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十章 天地異象,四象封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 天地異象,四象封印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當寧月將興奮收起,將目光看向那本先天長春神功的時候眼神之中滿滿的期待與緊張。pbtxt有系統之助,可以化不可能為可能。星羅棋盤能夠修鍊,那麼這本地級神功是不是也可以?

緊張的翻開先天長春功,依舊是一枚布滿精神意念的符文。如果要評選這個世界的四大發明,估計會是符文武功代替造紙術和火藥。

將精神意念集中,緩緩的向符文中鑽去。突然間,眼前彷彿盤古開天,混沌之中一片雪光。下一瞬,眼前出現了十個透明的人影,紅色的行功路線在體內流轉。

「天下武功,皆以修得丹田一口真氣,溢滿丹田而後打通奇經八脈自下而上,貫通天地之橋連接精神識海自此反後天為先天。

我仙宮武學反其道而行,由精神識海修得一縷真元,由上而下最先貫通天地之橋于丹田之處存一縷先天之氣。直接反後天為先天,而後打通奇經八脈登武之大道……」

「轟」一股強大的精神力直衝精神識海,寧月就感覺被人一腳踢開,意思瞬間彈出書本。慘叫一聲仰天倒到了床上,眼前星光閃閃整個房頂都在晃動。

「我擦,就像被人拍了一板磚似的……」過了好久腦袋才清醒了一點掙扎著撐起身體。一絲殷紅的血跡從鼻孔流下,滿不在乎的一擦,臉色已經變得死灰。

「難怪說不是凡人所能練就的功法,果然瞎鬧。想不到第一步就是調動精神識海的先天之靈以架通天地之橋?如果沒有先天之靈自然就無法調動,當然就不能修鍊。但是……我為什麼會受到重創?沒有先天之靈了不起不能修鍊,你特么踢我一腳是幾個意思?」

寧月一臉的古怪,腦海中那本武功秘籍已經活了過來一臉鄙夷的看著自己,「喝?一個連先天之靈都沒有的渣渣也敢染指老子?滾1然後抬起一腳踹下……

用力的甩了甩頭,「邪門了,武功秘籍還自帶精神攻擊了?算了,看看系統有什麼提示么?」

寧月只是看了一眼,整個人瞬間激動了,因為在系統版面上果然跳出了一個彈窗。

「先天長春神功,修鍊條件需保留一縷先天之靈,檢測出宿主先天之靈被封印需花費五百經驗值解封請問宿主是否解封?」

「這還問個屁?別說五百經驗,就是五千經驗也要咬著牙解封埃pbtXt」果斷的按下了解封按鈕,一瞬間,一股暖流自身體蔓延流轉,突然間彷彿發現了目標一般直衝的向大腦撞去。

「轟」暖流衝擊大腦的一瞬間,寧月仰天倒下,一道鮮紅的鼻血噴涌而出。

寧月倒下之後就陷入了昏迷,任誰的大腦被一股能量衝擊一下也會暈過去。但他身體的變化卻沒有結束,星星點點的白光自身體緩緩的溢出,彷彿千萬隻螢火蟲在寧月的周邊飛舞。

寧月上空一米處虛空之中,青龍白虎朱雀玄武虛影重疊閃現,突然之間,一道白光衝天而起直插雲霄。一道劍光連接天地彷彿劍中王者一般威嚴浩蕩。

異象一閃而逝,快的連彈指一瞬都沒有。或許有人會覺得天空閃了一道雷,也會有人覺得,剛才眼睛一花其實什麼都沒有。

「好強的劍氣1岳龍軒猛的睜開眼睛,天榜高手中,他是離寧月最近的一個。所以一閃而逝的劍氣將他從打坐中驚醒。正想著查詢這道劍氣的來源之處,卻是天機渺渺無處可尋。

「是有人故意警告……還是無意間泄露了一絲氣息?」岳龍軒喃喃低語,無論是那一種對他來說都不是好事。普天之下能有這等劍道修為的只有兩個人,琅琊劍主令華霜,水月宮主水無月!就連千暮雪也沒有這等劍道修為。

