入,所以如今仍舊是出淤泥而不染。

但是,盧望天了解劉斐……這隻老狐狸思忖了許久之後,終於說道:「斐斐,我相信你,如果你願意回頭,願意給我們盧家生孩子,我可以退一步,甚至,我可以給你一大筆錢,讓你想辦法把家族產業洗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