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十二章 越獄的死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章 越獄的死囚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冥兒來了1閣樓之內傳來了一聲輕柔卻不失威嚴的聲音,而此人正是怒蛟幫的幫主,天榜排名第七的絕頂高手江州龍王岳龍軒。pbtxt

岳龍軒成名於三十年前,在二十年前就已經得到江州第一高手的稱號。但岳龍雲心比天高絲毫不滿足於江州第一,他要做的是天下第一。

故而二十年前他閉關潛修將一身武功歸納整理,取其精華去其糟粕,花了整整七年時間才將一身武學融為一爐。再次出關之後,一聲龍吟驚動九州不僅一舉位列天榜,更是踏上天榜第七的位置生生將六名天榜高手踩於腳下。

「方才我已將千暮雪留在太湖中的無垢劍氣擊散,明天開始怒蛟幫照常漕運。」岳龍軒的聲音傳來,語氣雖然很輕,語速雖然很緩,但其中的霸氣卻讓人生出一種膜拜的情緒。

「師傅神功蓋世震爍古今,世人將月下劍仙吹得神乎其技到頭來還是不敵師傅,說到底,她也不是真的劍仙終究是一介女流之輩。」司徒冥瞬間拍過去一記馬屁。

「呵呵呵……」得意的笑聲傳來,看來裡面的岳龍軒對這句奉承很是受用,「冥兒不許胡說,世人道千暮雪為人間謫仙倒也不算言不符實。千暮雪才年芳十八,而為師卻已過了天命之年。古往今來,那麼多的江湖天驕有誰能在這個年紀達到這個高度?

不出意外,二十年後天下武林將是千暮雪獨領風騷。更何況,我們這次是比斗而非生死決戰,她的無垢劍氣飄渺出塵圓潤自如,我也是花了大半個月才勝了一籌。要是生死搏殺,結果卻只能是我倆同歸於荊所以,我雖比她強上一線但卻不能勝她。這個千暮雪果然可怕……」

「是,弟子謹記師傅教誨,絕不驕傲自滿目中無人,二十年後,就算千暮雪獨領風騷弟子也要做那個能與她同站巔峰之人1司徒冥立刻一臉決心的說道。

「你能有此志氣甚好!不過這次叫你過來是有一件事要問你。」

「請師傅問,弟子不敢隱瞞1

「這次千暮雪約戰我是因為在蘇州府內一個少年被易羅雲刺殺,你可只知道易羅云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司徒冥遲疑了起來。

「說1裡面的聲音突然厲聲暴喝,氣勢升騰彷彿洪荒猛獸在面前咆哮。Pbtxt司徒冥蜷縮在蒲團上瑟瑟發抖,一瞬間,冷汗就已經濕了衣服。

「回……回稟師父……是……是少幫主命令易護法……去做的1司徒冥顫抖的聲線彷彿被撥動的琴弦,再也沒有方才的風采和氣度。

「賢兒?你可知為何?」

「一個月前,少幫主不知從何得知……月下劍仙千暮雪竟然有婚約在身……而那個人……那個人就是蘇州府被易長老刺殺的少年!所以……所以……」

「哼,賢兒還是不死心么?我會去和他說,知道此事的有多少人?」

「不……不出五個……」

「殺1

「是!弟子告退……」說著標準的磕了個頭之後顫顫巍巍的轉身離去。落魄蕭瑟的身影絲毫沒有來時的神采飛揚。

彷彿一道清風拂過,一個身著紫色錦袍的中年人突然出現。中年人其貌不揚,粗獷的絡腮鬍子就像村野莽夫。但他偏偏就是天下聞名的江州龍王。

如鷹一般的眼神掃過司徒冥跪拜的蒲團,兩隻被浸濕的手掌印在地板上如此的刺眼。下一瞬間,一陣快意的笑聲自閣樓中傳出。

寂靜的夜,冷冷的月!

一道流星劃過天際,草叢中不時的響起幾聲蟲鳴。寧月領著旺財走在偏僻的山道之上。

換做平常,寧月絕對不會這麼晚的回家,但誰讓這一旬輪到寧月值夜呢。值夜的作用就是防止晚上發生什麼突發事件,比如著火啊發生了案子啊這類的。但同里鎮這個還不滿一萬人的小鎮,已經好幾年沒遇到非要晚上處理的事了。

子時一過,寧月就吹滅了油燈關好了衙差院的門領著旺財往五裡外的易水鄉走去。因為易水鄉離同里鎮不遠,所以寧月並沒有像其他衙役一樣在鎮上租房子祝唯一討厭的一點就是上下班的路上要走一段矮腳山路。

