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八章 觸發新任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觸發新任務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淫邪的笑容浮現在臉龐,兩神農幫的弟子看著越來越近的周翠翠胸脯越發的火熱。pBtxt周翠翠雖然說不上美貌,但這鼓脹的胸脯還是異常的撩人,至少比鎮上麗春院的姑娘大得多。

說是拿回去抵命,但他們心底知道無非是綁架勒索然後再撕票而已。當然,按照慣例,撕票之前還是得讓他們一眾師兄弟好好享受享受,而現在,就當收點利息……

「——」一聲脆響,兩名神農幫弟子只感到眼前一花,緊接著手掌上火辣辣的疼。抓向周翠翠的的手不但被打到了別處,自己更是被打退了好幾步。

「月哥哥,救我,救救我,他們冤枉我,我沒有……真的沒有……」看到一身藍色差服的寧月,周翠翠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眼神迸射出熱切的光芒。

「什麼人?」齊長老的眼神微微眯起,盯著寧月的眼睛露出一縷淡淡的殺機。

「看著我這身裝扮,你覺得我是什麼人?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別說你一個未入級的幫派,就是九級宗門膽敢這樣做也得問問大周律法答不答應1寧月毫不勢弱一步一步的向齊長老逼近。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

「放屁,你何德何能膽敢定人生死?殺人償命此乃大周律令,但也需縣令大人府台大人親省判決,神農幫算什麼東西膽敢代替大周律法?」寧月沒等齊長老說完便破口大罵打斷道。

先聲奪人搶佔道德制高點,這種技巧豈是這群土包所能明白的?所以被寧月的一通搶白,直接將神農幫的齊長老擠兌到了角落裡張口無言。

「混賬,一個小小的衙役膽敢這麼和齊長老說話?」被寧月逼退的兩弟子這時才從方才的打擊中回神,聽到寧月的話瞬間臉色變得鐵青。

他們從小的教育里就是能動手盡量別動嘴,論罵架就是整個神農幫綁一起也未必是寧月的對手。所以兩弟子見齊長老啞口無言之後不約而同的擼起袖子向寧月打來。

寧月剛剛將小擒拿手練到小成正手癢著,見到兩弟子伸手打來也是心中一喜。神農幫是不入流的幫派,就是他們的幫主長老也不過是後天境界。至於門下弟子,能有一兩個踏入後天已經了不得了,大多數人比起普通人也是多了些武功招式。pbtxt

面對打向面門的一拳,寧月不閃不避,正當神農幫弟子臉上勾起笑容的時候,寧月才不慌不忙的一把握住他的拳頭用力一扭。

神農幫弟子的笑容還在臉上綻放,但下一秒卻已經惶恐的臉色煞白。被寧月抓住拳頭不可怕,可怕的是寧月練得是小擒拿手,更可怕的是寧月在制服拳頭的瞬間使出的分筋錯骨手。

一息之間,最先攻到寧月跟前的神農幫弟子被打倒在地,而且分筋錯骨手一出再無反抗能力。寧月臉色淡然身形一閃,眨眼間來到第二個神農幫弟子身側,故技重施的將另一個弟子打倒在地。

跨過地上握著手臂痛哼的兩個神農幫弟子,寧月滿面春風的向齊長老走去,「若你們神農幫入了天幕府的籍,那我還真的不好多管閑事。但是,你們雖然自稱江湖勢力但卻還是我吳縣戶頭,那麼你們的所作所為我責無旁貸。既然說周濟藥鋪治死了人,那也該一紙狀紙將周濟藥鋪告向公堂,在此私設私刑是欺我衙差院的刀不利么?」

齊長老臉色陰晴不定,他們一直自認為是江湖幫派,甚至在吳縣郊外立了山頭。但是,這江湖不是你說是就是的。天下宗派必須到天幕府註冊,只有符合條件的才能算為合法的門派宗門。像神農幫這種只有百來號人,最強的高手也不過後天五重境界的幫派,連一級都評不上。

齊長老臉色陰鬱,看著越來越近的寧月眼神中殺意一閃而過。這樣的變故雖然瞬間即逝,但寧月還是精準的捕捉到了。以前是警察,對於通過臉色眼神來判斷對方心理活動很有經驗,所以瞬間寧月就猜到了齊長老對自己動了殺機。

寧月心底一慌,想不到自己祭出了大周律法都不能將他們的鎮祝寧月可以一招秒殺神農幫弟子,但對神農幫的長老他卻沒有絲毫把握。何止是沒把握,他現在只不過肉體力量強悍但神農幫長老必定是有內功傍身的。

「齊長老,你是需要天幕府介入……還是跟我去縣衙由縣令大人裁決?」寧月故意將天幕府三個字咬的格外重,就是要提醒齊長老不許亂來。當街殺人,殺的還是公門衙役,天幕府不會不管不會不出手。

