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十四章 奇怪的隱藏任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 奇怪的隱藏任務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少婦哭的很傷心,幾乎可以說是撕心裂肺,而少婦帶來的丫鬟不僅沒有上前制止少婦的衝動,倒是跪在一旁跟著抹著眼淚就差撲上來抱寧月的另一條大腿了。pbTxt

「這位夫人,有話好說還是快點起來吧1寧月急的滿頭大汗,好在現在還是大清早,街上的人不多再加上天幕府的位置有些偏僻,否則要讓人看見估計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魯達一行人緊隨其後,總算過來幫寧月解了圍。幾乎是攙扶的,幾人才將少婦領進了天幕府的大廳。過了許久,少婦才收攏了情緒低聲的嗚咽,幾乎是一邊哭一邊將自己的冤屈說了出來。

原來少婦本是蘇州同里鎮人,後來嫁到了京城一大戶人家。今年二月帶著兒子回娘家省親,本來一切都好好的,但半個月前突然間出事了。

她不滿六歲的兒子虎子失蹤了,這下子可把少婦嚇壞了,連忙到縣衙報案。可是半個月過去了,兒子的下落還是沒有一點線索。兒子弄丟了,少婦連京城都不敢回。無奈之下只好將希望寄托在天幕府。

「原來如此……」魯達雖然嘴上這麼說,但眉頭卻已經皺得更包子皮一樣,「夫人,令公子走失我們也深表同情,但是這人口失蹤並不在我天幕府職權範圍之內。

若是可證明令公子走失與江湖武林有關,或者拐走令公子的身懷武功我們到可以介入。但夫人你一無所知我們就真的沒有辦法了。再說了,茫茫人海又時隔半個月,就算當初有什麼蛛絲馬跡現在也該沒有了……」

聽了魯達的話,少婦瞬間又崩潰了,直接從椅子上癱倒在地上嚎啕大哭。魯達幾人一臉同情的看著少婦又對視的搖了搖頭,這種事他們真沒辦法。

「夫人先別哭,這個案子我接下便是1寧月被少婦哭的頭大了,但這並不是寧月接下這個案子的原因。因為就在剛才,系統突然跳出來新的可接受任務。

「發現可接取隱藏任務,是否接取1

寧月正愁沒有經驗,有任務當然不放過。雖然隱藏任務這個東西讓寧月有些疑惑,但他也顧不了這麼多了。

「真的?」少婦用她閃著淚光的眼睛盯著寧月,寧月被這麼一看心跳瞬間慢了半拍。連忙隱蔽的深呼吸了幾次才平復了下來,「熟透的御姐可最是要命啊1

「寧月,這個案子可不再我們天幕府的職權範圍之內啊1魯達有些不快的說道。pbtxt

「捕頭,我最近正好沒事幹,而且加入天幕府這麼久了還沒有做過事。就拿這個案子練練手也好……」寧月堅定的看著魯達,任務已經接下,如果魯達執意不許,他就用私人的方式去查。

「可以1魯達看著寧月好一會兒才點了點頭,「不過這案子只是你私自接下不計算在天幕府任務中,所以哪怕你破了案也沒有功勛。」

「明白1寧月有些尷尬的一笑,這算不算和同事之間的第一次摩擦?

魯達幾人回到了後院,寧月留在前廳詢問少婦一些經過和詳細的細節。寧月通過前世的經驗分析頓時將虎子失蹤的經過推算了出來。

少婦那天帶著虎子在城隍殿里上香,在躬身跪拜的時候,一邊玩耍的虎子就被人拐走。等少婦抬起頭的時候,虎子早已被吞沒在漫漫人海中。

手法相當老練,經驗相當的足。就是後世,這招也是相當慣用的手法。寧月腦海中瞬間腦補了拐賣團伙的偽裝形象。道士,和尚,乞丐,老婦人這些都有可能。

「看來得去城隍那看一看了1寧月讓少婦先回灑會通告之後獨自換上便服就出了門。這是他一個月來第一次出門,上次出門還是因為去鐵匠鋪打造暗器。

城隍廟在同里鎮南,雖然很小但五臟俱全。前來上香的人雖然算不上絡繹不絕但還是不少。城隍廟的主持道長還很有商業頭腦,將城隍廟殿宇製成了一個小商品市常這樣一來,商品吸引顧客而顧客又被城隍廟所吸引。

寧月在城隍地區轉了一圈,這裡的確是人流複雜可謂下九流的集中地。騙子乞丐小偷,潑皮無賴懶漢應有盡有,寧月如鷹一般的眼神掃過,在他的眼中誰都有可疑但又誰都沒可疑。

懷疑對象是沒有找到,寧月的眼神到引起了別人的不快。沒辦法,審視的眼神投在誰身上都會引起不快。寧月嘆了嘆氣,果然還是想當然了。

排除掉勒索!因為勒索不可能半個月都不聯繫。剩下的只有販賣了,這個世界有萬惡牙行,就是那種專門從事人口買賣生意的店門。

同里鎮沒有牙行,但卻有一個牙頭。牙頭叫蛇王,乃是天幕府重點關注對象,十里八鄉買賣的孩子都得經過他的手。一開始,蛇王還以為寧月還是衙役,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當寧月將木牌一亮出來,蛇王瞬間從大爺變成了孫子。