蘇州府山明水秀,水是綠水,山自然是青山。半夜三更走在茂密的林中,沒一會兒衣服已經被樹葉上滴落的水珠打濕。

「旺財,還好有你陪著。我很久沒有走夜路了,在這個荒山野嶺,總感覺一股嗖嗖的寒冷!旺財,你說咱們會不會遇到不幹凈的東西?」

還好旺財不會說話,否則一定會將這個主人鄙視到死。衣服被露水打濕了,被風一吹當然嗖嗖的冷。一般人這個時節要在晚上走過這條山道,都是穿著蓑衣過的。

「旺財,你想不想撒尿啊,脖子里被這麼一吹,突然有一種尿意……」

不是寧月神經病要嘀嘀咕咕的和一條狗說話,畢竟這裡是荒山野嶺,環顧四周一片漆黑。就連頭頂灑下的月光都能讓寧月聯想到妖怪殭屍,在這樣的環境中走路要是默不作聲估計還沒到家自己就已經被嚇出神經病了。

「嗚嗚」旺財突然間頓住腳步,半趴在地上向著一邊的密林深處發出一陣陣兇悍的低吼聲。這也是謝雲最滿意旺財的一點。發現可疑情況絕不像其他的狗那樣大聲的亂叫,而是默不作聲的將人領過去指名目標,要是可以,還會不介意偷偷的靠近對著敵人要害部位來上一口。

這座小山叫矮腳山,四周環繞的全是人家。以前還有點小動物出沒,但幾十年前開始人們就再也沒有在這裡打到過野味更別說野獸了。矮腳山唯一的作用也就是為十里八鄉提供柴火,可以預見不出百年,這座矮腳山恐怕會淪為真正的荒山。

沒有野獸,當然就沒有危險。但旺財卻在這個時候發出了警報不用說矮腳山裡有了外來者。如果是野獸那還好,但如果是人……半夜三更躲在密林之中一定不懷好意。

寧月突然感覺這個陰森恐怖的密林不再那麼的可怕,強烈的好奇心彷彿電流一般流過全身讓寧月忍不住想要向密林中摸去。

抱起旺財,寧月小心的向密林深處探去,盡量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旺財也非常乖巧,哪怕被寧月夾在腋下都沒抵抗一下。

還沒走出百米,寧月卻臉色凝重的停下了腳步。眼前是一顆被砍斷的樹,樹榦差不多有寧月的腰粗。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麼粗的樹竟然是被人一刀斬斷的。

斷口之處整齊平整,看似如清風拂過一般。寧月的心瞬間沉下半截,這一刀很快,至少寧月覺得這一刀砍的如果是自己,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閉目等死。

「看來不是野獸,那就是有人躲進了矮腳山1寧月突然間想起前兩天謝雲的忠告,有六個死囚逃進了吳縣。原本寧月還不認為世界會這麼小,但現在不得不承認,世界真的很巧。

既然知道了死囚的所在,最保險的辦法是悄悄的離開然後去同里鎮天幕府找謝雲讓他過來拿人。這樣自己說不準還能撈個功勞賞到幾十兩銀子。寧月剛想退出,但卻又突然間停下了腳步。

這裡離易水鄉只有二里路,而離矮腳山最近的村莊也是易水鄉。這群亡命之徒來到這裡,最受威脅的自然就是易水鄉。

寧月五歲喪父,如果不是易水鄉這些純樸的鄉親,他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來。所以,退去的腳步猶豫的頓祝既然知道那群歹人對易水鄉有著致命的威脅,怎麼也得打探一下他們來此的打算再做決斷。

打定主意,寧月再次小心的往密林深處走去,這一次,他的動作更輕,每一步都要花費好久才踏出,就是怕快了發出聲響。半個時辰,他才走出了不到五百米。

「火光1寧月的眼神一凝,輕輕的將旺財放下,「你在這等我,我去打探一下。」

在警校里訓練的技術終於派上了用場,怎樣潛行是警校的必修課。因為很多時候需要悄悄的靠近罪犯進行抓捕,要是讓罪犯聽到動靜逃跑很有可能會導致抓捕失敗。

神不知鬼不覺的,寧月如影子一般的逼近到目標五十米處,而這也是寧月的極限了,再靠近被發現的風險太大。以對方展現出來的實力,寧月根本不敢冒這樣的險。

好在此處萬籟俱靜,就算隔著這麼遠,寧月還是聽到他們在說些什麼。

「大哥,以咱們的本事,將來隨便在一個商道邊找一個山頭立個寨也能滋滋潤潤的過日子,來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幹嘛?蘇州府雖然富澤,但能躲的地方太少了,咱們就算能一票撈個大的,有沒有命享用還不知道呢。」

「你以為我不想么?幹完這一票我們就去涼州,蜀州,離州,反正天下之大總有我們的容身之處。」那個****上身一身古銅色皮膚的壯漢嗡嗡的說道。

「大哥,我就不懂了,既然您也有這麼個打算為什麼不直接走還要做一票再走?天幕府對蘇州府的封鎖越來越嚴密了,再晚個幾天,我們就很難混出去了。再說了,一旦我們幹了一票,不就是等於告訴他們我們的位置么?這和自投羅網有什麼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