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十四章 攻敵心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攻敵心房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人在緊張的時候,對周圍的警惕性會提高百分之十。Pbtxt但緊張過後生成到了恐懼,他的警惕性會下降百分之三十。而老三早已在之前就被弄得嚇破了膽。

原本寧月的抹脖子絕無可能成功,身為武者對死亡有著敏銳的直覺。但因為被恐懼麻痹,寧月竟然順利的,無聲無息的割開了老三的咽喉。

「承幸25年,蘇州府共遺失孩童十三名,承幸26年,十名。往後每年或多或少會有遺失,一直到去年榮光六年……蘇州府到底是怎麼了?這些遺失的孩童沒有一點共通之處,既不是為了勒索錢財也不是為了拐賣……」

同里鎮天幕府,謝雲挑著油燈整理著天幕府的卷宗。因為馬上要被調離如果不把往年的資料收拾好會給繼任者帶來不小的麻煩,哪怕那個繼任者是自己這麼多年的搭檔。

「嗯?」謝雲握著卷宗的手猛的一顫,因為他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叫喚聲。此刻凌晨,旺財突然過來一定有事發生,而且絕對是十萬火急的事。

油燈的燈火猛然間搖曳,剛剛還坐在台前握著卷宗的謝雲已消失不見。一道黃色的流光彷彿蔓延的火焰,在月光下旺財淡黃色的毛髮放射著光輝。

「旺財,是不是小月月出什麼事了?」謝雲身影彷彿鬼魅一般出現,下一瞬一把抽出旺財口中的碎布。打開一看,臉色瞬間大變。

碎布上面只有四個字:「叫人,救命1

「旺財,帶路1話音落下,身影已然化風飄起。就像一片鴻毛落葉一般隨著風向遠方飛去。

矮腳山內,密林外圍。

四散的五人各自靠著一棵樹桿惶恐的警惕著周圍,那個可怕如鬼魅一般的高人始終沒有顯出一點跡象。等了半天,周圍依舊一片死寂,除了厚重的喘息聲再也聽不到一點聲音。

「大哥,他是不是已經離開了?」一個聲音不確定的問道。

「應該……是吧?」老大遲疑的說道,他心底也覺得越來越可疑,到底哪個高手會和他們開這樣的玩笑?而且自己來此也是受人指使,難道背後的大人物就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人玩死?

小心的探出身體,幾個嚇得半死的死囚再一次聚攏到了一起,「大哥,這一票還干不幹?」

「干!為什麼不幹?」老大雖然驚魂未定,但臉色已經漸漸恢復了正常,「那個高手沒有再出手只有兩個原因,一個是他已經被人引開了,第二個是他玩膩了已經走了。從他的手段上看,顯然他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也許他殺了老五隻不過一時興起看老五不順眼呢?」

「大哥不愧是大哥,行走江湖的經驗就是足,被你這麼一說我琢磨著好像還真是這樣?」一個精瘦猴連忙一個馬屁拍過去。

「咦?不對啊,三哥呢?」

老大頓時一激,老三是這些人中腦子最好使的。聚攏的時候光顧著慶幸著自己沒受到攻擊一時間忽略了老三。現在一看,五個人就剩了四個少掉的那個正式老三。

「大哥……我……我看到……三哥是往那個方向去的。」最小的老六指著一個方向,四人小心翼翼的摸著往老三的位置走去。還沒走幾步,便看到一個身影背靠著樹榦站在那裡。

「老三,你站那幹嘛?」老大看到老三好好的站著,懸起的心隨即的放下,但下一秒,老大的臉上再次浮現出恐怖的驚容。

越是靠近,越能聞到濃郁的血腥味,而血腥味也代表著死亡。老三的武功可是不俗,好歹是後天兩重境的。比起其他幾個連內力都沒有練出來的高了不知道多少。

但是,老三竟然死了,而且死的好快。至少在老三表情上,連一絲恐懼都沒有看到。說明老三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

老大的心開始打鼓,能有這樣身手的人,要殺他們六個根本就是一巴掌的事。而老三用他的死證明了那個時刻徘徊在他們頭頂的鬼魅,還沒有走。

「大……大哥……三哥……三哥他是……怎麼死的?」老六的牙關發出咯咯咯的聲響,連三哥都死了,他這個武功最差的還能活命?

