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十九章 謝雲辭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 謝雲辭行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仙宮?那是什麼門派?」寧月隨口好奇的問道。pbtxt

「不知道,也許仙宮就是仙宮。千百年來,仙宮的傳說一直在世間流傳,但誰也沒有親眼見到。那些傳聞卻異常的詳盡不似無中生有,你若有興趣也可以查一下仙宮的傳說。不過這本先天長春神功就不要再練了,這不是凡人可以練的功法。」

「如果強練會怎樣?」寧月不甘心的問道。

「不怎麼樣,因為沒有人能強練!第一步都踏不出去如何強練?」

「那……我能換一本么?」寧月瞪著閃亮的眼睛看著鐵盤先生,那一副楚楚可憐讓人不忍心拒絕。

但是鐵盤先生堅搖頭,「規矩就是規矩,你選了就不能更改,拿回去后三天之內歸還。以後積攢了足夠的功勛再換一本吧,至於這一本先天長春功,你要不要現在歸還?」

「不,既然有三天期限,我就是捂在懷裡也得等到三天1寧月這種小市民的心態暴露頓時讓鐵盤先生一陣錯愕。

天幕府的捕快有幾種去處,一般隨機分配。但寧月是於百里特意招收進來的,故而竟然給了寧月挑選的餘地。因為謝雲要外調,同里鎮天幕府又多出了一個名額。寧月在同里鎮呆了兩年,早已對同里鎮有了感情。所以他也沒做多考慮直接選擇駐守同里鎮。

大清早去的蘇州,回到易水鄉的時候竟然已經黃昏。寧月拖著疲憊的身體跨進了籬笆。旺財早已殷切竄了出來,寧月直接丟過去兩根從肉鋪里要的大骨頭徑直走進屋子裡。

很意外的,謝雲竟然早已等候在屋中,看到寧月進來露出兩排怎麼看怎麼賤的牙齒,「喲我們的寧大捕快回來了?嘖嘖嘖……一身飛魚服就是神氣,穿在身上竟然比我還帥……」

謝雲不住的品頭論足,這個時候的他文采直接拔高到了文科狀元的地步。用詞之精準,用語自巧妙令人嘆為觀止。可惜寧月今天實在沒心情和他鬥嘴,鄙視的瞥了他一眼直接向廚房走去。

點亮了廚藝的生活技能,寧月的廚藝直接高到御廚的地步。至少寧月隨便煮的雲吞面也讓謝雲差點連著舌頭一起吞進肚子里。而今晚的謝雲也像餓死鬼投胎一樣一連吞下了半鍋麵湯。

「小月月……呃……想不到你還有這一手……呃……早知道這樣……以前咱倆還下什麼館子……呃,這不是純粹找罪受么?可惜了……呃……下次吃到小月月做的菜估計要等過年了……」謝雲一邊打著飽嗝一邊毫無形象的踢著牙。

寧月也是懶得搭理這貨,站起來正要收拾碗筷。突然眼角瞥見謝雲掏出兩個鐵蛋把玩,一瞬間背後寒毛豎起整個人頓時炸了。

連忙拋下碗筷一把向謝雲撲去,而對面的謝雲顯然也被寧月的舉動嚇了一大跳,但他武功比起寧月來強出了不少。輕巧的一踢桌腳,整張坐著人的椅子飄逸的向後飛去輕巧的避開了寧月的撲倒。

「小月月你咋了?發什麼神經?」

「我發神經,你難道不知道不該隨便動人家的東西么?」寧月一臉緊張的盯著謝雲的手,每一次看到兩隻鐵蛋摩擦心跳都會慢上半拍。

「你說這個?」謝雲好奇的舉起手裡的鐵蛋,「這就放在你房間的床頭柜上,難道不是用來把玩的么?」

謝雲對寧月的反應很好奇,看他這麼緊張自己手裡的東西顯然這東西並不像表面的那麼簡單。

「謝雲,謝大捕頭,你好歹也是一個捕頭,難道不知道私闖民宅是犯法的么?快點還給我1寧月臉色慘白的伸出手,手心中已是細密的冷汗。

「還給你?可以啊,你先告訴我這是用來幹嘛的?」謝雲眼中精芒閃爍,看著寧月這樣的表情頓時察覺到了可疑。而一臉緊張的寧月看到謝雲的眼神頓時暗道要壞。這樣的眼神太熟悉了,前世自己同事對某些線索產生懷疑的時候都會露出這樣的眼神。

「你確定要知道?」寧月心思急轉,頓時一咬牙臉色陰沉的問道。

「當然,我發過誓要照顧你一輩子當然不能讓你走上不該走的路。」謝雲一臉凝重淡漠的說道。

「這裡面裝的,是我老爹的骨灰1寧月的臉色黑如鍋底,一字一頓咬牙切齒的喝道。

「咳咳咳……」謝雲頓時一哆嗦差點將手裡的鐵蛋掉地上,還好眼疾手快的接住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雙手合十。

