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十章 畢竟不是遊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畢竟不是遊戲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等百里雲真的消失在街頭的時候,系統的任務才提示已完成。pbtxt不只是寧月鬆了一口氣,站在一邊驚魂未定的周濟也是一樣。周濟父女連忙感恩戴德的表示感謝,尤其是周翠翠,看向寧月的眼神都帶著火花。

此事說起來寧月還是很尷尬的,畢竟周濟藥鋪的遭遇還是因他而起。在與周濟交代好以後的說辭分配的份額之後,寧月就告辭離開了。

回到衙差院,寧月迫不及待的回到後院。剛才完成了任務拿到了三百點經驗,而人物從第一級升到第二級只需要二百五十點經驗,也就是說,寧月可以升級了。

人物升級按鈕已經亮起,寧月飽含期待的點了升級。在一陣酥麻過後,寧月的人物等級已經從一級升到了二級。按理說等級提高了一倍實力也該是提升一倍。但可惜,沒有絲毫感覺,身輕如燕的感覺沒有,脫胎換骨的感覺也沒有。就好像打了一個冷顫之後什麼都沒有改變。

不信邪的寧月再一次沉入系統版面,人物等級已經是兩級,但人物的力量,速度,防禦都沒有一點的改變,戰鬥力也沒有一絲一毫的提高,除了根骨增加了一點之外升級竟然沒有一點的好處?

寧月很失落,如果把這三百經驗用到升級武功上面,寧月至少能將小擒拿手升到十一級,到底還是經驗誤導啊!反思了一下之後,寧月也明白了升級不能帶來實力提升的原因。

系統畢竟不是單純的遊戲,既然系統可以影響到現實,現實又怎麼可能不會影響到系統?不可能好處全都保留,壞處全都消失。

在現實的世界,沒有升級,人變強的原因還是因為學習了高深的武功或者是功力的精進。升級,了不起提升一下根骨資質於實際還真沒多少作用。

想通了這一點,寧月自然結合實際情況來給自己變強制定了一份計劃。花了整整大半天,寧月在勉強整理了出來。首先是需要弄一份內功,知道了系統與實際的關係之後寧月也明白了只有提高了內功自己的實力才會有極大的提高。

那麼以後觸發任務賺經驗之後最先投資內功,然後投資招式,至於人物等級……那是能不升就不升,反正升了也沒啥用。

三天之後,百草堂神農幫和石窟門三大掌門齊聚周濟藥鋪,因為知道周濟背後站的是謝雲,所以幾大掌門對周濟還算比較客氣。pbtxt

商討之後,三家平分了周濟藥鋪的赤炎丹,但必須保證周濟藥鋪不被其他不懷好意的人和勢力騷擾。寧月每月給周濟藥鋪提供三十顆丹藥,正好每家十顆。

不知不覺又過了五天,自從將小擒拿手練到了小成之後,寧月的修鍊進度明顯變緩了下來。可以說速度只有以前的五分之一。不是寧月不勤快,而是從小成十級到大成十五級,每一級的熟練度都比以前所有加起來還要多。

夕陽在天邊落下最後一道餘暉,天空依舊很亮。寧月哼著小曲緩緩的走到鄉間小道之上。還沒靠近易水鄉,地平線的盡頭一個黃色的小點突然出現飛速的向寧月奔跑而來。

「旺財?」寧月驚喜的叫道,蹲下身體任由旺財撲進自己的懷中。

旺財是一條土狗,但寧月敢保證這是世上最聰明的土狗。反正寧月以前沒事幹經常和旺財說話,而他所說的話旺財幾乎都聽得懂。

本來寧月給它取得名字是追月,因為旺財跑起來真的很快。但後來謝雲以堂堂四大神捕之一追月大人竟然和一條狗同名為由硬是改成了旺財。

半個月前,旺財和謝雲一起消失,對於這一點寧月已經習以為常。因為謝雲破案經常會用到旺財去幫忙,但像這一次一下子就消失了半個多月倒是從未有過。

旺財回來了,那就意味著謝雲也回來的,寧月心情也突然變好了起來。謝雲不只是他的好朋友,更是他的大哥。雖然有時候這個大哥很不著調但只要有謝雲在,整個十里八鄉就得給寧月幾分面子。