「無論是天幕府還是縣衙,我神農幫的確得罪不起。但你一個小小的衙役,老夫還是可以隨手了結了1說著飛身一掌帶著炙熱的火焰向寧月的胸膛印去。

「我是……我靠1寧月正想報出名號,但對方掌中的火焰卻比寧月想象的中的更快,還沒來得及說出口火焰組成的手掌就已逼近胸膛。

只要報出名字,以寧月和謝雲人盡皆知的關係齊長老應該不敢下殺手的。但可惜他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就被齊長老打得狼狽不堪。險之又險的避開了血紅的火焰心底暗自後悔。

方才不是寧月故意要裝逼,其實一開始就可以報身份然後以謝雲的名字壓的神農幫不敢吱聲。但他一時抹不開面子來狐假虎威,更不想做一個躲在謝雲背後的烏龜所以想著借用大周律法鎮住神農幫。

可他沒想到神農幫竟然絲毫不將律法放在眼裡,更可恨的是他們這些普通的衙役在一個不入流的江湖門派眼中也是想殺就殺的螻蟻。

「轟——」又一團火焰擦著寧月的衣角燃過,在齊長老動手的時候,圍觀的群眾早已鳥獸魚散。否則如此狹小的空間還真的避不開齊長老的強大攻勢。

天下武功都有其特有屬性,水木金火土陰陽七種屬性各有千秋。而人體也有其特有屬性,如功法與人體屬性相合,那麼就進境飛速,如果不合就事倍功半。

而現在雖然不知道齊長老屬於哪一種但他的功法絕對是火屬性的。火屬性功法其殺傷力是幾大屬性中最大的,寧月連續躲避十多招烈焰掌之後體力已經枯竭。

「哼,小小衙役竟然能躲過我十掌,你也算在同里鎮揚名了。可惜……下輩子記得把眼睛擦擦亮,別以為穿了一身公服就把自己當成人物1齊長老在說話間眼中殺意暴漲,下一招雙龍戲珠向寧月攻來。

無論力量速度,寧月都差了齊長老不少,再加上齊長老使出了烈焰掌中的殺招。瞬間炙熱的氣浪撲面而來,四面八方全是火焰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嗤——」一陣刺耳的聲響,無數水汽升騰彷彿遨遊在雲海之中。寧月正打算硬抗下這一招,突然之間感覺周圍的火焰蕩然無存。

朦朧的雲海之中,一個藍色的身影在雲霧中若隱若現。霧氣慢慢的散開,一個四十上下的中年人站在寧月的身前。雙手放在背後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

「百里雲?你來做什麼?」齊長老看到來人臉色一變,下一瞬就咬牙切齒的問道。

百里雲很瘦,即使寬大的藍袍穿在他身上也不能遮掩他的乾瘦。兩個眼眶深深的凹陷,但眼眶之中的眼睛卻異常的明亮。

「呵呵呵……齊長老,你別忘了我百草堂是幹什麼的。整個吳縣一半以上的藥鋪都在我百草堂拿葯,這周濟藥鋪自然也不例外。正所謂打狗也要看主人,你對周濟藥鋪喊打喊殺問過我百草堂么?」

周濟父女兩人看到百草堂幫主百里雲到來更是激動不已,但寧月的心卻不由得咯一下。百里雲來了,還親自來了。以他對百里雲的了解,這貨向來無利不起早。今天他出手的目的自然不言而喻,怕是百草堂也盯上了赤炎丹。

趁著兩人在哪對峙,寧月悄悄的來到那個說是被周翠翠治死的外門弟子前。神農幫的弟子剛要喝止卻被寧月的眼神嚇退。寧月是打不過齊長老,但收拾你們這些嘍還是小意思的。

事件進展到現在,已經是神農幫和百草堂爭奪赤炎丹的丹方。至於那個作為借口的外門弟子屍體,已經沒了作用。所以齊長老只是眼角瞟了一眼也沒有制止寧月的動作繼續和百里雲對峙。

死者臉色發黑,看來是死於中毒。身體異常強健,年齡不過三十。身上神農幫的服飾有些不太合身,手掌上面布滿老繭和傷口。

「哼!外門弟子?恐怕只是一個雜役吧1寧月心中想到,剛才摸了摸死者的骨骼,關節已經變形,這樣的變形根本就不是練武造成的,而是常年累月的乾重活造成的。有此推斷,死者不僅不是神農幫的外門弟子,而且還不會武功。

「咦?」寧月眼中放亮,注意到了死者虎口處的兩顆黑痣,稍微一想就從腰間抽了一把小刀割開了死者的手臂。

「果然如此1寧月眼中精芒大亮。

「叮,是否領取新任務?」沉寂了一個月,腦海中的系統終於再次有了新任務的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