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超凡兵王>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自私的帝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自私的帝王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

高瘋的憤怒幾乎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他冷不丁的一下子跳上了擂台。

而此時,羅非屏氣凝神,旋即給自己連續釋放起了氣盾。

毫無疑問,他非常重視高瘋。

而此時,羅欲已經感覺到了情況不妙,但是皇帝的威嚴何其重要,也是皇帝的威儀最終讓他沒有走下看台,但是心中已經是一陣焦急。

不能打了。

欲境的確講求天賦,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只有二十多年十多年的高手突然間崛起,能夠秒殺修行幾千年的老前輩的原因。

但是,高瘋同樣是天賦異稟,實力超群。

不僅如此,高瘋修鍊的時間遠遠超過了羅非。

又有天賦,又是個千年老油條,這樣的高瘋怎麼會看不透羅非的套路?

羅非是非常聰明的,他沒有用欲境的功法和對方拼殺,,因為他明白什麼叫揚長避短,他只是用欲境的氣盾來保護自己而已。

但是面對高瘋這樣的怪物,他行嗎?

一番四殺很快拉開了帷幕,羅非勇往直前的沖了上去,而此時,高瘋如同凶神惡煞一般,和羅非展開了對攻。

羅欲如坐針氈,恨不得衝下擂台,中斷比賽。

但是,不能。

他是皇帝,欲境之主,自詡為比九界位面神更尊貴的存在,他如果就這樣下去中斷比賽,會讓自己淪為欲境的笑柄!

到時候,就算是欲境大軍拿下了北境又如何?

但此時,同樣來觀戰的凌霏卻已經坐不住了,她握住了羅欲的手,拚命地搖晃著,企圖讓他起身。

然而,羅欲只能搖了搖頭,面無表情的說道:「他是帝國的軍人,能不能成為帝國的榮耀,只看這一戰了。

我羅欲不需要他參加後面的戰鬥,他只要能殺了高瘋,就已經立了頭功了1

「可是,他是你弟弟啊!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凌霏有些激動了。

的確,半年的朝夕相處,羅非的用心已經感動了凌霏。

羅非是個粗線條的男人,從不會說什麼溫柔的話語,甚至是不是還會罵人,而且罵得很難聽,就算這位嫂子練功不努力的時候都會被罵。

當然,相比之下,這算很溫柔的,羅非甚至動手打過甘凌等人好幾次,連羅莉都挨過打。

理由只有一個,就是因為不用功。

又一次,凌霏曾經私下裡勸羅非對她們好一點,但羅非的話很直接:「我是她們的男人的時候,我絕不動她們一根汗毛,但如果是自己的學生,那就另當別論了。」

聽到這,凌霏也沒有辦法了。

不過,從那之後,她再也沒有因為練武的事情責怪過羅非。

但是今天,這位師父卻在用自己的生命去戰鬥。

凌霏雖然武功進步不大,但已經看出羅非遠遠不是高瘋的對手了,但是此時,他在拚命地拼殺。

高瘋也瘋了,兩個人你來我往,誰都不防禦了。

……

終於,一番激烈的纏鬥之後,兩個人停了下來。

此時,羅非轉過身,笑著走下了看台。

裁判一頭霧水的說道:「王子殿下,你、你這樣就輸了埃」

羅非咧嘴笑道:「你真他媽業餘,你不知道,他已經神魂俱滅了嗎?」

言驚四座,所有人都驚呆了,隨後他們的目光全都落在了高瘋身上。

此時此刻,高瘋的臉上也掛著笑容,但是身體卻在不停的噴血,至於神魂,則已經四分五裂,被羅非徹底撕碎了,這樣的神魂根本無法搶救。

「嘿嘿,羅小子你好棒1甘凌開心的跑過來,伸出手就要拍羅非的後背。

羅非卻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幹嘛?這時候耍流氓,信不信我打死你?」甘凌俏臉一紅,頓時氣呼呼的問道。

「別拍我……」羅非的微笑已經很勉強了,「我想吐血。」

「羅小子,你怎麼了?你別嚇唬我1甘凌頓時色變。

林心雨連忙要拿出自己的大補藥賽給羅非,卻也被他攔住了:「心雨,我不能說話了,我一說話,就想吐血。你們幫幫我,讓我堅持走到我哥面前,我不能在人前丟臉。」

此時,兩個美女的眼圈都潮濕了,但是她們很聽話,一邊握住羅非的手給他輸送氣息,一邊帶著他走向了羅欲。

羅欲的眼眶已經潮濕了,這位帝王很清楚,羅非快死了。

羅非根本就不是高瘋的對手,他是用自己的欲境功法護住了自己的身體,緊接著用九界的硬功夫幹掉的高瘋。

高瘋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早有防備。

至少,羅欲是這麼想的。

但是羅非的心中卻在苦笑。

媽的,演戲真累,這一次差點把自己演死!