推開整齊的籬笆,寧月輕快的踏進自己的小院。一抬眼,就能看到謝雲坐在房沿上耷拉著腿一口一口的喝著酒。

「我突然發現一件事,在我的印象中每一次和你見面不是看到你在喝酒就是你來請我喝酒?你有沒有數過這些年你喝了多少酒?」寧月站在院子里仰著頭笑問道。

「沒數過,不過我猜可以將眼前的池塘倒滿1謝雲一邊往嘴裡灌著酒一邊回到。

「一立方的酒共有兩千斤,前面的池塘至少可以放得下三千六百立方的酒。也就是說共有七百二十萬斤酒,就是給你十輩子也喝不了這麼多。」寧月頭也不抬的戳破了謝雲的牛皮。

「喝?什麼時候你的反應這麼快了?」謝雲驚訝的放下酒壺,當他正式打量寧月的時候,眼神中突然閃過一道精芒。

「小月月,接著1說著手中的酒壺恍若流星一般向寧月砸來。

寧月沒想到謝雲會突然間的出手,但依舊照著本能反應大手一抄將酒壺抄在手中。剛剛抓穩,耳邊的風聲就已經響起。

謝雲看似一個爛酒鬼,但他的身手絕對是不錯的。年僅二十三歲卻能達到後天七重境界,放眼整個天幕府也是不多。謝雲一掌擊來,看似緩慢但手掌間如海浪般翻滾讓整個手掌都變得虛無縹緲起來。寧月剛剛揮手格擋,兩掌交錯寧月就感覺到了不對。

彷彿陷入泥潭一般,寧月的掌力被吞噬一空,更讓他難受的是整個身體都彷彿陷入了泥潭,無論做什麼動作都那麼的艱難,彷彿束縛無處不在。漸漸地,不只是行動變得吃力,就連呼吸也彷彿異常的粘稠。

謝雲嘿嘿一笑,手掌翻飛抓著寧月的手臂又扯又捏,不一會兒整條手臂就失去了知覺。這一招寧月很熟悉,就是這些天他都一直苦練的小擒拿手。

「哈哈哈……小月月,你可以啊,大半個月不見你竟然已經成了三流高手?實在讓為兄大開眼見,為了慶祝一下小月月是不是該請哥哥吃一頓酒?」謝雲抓著寧月的手反手掰著,一邊慢條斯理的拿起被寧月放到地上的酒壺美美的灌了一口。

「放開我1寧月冷哼一聲,自己按照小擒拿手的法門慢慢的回正被謝雲抓亂的筋骨,「三流也算高手?還有,想喝酒自己去地窖里拿,別找什麼借口。」

「這怎麼可以?那可是老師親釀的佳釀,而且還是老師為數不多的遺物你就是給我再大的膽子我也不敢拿的。」謝雲瞬間變得一本正經,看他的表情不熟悉的人也許會真的被他騙過去。

「切,說的好像真的一樣,你現在喝的酒是哪裡來的?別告訴我是你在村口的張叔家打的。」沒好氣的說著,整理了一下衣服不理尷尬的謝雲踏進了院子。

謝雲屁顛屁顛的跟著進了屋,看著寧月忙著燒水,謝雲眼珠子又咕嚕嚕的轉了起來,「小月月,你不打算做飯么?」

「我在衙差院里吃過了……」

「我還沒吃過啊,家裡來了客人怎麼不該招待一下?」謝雲的表情很憂傷,看著寧月的眼神如此的幽怨。

「這個家,你待得時間比我還長。」寧月不以為然的笑道,「想吃東西自己去廚房弄,記得給旺財也做一點。我不知道它今天回來所以沒給他帶骨頭……」

謝雲唾了一口一溜煙消失不見,感情在寧月的心中自己還不如一條狗埃自從寧月受傷之後,整個人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人越來越精嘴巴也越來越毒。

不過對於寧月的轉變謝雲非但沒有懷疑反而暗中竊喜。因為在謝雲的印象中,寧月小時候是很有靈氣的。現在也許是褪去身上的偽裝恢復到原本的性格。

不一會兒,謝雲捧著一碗麵條來到寧月的身邊呼嚕嚕的吃了起來,「不問問我這大半個月去幹嘛了?」

「你是天幕府的鐵牌鋪頭,自然有很多事要做。不該知道的還是不知道的為好。」寧月漫不經心的往灶台里扔了一根柴火。

「半個月前,在太湖中心爆發了一場驚世大戰。有興趣知道么?」謝雲露著邪惡的笑容看著寧月的側臉問道。

「和我有關係么?」寧月微微一動,半個月前正好是自己搞出赤炎丹的時候,那一天的天氣也異常的古怪,一會兒颳風一會兒下雨的。

「有1謝雲突然放下碗一臉的嚴肅,「千暮雪突然駕臨怒蛟幫約戰岳龍軒,約戰地點就是太湖。當初觀戰的有江南大俠江別雲,還有金陵絕頂的沈家沈千秋。除了他們兩,再也沒人能近距離的看到這一場大戰。」

寧月手中的動作一頓,一個月了再次聽到了千暮雪的消息。對於這個名義上的未婚妻,要說不在意肯定是騙人的。但寧月卻又不敢把自己真的擺在她未婚夫的位置,正如世人說的那樣,千暮雪身在塵世,卻跳出紅塵。走在人間,卻是天上謫仙。讓寧月只敢遠遠的看著不敢靠近。

「她沒事吧?」勉強的讓自己的語氣貼近與自然,但謝雲這樣的老江湖還是露出了一絲得逞的詭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