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超凡兵王>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觸目驚心的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觸目驚心的真

小說:超凡兵王| 作者:千里狼鋒| 類別:

清晨,凌霏兩個月來第一次接到了羅欲的電話,羅欲在電話里把北境的情況說了一邊。

目前,欲境大軍對北境的攻勢並無起色,如果不是因為糧食供給充足,羅欲已經考慮撤退了。

而羅欲的電話,讓凌霏面無表情,只是心中冷笑。

掛斷電話,凌霏才發現,其實自己和羅欲結婚七年,從未產生過感情。

理由很簡單,其實當初自己的父母就是因為羅欲發動戰爭,才在戰爭中死亡的。

當時凌霏年少無知,就如同欲境其他的少女一樣,狂熱的崇拜羅欲。

但是現在,是非成敗轉頭空,羅欲還是那個窮兵黷武的羅欲,而凌霏早已不是當年的凌霏。

年少懵懂的時代已經過去,現在的她完全清醒了。

……

「嫂子,你怎麼了?」此時,羅非突然出現在了凌霏的面前。

凌霏這才發現自己流淚了,而門卻沒關。

凌霏這才擦乾了眼淚,沖著羅非說道:「沒事,咱去練武吧1

羅非點了點頭。

今天,練武的只有凌霏和羅非兩個人。

畢竟,其他六劍每日也有自己的事業要忙,一般都是在節假日或者其他日子才會過來看望羅非。

而在羅非好了之後,她們就不經常過來了,而是經常和羅非約飯什麼的。

今天,和凌霏一起練功的時候,凌霏多次走神,顯得心不在焉,但羅非卻史無前例的沒有批評她,更沒有罵她,這很不尋常。

接近黃昏的時候,兩人一起在廚房裡做飯的時候,凌霏說道:「小非,你今天為什麼不罵我?」

羅非笑道:「你今天心情不好,我可不想雪上加霜。」

凌霏頓時一愣,許久才苦笑道:「謝謝你,今天你能陪我喝點酒嗎?」

「呃,可以,不過不能多喝。」

……

晚上,兩個人一起吃飯的時候,凌霏的確喝了點酒,但是,她沒辦法多喝,因為喝完了第一杯,羅非就不讓她繼續喝了。

一時間,凌霏不知道該如何借題發揮。

凌霏承認,自己對羅非已經產生了某種特殊的感情……

但是,羅非的拒絕,讓她有些迷惘。

……

這一夜,凌霏失眠了。

直到接近清晨,凌霏終於忍不住撥通了一個電話:「凌青,那件事你查的怎麼樣了?」

凌青,是凌霏的親弟弟,他比凌霏小了好幾歲,不過辦事極為穩劍

凌霏在父母去世后,當爹又當媽,幾乎是靠著一己之力把弟弟扶持到了帝國大學讀書,弟弟也很爭氣,畢業后就靠著自己的能力進入了帝國的特工組織,成為了一名優秀的特工。

羅欲雖然很栽培他,但是凌青只為了姐姐而活。

就在羅非病倒的那一天,凌霏給了凌青一個任務,那就是讓凌青調查自己父母的真正死因。

而今天,凌青有些支支吾吾:「姐,這件事……」

「你說實話,別吞吞吐吐1凌霏一改往日的溫柔,嚴肅的說道,「阿青,我要知道真相1

「姐,咱爸媽……其實……其實是被羅欲害死的。」凌青終於開口了。

這件事,不是騙人的,是真事,只不過,推波助瀾的是羅非。

凌青說道:「其實多年前,爸爸就是先皇的老臣子,當時先皇立遺囑的時候,遺囑上並不是羅欲的名字,而是羅傑的名字,而且,羅傑如果死了,第二順位是羅非……羅欲,根本沒有排在順位里。」

此時此刻,凌霏不但沒有震驚,反而冷笑了一聲:「你繼續。」

凌霏之所以如此淡定,是因為這是她已經預測到了結果,她現在只希望知道事實而已。

老皇帝其實對欲境的統治很有一套,而且老皇帝並無擴張之心,只想低調的搞好欲境。

而羅傑,是老皇帝的次子,是個極為仁厚的人,他思想開明,一直都想和九界取得良好的關係,並打開通路,和九界互通有無。

但羅欲的野心卻太大了,他一直覺得欲境已經足夠強大,一直想要統一九界。

這種過激的想法因為曾經在老皇帝的面前展露過一次,所以老皇帝根本瞧不上自己的這位長子,倒是格外偏愛羅傑和與世無爭的羅非。

於是,羅傑被立為了儲君,而羅非這個撿來的孩子,居然排名第二順位,而且當時羅傑已經指派了凌霏的父親保護兩個人。

「後來的事情,姐姐你也知道了,羅欲篡改遺詔,害死了羅傑哥哥。當時如果不是因為羅非一直和羅欲感情莫逆,他也被害死了。」凌青義憤填膺的說道,「我們的父親也是在那時候急流勇退的,他以自己不參與皇位之爭為條件,希望羅欲不要屠殺自己的兄弟姐妹!

