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崩壞紀元>第五百六十章 驚人意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章 驚人意外

小說:崩壞紀元| 作者:墨香雙魚| 類別:都市言情

洛憂身上發生的異變也被棄誓者看在眼裡,這個誕生於野蠻之地的戰士從沒見過這種詭異的事,一個人類居然有蟲子那樣的鎧骨,如果不是他不斷鞭笞著自己的意識,恐怕都無法完成進一步的Щщш..l

「吼!!1棄誓者用怒吼驅散了心中的涼意,雙拳一捏,所有岩石巨浪開始向洛憂合圍,準備將他碾碎在裡面。

「轟!1兩者接觸的一刻,震耳欲聾的撞擊聲傳來,噸量級的岩石像巨人巴掌般打在鎧骨上,雖然沒有將其攻破,但也將洛憂震得一臉是血。

就在這時,洛憂突然詭笑起來,揮舞著恐怖龐大的鎧骨巨爪向前突進,可怕的呼嘯聲穿透了所有人的耳膜。

鎧骨巨爪的硬度遠超想象,岩石就像豆腐般被捅穿,洛憂將目標徑直對準棄誓者地薩滿,狂襲而來。

棄誓者在身前建立起了十餘道岩石屏障,但根本無法擋住洛憂前進的步伐,被他雙臂的鎧骨巨爪撕得七零八落。

當最後一層岩石屏障被撕裂,兩人之間只有咫尺之遙,棄誓者唯有孤注一擲,聚集碎岩貼在自己的皮膚上,充當緩衝帶。

「轟1兩人接觸的一瞬間,無限壓縮的空氣彷彿被引爆了,鬼哭神嚎的颶風將周圍的一切都絞爛殆荊

這是一種怎樣的感覺?棄誓者只感覺身上的血肉正在和碎岩一起剝落分離,關節似乎也在扭曲變形,足以毀滅一切的巨力貫穿了他身上的每一個角落,似乎要在下一秒將他碾得粉碎!

在轟鳴的巨響中,棄誓者被打在了牆壁上,他的意識還處於迷糊中,洛憂就已經毫不留情地追擊上來。

鎧骨巨爪直接捅穿了棄誓者的身軀,像酷刑處決般將他釘死在牆壁上。

如果是平時,洛憂會毫不猶豫地將對方撕碎,但考慮到是比武大會,洛憂留了一手,刺穿他的時候也沒有攻擊要害器臟,只是挑了非致命位置將其捅穿,限制他的反擊能力,不會傷及性命。

洛憂冷漠地盯著滿臉是血的棄誓者,沉聲說「你自己認輸吧。」

比武大會不是拂曉城那種競技斗場,不會非得死一個人才結束比賽,選手在整個戰鬥過程中,隨時可以根據自己的狀況提出棄權或者認輸,不管是體力撐不住了,受傷太重了,乃至覺得對方太強,還沒開打就認輸都行,只要不怕丟臉。

洛憂這也算給棄誓者一個檯子下,否則如果是在荒野上,這個棄誓者早已經被撕成四五塊了。

棄誓者大喘著粗氣,他的眼神很複雜,似乎在搖擺不定中掙扎,緊接著,他將目光投向了首席觀戰台,落在了拜坦斯冷酷的臉上。

這一刻,棄誓者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洛憂以為棄誓者準備放棄了,可誰知,下一個瞬間,棄誓者雄偉的雙臂突然鎖住了洛憂,讓他無法後退,那雙緊閉的眼眸也已經睜開,裡面充斥著決死又瘋狂的火焰,嘶聲怒吼猶如颱風般穿透了整個會嘲大統領萬歲!!!!!!!1

「轟!!1棄誓者身上的符文爆發出了耀斑似的光芒,在完全可以認輸的前提下,他竟是直接引爆了體內的薩滿能量核心,選擇自爆,和洛憂同歸於荊

自爆的威力極其恐怖,海嘯般的能量洋溢在了整個會場,一陣又一陣地衝擊著能量矩陣,如果不是矩陣的防禦力良好,這陣能量波動可以殺死99的觀戰者。

饒是如此,看台上的觀眾也是被嚇得不輕,尤其是離主戰場比較近的那一批,夾雜著硝煙的能量幾乎是貼在他們臉上,一個個嚇得鬼哭狼嚎,屁股尿流。

這一刻,觀眾們的情緒陷入了不小的慌亂,誰也沒想到,比武大會的揭幕戰竟然會以一方自爆,雙方同歸於盡收尾,這是以往兩屆都沒發生過的事。

陷入慌亂的不僅是普通民眾,首席觀戰台的一批高級軍官也是如此。

這場揭幕戰的定義的「友誼賽」,目的就是拉攏一下與棄誓者的外交關係,雖然沒有強制規定說非得讓棄誓者贏,但如果能讓三分當然最好,就算打贏對方,也別讓他們輸得太慘。

可誰知,這名剛烈的棄誓者在大勢已去的情況下居然選擇自爆,把一場友誼賽打成了不死不休的決鬥!

更何況這個棄誓者還是一名強大的地薩滿,在他們的勢力體系中有不同凡響的地位,這簡直弄成了外交危機!

萬一大元帥問罪,得有一大批官員摘掉烏紗帽。

就在共和軍官們嚇得不輕時,座位上的拜坦斯突然發出了蕩氣迴腸的大笑,寬大的手掌在空中沉重地鼓了三下,滿意地說「不錯,酣暢淋漓的戰鬥。」

岳潤生擦了擦額上的冷汗,用充滿歉意的聲音對拜坦斯說「非常抱歉,大統領,我們這名選手不知輕重,居然讓一場比賽演變成流血事件,造成貴國人員傷亡,賽事過後必定將他嚴懲1

「不,這個薩滿死得其所。」拜坦斯的頭顱高傲地昂著,猶如君王般俯瞰著滿是硝煙的會場,眼神中沒有一絲一毫的憐憫與惋惜,冷酷地說,「在我手下,弱者沒有資格活著。」

拜坦斯話音剛落,戰場上的硝煙已經慢慢散去,自爆的棄誓者早已經碎得渣都不剩下,眾人本以為洛憂也應該化成灰了,可當看到這個少年依舊屹立於戰場上時,民眾們掀起了一陣驚訝的歡呼。

剛才那陣自爆對洛憂來說也有些措手不及,威力大得有些驚人,如果不是他及時開始不滅之軀,自爆威力會直接將他壓進死線,那可就危險了。

洛憂對棄誓者的死並不惋惜,但莫名其妙被炸了一次,心裡卻是很不爽。

其實,這名棄誓者自爆是自己的選擇,或是畏懼認輸后的內部懲罰,又或是守護內心的榮耀與尊嚴,和他人沒有關係。

但洛憂在這裡似乎產生了誤會,誤以為是拜坦斯指使這名棄誓者自爆。

只見洛憂轉過身,直視著首席觀戰台的拜坦斯,他用兩根手指指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又指了指拜坦斯,給他送去一個危險的信號我盯上你了。

「哈哈哈哈哈!1這一刻,拜坦斯發出了囂張又狂妄的笑聲,他從位置上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腕關節,發出沉悶的聲,冷笑道,「好了,遊戲開始吧。」

Ps:書友們,我是墨香雙魚,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