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超凡兵王>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不要離開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不要離開我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

林雪江毫無防備,頓時愣在了原地。

但林雪江很清楚,以前和鍾靈兒是沒有過這樣的接觸的。

而且,從鍾靈兒的眼神和態度上看,這應該都是小美女第一次這樣做,真的是又大膽又兇猛!

林雪江頓時臉紅了,他本能的想要抗拒,可是一想到要在這個世界里待上幾十年,他頓時嘆了口氣。

幾十年,然後自然老去,這對於林雪江來說,的確是一件非常傷感的事情。

一想到自己再也無法觸碰到劉斐,他難受的不知道該怎麼辦,而且最諷刺的是,劉斐也在這個世界里,但現在是作為林雪江的女人,而他,只是林凡。

這種特殊的情緒,讓林雪江微微有些崩潰,不知不覺中,他的眼眶已經微微潮濕了。

「雪哥哥,你怎麼了?」鍾靈兒看到了這一幕,一時間心跳加速了。

這的確是鍾靈兒的初吻,但是她感覺林雪江的反應有些奇特,似乎,他觸景生情。

鍾靈兒喃喃道:「雪哥哥以前是不是有過什麼戀情?有過刻骨銘心的人?我是不是做錯了,讓哥哥想到了什麼?」

林雪江望著今天逗著玩的時候買來的牛欄山,突然間一把抓起來打開,仰起脖子,一飲而荊

「雪哥哥,你別嚇我……」鍾靈兒因為緊張而開始顫抖。

但此時,林雪江卻用那雙溫柔的眼睛凝視著鍾靈兒,露出了一絲柔和:「我沒事。」

鍾靈兒了解林雪江其實是從今天開始的,當林雪江釋放出結界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和林雪江壓根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林雪江至少應該有千歲左右了,否則是不會有這種驚人的修為的,或者說,林雪江像羅非一樣,是天狼的轉世,也只有這兩種可能。

但不論是哪一種可能,他都有故事,而且,今天還有酒。

鍾靈兒拿出了手機,撥通了自己母親的電話號碼。

片刻后,鍾曉旗接通了電話,問道:「靈兒,怎麼你還不回來?」

鍾靈兒柔聲道:「媽媽,雪哥哥情緒不好,我要陪他,我今晚,能不回去嗎?」

電話那邊半天沒有聲音,許久之後,鍾曉旗才說道:「好吧,小心一點,找個好一點的酒店,另外,保護好自己。」

掛斷了電話,又平添了一個傷心人。

鍾靈兒望著林雪江,不由嘆道:「不該給媽媽打,但我終究是她的女兒,我愛她,可是我……」

此時,林雪江已經湊近了鍾靈兒。

鍾靈兒忍不住湊過去,和林雪江唇齒相依。

這一刻,林雪江忍不住伸出了手,開始輕輕地撩撥起鍾靈兒的衣裝。

不諳世事的女孩,此時有些忍不住了,她羞澀卻大膽的褪去了衣裝,柔聲說道:「雪哥哥,別想了,我會替那個姐姐好好照顧你的。」

這一刻,林雪江的心徹底融化了,甚至,他的淚灼傷了對方的臉。

……

深沉的夜,夜鶯在唱歌,那歌聲柔和而美麗,不染一絲傷悲。

……

與此同時,同樣的夜。

「我該走了,你放心,你會很安全。」在劉亦萱家的門口,羅非沖著她揮手告別。

羅非很清楚,他的結界力量之大,在當今的世界里,幾乎無人能破,更何況,王中偉根本就請不到這樣的狠角色,他的牆角已經被林羅二人挖空了。

但此時,劉亦萱卻幽幽的望著羅非,許久沒有說話。

羅非剛要轉身走掉,卻被她緊緊地撲在了懷裡,一時間,他無法動彈。

劉亦萱也是精靈族,而且是白精靈,這也是為什麼她私下裡和鍾曉旗關係特別好的原因,這也是為什麼羅非會偷偷摸摸的拯救她的原因。

就在這一次違約金事件之前,她家出了一些狀況,根本就沒有足夠的資金幫自己解套,而這一次,羅非仗義出手,不但幫了她,還幫了她的家人。

因此,劉亦萱對羅非充滿了好感,再加上平日里的交流……劉亦萱幾發覺自己已經對羅非完全放不下了。

白精靈絕大多數都很高傲,因為他們有著驚為天人的外表和身材,在當今社會,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名模出自白精靈,還有極少部分進入了演藝圈。

