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我的鍍金時代>第六百六十八章 張國師投奔歐蘭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八章 張國師投奔歐蘭特

小說:我的鍍金時代| 作者:黑色的單車| 類別:武俠修真

「瘋了6畫皮2》的票房都瘋了1

「連續三天破億!這部電影難度要突破《讓子彈飛》的票房紀錄嗎?」

「當初信誓旦旦的陳佳上導演已經不再說話了……」

有些意外,白實秋一直也沒有露頭,可是,《畫皮2》這部電影,現在票房是的大爆起來。

這……莫非真的都是想看老白的遺作?

好吧,這算是對老白的一種肯定,這個傢伙塑造了這麼湫蝸螅要是真的沒了,那不是一件很讓人惋惜的事情嗎?

當然了,大多數的影迷其實是懷著一種調侃的心態,覺得老白這個傢伙還不至於就這樣的沒了吧?

不過,結合當下發生的事情,還有電影里的內容,似乎……讓人沒辦法多想呀。

白實秋這次去美國是幹啥去了?

一開始可是人家維旺迪出來要搞事情,這其中還牽扯著桃寶系跟丁三石,這可是搞到了人家白實秋的頭上。

而白實秋直接來一招反殺,到了美國,的一頓整,可算是把事情給搞定了,而且還弄了一下維旺迪,玻璃渣這次是獨立了,這反殺玩的很漂亮。

關鍵白實秋還賺了一波錢,這利益可真的不少的。

可是,仔細看的話,跟這個《畫皮2》的一些個劇情,是不是有些個相似呢?

特別是,霍心跟靖公主說的話,要先家國,后兒女私情。

這是什麼意思?

別的不說,我們是不是應該自己內部不要互相亂搞,而一致對外呢。

天狼國這個在電影中的反派,這是不是有所指呢?

而電影中還有一些個太監的角色,他們過來宣讀聖旨,然後還一直在追著要靖公主去和親,這是不是也有一些個影射呢?

如此一想,這部電影似乎就更加的有趣了,而且,那戰鬥場面的宏大,還有……比較羞澀的鏡頭。

啥也沒露,可是看著就很有感覺嘛。

這就好像騷到了那個癢處,越是癢,越是想騷一騷呢。

如此,票房就越發的好了。

《畫壁》?

已經被秒的不知道什麼地方去了。

雖然,必須要說,《畫壁》沒有太差,太爛,這是一部合格的電影,比較的有魔幻色彩,而且,陣容上也非常的強大。

只不過,在氣勢上就弱了很多,首先,沒有什麼太大的場面,也沒有什麼太好的主題,其次嘛,就是一開始過於高調了。

現在,被直接碾壓,這可怎麼辦?

萬大方面都有些個撐不住了,自己這邊在之前已經做過了,就是下了《泰囧》嘛,這就是一種宣誓,跟你白實秋勢不兩立。

可是現在,眼看著自己這邊的《畫壁》不行了,人家的《畫皮2》不斷的收割。

如何是好呢?

歐蘭特會所里,幾個人眉頭不展。

「真的想不到,白實秋這個混蛋,又……」

「這個人太壞!總是用愛國來搞事情,這不是很LO嘛1

「媽的!但是就這樣讓他成功了!蛋1

賈老闆等幾位,實在是生氣,而這個生氣嘛,其實也是給人話聽呢。

誰呢?

張一謀張國師。

「唉,白實秋這個人,他的藝術水準是不會太高的,但這個人拍出來的電影,就很能應和現在國內影迷的口味,簡單的來說,不是他英雄,而是這個時代就是這樣的,時勢造英雄,觀眾們,影迷們的普遍水平還不夠高,所以才會這樣的。」

別說,張國師的這一番說法,確實有獨到之處。

「哎呀!還是國師厲害呀1賈老闆一聽,高興。

「就是,我早就說了,白實秋那小子不怎樣,可我們一直都分析不到點子上,還是張老師厲害。」張召這話多少還收著點兒。

「國師呀!這樣,乾脆就來我們這邊吧1覃總就很明目張了。

什麼意思呢?

很快,人家寧姐也來了。

「幾位,今日有張大導演來,怎麼不早點兒同志我呢。」寧姐這一上來就給了一句小埋怨。

當然了,這是開玩笑,大家都明白的。

「哎呀,還不是怕寧姐你把張國師給搶走了嗎?」賈老闆更是回了個玩笑。

但這是玩笑嗎?

