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十六章 智計退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智計退敵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老三1緊跟而來的王干余彥一臉關切的來到賀強身邊,更是伸出手向賀強身上的華陽針抓去。pbtxt

「我勸你們最好別動他,華陽針法內附暗勁,一旦中招除了施針之人無人可解。你們可以試試替他拔針,但把他的武功廢了可不關我事哦1寧月這時才露出輕鬆的笑容,一舉偷襲成功定住賀強,他的危機也算是解了,王干再想做什麼也該投鼠忌器。

「寧月1王干一聲怒吼,仇恨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寧月,但賀強的一身功力還在寧月的手中,他們卻是真的不敢輕舉妄動。

寧月雖然一個照面就拿下賀強,但並不代表寧月的武功高出賀強很多。說真的,賀強是後天四重境,寧月不過在後天一重。

之所以能完勝除了寧月的先天長春神功增幅之外最主要的還是寧月出其不意使了詭計。華陽針專破橫練武功,但如果無法命中也是擺設。

所以寧月一開始就打定了偷襲的主意,任賀強想破腦袋也不會想到寧月會用嘴巴吐出華陽針。這種手法別說見過,就是聽也沒聽說過。

當賀強被寧月射中了一根華陽針並不代表失去了反抗能力。恰恰相反那一刻的寧月才是最最危險的,隨時都有斃命的可能。賀強的一掌雖然停滯了一瞬,但他畢竟擋在了寧月的身前,換做正常人,在躲過了賀強一掌之後應該立刻後退。但如果這樣就會落到王干余彥的掌力攻擊範圍。

在千鈞一髮之際,寧月竟然毫無節操的從賀強胯下鑽過。這又是出乎了三人的預料,兩次始料未及也就決定了寧月一脫身之後瞬間制住了賀強。

「別這麼凶嘛」寧月露出一副奸詐的笑容,「華陽針中殘留的勁力會侵蝕周圍的內力。換做其他功法,只需要稍微運行就能驅除出去。但可惜,你們練得是橫練功夫,橫練功夫必須內勁精純,一旦沾染其他的內功必定破功。所以,此刻的賀強老兄估計也是空有一身塊頭吧?」

「哼,你以為在我們兩的面前你還有對老三出手的機會?」王乾冷哼一聲大步來帶賀強身前將他擋在身後,「我承認剛才又小看了你,但是,只要我們有了防備,縱然你詭計多端又能如何?你終究是武功差了點。」

「哦1寧月很認同的點了點頭,飛速的,手從腰間略過,「猜猜這是什麼?」

幾枚漆黑的錐形棗釘出現在寧月指尖,而對面的王干三人卻同時臉色大變。pbtxt

「透骨釘?你……你還在上面抹了毒?」賀強的語氣帶著顫抖,因為這些透骨釘都是沖著他去的。

「用這種歹毒的暗器,而且還抹了劇毒?這並非江湖正道人士所為,你……你不怕引起武林正道的追殺么?」王干哪還有剛才的氣勢凌人,臉龐扭曲,眼眸深處藏著一絲淡淡的恐懼。

寧月掏了掏耳朵輕輕一彈,「第一,我是天幕府捕快,不是江湖中人,更不是武林正道。第二,在暗器上抹毒的人多了,你覺得誰閑的沒事幹來追殺我這個小小的木牌捕快?」

寧月眼中殺機一閃,既然梁子已經結下,將來定然是敵非友。既然如此,不如今天去掉一個金剛免得以後麻煩。而寧月眼中的殺機也被時刻盯著他的三人看個正著。猛的心底一突,暗中運勁交手一觸即發。

正在這時,寧月的氣勢突然一松,眼底劃過一絲可惜。在寧月身後的不遠處,不知什麼時候竟然站著一個人。一身綠色的袍子就像把一件床單披在身上一樣。

「掌門師兄1王干三人驚喜的叫道,來人正是四大金剛之首石堅。而石堅的到來,也意味寧月想折掉一個金剛計劃不得不擱淺,甚至已經被他陰了的賀強也得完好無損的還回去。

「寧捕頭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1石堅的語氣聽不出喜怒,緩緩的靠近寧月,而後與寧月擦肩而過向三個師弟走去,「寧捕快年紀輕輕修為已然如此精深,恐怕不出時日定能名動江湖。」

