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十六章 密雨百里於百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 密雨百里於百里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旺財一臉擔憂的跑過來舔著寧月的手指,寧月看著旺財的眼睛露出一個安心的微笑,伸出手指勾了勾旺財的下巴,「沒事的,這點傷要不了我的命。pbtXt」

旺財眯起眼睛露出一副很享受的神情,而謝雲和死囚老大的交手還在繼續,叮叮噹噹的聲音就像用古箏彈奏一曲激蕩人心的曲子。

從場面上看,謝雲的武功高出死囚老大不是一星半點。幾乎都是謝雲拿著劍往死囚老大的身上戳。要不是他的金身真訣護體功夫太過於變態,他早就被謝雲捅成馬蜂窩了。

「難道是金鐘罩鐵布衫?」寧月摸著下巴眼神閃爍的想到,前世的武俠小說或者電影中金鐘罩一直是。刀槍不入,水火不侵,雖然防禦無雙但卻有著致命的弱點。

一旦被人攻破罩門就會功力盡廢,所以修鍊這種護體神功的人都會將罩門藏好。但深受武俠小說熏陶的寧月,卻對一個共同的罩門異常的熟悉。

「希望你已經練成了縮陽入腹1想到這,寧月露出一個猥瑣的笑容湊到了旺財的耳朵邊低語了一句。

「汪」一瞬間,低眉順眼的旺財雄姿英發,眼神犀利的盯著不遠處將鋼刀揮舞的虎虎生風的死囚老大。喉嚨的深處發出一陣低吼,微微的蹲下身體,一瞬間如箭矢一般激射而出。

按照境界來分,謝雲是後天八成境界而死囚老大才不過後天五重境界。但因為他的金鐘罩實在太不講道理,一身龜殼刀槍不入一時間謝雲拿他也沒什麼辦法。

不過謝雲剛才已經將他的周身大穴摸了一大半,只要再給他一點時間,定然能找到他的罩門一劍擊殺。而死囚老大此刻已經滿頭大汗冷汗直流,自己雖然仗著金身真訣沒有落敗,但卻只是一個挨打的活靶子。而且為了全力抵禦謝雲的劍芒,體能的功力正在急劇的消耗,而且兩條手臂已經酸的不停顫抖。其實不需要謝雲找到他的罩門,只需要在耗他一會兒死囚老大也會因為內力枯竭而授首。

「叮」一劍再次在死囚老大的心口上留下一個白印,身形拔高如大雁一般在空中飛舞。謝雲的飛騰給了死囚老大一絲喘息的機會,剛剛氣喘如牛的放下手中的鋼刀,眼皮微微耷拉就見到一道黃芒在眼角一閃而過。

「那是什麼?」

「嗷唔」旺財趁死囚老大不注意,一口咬上他的襠部。Pbtxt一聲脆響,依稀聽到了一聲蛋碎的聲音。

一瞬間,死囚老大的眼珠猛的瞪出眼孔,泛著白眼的眼眶裡布滿了血絲。張大的嘴巴,竟然發不出一點聲音。只餘下無意義的咯咯聲在喉嚨口回蕩。

「嘶」空中飛舞的謝雲頓時感覺下體一涼,他甚至有種重新認識旺財的陌生感。旺財是會偷襲,有時候也的確很賤,但謝雲敢發誓,旺財絕對不猥瑣。

「」一劍龍吟,如秋水一般的長劍直指死囚老大的咽喉。長劍刺入,一劍封喉。死囚老大瞪著圓圓的眼睛,死不瞑目的盯著眼前一臉無辜的旺財。也許,到死他都不相信,自己會被一隻土狗給陰死吧。

謝雲瀟洒的收劍,滿臉堆笑的向寧月走去,而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寧月感覺謝雲在經過旺財的時候故意的避開了一些。

「小月月,你可以啊,說說看你是怎麼想到要和他們死磕的?我記得和你說過,遇到這夥人不要廢話拔腿就跑的?」

寧月露出一個苦笑,要是能跑,寧月一定悄悄的溜走。但身後的是易水鄉的鄉親,他無論如何都躲不了的。好在人已殺了,任務也完成了,除了受了點傷其他的似乎都不錯。

「啪啪啪……」一陣掌聲響起,在死寂的夜裡如此的刺耳。一瞬間,謝雲冷汗直冒閃電般的拔劍將寧月護在身後。

「有勇有謀,有情有義!不錯,真的不錯1一聲讚歎自密林中清晰的傳來,不一會兒,一個一身紫袍的神秘人身影一閃就已出現在謝雲的身前。

「你是誰?」謝雲滿臉警惕的看著來人,從剛才他展現出來的這一手輕功來看,武功絕對高出自己很多,至少有著半步先天的境界。

「我?我叫於百里1來人似乎對自己名字的知名度很自信,寧月沒聽過這個名字身邊的謝雲卻是渾身一顫。連忙收起劍深深的一躬身。

「屬下同里鎮鐵牌捕頭謝雲參見俯捕大人,不知俯捕大人為何會出現在此?」謝雲雖然躬著身,但他的氣機卻一直鎖定著於百里的一舉一動,只要對方有一點風吹草動謝雲都能立刻反擊。

