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超凡兵王>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又一個戾氣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又一個戾氣十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

羅非沒走,作為江辰,他今夜活在了劉亦萱的家中。

……

翌日中午,陽光格外美好,吃飽喝足享受了人間最美好的事物后,羅非和林雪江把心愛的女孩送到了林江集團,讓她們日常上班。

現在,整個影視部門處於暫時休息期間,羅非正在安排度假的事情,而工資則是照發不誤,而與此同時,非凡集團從幕後出現在了幕前,給足了林江集團各種照顧和補給。

羅非和林雪江聯手滅掉開創集團,這是老羅非沒有想到的事情,甚至,羅非都是假借IMU的名義,這也是老羅沒想到的,但是,老羅非常高興,一直說羅非後生可畏,甚至,老羅還邀請羅非去吃參加自己的家宴,但卻被羅非拒絕了。

理由非常簡單,因為羅非不想看到那些不該看到的畫面,那會讓他平添傷感。

……

而這一天,羅非正在辦公的時候,一樓前台打來了電話,說非凡集團派來了一個重要的客人,和羅非簽一份合同。

羅非頓時請對方進來了。

而對方剛走進來辦公室,羅非只是看了對方一眼,整個人就承受不住了。

眼前,一男一女,男的像極了他,女的像極了甘甜。

羅非雖然之前沒見過兩個人,但是他一下子就猜出了,這是自己長大后的孩子。

男孩,是他和林若心所生的羅天宇,而女孩,則是他和甘甜所生的女兒羅天嬌。

看著兩個人意氣風發的樣子,羅非心中深深的感嘆,虎父無犬子,虎父無犬女!不僅如此,羅非還感受到了兩個人身上強大的氣息!

此時,羅非差點沒忍住,流下了眼淚。

然而,雖然沒有流淚,但還是被心細的羅天嬌察覺到了,她頓時安慰道:「叔叔也該結婚生子了。」

羅非微微一笑:「好孩子,快,請坐!內個誰,倒茶!拿點心!你們倆別著急,多坐一會兒,多坐一會兒1

其實,羅非在這個世界里不想看到的只有林若心、甘甜等自己的女人,因為畢竟在這個世界里,她們其實不屬於現在的他,但是,他和他們的孩子們,羅非怎麼不想見,特別是看到他們都已經長大了。

羅天宇和羅天嬌是同年同日生,雖然是一個媽生的,但是關係極好,兩個人活脫脫的像極了他們父母年輕的樣子。

只是,羅天宇比羅非更高一點,稜角分明的面孔中平添了幾分母親的柔和,看上去更帥。

……

茶點上來了,羅非和兩個人聊了起來:「你們都多大了?今年還在上學嗎?」

羅天宇道:「辰叔,我們兩年前就不上學了。」

「啊?」羅非頓時一愣,連忙問道,「怎麼不上學了?」

「嘻嘻,天宇別大喘氣!」羅天嬌笑道,「是因為我們大學畢業了。我們都是五歲上學,十歲從小學畢業,十五歲的時候,就高中畢業了,然後大學也只是上了不到三年,也畢業了。

之後我和天宇就一直在非凡集團上班。

現在我負責天海的業務,天宇負責江南省的業務,我和他這一次過來,是來專程看望您的,另外,我們要和您建立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以後共同進退。」

「戰略合作夥伴?共同進退?」

聽到這,羅非居然沒有忍住,一時間老淚縱橫。

這一天,是羅非沒有想到的,或者說,是他做夢都希望能實現的,但是,十五年太過於漫長了,他不知道在未來的十五年會經歷多少事。

此時,他的一雙兒女顯然沒有準備,不知道羅非為什麼會哭。

而此時,一條濕巾已經按在了羅非的臉上,伴隨著一個很柔和的男人的聲音:「你們辰叔小時候曾經見過你們,那時候,你們的爸爸還不認識他呢。當時,是在機場,你們的爸爸帶你們去外國旅遊。

辰叔那時候就很喜歡你們了,今天看到你們從襁褓里的小嬰孩長到這麼大,他高興埃」

這時,羅天宇微微點頭,道:「原來是這樣的啊,凡叔你要是不說,我還不知道呢1

羅天嬌則善解人意的說道:「如果叔叔喜歡,我願意認叔叔做乾爸爸。」

「好,好1羅非連連說道。

……

一雙兒女和羅非聊了許久之後才離開,這時候,林雪江帶著歉意說道:「兄弟,都怪我不好,如果不是我太過於執著,恐怕……」

羅非卻搖了搖頭,道:「老哥,我和你最大的不同,在於你只能像普通人一樣活著,百年之後,哪怕你修為再高,你也要重新輪迴,你已經苦了一萬年,我不希望你再苦下去了,所以你不要說什麼泄氣的話了,現在要做的,就是把這個世界里禍害你的幾個傢伙盡數剷除。」