「石掌門說一個天幕府捕快名動江湖,你是在嫌我死的不夠快么?」寧月淡淡一笑,眼神無辜的望向石堅。

「額算在下失言。原本我讓三個師弟請寧捕頭來石窟門做客,我還特地要他們要對寧捕頭禮遇有加。沒想到他們竟然理會錯我的意思了,讓寧捕頭受驚了在下深感抱歉。」

「無妨的1寧月看似滿不在乎的說道,心底卻不禁一陣火起。輕飄飄的一句話就把之前的矛盾都掀過了,如果真是誤會還好說,但是這明顯是石窟有意針對。

「既然如此,我們就把這次誤會掀過如何?」石堅看似的詢問,但語氣中沒有一絲一毫詢問的意味。那語氣似乎在說:「敢從牙縫裡迸出半個不字試試?」

「誤會能被掀過就好。」寧月眼神閃爍的看著石堅,眼神中的意味卻耐人尋味。

石堅並沒有在乎寧月的真實想法,輕輕的一拱手,「那麼寧捕頭還請移步?」

「去哪?」

「石窟門1

「做什麼?」

「談生意。」

「和誰談?」

「我1

「你不是在這裡么?」

石堅氣勢一頓,緩緩的點了點頭,「對,我在這,你也在這!那好,我是一根腸子通到底,實在不會打機鋒!我石窟門急需一些赤炎丹,還請寧捕頭行個方便。」

寧月早猜到石窟門的目的,所以臉色毫無變化帶著溫和的微笑緩緩的搖了搖頭。

石堅眉頭一皺,「我願意出五百兩一枚。」

寧月依舊搖頭。

「寧捕頭,與人方便就是與己方便……」石堅的氣勢猛的升騰。寧月瞳孔猛地一縮,傳言石堅修為在後天五重以上,所以有人說最多不過後天六重。但現在看來……傳言還是有誤的,沒想到不知不覺石堅的修為竟然上了後天七重境。難怪石窟門會申請一級門派的資格。

如此高的修為,寧月就算在詭計多端也無可奈何。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的計謀都是鏡花水月。而且石堅開出五百枚一顆的價格已經很高了,這個價格就算寧月也有些心動。但是,寧月還是搖了搖頭。

此風不可長,一旦破例,寧月不僅保不住賺來的財富,還有可能承擔極大的生命危險。世界這麼美好,自己還這麼年輕,寧月還不想死。

「別說五百兩,就是一千兩我也沒辦法。」寧月一臉惋惜的說道:「坦白的說,我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麼多錢。不過,你們真的想要赤炎丹的話……我倒可以給你們指一條明路。」

「哦?」石堅的氣勢微微收起。

「去涼州1寧月淡淡的一笑,六枚華陽針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兩手的指尖,「謝雲在涼州,也許那裡已經有批量的赤炎丹流通了。」

「你真的沒有?」石堅有些動搖了,審視的盯著寧月的眼睛。

「我剛才說了,我很窮。如果有一個讓我賺幾萬兩的生意擺在我面前我一定不會放過。可惜,我真的沒有。」

石堅的眼神不斷的閃爍,過了許久才長長的嘆出一口嘆息,「算了,沒有就沒有吧。寧捕頭,石窟門多有得罪改日一定登門謝罪,不過我三師弟……」

「直接拔了華陽針就行了1寧月淡淡的說道轉過身繼續向易水鄉走去。寧月的戰力雖然不俗,但內力卻少的可憐。將內力附在華陽針上,不需要三枚就能讓他內力消耗一空。

果然拔下了華陽針賀強的一身修為盡復,除了身上幾個可以忽略不計的針眼並無任何不妥。四大金剛冷冷的看著寧月漸漸消失的背影,不知道心底想的是什麼。

「大師兄,就這麼放過他了?他可是身懷華陽針法,一旦它成了氣候,我們豈不是要被他壓的死死的?」賀強有些不甘的吼道。

「不錯啊,大師兄!梁子已經接下,以後早晚會有了斷。以大師兄的武功,要殺他易如反掌大師兄何故放他離開?」

「你們真信了他沒有赤炎丹了?」石堅冷笑的問道。

「什麼?難道這小子敢騙我們?那就更不能讓他走了……」余彥一聽石堅的話,正要拔腿去追,卻被石堅一把攔祝

「我不知道,但我有這種感覺,感覺他沒有說真話。但讓我真正要放他離開的卻是第二個原因。就是你們的眼界太過於狹隘了,江湖這麼大而你們卻竟然只盯著吳縣這方圓五十里區域?

知道寧月修鍊了華陽針法就成了驚弓之鳥生怕被他壓制?你們為什麼要把目光放在一個小小的木牌捕快身上?吳縣不是我們的舞台,我猜寧月也沒有打算在同里鎮安度一生。」

江湖中人很多,但真正跳出區域狹隘的人卻不多。眼界決定境界,只有心大了,才能走的更遠。石堅踏出了這一步,所以他才留著寧月的命,用寧月來做石窟門的磨刀石。

半路耽擱了一個時辰,寧月還是在中午的時候回到了易水鄉。易水鄉依舊是那個平靜,安詳的村莊,渺渺的炊煙從每家每戶的的窗戶溢出。

寧月沒有回家,直接向謝雲的狗窩走去。謝雲的家叫狗窩,甚至謝雲在門上刻了一塊牌匾,牌匾上寫的也是狗窩二字。以前的狗窩很臟很亂。但這一次寧月看到的卻是很乾凈,乾淨的讓寧月都不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