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四章 寸草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寸草心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等等?感動的眼淚?」觸發任務的喜悅瞬間被任務的幾個要求字眼給澆滅,「報恩就報恩嘛,意思一下就好了?感動的眼淚?就算我掏心掏肺也未必感動得了她?系統,你出來,你確定是她感動不是我感動?」

無論寧月如何的在內心咆哮,任務版面依舊是那幾個冰冷的字眼。Pbtxt看著寧月陰晴不定的表情,千暮雪不知為什麼突然感覺心情有些愉悅,就是生人勿近的臉龐也變得柔和了一些。

「既是男兒,又何故惺惺作態?身為我的未婚夫婿,不說是經天緯地蓋世豪情,也該是錚錚鐵骨1千暮雪英眉一簇,顯然她是誤會了寧月的想法,當然寧月也不會傻的去糾正。

「既然話說到了這份上,有個問題這幾天我一直想問你。你真的願意和我成親么?」寧月突然異常認真的問道,眼神毫不閃避的盯著千暮雪絕美的臉盤。

「為何這麼問?我們的婚約早在十八年前就已定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本是天經地義。怎麼?你懷疑千家的信用?還是你認為我企圖?」千暮雪的語氣突然冷了下來,瞬間變換頭頂上這麼溫暖的陽光非但沒有給寧月帶來一絲暖意,反而是一種透骨的冰寒。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倒也不錯。但成親畢竟是我們兩人的事終究還是需要兩情相悅的。你若不願或者又恐違背誓言,我可以立下字據主動與你解除婚約。」寧月一臉真誠的說道,讓對面的千暮雪也不禁重新認識了寧月一般。

看著有著愣神的千暮雪,寧月緊張的握緊了拳頭,「快感動一下啊,我都這麼掏心掏肺了,我都這麼替你著想了,你就不能感動一下么?」

「從小到大,我娘除了教我讀書識字之外只教會了我一個道理,千暮雪一諾即出死生無悔。你若敢再提解除婚約一個字,我便殺了你1

寧月熱切的表情瞬間定格在當場,「原來自己相差了?」

在得知千暮雪的身份之後,寧月就再也沒把這個婚約放在心上。美女他喜歡,但他也有自知之明。自己與千暮雪之間的差距不是鴻溝,而是廣袤的大海。與其奢望那不可能成真美夢,不如換一點實際的好處來的實在。而腦海里的大武俠系統,就是他安身立命的依仗。

但現在看來,自己剛才的一番話就是敗筆。pbtxt不過寧月還不想放棄,他不信這麼天差地別的差距擺在這裡除非千暮雪眼瞎否則不可能看不到也不可能不介意。

「千姑娘,你是月下劍仙驚才絕艷。在下是誰?凡塵中一介俗人,抬手不能提劍,下筆不能書文。說的貼切一點,我就是一個混吃等死的。你覺得我們兩能成親么,就算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無法彌補我們身份之間的差距。

天地之間,比我優秀的男子萬,只要千姑娘有意,願拜倒姑娘石榴裙下的可從這裡排到京城。在下實在不解,也不認為姑娘會是如此不懂變通之人,還望姑娘解惑1

「我若不說呢?」千暮雪臉上的表情再次柔和了起來,看向寧月的眼眸中竟然帶著一點狡黠。

寧月長長的嘆了口氣,仰望天邊的白雲道出了一句充滿英雄氣概的話:「那麼……在下誓死不從1

千暮雪緩緩的轉過身,看著還在池塘水面上較量的四個侍女出神,「十八年前滅門之夜,幸得師傅出手相救我與我娘才幸免於難。自此之後,我每夜必是抱著劍睡覺,四歲練功,七歲練劍,七年進境為人劍合一境界從此踏上無上劍道。

正如你所說,天下青年才俊如過江之鯽。但你可知,你口中的青年才俊在我的眼中何嘗不是庸庸碌碌之輩?你只知自己只是一個凡夫俗子,但在我眼中天下男人又有誰不是凡夫俗子?既然都是凡夫俗子,我與你成親有何匪夷所思?有何不可理喻?」

一席話,問的寧月竟然無法反駁。他雖然從謝雲的語氣中猜到千暮雪很驚艷,但他真的沒想過千暮雪驚艷到已經將天下男子都踩在腳下。

「不過還有一點你也無須妄自菲薄,雖然你只是凡夫俗子也不懂武功,但是……你並不讓我討厭1

「這算是表白么?」寧月不知道為什麼,心底只是有點想哭,不是感動的,而是委屈的。你不討厭我,我可要成為千萬人眼中釘肉中刺了……

「呼呼」幾聲風響,四個少女已經練完輕功飛回到了千暮雪的身前。整整一個時辰在水面上閃轉騰挪,卻沒有讓鞋面沾到一點的水漬,若說出去肯定沒人信世上會有這麼高明的輕功。

「我們回去吧1千暮雪淡淡的說道就要離去,但寧月接下的任務還沒有完成,連忙一咬牙大聲挽留。

「等等!千姑娘還有幾位姑娘。你們就救我一命,再造之恩不敢不報……」

「我救你本是理所應當你也無須介懷……」

「婚約歸婚約,恩情歸恩情,兩者不該混為一談,但我也知道在下一無所有一無所長無論如何也難報恩情之萬一。就讓在下位各位做一頓飯以表心意1寧月實在沒辦法了,只好將希望放在了剛剛學會的生活技能廚藝上面,再說了請客吃飯以表感謝好像也非常的合適。