「哎呦,寧捕頭,你這可懷疑錯人了啊,我雖然做牙口買賣,但我也是講究原則的。不是您情我願我絕對不接更可況拐賣人口了。」

「少廢話,半個月前有沒有收到一個叫虎子的孩子,大約六歲看起來像是富家子弟。」寧月陰著嗓門冷冷的問道。

「哎~寧捕頭你還不信我?這樣吧,您等等1說著從內屋翻出一個藍皮本子遞到寧月的眼前。

寧月接過一看,竟然是他的賬本,這也算變相的證明清白了。賬本一般是最機密的東西,交出了賬本等於交出了自己所有的商業機密。

寧月看著賬本眉頭輕輕一皺,「這三個月,你只經手了七個孩子?而且全是女娃?你虎誰呢?」

「嗨!寧捕頭,你也想想,只有那些窮的活不下去的才會捨得賣孩子,而就算賣孩子也不會捨得賣掉男娃。這蘇州府富澤,雖說窮人家有不少但官府對窮人家經常有些補助使得真到賣兒買女的人家根本沒幾戶。我這七個有一半還不是蘇州本地人,都是從江北道逃難來的。」

以寧月的經驗,蛇王並沒有說謊。所以蛇王的一番話斷掉了寧月所有的線索,因為拐賣孩子必須經過牙行這一道程序。沒有牙行出具的賣身契,就算被拐賣成功也脫手不出去。

綁架勒索也不是,轉手販賣也不是,這讓寧月有些頭大。按理說少婦嫁到京城第一次回家省親,這結仇結怨也不太可能,整理了總總突然發現線索竟然全部斷了。

「對了!如果虎子的失蹤不是特例呢?」在寧月前世有一種叫團伙連續作案,看他們的動作這麼嫻熟老練肯定不是第一次出手。寧月當即決定回天幕府找找看是不是有相似的案件,或者從別的地方能發現蛛絲馬跡。

回到天幕府的時候已經黃昏,寧月晚飯都沒有吃,直接一頭鑽進檔案室查找起相關的捲軸。一直到半夜三更時分,寧月都沒有找到一件和這一次相似的案子卷宗。

寧月沮喪的長長一嘆,正在這時門口響起了開門聲。魯達披著外套提著燈籠走了進來,「我半夜起身,看到這裡還亮著燈所以過來看看。」

看著魯達一臉關心的表情,寧月心底不覺一暖。白天的不快也一瞬間一掃而空,「捕頭,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這倒沒什麼,我之所以不讓你以天幕府的名義接下這案子就是怕你砸了天幕府的招牌。你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所以你也不知道,這世上懸案比破掉的案子多得多。在我看來,這件案子還會是懸案。」

「捕頭,你說在這之前,同里鎮可曾發生過相似的案子?」

魯達輕輕的搖了搖頭,「沒有,你在這翻了一晚上卷宗就是為了找同類案子?找到了么?」

寧月也是苦笑,「沒有1

「那不就得了?你啊,還是別白費力氣了。茫茫人海,你上哪裡去找?沒有線索,根本無從查起,別折騰了,早點睡吧。」魯達告誡一聲,提著燈籠離開了。

一無所獲的寧月無奈的一聲嘆息,也跟著站起身將卷宗收拾起來放回到原來的書架。突然間,寧月的動作猛然一頓。

「好像忘記了什麼?」寧磨搓著下巴看著手裡的卷宗,「謝雲臨走前交代什麼來著?有一批卷宗忘在家裡了?我怎麼把這件事給忘了呢?」

一覺睡到大天亮,畢竟昨晚熬夜到了半夜。寧月起床之後直接出了天幕府向易水鄉走去,一邊走,心底卻是犯嘀咕。

「奇怪了,謝雲都住天幕府五年了……怎麼會把卷宗忘在家裡呢?」

突然間,寧月的腳步猛然間頓住,眼神犀利的盯著眼前。鄉間小道的拐角處,突然出現了三個****著上身的壯漢。每個人身上如磚砌的肌肉看著寧月一陣翻江倒海。

「竟然還往身上抹上油?你們特么是去參加健美比賽么?」寧月肚子猛抽暗地吐槽道。

「寧捕頭!你可讓我們等的好辛苦啊1為首的壯漢抱著手臂不屑的笑道,那眼神根本就是在看一隻螻蟻。

「石窟門的四大金剛?怎麼才來了三個?攔著我是幾個意思?」如果對方客氣,寧月也會笑臉相迎。現在對方明顯帶著敵意過來寧月當然不會自己犯賤的熱臉貼冷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