「老師,你對我說過不知者無罪啊!我真不知道,別見怪啊1

寧月眼疾手快的將兩顆鐵蛋搶過來揣進懷中,「你別問為什麼,裝在鐵蛋里方便我隨身攜帶」

這個時候,寧月才長長的舒出一口氣。眼睛后怕的瞟了眼謝雲,這貨真是命大。

「說吧,今天過來找我到底是做什麼?別告訴我是為了蹭吃蹭喝順便行一下樑上君子之為?」寧月沒好氣的質問道,和謝雲已經這麼熟了,說話根本百無禁忌完全不擔心傷了感情。

「我是來告辭的1謝雲突然有些失落,長這麼大從沒離開過家鄉。這一次,他遠走千里去涼州上任。心中既是期盼也有點排斥。

「告辭?你明天要走?」

「不,是今晚就走1謝雲似乎突然間放下了什麼一臉的輕鬆,「對了,我已經交代過魯達,他會替我照應你的。還有,天幕府里有一些卷宗我忘在了家裡,什麼時候你替我帶過去送入庫。」

「哦,一路順風1寧月不知道該說什麼,喉嚨口似乎被什麼堵住了一種窒息的難受。寧月以為他很洒脫,尤其是死過一次之後。但現在,他卻依舊有種想哭的衝動。

眼眶紅了,對著謝雲的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微笑。一路順風說出口,一滴清淚自眼角滑落。寧月沒有去擦,只是微笑的看著謝雲。

原本已經放下不舍的謝雲突然間也跟著紅了眼眶,站起身一把抱住寧月,「小月月,從今往後我不在身邊你自己保重。而且以後不要惹事啊,我走了可沒有人代替我給你撐腰了。雖然說魯達的武功不錯,但他也不過是後天四重震懾不住人。

明天開始你要努力的練功,盡量低調做人。好在同里鎮沒有什麼案子,也沒有什麼江湖紛爭,你在這裡安安穩穩過日子……」

謝雲走了,走的很瀟洒。如果不算臨走前順走寧月一大袋赤炎丹的話算得上是兩袖清風。寧月目送著謝雲的背影消失,心底竟然有一種淡淡的心安。以謝雲的天賦,他其實不該在同里鎮這個小地方浪費五年時間。以他的武功,也早該升為銅牌捕快。

要不是為了寧月,謝雲或許早已在江湖上創出偌大的名聲,也許早已經成為天幕府炙手可熱的天驕。為了寧月,謝雲生生的浪費了五年沉寂了五年。

「是我拖累他了!不過好在以後我不僅不會拖累他,也許將來我們還能攜手共闖江湖。」寧月收拾了心情,再一次將注意力放在了今天拿回家的武功秘籍上。

先是拿起星羅棋盤,寧月從頭到尾翻看了起來。哪怕之前已經有底,但依舊被這本武功的記錄方式給震到。這個世界記錄武功秘籍手法很牛逼,只要有些來歷的秘籍,都是用精神力傳導通過符文刻錄。

哪怕上百萬字的內容,都能通過精神力印刻在一枚符文之內。所以寧月拿到的這本星羅棋盤第一頁中的符文就隱藏了數十萬字的秘籍內容。

將眉心的精神力擊中,緩緩的向符文中間沉浸。眼前的符文漸漸的變大,而自己彷彿在不斷的縮校剎那之間,無數文字流過腦海彷彿一顆顆流星從腦中劃過。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一剎那,又也許是很久。寧月才從書本之中脫離出來。眼前的書還是書,符文還是符文。唯有腦海中多了很多之前沒有的東西。

「叮,發現新技能是否學習?」

系統版面跳出了一個彈窗,而這個彈窗卻讓寧月喜出望外。這是不是意味著他學習武功也受到了系統的干擾不再有悟性根骨的限制?只要點擊學習是不是就能學會?

這樣一來就太可怕了。一本神功秘籍擺在眼前,一般人還在雲里霧裡不知道從何下手,一般人小心翼翼就怕理解錯誤練錯了秘籍。寧月只要一點確認瞬間耍的有模有樣,這樣的畫面實在太美,美得簡直喪心病狂。

點擊了學習,如電流一般的能量流轉全身,在系統的技能版面中,小擒拿手的邊上出現了一個新的技能星羅棋盤。等級0/20,熟練度0/100

其實這個時候寧月還不算練成了星羅棋盤,只不過將這個技能點亮而已。但星羅棋盤最正確的練法已經心領神會。原來世人無法練成星羅棋盤是因為沒有找到正確的修鍊方法。而書寫這本秘籍的人也詭異的將正確的修鍊方法寫成了密碼。

原來那些暗器百科全書都不是秘籍,真正的秘籍卻是用密碼讀取的運勁法門。這種法門能夠模擬一切暗器手法只要將這個法門練熟,天下暗器信手捏來。當然,因為運用運勁法門模擬出來的手法並不比原本的強,哪怕能發射所有暗器其威力還是荒級武功範疇。

「撿到寶了,簡直是********埃練了一樣,七十二種暗器手法全部打包,這特么何等的兇殘?暗器版的小無相功有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