「做飯?」四個少女異口同聲的問道,臉上掛滿了震驚,其餘三人更是好奇的不時瞟著著詩雅,這個負責他們一日三餐的女孩。

「是啊,不可以么?」寧月有些奇怪,不就是做飯么?有必要這麼大的反應。

「君子遠離皰廚,你是寧先生之子怎麼可以下廚呢?而且……你會做飯么?」

「喝?最後一句才是重點吧?」寧月心底吐槽道,但臉上卻一臉淡然略帶自信的微笑,「在下從未自認君子,只是俗子一個。至於這廚道……在下還是頗有研究的。」

點亮了廚藝之後,寧月的廚道基本功已經自然升到了滿級,唯一欠缺的只是菜單食譜而已,只要有食譜,寧月就能立刻做出來。

看著系統裡面三張食譜,饅頭自然不會眩就算做的再好吃,寧月丟不起那個人。在寸草心和血豆腐之間,寧月倒是犯起了難。血豆腐補血養顏,對於美容有顯著效果做給女人吃自然很合適。但寸草心卻讓寧月有種強烈的預感,好像心底有個聲音不斷地催促寧月選擇寸草心。

「為什麼會是寸草心呢?這只是一碗蛋炒飯啊!是不是太沒誠意了?」寧月很憂傷,在前世,蛋炒飯,荷包蛋,泡麵這三樣就算天生黑暗料理奇才也能做的有木有樣。

在猶豫間,寧月看到了到了寸草心食譜的詳解,之前完全忽略的介紹讓寧月激動了。集母愛關懷的食物,這個附屬屬性瞬間讓寧月眉開眼笑。

花了僅剩的十點銀兩兌換了寸草心的食譜,萬事具備,寧月立刻來到了廚房忙活了起來。好在最近幾天詩雅每天都在廚房做飯,食材也相對齊全。

砍蘿蔔,切洋蔥,只見刀光一閃,蘿蔔已然切丁,刀光一晃,洋蔥已然成絲。偷偷過來看過一眼的詩雅見到寧月精妙的刀工也就放心的出去了,有這麼精湛的刀工打底,廚藝想來也不會差的。

最為重要的一點,第一次製作系統購買的食物,成功率是百分之一百。所以寧月根本不擔心做不好寸草心,擔心的只是做了寸草心都無法完成任務。

廚房的芳香如就像潛入夜的清風,調皮的鑽進幾個人的鼻孔。

「好香啊1瑩瑩一聞到這香味,眼睛瞬間亮了,更是流出了一副吃貨才懂的眼神。

寸草心的製作速度很快,只不過一刻鐘寧月就已經製作完成。看著端盤中四碗金色的炒飯寧月露出了凝重的眼神,「成敗在此一舉,可別讓我失望啊1

當寧月將寸草心端出去的時候,幾個女孩都被寸草心的美麗吸引住了目光。在這個世界可沒有蛋炒飯這樣的東西,在寧月眼裡很常見的食物在芍藥她們的眼裡可能是匠心獨具。

「金色的,真好看1芍藥笑眯眯的接過端盤湊過去聞了聞,「寧月,想不到你真的精通易牙之術?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詩雅妹妹,你來嘗嘗?」

寧月面帶微笑,這四碗寸草心可是系統輔助下完成的,他自己嘗過味道自然沒話說。他更關心的是會不會讓千暮雪感動流下一滴感動的眼淚。

詩雅優雅的挖起一勺送入口中,猛然間一怔,緩緩的吐出一口熱氣,「很好吃,想不到寧公子的廚藝這麼厲害,就憑這道……呃……寧公子,這叫什麼?」

「寸草心1

「哦,就憑這道寸草心,寧公子的廚藝就遠勝於我。小姐,這是寧公子的心意,還是趁熱吃吧。」詩雅輕柔的端起一碗放到千暮雪的身前,寧月的心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咦,詩雅姐姐,你怎麼哭了?」瑩瑩彷彿看到了新大陸一般驚訝的問道,原來不知不覺詩雅的眼角流下了一滴眼淚。

「寧公子在寸草心裡加了洋蔥,你們也趕緊吃吧,可不要辜負了寧公子的心意。」

寧月一直緊張的盯著千暮雪,除了一開始微微一愣之後,臉上再也看不到一絲一毫的表情,哪怕她的幾個侍女都留下了淚,千暮雪依舊毫無反應。

看著久久沒有提示的任務界面,寧月失望的默默一嘆。讓千暮雪感動,何其的困難,更可況還要流下感動的眼淚?除非我用催淚彈。

「寧月,為什麼要叫寸草心?」千暮雪吃完碗里的炒飯之後淡淡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