老大的眼睛突然瞪得發直,顫抖的伸出手指輕輕的摸上老三的脖子。在那條流盡鮮血的傷口中,一片脆嫩的綠葉被他輕輕的抽出。

「摘花弄葉,殺人無形?以氣御物,先天境界1

說出了這幾句話,更是將自己所有的勇氣,所有的僥倖都隨著字眼吐了出去。寧月的心理暗示是成功的,用刀劃破喉嚨和用樹葉劃破喉嚨的效果天差地別。

這是個有武功的世界,當然有摘花弄葉的絕技。無論在哪一個世界,摘花弄葉也絕對是頂尖高手的專利。寧月的目的就是嚇死這群混蛋,所以在割開老三喉嚨之後往他的傷口裡塞了一片樹葉。

「什麼?大……大哥……你說……你說暗中的那個……那個是先天高手?」身邊的幾個小弟語無倫次的叫了起來。先天高手,那是一座豐碑。江湖中有一句話,先天之下皆螻蟻。只有先天,才能笑傲江湖,只有先天才能主宰別人和自己的命。

「能用一片樹葉割開老三的喉嚨,傷口細若蠶絲這樣的人不是先天高手是什麼?」老大滿臉死灰,豆大的汗珠如雨點般溢出。

「老大,怎麼辦?」

「要麼坐以待斃,要麼……自我了斷1

老大眼神中寒芒閃爍,而躲在暗處的寧月,卻也急得滿頭大汗。偷襲殺死兩個死囚已經是極限。接下來再也不會有成功偷襲的機會,而拖延他們的下山步伐的辦法卻一籌莫展。

「躲在暗中的卑鄙小人,有種你給老子出來,暗中偷襲算什麼英雄好漢,有本事,你當著我的面殺啊?老子要是皺一下眉頭就是你孫子1

死寂了半天,老大突然破口大罵,那一臉錚錚鐵骨的樣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什麼英雄豪傑呢。處的寧月不屑的癟了癟嘴,都什麼年代了還用激將法?

對面的老大罵得歡,但他嘴皮子都磨破了四周都是一片死寂。三個死囚緊緊的貼著老大的背後,眼神不住的向四周掃著,生怕黑夜裡突然射來一片樹葉要了他們的命。

寧月的臉色越來越陰沉,不是被他們罵的,而是他清晰的察覺到對方越來越冷靜。一旦對方不再恐懼,不再緊張,自己就再也無法阻止他們的步伐。

身為一個先天高手,被一隻螻蟻用這麼侮辱性的字眼辱罵,如果不做點什麼那還是先天高手么?死囚老大是在尋死,更是在賭。而這一點,正好敲在了寧月的軟肋上。

「呵呵呵……罵夠了么?」寧月眼珠一轉,心升一計之後裝出一個沙啞的嗓音冷笑的問道。

「什……什麼人?」老大剛才裝出的生死無畏錚錚鐵骨瞬間蕩然無存,眼珠亂轉的掃著四周,耳朵不斷的聽周邊一絲一毫的風吹草動。

「什麼人?從牢里出來了就忘了我是什麼人?呵呵呵……」那語氣再加上一些模糊的暗示,瞬間讓老大眼睛一亮但又做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是你?既然是你為什麼要對我出手?既然你要殺我為什麼要救我出來?你到底要做什麼?要殺要剮給個痛快1

「我救你出來……當然是要你替我做事……」聲音飄忽不定就像空氣中飄散的幽靈,給在場的四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既要我做事,又要殺我?你到底想怎麼樣?」老大恢復了冷靜,恐懼也漸漸的消散,但不知不覺再一次被寧月帶到了陰溝里。

「我有殺你么?我殺的,是幾個原本就該在生死簿上勾掉名字的人。我救你出來是要你替我做事,但我有說讓你再救幾個人出來么?」

「轟」彷彿一道響雷炸在老大的腦海,一瞬間,剛才不懂的想不通的瞬間都想通了。從中縣大牢逃出來,幾天晝伏夜出毫不停頓的來到這個矮腳山,但為什麼在這個節骨眼上被人發現了行蹤?原來自始至終那人都暗中跟著。

為什麼要在自己下山之前出手,原來是他根本就不想這麼多人參與此事。也對,關係到天幕府,關係到江南道,這樣的隱秘知道的人自然越少越好。

寧月不知道老大的想法,如果知道一定會仰天長嘆,「哥們你做山賊實在太屈才了,你該去些小說。這樣的腦洞,這樣的腦補,隨便編個故事也能暢銷啊1

想通了這些關節,死囚老大眼中恐懼瞬間消退。手中的大刀握緊了幾分,一臉傲然的仰起頭,「他們都是我信得過的弟兄,屠滅整個易水鄉我一個人做起來太吃力,有幾個弟兄幫忙也能利索點。

如果你非要殺我的弟兄,那就請你連我也一起殺了吧。在牢中我們結拜的時候就已說過,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1

話音還未落下,一道刀光就已劃過黑夜。一刀飛快,砍的異常的狠絕,在死字的音調還沒消散在空中的時候,兩顆頭顱就已經突然的升天而起。

「二哥四哥1一聲驚呼,老六閃電般的跳開一臉惶恐的盯著臉上灑滿血水的老大。剛剛還一臉義薄雲天,剛剛還說同年同月同日死,話音還沒有消散屠刀就已經對著自己的弟兄揮下。他不敢相信,但他必須接受眼前的事實。

「老六啊,你也別怪大哥心狠!當初要不是大哥,你們幾個也該在牢里被燒死。你們不是都說過么?你們的命是大哥的,大哥想什麼時候要都可以。現在大哥想要了,你是不是該履行諾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