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十一章 治國平天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一章 治國平天下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平手吧1謝雲繼續捧起面碗呼嚕嚕的吃了起來,「岳龍軒在回去之後就直接閉關了,千暮雪也回到了桂月宮。pbtxT但是,哪怕過了半個月,先天以下依舊不得下太湖。太湖水中劍氣縱橫大浪翻卷,天榜高手之戰恐怖如斯」

謝雲一臉羨慕嚮往,先天如果是普通江湖中人的追求,那麼天榜就是他們這群天之驕子的嚮往。滾滾長江東逝水,一代新人換舊人。古往今來,多少天之驕子大綻光彩但能在天榜留名的也就那麼幾個名字而已。

「哎今年不知又有多少人家家破人亡了……」寧月添了一把柴火嘆道。

美好的嚮往瞬間被破壞殆盡,謝雲僵硬著表情幽怨看著寧月,實在無法理解這貨的跳脫思維。自己跟他說天榜高手的風采,他給你來一句憂國憂民?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真的那麼不在乎?

「你說時隔半月太湖水中依舊劍氣縱橫,那太湖中的魚蝦定然死傷慘重怕是三年別想恢復元氣。靠著太湖水岸的漁夫約七千戶六萬餘人,他們交戰之時有誰替他們想過?我不是在怪千姑娘,只不過這個江湖實在……」輕聲一嘆,寧月目光灼灼的轉過臉向謝雲望去。

「這就是我這半個多月忙的腳不點地的原因。天幕府也是為此而成立,將江湖武林與普通百姓之間的聯繫降到最低。但就是如此,我們天幕府還不受江湖待見,走到哪都要被人罵一句朝廷鷹犬。」謝雲也是有些傷感的吐槽道,這種委屈,他已經說了無數次,但第一次他如此得到寧月的認同。

「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忌!這個世界之所以混亂是因為掌握力量的人脫離了朝廷的掌控而已。如果你們天幕府只是為了給江湖爭鬥擦屁股,那我真高估了當年的洪武大帝。在我看來,非是天幕府善後於江湖,而是天幕府管制於江湖,只不過時機未到而已。」

寧月前世是警察,所以他更明白什麼叫法度法制。法制的前提是平等,為了卻是自由。他雖然也幻想一刀在手快意恩仇的生活,但有這樣想法的人絕對沒想過別人也可以這樣。當所有人都一刀在手快意恩仇的時候,這個世界將是何其可怕的世界。

「世界的戰略性武器就是武功,而武功偏偏弄得遍地都是,這些學了武功的人還全都自行抱團成為一股股脫離朝廷管轄的勢力美其名曰門派。pbtxt

一些大型宗門,光門下弟子就數千,佔領大片土地。靠著這些宗門生活的平民百姓更是有十萬之多儼然成了一個國中國。大周皇朝如何不亂?天下何時國泰民安?」

看著謝雲震驚的表情,寧月很是得意那種指點江山的感覺,異常的風騷也異常舒爽。呵呵一笑:「算了,我也是隨便說說,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只不過是個混吃等死的衙役,這種家國大事還是交給……****1

「怎麼了?」謝雲好奇的看著突然爆粗口罵娘的寧月,在謝雲的印象中,還沒聽過寧月爆過粗口。

「沒事,手被木刺扎了一下。」寧月露出一個比哭還慘笑容,臉色更是變得面無血色。

「我下個月要走了……」謝雲狐疑的看了眼寧月,突然幽幽的說道。

「去哪?」寧月漫不經心的問道,耷拉著腦袋彷彿深受打擊一般。

「涼州,我師父推薦我去涼州任職,不過你放心我會和魯達打招呼的,以後由他照應你。」

「恭喜高升1寧月心中一暖,這個兄弟真的沒的說,從小到大對他可謂無微不至,如果寧月是女的說不準直接以身相許了。

「平調,平調而已!對了,最近一段時間盡量晚上不要走夜路。」在裝逼般的謙虛一下后,謝雲突然一臉嚴肅的告誡道。

「怎麼了?出了什麼事么?」

「隔壁中縣的天幕府大牢里前幾天發生大火,逃出了六個死囚到現在還沒有落網,有線索指引似乎到了咱們吳縣。這群傢伙都是亡命之徒,誰遇到誰倒霉。蘇州府已下達海捕文書,在這群歹人沒有落網之前你還是小心點為好。」

「哼,不被我遇到才好,要是被我遇到,就讓他們見識我分筋錯骨手的厲害1武功有所長進讓寧月的小心臟有些自我膨脹。

「得了吧1謝雲不屑的打擊到,「這幾個死囚每一個都有武功傍身,就你那三腳貓的功夫?聽哥一聲勸,要真走霉運遇到了,別廢話趕緊跑。」

因為寧月心情不佳沒精力和謝雲扯皮,謝雲吃完面之後沒多久就離開了,走的時候還不忘順走了一袋赤炎丹。旺財開心的回到了它的狗窩,寧月卻一臉生無可戀的躺在床上恨不得扇自己幾個耳光。

