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十二章 填補不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 填補不足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雖然被身上的變故弄得不知所措,畢竟前世看了這麼多小說所以隨即一猜就想到了洗經伐髓。pbtxT寧月也就坦然接受了身上的變故美美的洗了個澡。

寧月感覺自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而系統版面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改變最大的應該算是人物屬性版面吧。

人物的名字下面原本為零的內力槽已經填滿,雖然比起氣血值,內力槽的數值稀少的可憐。畢竟寧月的內功才一級,等修為精深之後,自己的內力自然越來越深厚。

除開內力槽的變化,寧月的各方屬性都得到了加強。無論力量,速度,防禦後面都有了藍色的附加數值,這是身懷內力之後對人體各方面的振幅,寧月此刻的戰力竟然悄悄的比起之前增加了一倍。

「我果然沒猜錯,武學才是這個世界的根本,只有提高武學等級我的實力才會有極大的提高,人物等級的重要性在這個世界微乎其微。」

對自己今天的收穫非常滿意,寧月伸了個懶腰躺倒在了床上。有一點和前世的理論有差距,那就是……誰特么說修鍊神功秘籍能代替睡覺的?修鍊比下地幹活還累好不好?剛倒床上,寧月就呼呼的睡著了。

有目標,有計劃的日子是充實的,每天都在成長所以每天都異常的期待。白天修鍊星羅棋盤,晚上修鍊內功,一直運行個三十六周天就睡覺。

先天長春神功升到第二級熟練度是第一級的一倍,這也在寧月的意料當中。內功修鍊本來就是循序漸進,越是後面進境就越慢。

讓寧月感到意外的是星羅棋盤的熟練度竟然絲毫不比內功少。從升到一級之後,第二級的熟練度竟然也是兩百。但好在星羅棋盤練一遍需要的時間不長,一天下來練個五六十遍還是可以的,希望以後的熟練度不是基數翻倍就好。

為了有效的提高殺傷力,寧月還特地挑選了一種大型的暗器飛刀!飛刀在暗器中算是比較重的當然威力也是不錯。寧月敢發誓,他看中飛刀的原因絕沒有受到小李飛刀的影響。

在三級天羅星盤的催動下,寧月的飛刀幾乎是花式投擲,寧月可以用任何姿勢任何位置,甚至任何部位發射出飛刀。pbtxt而且速度極快威力極大。擊中實木靶心還能沒進去半個刀身,對於這一點寧月很自得。

因為飛刀和天羅棋盤的振幅,寧月的戰力再次翻了一番,飛刀絕技給了寧月重生以來最大的實力增幅。有飛刀在手,寧月終於不再是戰五的渣渣。以他現在的實力,雖然可能依舊打不過當初的那個死囚老大但要再和神農幫的齊長老交手他還有把握不分勝負的。

寧月的進步,同在一個屋檐下的幾個天幕捕快當然看在眼裡。以寧月現在手指翻飛間發射一柄柄飛刀的嫻熟表現,如果說五天前寧月還是不會武功的純新手保證沒人信。

但正因為他們是看著寧月從一個什麼都不懂自學成才短短几天時間將飛刀暗器手法練得有模有樣。所以他們才會對寧月的天賦感到如此的恐懼,一個短短几天時間,就能抵得上常人至少兩三個月的苦修,若是讓他精修個三四年,不是要飛天?

寧月並不知道自己給幾個同事帶來多大的震撼,也不知道他給木易幾個年紀相差不大的造成多大的心理陰影。他只知道五天之後,院子的場地中和他一起修鍊的只剩下魯達,其餘人都有意無意的錯開了和寧月練功的時間。不是他們開始孤立寧月,而是實在受不了打擊了。

魯達依舊在院里揮汗如雨的舞者他的刀法,那刀光竟然比天空的驕陽還要耀眼幾分。寧月可以清晰的看到魯達周圍兩米範圍形成了一個刀光組成的球,可以說風吹不入水潑不進。

寧月眼珠一轉頓時興起,肩膀猛的一顫整條手臂如游蛇一般舞動。一瞬間,三把飛刀呈品字形向魯達打去。果然,飛刀撞到了刀光組成的圓球被彈到了遠處。魯達的刀法竟然真的已經到了絕對防禦的地步。

刀光消散魯達好奇的向寧月望來,在他的眼中充滿了對寧月深深的忌憚。但他也清楚的知道,寧月將來的世界很大,一個小小的天幕府未必容得下。如果讓寧月打破枷鎖可以成就先天,魯達都不敢想象寧月到底能走多遠。

「寧月,你知不知道你剛才的舉動很危險?一般人練功的時候,一旦受到攻擊會自動反擊。而反擊的那一瞬間就連他自己也無法收手。要不是我這套刀法是以防禦為主恐怕這個時候你已經笑不出來了。」