可是姐姐你也看到了,這個喪心病狂的傢伙幾乎殺掉了自己所有的兄弟姐妹!只有羅莉和羅非對他完全沒威脅,他才沒有下毒手啊1

「那我們的父母呢?」凌霏問道。

「是被他殺害的,只不過他隱藏的極好,他是讓叛軍殺害他們的,那天,其實他有足夠的能力阻止叛軍。

之所以姐姐和我活著,是因為他愛你,他也知道,如果我也死了,你就不會活下去了,所以,才救了我們倆。」

凌霏聽到這,頓時閉上了眼睛:「消息來源準確嗎?」

「非常準確。」凌青毫不猶豫的說道,「姐姐,我找到了咱家的老管家凌天民,是他告訴我的,老爺子喬裝易容,隱姓埋名,現在非常安全,這一點你放心。姐姐,我和天民叔叔的意思是一樣的,咱們,暫時忍耐吧,現在北境的戰事已經偏向羅欲了,他馬上就要拿下北境了,如果拿下來,咱們以後想殺他就更難了,你一定要忍耐啊1

凌霏只感覺自己的手腳冰涼,不由搖了搖頭道:「你先掛了吧1

……

掛斷了電話,凌霏居然連哭的想法都沒了,滿腦子只剩下了復仇。

只是,一想到羅非……她的心裡有些矛盾了……

思想鬥爭了許久之後,凌霏終於醒悟了。

大仇必須要報……還有,我要和羅非在一起。

羅非肯定喜歡我,我也喜歡羅非!

終於怎麼報仇……我也明白了。

七把劍,帝國的七把劍!

這七把劍掌握著欲境的經濟、財政、等所有的命脈,甚至,還掌握著兵符!

此時,凌霏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脖頸上的那條項鏈。

項鏈本身沒有特別之處,但是吊墜非常特別,那是一塊只有指甲蓋大小,形狀像極了盾牌的裝飾物。

這塊盾牌非同一般,只要將它帶入皇陵之中,就可以召喚出深藏於地下的十萬欲境魔兵。

那十萬魔兵,只聽從盾牌主人的號令,其他人的命令一律不聽。

羅欲和凌霏曾經有過最甜蜜的時光,那就是在婚前。

所以結婚的時候,羅欲二話不說,就把這塊盾牌送給了凌霏。

那欲境魔兵,凌霏曾經好奇去看過一次,都是精銳中的精銳,足以以一敵百。

羅欲說過,要在將來最關鍵的時刻,動用在十萬精銳。

而最關鍵的時刻,估計就是要攻打九界的時候。

緊握著這盾牌形狀的吊墜,凌霏的眼神中掠過了一絲兇狠的光芒。

羅欲,從今天開始,咱們夫妻的名分名存實亡,我們之間只是仇敵,你等著吧,我會忍耐,我會忍到殺了你為我父母報仇的那一天!

……

這一天,凌霏練武格外勤快,而且一點毛病都沒有,讓羅非這位嚴厲的師父都忍不住拍手稱讚。

晚上一起吃飯的時候,羅非也沒有勸阻,而是和凌霏一起開懷痛飲。

但不知不覺,羅非就感覺到了酒里有問題。

酒里,肯定是放了一些不該放的東西,羅非喝完之後,只覺自己的抵抗力幾乎為零了。

此時,他的眼前並沒有出現幻象,但是神魂已經迷亂。

凌霏把羅非攙扶回了房間里的時候,卻並沒有走。

而此時,羅非剛要起身,卻因為頭暈目眩,一下子又坐在了床上。

凌霏望著羅非,不由微微一笑,旋即開始寬衣解帶。

不得不說,凌霏有傲人的資本,雖然已經嫁給羅欲很多年,但因為吸收了羅非的天狼之血,所以青春再次回歸。

當衣裝一件件掉落的時候,那高挑而飽滿的身段雪膩之中帶著美輪美奐的曲線,讓羅非都難免倒吸了一口涼氣。

此時,凌霏的目光幾乎要燃燒了羅非,她一步步的走來,不知不覺的坐在了羅非的身上。

「嫂……」

羅非還沒說完,凌霏就搖了搖頭,認真的說道:「從今往後,我再也不是你嫂子,你也不準叫我嫂子。」

羅非眉頭一皺:「嫂子,你喝多了。」

「我說過,從今天開始,叫我霏。」凌霏說道。

羅非沒有說話,他知道,火候已經到了。

只不過,羅非一向不喜歡後悔,他從不覺得自己做這件事的時候很腹黑,理由只有一個,他也要報仇。

百萬深仇,無法不報……

此時,羅非面無表情的解開了自己的衣扣,道:「霏,我不裝逼了,我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