「叫你嘴賤啊,叫你裝逼啊!我說你咋想的?沒事說什麼俠以武犯忌?指點什麼江山?江湖亂關你屁事?就算亂能亂到你頭上?」寧月已經罵自己罵了半個時辰,但他似乎還意猶未荊只因為在他嘴賤指點江山的時候,腦海中跳出來一個任務,而且是自動接取的主線任務。

「治國平天下,既然你已經發現了朝廷與江湖的弊端,那麼身為有志向的少年當然要建不世之功立千古名聲。十年之內實現以天幕府管制江湖武林,讓天下武林人士都成為聽命朝廷的乖寶寶助朝廷內安四海外抵群狼。任務完成獎勵天道果位,任務失敗經脈寸斷減壽十年。」

「這是霸王硬上弓啊1如果是可選任務,寧月絕對不接。這是一個長達十年的宏大任務,天道果位是什麼?鬼才知道!但他可以肯定如果真的按照任務去做,他寧月絕對是整個江湖武林的仇人。

其中的艱難險阻生死劫難肯定數之不荊寧月可沒那麼偉大的理想,他重生以來最真摯的願望就是能自由自在的混吃等死。在他的原計劃中,等練就了一身可以保命的武功之後就整天吃吃喝喝睡睡,不管閑事不湊熱鬧,如果千暮雪到時候還不反悔,他就安心的做一個小白臉……

但是,美好的生活被這個任務破壞了,他不想經脈寸斷,更不想減壽十年。所以他也只能老老實實的照著系統任務去干,將整個江湖武林納入朝廷之中。這是一個小衙役能做到的么?要完成這樣的目標,他寧月還得先爬到天幕府捕神的位置才行。

「天啊」寧月抓著頭髮一聲慘嚎劃破天空。

太湖岸外燈火連天,密密麻麻的建築是以五行八卦排布。此起彼伏連綿不絕,一里一閣樓三里一碉堡分型錯位仿若龍攀附。

怒蛟幫佔地方圓二十里居高臨下的霸佔了太湖最大的港口,哪怕夜已深,整個怒蛟幫依舊燈火通明。五步一崗十步一哨在暗處更多如鷹一般的眼睛盯著每一個角落。可以說,怒蛟幫的守衛就是比大內皇宮都絲毫不遜色。

怒蛟幫是九級大型宗門,而整個大周皇朝像這樣的九級宗門不會超過二十個。一聲龍吟自怒蛟幫上空響起,一瞬間狂風大起風捲殘雲,怒蛟幫星星點點的火把突然間全部熄滅。

而更讓怒蛟幫幫眾驚恐的是,太湖港口的湖面上風起雲湧忽然的捲起十丈大浪,彷彿湖底之下有巨獸在廝殺。

「龍……龍王爺要出水了」不知是誰尖著嗓門驚恐的叫道,忽然間,一道水柱升騰,水柱的頂端正是一顆水組成的龍頭,哪怕火把全部熄滅,在明亮的月光下這顆龍頭清晰可見。

「1又是一聲巨響,無數星光在水中綻放,彷彿無數能發光的魚群突然間浮出水面聚攏而來。水龍衝出水面之後在水面上盤旋,底下的怒蛟幫幫眾紛紛驚恐的跪下叩拜。

泛著光亮的魚群聚攏之後也是衝出水面向空中的水龍撞去。分散的魚群合成一股,這時候眾人才看清這那裡是什麼魚群,而是一道道數之不盡的劍氣。劍氣聚集在空中形成一把十數丈天劍。

天劍如冰似玉,帶著凜冽的殺意向龍頭斬下。龍頭當然不願坐以待斃,猛的翻轉一口向天劍咬去。如此場景,底下的怒蛟幫眾幾時見過?只當是神仙打架紛紛趴在地上死命的磕頭。

「轟」一聲巨響,天劍在巨龍的轟擊下突然間破碎彷彿天上灑下的星光落向湖面。而水龍似乎宣誓著自己的勝利一般在空中盤旋了三圈之後也一同消失不見。

過了許久再也沒有動靜,底下磕頭的怒蛟幫眾這才茫然的抬起頭看著早已平靜的天空。

「打完了?」這個疑問在身邊不時的響起,誰也沒有顧得上擦去磕破的額頭流下的鮮血。

「太湖結冰了?」不知是誰突然驚恐的叫道。

現在是三月天,可以說春暖花開整個江南道早已茵茵翠翠。但在這個時節,太湖方圓十里一片冰天雪地。這是凡人能做出來的偉力么?這簡直是神跡啊!剛剛站起身的幫眾再一次跪地叩拜不已。

一個面容俊俏的青年疾步的在怒蛟幫中心走廊走著,看著虎步熊風的樣子顯然很急。但等到他在靠近一幢閣樓之時,他卻突然的放緩了腳步與先前的疾風烈火形成強烈的對比。

青年輕柔的踏進閣樓,仔細的整理了衣冠之後才在閣樓內的一塊蒲團上跪下,虔誠的趴下磕了一個響頭,「徒兒司徒冥叩見師傅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