「來人」

「弟子司徒冥拜見師尊1過了一會兒,司徒冥來到跟前。

「替我查一下,令兄和無月宮主兩人中,哪一位駕臨江州了?查到之後不要有任何舉動立刻稟報與我。」

「是1

而在蘇州城外寒山寺的石階之上,一個衣衫襤僂的銀髮乞丐突然睜開了眼睛,晃悠悠的坐起慢慢的站起身伸了一個懶腰,伸出潔白細膩的手掌輕輕的揉了揉眼睛。

「四象封印?有意思……」說著打了個哈氣沿著山路的石階一步一步的下山而去。

嘰嘰喳喳聲音在耳邊環繞,寧月被窗檯外的鳥鳴聲喚醒,睜開眼的時候已是日上三竿。溫暖的艷陽灑進窗檯將寧月的臉映的得一片金黃。

睜開眼帘之後,寧月輕輕的拍了拍腦門,如果之前那一次是挨了一板磚的話,那他昏迷前的那一擊就是挨了一炮彈。哪怕昏睡了一整夜,寧月都感覺眉心隱隱生疼。

忽然,寧月似乎想起了昏睡前正發生的事,連忙將意識沉浸識海之中向系統看去。點開技能版面。新出現了一欄技能槽,而技能槽中,一個已經被點亮的技能吸引著寧月的視線。

「先天長春神功,等級0/80,熟練度0/100」

在寧月的感覺之中,丹田之處已經有一縷陰涼的氣息在流轉,這股氣息與自己的意念相連,潛意識的可以受自己隨意的控制。

「等等,好像……今天有什麼事忘了……」望著天邊的紅日,寧月撓了撓腦袋努力的回想起來。當寧月看到床頭放著的蓮柄刀和身上穿著的飛魚服時,整張臉瞬間變色。

「糟了,要遲到了」

一路狂奔,僅僅花了盞茶的功夫就跑了五里路,身形如游蛇一般穿越擁擠的人群向天幕府衝去。同里鎮的天幕府寧月很熟悉,雖然只來過一兩次但畢竟以前是謝雲的地盤。

寧月衝進天幕府的時候,幾個天幕府的木牌捕快正在院子里練功。院子里共五個人,為首的是滿臉絡腮鬍子的中年大漢。這些人寧月都認識,而他們對寧月也很熟悉。

「捕頭,抱歉抱歉,起床晚了,我遲到了……」寧月滿臉尷尬的說到,熟歸熟,第一天上班就遲到顯然不太好。

「寧月,是不是想著今天正式來天幕府報到興奮的睡不著啊?」一個比寧月大一點的青年擠著眼睛笑道。

「木易大哥就別取笑我了,不過昨晚發生了一些事害的起晚了。」

「好了,都是自己人寧月也不要拘束。你的點卯我已經幫你做了。」魯達收起手中的刀笑著向寧月招了招手,「你是謝雲的兄弟,那就是我的兄弟,我領你去房間。以後啊,你也不用來回跑了,從這裡到易水鄉也好幾里路呢,以後就住天幕府。

我們平時沒什麼事做,既不用像衙役一樣滿大街的巡邏,也不需要到城門口站崗。等人來報了案才需要我們出手,要麼是縣天幕府直接下發任務。所以,平時我們都呆在府里練功、喝茶、睡覺。」

魯達一邊說著一邊帶著寧月來到了宿舍,這裡一人一間,而且還是有室有書房比起前世的高檔公寓還要好。因為裡面東西一應俱全,只需要拿幾件衣服就可以常住,寧月只是看了一眼就喜歡上了。

「捕頭,我今晚就回去拿幾件換洗的衣服。」

「叫啥捕頭啊,直接叫我魯大哥,大家都是兄弟不用這麼生分。」

雖然魯達這麼客氣,但寧月還是沒有改口。畢竟其他人都叫他頭,自己不能例外了。魯達吩咐完之後再次離開到院子里練他的刀法,寧月則盤膝在床上按照系統整理出來的運勁法門嘗試著修鍊先天神功。

體內的陰涼之氣隨著意念的操控急速的由上自下的緩緩運行,通過膻中穴路過丹田直衝會陰。沿任督二脈運行一圈為一個小周天。

第一個小周天速度最慢,但如果在不換氣的情況下繼續運行,速度會變快,而且越來越快。這就是人與人的天賦差別。有些人,一口氣最多運行三個小周天,但有些天才一口氣能運行九個小周天。同樣修鍊一天,效果是常人的三倍不止。這就是有些天才十年就比得上一些練了一輩子的功力。

寧月不懂這些常識,但他也不需要懂。反正系統冥冥中告訴他該怎麼做,他只需要照著系統的意思照做就可以了。內力運行了一個小周天,寧月也沒有換氣的打算直接運行第二個周天。

換氣並不是指呼吸,在運行內功的時候也不是屏住呼吸。不換氣是一種特殊的吐納方式,意識放空進入一種禪定的狀態。一旦換氣,就會退出這一種狀態再次進入需要時間,而進入之後一切從頭再來。

寧月操控內功運行一個小周天差不多半個時辰,而第二次就會減少。他不知道自己的天賦怎麼樣,因為謝雲不止一次說過他的經脈骨骼已經定型,無論修鍊內功還是外功都會事倍功半。

所以半個時辰運行一個小周天應該很慢,寧月心底是這麼認為的。但如果這個想法讓謝雲知道的話,一定鬱悶的噴出一口老血。

一般人每天打坐養氣,至少要三天才能有氣感,要完成一個周天的運轉至少要一個月。而能向寧月這樣一口氣運轉一個周天就算是天才沒個三個月也絕對辦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