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六章赤炎丹的價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赤炎丹的價值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買了藥方之後,寧月再一次變得清潔溜溜。pbtXt好不容易賺的經驗和銀兩再一次清零。寧月算是明白了,這個大武俠系統絕對是雁過拔毛的主。

藥方上面的藥草只是普通的藥材,唯一特殊的就是需要在功法輔助裡面合成藥浴的丹藥。也許這就是普通草藥能化腐朽為神奇的關鍵所在吧。

第二天一大早,寧月就來到了周濟藥鋪。周濟就是老李口中的周大夫,和寧月同是易水鄉的鄉民。父親過世之後寧月就吃易水鄉百家米長大,所以易水鄉的每一個人都是他的長輩,這個周濟自然也不例外。

來到周濟藥鋪的櫃檯前,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正撐著腦袋打著瞌睡。少女叫周翠翠是周濟的獨女,雖然不能說長的漂亮但也絕對很是可愛。

在易水鄉,周翠翠是十里八鄉的香餑餑,自從年滿十五之後上門求親的人家已經踏破了門檻。但是,周濟只有這麼一個女兒想著招一個有能力的上門女婿來傳承香火。

這樣一來,周濟看得上眼的不願意入贅,願意入贅的看不上眼,這麼一晃一年多過去了周翠翠的婚事還沒有定下。不過別看周翠翠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其醫術深得周濟的真傳,有時候周濟出診之後,周濟藥鋪就由周翠翠坐鎮。

「噠噠噠1寧月敲了敲櫃檯頓時就將打瞌睡的周翠翠驚醒了,「你好,你好,客官是看病還是抓藥?」

「翠翠,還沒睡醒呢?你爹呢?」寧月看著周翠翠出醜的樣子臉上露出壞壞的笑容。在記憶里,周翠翠小的時候很野,經常和他們一幫男孩子漫山遍野的跑。隨著漸漸的長大,一群玩伴們也失去了當初的童真。

這一幫孩子之中,就數寧月和周翠翠變化最大。小時候最有靈氣的寧月漸漸的變得平凡木訥,而最野的小丫頭卻變得越來越文靜。

「月哥哥是你啊!過來拿葯么?昨天聽我爹說你強練武功傷了元氣?你以前不是想著讀書出人頭地么?怎麼也像那些江湖莽夫一樣埋頭練功了?」

「如果世界不能改變,那就試著去適應世界。大周皇朝武風極盛,換一種說法就是流行。人最好還是跟著潮流走,就算不能出人頭地但總不至於餓死。pbTxt對了,周叔出診去了?你照著這個方子替我抓藥,先抓個七天的。」

周翠翠也沒有二話,拿著藥方替寧月抓起了葯。這些藥材都是最為普通的藥材,主要功能也是強身健體。所以周翠翠也沒有懷疑什麼只以為寧月傷了元氣要回去補補。

藥材在這個時代屬於昂貴物品,就算最普通的藥材其價格也是不菲,所以一般人就算得了一些毛病也是能抗就抗。

七天的葯財直接花掉了寧月半個月的俸祿,要長此以往,不出半年寧月就該上街討飯了。難怪說窮文富武,要家境不殷實還真承受不了。

領了葯等到下了班時間就回到了家迫不及待的燒了一桶熱水,然後將一份份藥材按順序放進合成的空間。在意念的操控下,手上的藥材彷彿變魔術一般神奇的消失,在寧月一聲令下之後,一顆火紅色的藥丸出現在寧月的掌心。

丹藥沒有名字,畢竟這枚丹藥只是為了補全小擒拿手的缺陷。寧月丟了一枚在水桶之中,彷彿是起了化學反應整個水桶都沸騰了起來。不一會兒,一池清水變成了如火焰一般的鮮紅色。

寧月用手試了試水溫,並沒有想象中的燙人。一咬牙,脫光了衣服一下子跳進水桶之中。透過房頂被謝雲弄出來的破洞望著滿天的星辰,寧月不知不覺有種恍若夢中的感覺。

突然間,浸泡在葯浴中的身體不自在了起來。一種如火燒一樣的灼痛感在身體上蔓延,不斷的燒灼著皮膚。而皮膚之下,更是傳來一種螞蟻爬的奇癢感覺,帶著一種酥麻。這種滋味,簡直就是酷刑。寧月一直以為自己的毅力還不錯,但現在看來,簡直不堪一擊。

在這種感覺襲來了瞬間,寧月就想著跳出木桶。剛要將這個念頭付出行動,寧月卻惶恐的感覺自己的身體竟然不再受控制,至少自己的四肢已然完全不聽使喚。要不是傳來酥麻的感覺,寧月都懷疑自己是不是長了手腳。

無法逃離木桶,寧月只能生生的承受著葯浴的折磨。寧月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的想死,迫不及待的想去死。可惜,別說去死,就是動一動手指都那麼的費勁。