如果是正常實力,就算是高家三兄弟一起上,都不是羅非的對手,但實際情況是,羅非不能使出自己的真正實力,否則就會出賣掉自己,被羅欲徹底察覺自己不是他的弟弟羅非,而是天狼羅非!

此時此刻,羅欲快步走來,看著已經搖搖欲墜,即將死去的羅非,他暗中捏破了自己的手指,在和弟弟握手的一瞬間,將幾點鮮血灌輸給了弟弟。

這一刻,羅非的心中滿意的笑了。

羅非承認,羅欲算是個剛合格的哥哥,但是羅欲同樣是個殺人魔鬼,十惡不赦!

魔界百萬人的死雖然是秦殺造成的,但和他有無法扯斷的聯繫,如果不是因為他,那百萬人又怎麼會死?

別說羅非是新魔皇,就算不是,魔界和他關係如此密切,他也不會放過羅欲!

……

羅欲的鮮血,讓羅非慢慢地好了一些。

而此時,羅**著他,淡淡一笑道:「傻小子,堅持幾分鐘,不要在人前丟臉。」

羅欲剛說完這句話,羅非就看到凌霏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絕望。

這是對羅欲的絕望,羅非看的很清楚。

羅欲,自私到了極致,他這幾滴血,就是希望弟弟不在人前丟他的臉而已。

羅非卻在笑,一邊笑一邊說道:「這也是我的想法。」

這時,羅欲舉起了羅非的手,大聲道:「比武大會新任冠軍,羅非!甘凌!林心雨1

……

頒獎典禮沒有持續多久,羅欲考慮到羅非已經支撐不住了,便立刻舉行頒獎典禮,甚至在欲境國歌都沒有唱完的時候,就帶著羅非退場了。

剛走進自己寬大的加長轎車裡,羅欲就帶著歉意說道:「兄弟,我不能陪你回去了,你好好養病,我現在就要兵發北境1

羅非微微點頭,道:「哥哥,我知道了……你不用管我了,我會好好的。」

羅欲轉過身,沖著凌霏說道:「幫我照顧好他,就像他照顧你一樣。」

凌霏忍著心中對羅欲的極度失望和對羅非的擔憂,微微點頭:「董事長,祝您馬到功成,早日收服北境。」

羅欲摸了摸凌霏那頭月光色的長發,微微點頭道:「我去了,我會的,等我的好消息。」

而此時,林心雨和甘凌也趕來了。

看到兩個人,羅欲只是微微點頭。

兩個美女心亂如麻,胡亂的敬了個禮,連忙走進了車子。

車門一關,車開了。

此時,羅非望著面前的三人,頓時眉頭一皺道:「不好意思,失禮了。」

羅非說完,便口噴鮮血……

此時,林心雨被嚇哭了,甘凌也淚流滿面,凌霏更是五味雜陳。

羅非死是死不了了,但是活受罪,和高瘋的一戰至少會讓他痛苦的在床上躺幾個月才能完全恢復,而這一切是誰造成的呢?

凌霏很清楚。

……

羅非病倒的消息被凌霏封鎖住了,只有七劍知道。

而在羅非病倒的當天、林數、周南、蘇文芳、羅莉等人都來看望了羅非。

當著幾個美女的面,羅非發燒說胡話,一會兒嘴裡蹦出個甘凌,一會兒蹦出個羅莉……現場每一個美女都沒放過,除了凌霏。

凌霏突然間感覺自己的心裡有點酸溜溜的,但是她沒說什麼。

而其他人則互相對視了幾眼,都心照不宣了。

經過這一戰,羅非聲名大噪,已經成為了帝國第一勇者,五年一度的欲境比武大會,以一敵三,三穿奪冠,這種榮耀無人能及,也許,幾百年也不會再出一個這樣的英雄了。

欲境的女人都喜歡英雄,她們也不例外,更何況,她們和羅非平日里還有感情,此時此刻,她們都知道,自己可能逃不出羅非的手掌心了。

……

幾天時間,女人們在羅非的房間里進進出出,而羅非的病情則反反覆復。

差不多一個星期後,羅非才好轉了很多。

而此時,北境的戰爭如火如荼的進行中,在五十萬大軍壓境的情況下,高鐮堅壁清野,不敢輕舉妄動,倒也一直都能守住自己的主城,讓戰事一直進行,不過能守多久,就不好說了。

羅非的病,卻在三個星期之後,加速康復了。

羅非把這一切都做的順其自然,就算醫生來了,也只是看出羅非的病是因為羅欲的血才加速好轉的。

而兩個月後,羅非已經完全康復了。

而此時,北境仍舊沒有被攻下來的跡象,戰事陷入了膠著。

但羅非的戰鬥,卻在這一刻悄然打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