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十五章 謝雲趕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 謝雲趕到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老六惶恐的看著不斷逼近的老大,雙腿擺得就像風中的柳枝。滿臉鮮血的老大就是一隻吃人的惡鬼,滴血的刀在地上拖出一條長長的血線。

老大緩緩的抬起手,露出一個猙獰笑容。老六的武功是幾個人中最差的,或者說老六根本就不懂武功憑的就是一股狠勁。

但可惜,他的狠勁遇到了狠人。所以他連兇悍的表情都來不及做出來頭頂上的刀已經砍下。也許在他死前想起了很多,所以他臉上的表情很複雜,只不過他想的再多都無法改變他的腦袋成為一個皮球滾到了一棵不知名的樹下。

老大看著倒下的無頭屍體冷笑一聲,轉過身往密林之外走去。

「你去哪?」寧月臉色大變,捏著沙啞的嗓音尖聲問道。

「屠村1老大身上的古銅色的皮膚彷彿有金光流轉,每一個動作都能帶著肌肉如流水般蕩漾。

「不用了,計劃有變,你在此躲上幾天不要讓人發現你的蹤跡,幾天之後才會有新的行動。」寧月聲音飄蕩在林中,但這一次,老大並沒有停下腳步依舊面無顏色的向山下走去。

「這才是你的目的吧?」老大突然咧嘴一笑露出兩排猙獰的黃牙,「你裝神弄鬼這麼久,無非是為了拖延我下山,最好是不讓我下山。你的目的……是為了救下山下的那個村子么?」

寧月的心瞬間一沉,他知道和他對話的時候,自己露出了破綻,或者他說了什麼隱蔽的暗號自己沒有對上來。不過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哪怕只有他一個下山也能對易水鄉造成不小的傷亡。

「你是怎麼識破我的?」寧月的聲音飄忽不定,但聲線已經恢復了正常。

「當然是暗號了,在我殺了老二老四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根本就不是那個人。而你的目的既然是為了保護山下的村民,那麼之前我們對你的判斷就全部錯了。

你不是先天高手,你不是不想一刀一個的把我們全部殺了,之所以使這些陰謀詭計是因為你正大光明的時候根本殺不了我們!呵呵呵……我的幾個弟弟,他們死的好冤啊1

「是么?好像你殺的的比我還多吧?不過是挺冤的。」寧月防以此來激怒對方,但顯然這個計劃落空了。老大隻是淡淡的一笑,再次抬起腳步向山下走去。pbtxt

「你不出來么?沒關係,你不出來我就去山下大開殺戒!呵呵呵……」說著,老大囂張的將刀抗在肩膀大搖大擺的向山下走去。

看似他這麼的大搖大擺,但他的功力已然在暗中提起。眼神如鷹的掃著四周,手中的鋼刀隨時做好揮砍的動作。只要寧月一出現,必定一刀砍下一分為二。

「嗖」一道黑影突然之間的閃現,如黑夜中的鬼影一般從樹冠中射出向死囚老大的側翼攻來。

老大眼中歷芒一閃,粗壯的腰肢扭動身體猛然間旋轉帶起一道狂風。鋼刀輕鳴切開清冷的空氣帶來了如尖哨一般的風聲。

「刺啦1銀色的刀光與天空的冷月相映,衝來的身影在刀光中一分為二。死囚老大的笑容卻在那一瞬間定格當常因為刀光劈開的身影沒有一點砍中血肉的感覺,眼前的這個身影,只是一件藍色的公服。

而在死囚老大出刀的時候,另一個身影從他的身後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老大舊力剛盡新力未生的時候,身形爆射的衝到他的身後。手中一把塗滿淤泥的小刀,恍若星芒的刺向死囚老大的背心。

「」

強烈的反震力震得寧月虎口生疼,雖然知道對方古銅色的皮膚有些古怪但寧月當時也顧不得細想。現在看來,自己犯的錯是何其的可笑。

刺中死囚老大背心的小刀傳來了金屬交擊的聲響,更可怕的是手掌中傳來了反震之力讓寧月根本無法握住手中的短刀。

「嗖」小刀脫手而去,寧月的心頓時沉到了谷底。而卻在這時,對面的死囚老大也露出了猙獰的笑容。揮手一掌,如蒲扇一般大的手掌在寧月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的時候一掌拍在寧月的胸口。

「轟」身體如炮彈一般倒飛而去,狠狠的撞在樹榦上葉落紛飛。

這一擊的力道絕對不下於一千近,要不是寧月這些天的葯浴將身體練成了銅皮鐵骨,換做一般人早就被一掌拍死了。不過就算沒被拍死,此刻的寧月也絕對不好受。

系統版面中,血量不到五分之一。以寧月此刻的身體狀況,隨便再來一下都能送寧月再去穿越。吃力的靠著樹榦艱難的站起,眼神冷冷的盯著猙獰冷笑的死囚老大。

「原來是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不過你的心機可真是令人毛骨悚然,這麼差勁的武功竟然生生的將我五個弟兄全陰死了。就此一點你也是個狠角色。有什麼遺言么?至於要我放過山下的人就不要說了。」

