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九章 還你公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還你公道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任務當然接取,要知道觸發一個任務多麼的艱難?穿越重生以來才接取到一個任務。pbtxt寧月按下了接取任務,一瞬間腦海中跳出了任務彈窗。

「公道!身為公門衙役,必須守衛一方太平,還世間長久正義。如今周濟父女含冤待雪,正是你一展身手的時機,道出死者真正死因,保周濟父女度過此劫難。完成任務獎勵經驗三百點,銀兩三百點1

當寧月回神之際,齊長老和百里雲已然拼起了意念。武者過招未必需要直接動手,在動手之前如果能氣勢勝過對方一籌將來比斗就能一招定勝負。

可惜兩人功力旗鼓相當,就算百里雲要比齊長老略高一點也是一百招開外。打到那個時侯,別說勝負了,兩個人估計都得累死。

「百里雲,周濟藥鋪也不過是在百草堂拿葯而已,又不是真的是你百草堂的人,難道你真的要為了他而與神農幫作對?」齊長老有些勢弱,但他依舊不願輸陣率先開口問道。

「呵呵呵……既然是拿我的葯做生意,我就要保他們周全。要是人人都可以拿藥鋪出氣撒野,吳縣還有誰替百草堂賣葯,我們上哪裡賺錢去?」百里雲掛著冷傲的笑容反問道。

「殺人償命,周濟藥鋪醫術不精治死了我的弟子,你覺得這事我可以算了?今日我要不能為死去的弟子討回一個公道,神農幫如何還能立足將來如何光大門楣。百里雲,你若識相的就請讓開,否則,等幫主師兄來了合我兩人之力你也休想全身而退。」

百里雲依舊掛著冷酷的笑容,神農幫劉士元雖然武功不俗,他百里雲也未必怕了他。只不過……百里雲眼珠一轉一個陰險注意就浮上了心頭。

緩緩的收了氣勢,對面的齊長老也以為百里雲服軟跟著收了氣勢。百里雲輕輕的踱步到死去的弟子跟前,隨意的打量了一眼死者。

「果然是死於中毒,周濟,莫非真的是你們開錯了葯?」百里雲淡漠的問道,語氣中一副主宰周濟生死的意味。

「沒有!絕對沒有1早已嚇傻的周翠翠驚魂未定的尖叫道,「我開的只是普通的傷寒藥方,就算沒病的人喝了都不會有事更不會中毒,他的死和我無關……真的和我無關……」

「哼,證據確鑿還敢狡辯?周濟,如今是你們治死了人理虧在前要我保下你的女兒可是很難辦啊1百里雲低聲的嘆息道卻讓周濟眼睛一亮。pbTxt

「百里幫主,求求你,救救我女兒。只要你能救我女兒,怎麼樣我都答應……」周濟連忙激動的跪下哀求。

「是么?把赤炎丹的藥方交出來吧1

「果然1寧月冷冷的看著如小丑一般的百里雲心底不屑的冷笑。

這一聲雖然很輕,但卻如臨棒喝一般在周濟的腦海中炸響,下一瞬間,露出一個哭喪的臉龐,「百里幫主,我真的不知道藥方啊,這丹藥不是我煉的1

「不是你煉的?那是誰煉的?既然你不說,那就殺人抵命吧1說著一掌向周濟的胸膛拍去。在百里雲想來,神農幫不過是要一命抵命,那就拿周濟的命賠了就是。到時候神農幫沒理由喋喋不休這周濟藥鋪還不是隨他拿捏?想到這裡,眼神瞄向嚇得臉色發白的周翠翠露出一絲淫邪的微笑。

「住手,丹藥是我煉的1寧月突然暴喝說道,百里雲的手掌在周濟胸膛前一寸位置生生的停祝

「你煉的?你一個小小的衙役?」百里雲尖著嗓門不屑的問道。

「是我煉的,不過在你們索要丹方之前,我需要把另一件事弄清楚1說著寧月冷冷的掃過神農幫的幫眾,「我身為吳縣衙役應該有調查權吧?」

「哼,這都明擺的還調查什麼?就連剛才百里幫主也已經確認,你一個小小的衙役還有什麼好說的?」

「百里幫主只說死者死於中毒,可沒說就是周濟開出的藥方毒死的。從頭到尾都是你們神農幫口口聲聲說周濟藥鋪治死了人,空口無憑當然要調查一番1

寧月悄悄的向百里雲靠攏防止神農幫狗急跳牆暴起殺人,雖然明知道百里雲也不是好東西但寧月的策略就是拉攏一個打擊一個。

現在可以報出謝雲的名字,但謝雲畢竟不在當常這群武林人士向來無法無天寧月還真不敢賭謝雲的名字能鎮得住神農幫。

「剛才我仔細看了死者的屍體,死者雖然是中毒身亡,但絕對不是吃錯了葯而死,因為死者中的是生物毒素。」寧月滿臉自信的說道。

「何為生物毒素?」百里雲也是玩毒的高手,但他卻沒聽說過什麼生物毒素。

「就是蟲毒,死者是死於蛇毒1寧月看著齊長老的眼睛一字一頓的說道。

齊長老眼底流過一絲慌張,但被他很好的掩飾過去下一秒立刻做出竭斯底里的嘴臉,「信口開河,方才還說我們空口無憑一轉眼你也玩的很溜么?小小衙役敢當多管閑事,看來留不得你了1