「老弟,謝了。」

……

三天之後,林雪江一個人來到了開創集團的門口,而此時,一場好戲正在開創集團內部上演。

IMU的成員真的出動了,而對於王中偉來說,狼真的來了。

上午,幾個IMU的成員直接從正門而入,根本不給前台任何機會,就進入了董事長辦公室,直接以故意殺人罪,買兇、洗錢、賄賂等罪名逮捕逮捕了王中偉。

而當王中偉雙眼無神的走到了一樓之外的時候,卻意外的看到了一個人。

這個人,居然是劉達。

此時,劉達一身休閑裝,看上去神情淡定,而他的身邊,則跟著幾個IMU的成員。

此時,王中偉已經看出了端倪,頓時大笑道:「老劉,你也背叛我?」

劉達不由側過了臉,艱難的說道:「哥,對不起,我想活,只有這樣,我才能活。」

IMU是個什麼樣的部門,世人太清楚了,劉達也太清楚了,它高於九界中所有的監察部門和監獄等管制部門,是一個對於壞人來說聞風喪膽的部門。

但是,IMU的做事原則和一般的部門完全不同,它講求的是效率,為了抓住最主要的罪犯,可以付出一些代價。

這一次,為了讓王中偉順利歸案,他們選擇了說服劉達做污點證人,儘管劉達也做了很多壞事,但是卻給了他很多寬待政策。

王中偉看到劉達的時候,就知道自己經被自己最好的兄弟出賣了。

「老劉,咱們倆從小玩到大,是最親的兄弟!比親兄弟還親!你怎麼能這樣對我?你怎麼好意思這樣對我?你說話啊,你倒是說話1

「從小到大,我一直護著你,把你當做我的親弟弟,你又是怎麼對我的!?」

「你這個畜生!你畜生不如啊1

劉達搖了搖頭,道:「我也知道,其實你一直把我當槍使,如果真的有一天東窗事發,你會賣了我,就如同上一次一樣。

老哥,我替你做了六年苦窯,我不欠你什麼,這一次,我想活,我有錯嗎?」

此時,王中偉什麼都不說了,他已經出離於憤怒了。

而就在此時,林雪江就站在了大廈之後,正在一口口緩緩的吞噬王中偉身上的戾氣。

「第四個。」林雪江對自己說道。

……

王中偉垮台,林江集團崛起,繼而長江後浪推前浪,成為了新的四大影視巨頭之一,其麾下的藝人們兢兢業業,而羅非和林雪江也在努力打理著公司,在幾年之中出了很多經典的影視作品。

五年後的某一天,羅非和劉亦萱領證結婚,

而同樣是這一年,林雪江卻遭遇到了一次大意外。

鍾曉旗查出了根本無法治癒的重症,僅僅半年時間就去世了。

……

秋風蕭瑟,林雪江站在了鍾曉旗的墓碑前,望著那張仍舊風華絕代的臉發獃。

羅非走來,安慰了鍾靈兒幾句之後,便和林雪江單獨待了一會兒。

此時,林雪江側過臉,不由沖著羅非搖了搖頭,道:「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也許,我應該用自己的痛苦,去換拳…」

「你沒有錯。」羅非說道,「在這一點上,我遠遠不如哥哥你,哥你比我專一,比我懂得操守,我,不行。」

林雪江深深嘆了口氣,道:「也許,我根本不該懂,也不需要懂,我沒你活得洒脫,小非。五年了,哪怕我肯多付出一點,她都不會得這種病,哪怕我狂亂一次,她都不會死……」

說著說著,林雪江淚流不止。

羅非攬著林雪江的肩膀,道:「哥,學會洒脫吧。這一萬年來,你一直都在對抗命運,但你也一直都在逃避某些東西,有的時候,也需要釋放,我之所以過得逍遙,是因為我壞,我浪,我……」

「兄弟,不說了,有你陪著我,我能好受很多。」

……

鍾曉旗去世后的第四年,鍾靈兒終於和林雪江完婚了,而結婚第三年,鍾靈兒為林雪江生下了一對雙胞胎,一家人和和美美,十分幸福。

而時間,也似乎在加速流轉,不知不覺,又是十多年過去了。

此時,林江集團已經成為了一個泛娛樂化的大經濟體,是九界中國排名第二的存在,而第一仍舊是非凡集團。

而就在此時,羅非和林雪江突然間有了一種相同的預感,那就是有一個戾氣十足的人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