魯達的語氣雖然很嚴厲,但他的表情卻帶著溫和的微笑,這讓寧月並沒有多麼的緊張。不過對於前輩的告誡寧月向來都很虛心受教。

「多謝捕頭指點寧月謹記,不過……捕頭,屬下有一個不情之請,希望捕頭能指點一下我的不足之處。屬下明顯的感覺到最近的進步慢了很多……」

其實不需要系統的數據提醒,寧月自己也感覺到了實力的停滯不前。尤其是今天,練了一個上午不僅戰力沒有增加一點,就連天羅星盤的熟練度也沒有增加。

「進步慢的多……」魯達嘴角一抽恨不得拽起鞋底給寧月來一下。五天從什麼都不會練到初窺門徑,你還嫌進步慢?你咋不上天呢?

心底雖然抽風,但臉上還是必要的裝出一副沉穩的前輩風範,還勉強的做出一個孺子可教的眼神,「你說的不錯,一味的埋頭苦練只會事倍功半。有時候吸取一些別人的經驗比一年半載的苦練更加有用。」

說著,魯達收起了刀緩緩的來到一個木耙邊上拔下牢牢釘在靶心的飛刀,「你的暗器是飛刀,而且命中率和威力已經不錯。這兩天我看你的手法也相當的嫻熟,從這一點看,你就是天生玩暗器的料。」

被魯達這麼一誇獎寧月都有些尷尬,其實要不是系統的輔助像常人一樣修鍊的話,現在別說命中靶心,就是不脫靶已經算燒高香了。

「飛刀的威力在暗器中也算名列前茅,但他的缺點也是非常的明顯。飛刀厚重,所以它少了很多變化。而暗器的本質在於詭異,在於欺騙。所以,你修鍊飛刀是一門入門極快的暗器卻也是成長性極其有限的暗器。」

說著,魯達緩緩的來到寧月面前五丈處站立,「向我發射飛刀,無論你用什麼手法,但一定要抱著殺死我的心態來發射。」

寧月沒有遲疑,如果魯達會被自己這個習武才四五天的新手殺死,那他這幾十年的武功就真練到了狗身上。所以寧月嗖的一下射出了一柄飛刀。

刀光一閃,這是寧月用全力發射的一刀,寧月敢說自己這一刀快若閃電,至少眼中刀光一閃,飛刀已經到了魯達的面門。

「當」飛刀擦著寧月的頭髮倒飛而去嚇的寧月的心臟都停了半拍。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寧月不知道,他不是沒有看清,而是什麼都沒有看見。魯達就站在那裡動都沒動一下,但飛刀卻急速的倒飛而去。

「這就是我教給你的第一個經驗,在與人交戰的時候,不!準確的說在提高警惕的時候你就該開啟精神感應。人的眼睛畢竟只是肉眼凡胎,而對於武者來說。精神感知就是我們的第三隻眼睛。

如果你打開了精神感知,你就不會連我怎麼出手都不知道。我剛才是用的刀客最基礎的刀法拔刀術!你的飛刀無論手法如何變化,一旦脫手必走直線。所以,對於高手來說無論躲避還是抵擋,你的刀終究沒有威脅。」

魯達不愧是老江湖,武功或許比不上謝雲,但他的經驗確實強了謝雲不知道多少。寧月一共用了九種手法發射了九柄飛刀。但魯達,竟然用九種不同的方式讓寧月的攻擊消散於無形。

看著寧月的失落,魯達淡淡的一笑緩緩的來到寧月身邊拍了拍肩膀,「現在發現不足總比以後真的與敵人交手的時候發現要好。我剛才向你演練的只是常規的躲避方式,而還有很多非常規的辦法。

你知道天下功法屬性為金木水火土,對應人的五大屬性。這五種屬性只有火是有形無質,所以火屬性功法的人只會用常規的辦法來躲避你的飛刀。

金屬性土屬性功法自帶護體罡氣,所以你除非用專破罡氣的鋼針作為暗器,否則這兩種屬性功法專門克暗器武學。水屬性自帶掌力,一般暗器都能被掌力吹散。所以除非你練到先天境界能精神力外放,否則正面對上除非用上蝴蝶鏢這種詭異暗器。

至於木屬性功法……因為太過稀少我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抵禦暗器。所以總而言之,你的暗器手法太過於單調,或許能和武功在伯仲間的人分個高下,一旦遇到高手,限制就異常明顯。」

一語驚醒夢中人,魯達的指點非但沒有打擊寧月的信心,反而將寧月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原本以為並沒有受到小李飛刀的影響,但現在看來還是受影響了。寧月不是李尋歡,當然做不到一柄飛刀秒天秒地秒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