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十五章 獨戰三大金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 獨戰三大金剛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沒什麼意思,我家掌門師兄想和寧捕頭談一筆生意。pBtxt想請寧捕頭到石窟門走一趟,特地讓我們來請,寧捕頭想來不會不給面子吧?」

石庫門四大金剛,每一個都是後天三重以上修為,尤其是他們的掌門老大石堅,相傳有後天五重以上的修為。四大金剛石堅,王干,賀強,余彥的凶名在這方圓三十里內也是首屈一指。石庫門雖然弟子不多,但論戰力,絕對是同里鎮三大勢力之首。

「如果我不去呢?」寧冷笑的反問道。換做以前,寧月一定會想辦法拖延,然後才伺機脫身。但現在,寧月還正想試試翻了幾番的戰鬥力處在這個江湖的什麼位置?

而且寧月也了解到石窟門的武功心法乃土屬性的化石變,寧月手中的華陽針正好克制煉體類武功。就算真的打不過,跑還是沒問題的。

「不去?」在寧月心底衡量的時候,余彥眼皮一抬嘴角微微勾起一絲冷酷的詭笑,「打斷腿,拖走1

寧月眼神一寒,犀利的盯著余彥的眼神,「你敢對天幕府捕快出手?你是覺得天幕府的地牢不夠結實……還是覺得天幕府的蓮柄刀不夠鋒利?」

「哈哈哈……」寧月沒想到他們聽了這話不僅沒有投鼠忌器反而是張狂的大笑起來。

「天幕府領天下江湖幫派劃分之職,挾制江湖武林干擾民生之權。可斷門派等級,可判江湖人生死!小小石窟門,好像剛剛向天幕府遞交了一級門派申請吧?」

寧月並沒有因為被三人嘲諷而惱怒,反而一副勝券在握的神態緩緩說道。天幕府雖然不被江湖人看在眼裡,但天幕府代表的畢竟是朝廷,是大周皇朝。

「哼!寧月,看來你是剛剛加入天幕府還沒有明白情況埃天幕府,說到底也只是替我們江湖門派擦屁股的狗。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狗。

劃分門派等級?你敢去怒蛟幫給他們劃分等級么?斷江湖人生死?哈哈哈……更是笑話!我只聽說峨眉派有令,遇天幕府捕快不論對錯拔劍就殺。可沒聽說天幕府對峨眉派下達誅殺令,倒是聽到一條更有趣的命令。凡天幕府捕快不得入峨眉方圓百里之內,凡遇到峨眉弟子立刻退避三舍。」

寧月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這些他真的不知道。Pbtxt以前他還一直以為天幕府就算不受江湖武林待見,但也畢竟是朝廷部門怎麼著也該井水不犯河水。但現在看來,這天幕府在江湖中的地位就像滿清在天地會人心中的地位一樣的埃

一想到自己的主線任務,寧月又一次升起自扇耳光的衝動。當時你嘴賤個啥?這樣的社會地位還想著翻身做主人?不是痴人說夢么?

心底雖然知道天幕府的尷尬,但眼前卻不是弱了半分氣勢,所以寧月微微的勾起一個嘲諷的冷笑,「是,我們是不敢分怒蛟幫的級。峨眉派對我們想殺就殺我們也不敢怎麼樣……但是,你們似乎忘了,你們不是怒蛟幫也不是峨眉派。天幕府在他們眼裡什麼都不是,但你們在天幕府眼裡也什麼都不是。」

寧月的話讓王干三人的笑容猛然定格,三人臉上紛紛掛起憤怒的表情,也許原本寧月識相還能免受皮肉之苦,但這句話一出恐怕就不能那麼善了了。

「這個江湖我算是看透了,無非就是誰的拳頭大而已。要是謝雲站在你們面前,你們還敢這麼囂張的說話么?欺負我武功低微奈何不得你們不是么?」

「哈哈哈……寧捕頭果然是聰明人,才踏入江湖圈幾天就已經明白了江湖至理。既然如此……那就請寧捕頭走吧……」王干做出一個請的姿勢。

「等等1賀強突然冷冷一笑的說道,「我想先稱稱寧捕頭的分量,夠不夠剛才這麼大的口氣1

「三師弟,下手注意點分寸,掌門師兄可是要和他談生意的。」

「談生意用是嘴,手和腳就沒用了1說著,身形已如一座大山向寧月撞來。

原本看著這麼碩大的體型,寧月以為他們應該很笨重走以力破巧的的路子。但賀強出手的瞬間,寧月知道他錯了,而且錯的離譜。賀強的動作不僅不慢,而且快若驚鴻。眨眼間就衝到了寧月的身前。

寧月沒有向後退,甚至連動都沒有動一下。握緊的拳頭微微一抖,三根褐色的鋼針出現在寧月的指間。眼睛跟不上賀強的動作,但精神感應卻能清晰的察覺到靈力的流動。

賀強掄起和寧月腦袋一般大的拳頭,一拳狠狠的捶下。看著寧月嚇傻一般的一動不動,賀強的嘴角勾起一抹殘忍的冷笑。謝雲已經離開了,被人壓了五年的感覺終於可以在今天揚眉吐氣!