等一下,聽這個意思,莫非就是……

「大家都是朋友,有張國師前來助陣,這還用說?」

「對的,張老師拍片子,我們大家都有份兒參與。」

原來是挖張一謀這位大導演呢!

那張一謀是個什麼態度呢?

「我這個……怎麼說,也得跟老東家,老朋友交代一下,交代一下……」

話都說到這個程度,還不明白嘛。

妥了,成了!

但,這個事兒,可是有另外的好處的。

「張導,你放心,這一次的《十三衩》,我一定給足你的面子。」寧姐笑呵呵的把話說了。

潛台詞就是,這部電影的排片,我們萬大絕對要大大的支持。

張一謀很高興,這個事兒,其實票房方面,跟他關係已經不大了,因為電影他拍完了,他的片酬跟票房並不掛鉤,這是之前跟新畫面定好的規矩。而且,這不是馬上就要跳槽了嘛,就更加的沒關係了,當然了,片酬的問題這是有點兒小問題的。

之所以高興,完全是因為……面子!

對嘍,面子的問題。

眼下什麼情況?

《畫皮2》在票房上,真的要來挑戰他張一謀的《十三衩》了!

當初的對手,那是《畫壁》跟《畫皮2》但是眼下,《畫皮2》的票房實在是太猛了。

還不是陳佳上說的話惹出來的禍嘛。

結果,現在的《畫皮2》就是斬殺了《畫壁》之後,又將刀口指向了《十三衩》。

兩部電影目前的票房已經是來到了相差不多的局面。

《十三衩》差一點兒到7億,而《畫皮2》則是剛剛突破了6億。

這局面很有意思,《十三衩》上映的時間比較早,看樣子勢頭要衰減了,而《畫皮2》則是蒸蒸日上,再加上白實秋現在行蹤不明的新聞加持。

後來者居上的情況就要發生了。

現在,寧姐的萬大說要大力排《十三衩》。

這不就對票房有直接的幫助了嘛,這不就很有可能讓白實秋那個小子,沒有辦法實現超越嘛。

張國師自認,自己的這部《十三衩》還是拍的相當不錯的,有高排片,應該不會輸。

那麼,自己的面子不就很好的保住了嘛。

要知道,白實秋雖然搞了不少高票房的片子,可畢竟沒有跟張一謀直接對陣,這次其實都是意外,之前誰也沒想到兩部電影是一個量級上的。

如此給面子,這是歐蘭特會所給他張一謀的,那幹嘛還不兜著呢?

來了,投奔歐蘭特會所了,那麼簽哪家呢?

「我們光線,絕對是有足夠誠意的,這個……而且我們之前……」張召比較主動,但也有些個不好意思,他有些話實在是不好說。

之前的光線做過犧牲嘛,為了咱們歐蘭特會所,是出過力,流過血的。

「好!我看很好1

「對呀,其實,簽哪家都是簽。」

「我們就提前的歡迎張國師了1

這話說的,幾位老闆都很厲害,聽上去好像很是熱情,但其實,這裡面根本就讓張一謀都沒有選擇的餘地。

厲害,很是厲害。

張國師也只能吃了。

另外嘛……

「我們樂時上市了1賈老闆還非要喊一嗓子。

那大傢伙兒……

「來來!開酒1

「對!好好的慶祝一下1

「真的不容易呀……」

其實,上市的這個事兒,大家都已經在之前做好了分配,現在這麼喊一下嘛,爽一下嘛。

如此這般,張一謀到了歐蘭特會所里。

不說眼前的票房爭鬥,就說以後,都等於是白實秋多了一個強勁的對手。

那麼,白實秋呢?

飛機上,閉目養神呢。

想什麼呢?

那當然就是自己跟馮茹的事兒嘍。

要說以前,白實秋對馮茹就有些個粗暴……沒辦法,這個女人總是能惹出他的怒火,而且還有一條。

人妻感。

白實秋就覺得馮茹的身上帶著一股子人妻的味道,還很濃郁,就說她那兩顆竹筍,明明上學的時候沒有嘛,這一定是後來才成長起來的。

那是怎麼成長起來的呢?

作為老司機,白實秋怎麼可能會不清楚?