「想殺人滅口么?」寧月還沒說話,百里雲已經悄悄的擋在寧月的身前,「小兄弟,你繼續說。」

「多謝百里幫主1寧月的姿態放的很低,道過謝之後再次指著地上的屍體說道,「死者左手虎口處有兩顆黑痣,這其實是毒蛇咬出來的的牙櫻方才我割開死者的皮肉,發現裡面的血液都已成了膏狀。這是蛇毒最顯著的特徵,所以我斷定死者是死於蛇毒。想必是死者在砍柴的時候不慎被毒蛇咬傷而中毒身亡1

寧月說完齊長老的臉色已經變得以一片青紫,而周濟父女眼底流出驚喜的神光。只要證明死者的死因和周濟藥鋪無關,那他們就能平安無事的度過此劫。

「齊長老,你說這個小兄弟說的對不對?反正屍體就在這裡,要不要再驗一遍?」百里雲皮笑肉不笑的來到齊長老跟前戲謔的問道。

「不用了,小兄弟已經說得這麼清楚,再驗也沒有意義,我們走1齊長老一看已經無利可圖二話不說轉身即走。

「齊長老,你徒弟的屍體……」

「送你了1

望著神農幫頭也不回的離開,百里雲臉上勾起一絲冷笑,轉身來到寧月的跟前拍了拍寧月的肩膀,「小兄弟,你很不錯啊1說完帶著似笑非笑的神情緩緩的離開。

而此刻的寧月卻已經將心神沉到了識海中,已接下的任務並沒有提示完成,這意味著周濟父女的危機還沒有解決。看著漸漸離開的百里雲,寧月眼中寒芒閃爍。

「百里幫主,請留步1

「小兄弟還有何指教?」百里雲停下腳步半側過身體露出一副意味深長的笑容。

「我剛才說的其實是假的,赤炎丹並不是我煉製的。」寧月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笑臉淡淡的說道。

「我知道,能煉出赤炎丹的絕對是醫藥大家,不是我看不起小兄弟,以小兄弟的年紀絕無可能……」

「這個赤炎丹是謝雲交給周濟藥鋪的,而煉製丹藥的人也只有謝雲知道。如果百里幫主有意,可以去天幕府找謝雲。」

寧月的笑容在百里雲的眼中是如此的可惡,如果丹藥真的是謝雲的,就算給百里雲十個膽子他也不敢打主意。但是,謝雲最近一段時間根本就不在同里鎮,這狐假虎威的也太明顯了吧?

看著百里雲的表情,寧月就知道他根本不信。絲毫不介意的聳聳肩,「百里幫主,如果你不信,我也沒辦法。不過,你覺得我有必要騙你么?就算周濟藥鋪是我的同鄉,還沒到我搬出謝雲來保他們的地步。我只是擔心你們真的惹惱了謝雲以後日子不好過而已。」

「同鄉?」百里雲的臉色陰鬱了下來,「小兄弟也是謝雲的同鄉,敢問小兄弟尊姓大名?」

「易水鄉,寧月1

沉默!整整沉默了十息對面的百里雲才開口說話,「原來你就是兩年前不惜讓謝雲挨個勢力敲門只為了說一句『寧月是我罩的』的那個寧月?你的面子我賣了1

「百里幫主請留步1寧月再一次微笑的叫道。

「寧兄弟又有何指教?」百里雲對被寧月三番四次的叫住有些不滿。但對方既然是謝雲的兄弟,百里雲暫時還不敢怎麼得罪,哪怕臉色不好看還是冷冷的問道。

「赤炎丹的丹方雖然不能交給你們,但赤炎丹卻可以賣給你們。如果你們有意可以和周叔叔好好談談購買赤炎丹的份額。反正謝雲也是開門做生意賣給誰不是賣呢?只不過……你們得擋住那些買不到丹藥而心生歹意的人。

如果百里幫主覺得力有不殆的話也可以聯繫其他人聯手。同里鎮周邊以百草堂,神農幫,石窟門最強,你們三家可以聯手瓜分了丹藥份額。」

百里雲陰晴不定的看著寧月的笑臉,過了許久才默默的點了點頭,「我會聯繫其他兩家,到時候過來和周大夫一起商量,還多謝寧兄弟的建議以後如有需要隨時可以來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