突然,賀強的眼角瞥見一抹寒芒,原本已經嚇傻的寧月突然間竟然動了。掄起他那可憐的拳頭,一拳向自己的胸口打來。

換做平常,賀強對這一拳絕對不會在意。撓痒痒一般的攻擊他經歷過太多,最近幾年,除了自己的幾個師兄很少有人能給他疼痛的感覺。

但現在,賀強的背心突然被冷汗浸濕,原本就反射油光的身體更是光亮。急速衝刺的身體猛然間頓住,身體直接違反了物理定律一般突然間的往後揚起。寧月的拳頭擦著賀強的鼻尖略過,而讓賀強膽寒的是,寧月的拳頭指縫中夾著三根褐色的鋼針……

寧月飛速踩著賀強的身體奔跑,用力一踏身體直直的飛上高空。而賀強則在地上拖出長長的一段壕溝,還沒來得及回身,寧月甩手而來的三支暗器就已來到背心。

一個懶驢打滾,這才避開了三支驚魂奪魄的華陽針。但寧月此刻已經脫離了賀強的攻擊範圍之內。一邊觀戰的王干余彥這才瞳孔一縮的明白短暫交手一瞬間,老三竟然在鬼門關徘徊了兩趟。

「華陽針1王干牙咬切齒,一字一頓的擠出三個字。

華陽針專破護體罡氣,專克橫練功夫。四大金剛既然是橫練功夫的高手又怎麼會不知道?

天下武功相生相剋也是平常,而且華陽針除了對橫練功夫有奇效之外對其餘的武功沒什麼威脅,再加上華陽針極難修鍊一般人沒個五年的火候根本不能拿出手。所以天下間會華陽針的人屈指可數。

寧月懂華陽針,而且境界不低。那麼其中的意味就值得推敲了。如果不是專門為了對付他石窟門,寧月至於修鍊這個不實用又難練的暗器功夫么?他們可不會想到寧月修鍊華陽針滿打滿算也才七天而已。

賀強氣喘吁吁的盯著不遠處靜靜站立的寧月,眼神中再也沒有了方才的輕視戲謔。短暫一瞬間的交手,寧月非但不是隨意蹂躪的螻蟻反而是身懷高明武功的高手,而且這個高明武功還專門克制他們。

三師兄第對視一眼,心有靈犀的做了一個同樣的決定。三人呈三角將寧月圍在中間,體內功力提起一瞬間周圍靈力開始震蕩起來。

「寧月,我們承認之前小看你了,原本以為只是一個躲在謝雲身後的軟柿子想不到你竟然也是身懷絕技的高手。」王干嗡嗡的聲音響起,聲音引起靈力震蕩反覆有著無數重疊回聲一般。

「可惜,你不該顯露華陽針法!只要有你一日,我石窟門永無寧日。」

寧月不屑的冷笑一聲,手掌一分,六根華陽針就已在寧月的指尖。面對從三個方向衝來的三人,寧月絲毫不慌張,指尖光華一閃,左右兩邊的人連忙迴避閃過了寧月射來的飛針。

「好機會1正面的賀強頓時大喜,寧月剛剛射出針法,手指尖已經空無一物。而他自己已趁這段時間再次衝到了寧月的面門,寧月想再取華陽針已經來不及。

蒲扇大的手掌狠狠的向寧月胸膛拍去,這一掌如果拍實,斷幾根肋骨都是輕的。電石花火之間,寧月硬受這一掌儼然已成定局。

勝利的笑容剛剛浮現在賀強的臉上就猛然間被收回,因為他看到了寧月的嘴角也勾起了一絲冷笑。驚猶未定的掃向寧月的雙手,雖然寧月的手在伸向腰間,但指尖的確沒有華陽針。

「是他故作玄虛……還是他另有依仗?」這個念頭剎那間流過賀強的腦海。

突然,賀強渾身一震眼底深處流出深深的恐懼。他已經不再懷疑寧月是不是故作玄虛,因為他已經看到了寧月悄悄藏起來的一根華陽針。

只見寧月的嘴唇輕輕蠕動,再一次閉合之時,一根華陽針就夾在雙唇之間。星羅棋盤勁力引動輕輕一吐,華陽針如流光一般在賀強眼底一閃而過。

修鍊化石變換來一身如石頭一般的皮膚根本無法阻止華陽針的刺入,彷彿戳破氣球一般的輕響。華陽針已鑽入賀強的膻中穴之中直至消失不見。

短暫的一頓給了寧月避過這一掌的機會,身形一矮,雙膝跪地的從賀強的胯間滑過。胯下之辱?對寧月來說就是狗屁。所以寧月不僅輕易的避開了三人絕殺的一擊,而且還直接廢了賀強的戰力。

從賀強胯下滑過之後,寧月身體猛的彈起,手中再次夾著四根華陽針飛速的拍在賀強的背上。只聽賀強悶哼一聲,就動都不動的呆立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