他原本的猜測就是,不相信馮茹的那句話,她沒有別的男人。

妥妥的不信,絕對的不信。

都去了美國了,而且,馮茹這言談舉止上,不是成熟的樣,而是過於風騷跟……說那個話,簡直是太過分了。

當然了,聽著真的很帶感。

所以,白實秋一直覺得,馮茹應該是有別的男人,她就算是沒有結婚,恐怕也……他是本著給別人戴綠帽子的心情,才粗暴起來的。

哪裡想到,這個人妻,竟然是自己的。

那之前的事兒……算不算是自己給自己戴綠帽子?

蛋,怎麼能有如此奇葩的想法。

現在,真相大白,這馮茹竟然給自己養了個孩子,還十來年了,這可怎麼整?

白實秋只能是溫柔相對,用力深愛。

兩人這一次,頗有柔情蜜意的感覺,而且節奏方面,慢下來了,不那麼激烈了之後,反而回味無窮,再加上,雖然腰稍粗,可是……咳咳……

「跟我回去吧。」

「不行。」

「因為我女人太多了?」

「……」

「這還不是因為你,就我現在的後宮情況,你要負責任的,知道不知道?」

「白實秋……哈哈哈……你真的是個混蛋,你竟然把這個鍋甩給我!1

「你看你都笑了,乾脆回來吧……我知道你們搞那個什麼,聯盟跟部落……」

「媛媛那個笨蛋告訴你的?」

「這個……」

「她被你弄的受不了了,然後才說的吧,她呀,唉~」

「這不是挺好嘛,大家在一起,好好過日子,我就是一頭老黃牛,別的不會,天天累死累活的賺錢,然後,有草吃就行了。」

這話……相當深奧呢。

但是,人家馮茹秒懂,當下笑道:「老白,我其實很高興,你終於知道我是真的愛你,這就夠了。」

說完,就又換了個姿勢。。。

等從睡的死死的狀態中醒來,白實秋的枕邊空蕩蕩的,他知道馮茹走了。

馮茹留下了一封信,上面寫了好多的對不起,但其中還是寫了她的理由。

她得去找自己的父親,她確實瞧不起這個男人,而且,也痛恨他,埋怨他,若是沒有他,馮茹也不會出國。

但是,那畢竟是她父親,她想幫幫他。

而且還說了,拿出十億來做彌補。

還說,把闊兒帶走,因為怕白實秋不喜歡。

一個喜歡饒舌的小孩……說實話,白實秋很想因為這個,大罵馮茹,只可惜,他還沒來得及。

其實,真的想罵,可也罵不出來,也沒什麼用,就算是把闊兒帶走這件事,也沒啥好說的,她是那麼孤單,有個娃在身邊,能解解悶。

說到底,這還是貪污腐敗造的孽。

講著,她父親拿的那些個錢,已經不算什麼大事了,可是,這錢不算什麼,牽連的許多東西,可就不小嘍。

她還說要彌補,自己又如何能攔著她呢。

於是,白實秋只好飛回來,他總不能一直行蹤不明嘛。

接下來,他就準備展開一波……

「可是白實秋白先生?」

「您是?」

「咱們弄的神秘一點兒可好?」

「哦,那我應該相信你嗎?」

「白先生可是覺得我像個神棍嗎?」

白實秋沒想到,自己剛剛下了飛機,還沒有出通道呢,就遇到了一個人。

這個人,看上去也就是四十來歲,穿著一身中式單衣,拄著拐棍,頭髮亂糟糟的,戴著個墨鏡。

好奇怪,非常的奇怪。

「這位先生,我可是拍過電影,諷刺過神棍的人。」

「哈哈!我知道啊,而且,我就是為了這個來的,白實秋,我其實很想問一句,你為什麼要拍這樣的電影呢?幹嘛,要諷刺那些個神棍呢?」

更加的奇怪了,這個人竟然問這種問題。

有意思的是,白實秋聽后,臉上一笑,「那好,咱們就神秘一點兒吧,先生可有去處?」

這人大笑了起來,很是開心的說道:「那丫頭的眼光還不錯,你這小子確實有點兒能耐,這樣,跟我去喝杯茶吧,咱們好好聊聊。」

就只是聊聊嗎?

但白實秋欣然同意,聊聊就聊聊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