劉亦萱之前也很高傲,她所扮演的角色也很高冷,而她背後的家族,是支撐她不被別人規則的重要原因,更何況,劉亦萱視清白如生命。

但是此時此刻,劉亦萱沉迷了,她想和面前這隻大野狼深入交流,成為最真摯的朋友。

但是羅非,卻比林雪江更冷情,縱然心中對劉亦萱有些心動,但他還是沒有表現出來,而是伸出手,慢慢地想要掰開她的手。

「別走,辰,我不想你走1劉亦萱帶著哭腔說道。

羅非裝出了一臉痞子的模樣:「傻丫頭,今天不走會出事的,我會像大灰狼吃小白兔一樣吃掉你的。」

「我不管,我就是不讓你,你願意吃,就……」劉亦萱沒有說話。

羅非很清楚,劉亦萱沒有任何修為,因為她的年齡就是實際年齡,她的思想並不沉澱,心中還是一個苛求愛情的小女孩,只不過,之前沒有人能夠給她。

想了許久之後,羅非終於轉過身,和劉亦萱一起走進了房間里。

……

劉亦萱家的別墅,只是她一個人住,這是寵溺劉亦萱的父親在她十八歲生日的時候給她買的。

但是非常不幸,就在半年前,父親車禍意外身亡,這讓劉亦萱整個人都承受不住了。

這半年來,劉亦萱都不知道自己居然還能這麼堅強,能一邊忍著痛一邊拍戲,居然還給自己拍出了一個華夏最佳女主角。

領獎的時候,她泣不成聲,說要把這個獎送給自己的父親。

而現在,劉亦萱看到羅非的時候,所想到的,就是自己的父親。

誠然,羅非非常年輕,根本不夠年齡做她的父親,可是年輕的羅非,卻骨子裡透著一股成熟,一股體貼的成熟。

劉亦萱,有些戒不掉。

……

走進了劉亦萱的小別墅,沒多久,劉亦萱就開口道:「辰,你今天不準走,你在一樓洗澡吧,一會兒你要哄我睡覺。」

羅非伸出手捏住了劉亦萱的鼻尖,沒好氣道:「撒嬌1

「對,就是撒嬌!我才不管,反正你答應我跟我在一起了,你就得寵著我1此時此刻的劉亦萱像極了一個渴求愛情的小女孩。

羅非無奈一笑后,便微微點頭。

……

於是,別墅里很快就傳來了兩股水流動的聲音。

劉亦萱很體貼的幫羅非放好了洗澡水,讓他舒舒服服的沐浴了一番,而她自己也在自己的衛生間里泡了個澡。

此時此刻,她滿腦子都是羅非,一想到羅非那結實的身板的時候,她的臉頓時紅透了。

劉亦萱出道非常早,從小就因為家庭的原因成為了童星,後來更是在15歲的時候接拍了人生的第一部正式的電影,擔任女二號,再後來,她星途璀璨,戲路寬闊,一點點的成為了國內最好的女演員,幾乎沒有之一,當時她甚至比黃予更加耀眼。

而今年,劉亦萱達到了演藝事業的一個小小的頂峰。

但是,這些榮耀和今天和羅非在一起相比,卻真的都不算什麼了。

她能直接的感覺到羅非是一個非常有故事的男人,而且故事非常的曲折坎坷,只不過,她也感覺自己完全無法了解羅非。

而這,也是羅非的苦衷,羅非沒有辦法用天狼之血來提升她,因為那樣的話,就會讓她知道一切,這絕對不是羅非希望的結果,而同樣,這也是林雪江的苦衷。

……

夜深沉,羅非終於洗好了澡,換上了一身乾淨衣服。

走進了室,羅非看到一個小腦瓜就暴露在被子外,還有一雙俏皮的小腳丫,暴露在了另一邊。

羅非走過去,伸出手,直奔著對方的腳心而去,換來的,是對方嬌羞的叫聲:「討厭,壞蛋1

之前略微有點尷尬的氣氛,一下子就被調節了起來。

羅非笑著鑽入了被子。

而此時,一條頑皮的小魚在被子之間遊走,最終伏在了羅非的懷裡,滿面嬌羞。

羅非輕輕地抱著她的小腦瓜,柔和的說道:「別逃避什麼了,都已經在我懷裡了,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不需要拘束。」

對方半天沒有動作……

但許久之後,羅非感覺自己的胸前濕透了。

劉亦萱哭了,哭的梨花帶雨。

羅非知道,她在想念誰。

羅非的心裡有些難受,甚至百感交集,他也只能側過身,把劉亦萱緊緊地摟在了懷裡,感受著她的柔弱無骨,亦感受著她積澱在心中許久的傷悲。

父愛如山,但如今,山塌了,羅非,想做她的山。

「辰,抱著我,你抱著我,我會好一點,辰,我……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你知道嗎?我憋了半年了。」

「我都知道,我知道我永遠也替代不了他,但是我,會努力做好我自己,做好我的你。」羅非說道。

而此時,劉亦萱捧著羅非的臉,柔聲道:「辰,我什麼都給你,不要離開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