「我去金陵府開會,昨日黃昏才結束,連夜趕路之下恰恰在丑時左右路過這裡。倘若不是如此,我有怎麼能看到這麼一出精彩的好戲?」

寧月很疑惑的對著謝雲使了個眼色,「是敵是友?要不要動手?」

「天幕府銀牌捕頭,掌管蘇州府境內所有天幕府捕快,你說要不要出手?一手密雨百里使出,就是一隻蚊子也別想倖免。你要不要試試?」謝雲沒好氣的冷喝一聲,寧月頓時啞口無言。

「這位小兄弟叫什麼名字,莫非是同里鎮的衙役?」

「小子寧月見過於俯捕,小子正是同里鎮衙差院的衙役。」寧月規規矩矩的躬身見禮,蘇州府的俯捕大人,這要比蘇州府台大人還要高出半級,是他頂頭上司的頂頭上司說話間寧月竟然有些拘束了起來。

「我有三次想要出手,第一次是他們商量著想要下山屠村的時候,第二次是你被這傢伙一掌打傷的時候,最後一次卻是你冒充血手嚇得他一動也不敢動的時候。

小兄弟,你知道么血手一旦施展他的獨門武功,手臂是呈玉色的,冰肌玉骨而非血海滔滔。江湖中人謠傳都是因為血手向來徒手掏心挖肺沾的滿手血跡引起的。你用截血手法只能騙騙這些不懂的,反倒白吃了一通的苦。」

寧月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不是騙過了么?說明還是沒有冒充錯。」

「從始至終,我看到了你智勇雙全和歹徒周旋,你的武功明明差的可憐,卻能在刀尖起舞將一群後天武者玩弄於鼓掌之中。說真的,此刻我竟然對你心生一股敬佩之情。」

「於俯捕謬讚了,小子愧不敢當1寧月的確有點尷尬,說難聽點,他使得那些都是下三濫的手段,可以說無恥卑鄙下流,被人這麼誇讚就是寧月皮厚如牆也有些發燙。

「想不想加入我天幕府成為捕快?」於百里一臉誠意的招攬到。

要想加入天幕府也不是那麼簡單,首先要身家清白,至少不能有一點江湖背景。其次要進行篩選考核,然後進入訓練營經過兩年的訓練,之後才能成為一個天幕府木牌捕快。

像這種半路招進天幕府不能說絕無僅有但也肯定不多。而且這種被半路招進天幕府的都是在江湖上已經成名或者有一身嘆為觀止的絕技在身。而寧月自問除了那個不值一提的小擒拿手,似乎真的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

看著寧月沒有反應,一邊的謝雲倒是急了,連忙推了推寧月將他喚回神。

「多謝於俯捕栽培,小子願意1寧月躬身一拜,這一次卻是真心實意。換了以前,寧月那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性格未必會答應,可惜就在前兩天他接到了那個主線任務直接要命了。這幾天正想著等到了秋天天幕府招人了就去報名,但想不到現在可以直接成為天幕府的捕快。

「嗯,這是你自己拿命爭取來的,大周皇朝正是需要你這種有能力的大好青年。」說著掏出一塊玉牌拋到寧月的懷中,「等把傷養好之後,拿著這塊玉牌來蘇州府天幕府報到。」

說完,於百里的身影突然消失在月下。謝雲露出一絲苦笑,還是低估了於百里的修為。就這一身輕功,要將自己留下自己絕無倖免的可能。

放下了心底的震驚,謝雲來到死囚老大的身前一劍割下了他的頭顱,而且還把其他幾個死囚的頭顱收集了起來用藤條編製了一張簡易的網。

「你要這些腦袋幹嘛?」寧月休息了這麼久才有了力氣再次站起來。

「不是我要,是你要1謝雲將腦袋一個個的收起來,「你知道天幕府的捕快為什麼這麼的不予餘力的守護一方安寧么?

別提那些職責所在再所不辭,人的天性就是趨利避害,就算有著那一些責任心,但沒有足夠的利益也是不可能的。而讓天幕府捕快這麼勤勉的動力,就是功勛。

功勛的作用很大,能換取情報,能換取資源,能換取錢財,最重要的是能換取武功!大周皇朝以武立國,而成立天幕府之後,朝廷也將收集起來的武功秘籍大半放到了天幕府。憑著相應的功勛,可以兌換到相應的武功秘籍。

你已錯過了習武年齡,但並不代表不能習武,只不過先天無望而已,現在加入天幕府能多學到一門武功對你也是有大大的好處。中縣大火處處透著詭異,而這逃走的六個死囚,也狠狠的扇了天幕府的耳光。

這些死囚的腦袋還是能兌換不少功勛的,我算了一下剛巧可以兌換一本荒級武功。你既然已得到於俯捕的擔保,拿到玉牌的時候你就已經是天幕府的捕快了。」

兩個人一條狗,背著月光拖著長長的六個頭顱。這場景怎麼看都那麼陰森恐怖。旺財還很不合時宜的仰天發出一聲狼嚎,換來兩人一陣臭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