死囚老大滿臉橫肉的冷笑,一步一步的向寧月走去。突然,他眼神中露出狐疑的神光。眼前的小子雖然默不作聲的看著自己,但隨著自己靠近他的眼神竟然越來越亮越來越欣喜。

死囚老大遲疑了,一個快死的人絕對不會有這樣的反應。而從之前這小子的陰人水準,絕對有古怪。眼神犀利的打量著寧月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突然,死囚老大的眼睛一亮,雖然寧月極力的隱藏但還是被他察覺到了寧月藏在背後右手漸漸的變得血紅,像一團燒灼的火焰。

「小子,看來你還是不老實啊!別以為藏在身後我就看不到你的小動作。」死囚老大嗡聲喝道,逼近的腳步卻突然間的頓祝

寧月露出一副可惜的表情,下一秒一臉嚴肅的站直身體將血紅的手臂伸到身前。眼神犀利的盯著死囚老大的眼睛,「眼力不錯1

「你的手怎麼回事?」

「呵呵呵……不知道你聽說過血手么?」寧月一臉戲謔的問道。

死囚老大的臉色瞬間大變,血手之名在他們這些亡命之徒的耳朵里是禁忌,是提都不敢提出口的噩夢。四大神捕之名威震天下,而血手卻是四大神捕中的另類。與其說他是神捕,不如說他是劊子手。因為血手從不抓人,他只殺人。

血手的真名叫什麼沒人知道,他御賜封號是血手,他的武功也是血手。沒人見過血手是什麼樣的武功,因為見過的人都已經死了,所以關於血手的描述有很多,而流傳最廣泛的就是現在寧月說展現的那樣。

「血手是……是你什麼人?」死囚老大動容了,恐懼蔓延的比一開始還要快,一瞬間冷汗如雨布滿他古銅色的皮膚。

「這些不重要!你要下山,我不讓你下山。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你可以試試。」寧月覺得今天裝的逼比前世一輩子加起來的都要多,雖然看起來此刻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實際上,他的心底比對面的死囚老大還要虛。

「謝雲,你這混蛋要再不來,我就真的完了……給你十分鐘……不,最多五分鐘1寧月心中祈禱著,眼睛死死的盯著眼前猶豫掙扎的死囚老大。

「小子,其實我不想死,說真的,我從中縣大牢里逃出來的時候就發誓以後一定要好好的活著,把以前沒吃過的美食都吃一遍,沒玩到的女人都玩一遍。可是,你偏偏不讓我活。

不照他說的做,我死路一條。我要殺了你,估計血手也不會放過我。你說我怎麼辦?算了,與其這樣先殺了你吧,就算血手尋來……我也滋潤了幾天了。」

「其實你還有一個選擇,和天幕府合作將那個幕後黑手供出來將功贖罪。」

「呵呵呵……」死囚老大痴狂的大笑,「就讓我見識一下血海翻濤血手,能不能破了我的金身真訣1

「我擦,玩砸了?」寧月臉色一變,他的血手是忽悠人的,一副勝券在握是裝的,但面對迎面砍來的大刀,他似乎裝不下去了。

「汪汪」急促的狗吠響起,寧月剛剛懸起的心終於鬆了下來,還好關鍵時刻旺財帶著謝雲趕到了。而對面的死囚老大臉上猙獰的笑容還在綻放,突然間強烈的殺機鎖定了他的背心。

全力運轉功力將所有的功力都移到了背心,身上的古銅色瞬間褪色,而背後的心臟位置皮膚已經換成了閃閃發光的金色。

「當」金屬交擊的聲音響起,一道劍芒回身而起在空中翻飛,一劍橫空如細雨清風一般削向死囚老大的咽喉。

「當」又是一記脆響,身影落地但劍勢不改化作點點寒芒刺向死囚老大的面門。劍尖顫抖化成寒芒點點直取死囚老大的兩顆眼珠。

「當1千鈞一髮之際,死囚老大閉上了眼皮擋下了謝雲的一劍,而此刻,謝雲已經站在了寧月與死囚老大中間。

「小月月,你怎麼樣?」

看到謝雲趕來,寧月再也維持不了站立,貼著樹榦癱坐到了地上。內府間氣血翻湧,強力忍住的傷勢再也壓制不祝

「暫時死不了,趕緊打完收工。」

說話間連忙收起用截血手法封住的經脈。截血手法原本是用來審訊犯人的酷刑,一旦被截血,體內氣血翻湧經脈脹痛難忍,犯人痛苦難當求死不能。寧月能面不改色的忍受這麼久酷刑已經是意志力強悍了,要是再撐一會兒,他的這條手臂就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