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寧月知道自己沒能撐多久就暈了過去。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仰著腦袋耷拉在木桶的邊沿。

寧月很慶幸自己沒有滑下去,否則他一定會成就一個在家裡洗澡還被淹死的奇聞。回想起昨天的痛苦經歷,寧月突然露出滿臉的惶恐,惶恐之後更是見鬼一般的跳出木桶彷彿要逃離這個龍潭虎穴。

任由水花在房間里四濺,腳下更是踩滿了了泥土。但是,下一秒寧月卻愣在了當常無論是自我感覺還是腦海中系統版面的數據,力量,敏捷都有了一定的提高。雖然這些提高的數據不明顯,但感覺上卻是脫胎換骨。

更讓寧月開心的還是自己的血槽已經補滿,也就是說之前強練功而造成的暗傷全都消失不見。小擒拿手的名字也恢復到了之前的綠色,之前陰鬱一瞬間一掃而空。

用力捏了捏手臂,那種使不完的力量的感覺讓寧月異常的痴迷。前世雖然是一個警察,但他何嘗沒有幻想過自己會成為大俠?在城市的大廈之間飛檐走壁抓捕著罪犯?

第一次使用藥浴,效果是顯著的。寧月在完成將木桶的洗澡水倒掉的動作之間,不小心踢碎了一張凳子,也不經意間用手指將木桶捅出了一個大窟窿。

解決好了身體問題,寧月再次回到了衙差院上班,他們上班和現代打卡一樣。每天需要點卯的,缺一天就少一天的錢。寧月需要每天用藥浴來解決身體的暗傷,能多掙一天就是一天。

五天一晃過去了,小擒拿手雖然進步很快達到了六級但離十級還差的很遠。系統介紹小擒拿手練到十級能在精鐵上留下清晰的指印才算小成,寧月現在只能在木頭上留下指櫻

望著袋中最後一顆赤炎丹,寧月長長的嘆息。只有等真的用了才知道這丹藥多麼燒錢。雖然與顯著的效果比起來,這點錢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計,但寧月也只是剛剛脫離溫飽線而已貧民。

「看來是藏不住了,再不想辦法生錢,沒幾天我就會被拖累死。大武俠系統,我算是被你坑慘了,現在開弓沒有回頭箭,除非我不練功,否則就得不斷的燒錢……」無力的吐槽了一句之後,寧月將丹藥收好踏出了衙差院的大門。

「寧月,集市都結束了你出門幹啥?」老李看到寧月結束了宅男生活出門不禁一愣脫口而出。

「我就出去轉轉1前些天多虧了老李的照顧,寧月對他很是感激,換做平時,寧月最多笑一笑絕對不會像今天一樣隨便找個借口。

出了衙差院,寧月直奔周濟藥鋪。這一次周大夫並沒有出診,大老遠的就看到寧月過來。

「小月,看你今天紅光滿面的,身體應該好了吧。上次你面無血色的樣子著實讓我嚇了一跳,別怪周叔嗦,正所謂欲速則不達,練功是要講究循序漸進的……」

寧月瞬間感覺一陣頭疼,周濟這人不錯,就是太過於嗦。以前倒還沒什麼,自從寧月來到了同里鎮之後算是領教了。也許因為兩人同是易水鄉的人,自然而然的親近了起來。而且周濟有好幾次不經意間提過要招寧月入贅,所以周濟對寧月說話的語氣也更像是對侄子。

「好了好了,周叔我都知道。上次是我一時間沒收住以後我會注意的。」寧月終於忍不住打斷了周濟的喋喋不休。

「你怎麼和翠翠一個樣子?我還沒說幾句你就不耐煩了?周叔不是吹牛,雖然周叔不懂武功,但醫武不分家。那天我給你號完脈……」

眼看周濟又要開始,寧月頓時冷汗直冒的打斷,「周叔,我叫你叔了還不行么?我這次來是有正事的1

被打斷了話雖然不太高興,但周濟還是茫然的張了張嘴巴,「什麼正事?」

寧月掏出腰帶中的丹藥小心的遞到周濟的身前,「這是謝雲弄來的丹藥叫赤炎丹,具有洗經伐髓,強筋健骨的功效,更為難得的是他能剔除暗傷固本培元。周叔,我打算讓你幫我賣著這丹藥。」

「好葯1周濟接過丹藥聞了一下,頓時臉色大變,伸出舌頭舔了一下之後終於忍不住的贊道。

「當然是好葯,不過……」寧月看著周濟直接一舔瞬間感覺後背一寒,「這是用來泡澡用的,不是吃的。」

「無妨1周濟面不改色的瞟了寧月一眼似乎在說你小子少見多怪。

「小月,為什麼謝雲要把丹藥交給你而不是他自己找我來賣?而且這葯定價幾何,我們又如何分成?」周濟說話間收起了笑容,談到正事,他也沒有了之前把寧月看做晚輩的慈祥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