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十八章 奇怪的乞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 奇怪的乞丐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第二天一大早,魯達帶著謝雲的這本卷宗出了門。Pbtxt天幕府的幾個捕快也沒有偷懶早早的起來練功。對於他們這種以將練功當成生活習慣的人來說,這已經不是堅持或者不堅持的問題。

而那個一個多月來練功最勤奮的人,卻偷懶的再一次走上街頭瞎溜達。練功對其他人是習慣也是堅持,但對於寧月來說就是刷熟練度,如果熟練度無法提升寧月寧可選擇曬太陽。

街頭一如以往的平和,今天不是集市日所以人也不多。但散發著濃烈香味的早餐店卻是齊齊的開了門。寧月想事情的時候喜歡壓馬路,這是前世養成的習慣。

街頭不知怎麼的,多了很多乞丐,乞丐三五成群,每隔一個巷口總能見到幾個。這些乞丐很奇怪,既不向人乞討也不遠遠的避開。很多甚至囂張到的在街道中大搖大擺的走著,而路邊的行人都是遠遠的避開,看著倒不是乞丐而是大爺。

寧月的眉頭皺起,以他的經驗判斷,這群人根本就不是乞丐,哪有乞丐長得這麼健壯的?有這把力氣幹什麼不能吃飽飯要去做乞丐?

在寧月的記憶里,倒也有對這群人的記憶。每年的初夏,這群人就會來到同里鎮。而一個月後,這群人又會消失在街頭。

寧月在衙差院當衙役的這兩年,對這群人印象很深刻。只要這群奇怪的乞丐來到,整個同里鎮就是一片狼藉。他們的來到不只是引起了髒亂,更多的是引起了治安的混亂。

但因為靈魂的轉變,原本很正常,原本不會引人注意的現象卻變得不再正常。這群人更像是一個沿路遷徙的商隊,而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會經過這裡?但是,正因為他們不是商隊,他們是乞丐,所以才顯得可疑。

寧月悄悄的跟著眼前那四五個乞丐,只見他們很逍遙自在的在街上大搖大擺晃蕩。路過包子鋪的時候,幾個人還很隨意順手的抓了幾個大包子,一邊啃著一邊大步的離開。

等到他們走遠,包子鋪的老闆才厭惡的盯著那群乞丐的背影狠狠的唾了一口痰,「呸,咒你們早死早超生。」

「你這麼恨他們,剛才他們拿包子你為什麼不制止?」寧月的聲音傳入包子鋪老闆的耳朵,頓時嚇得他打了一個冷顫。回頭看到寧月那一張陽光的笑臉這才慶幸的舒出一口氣。pbtxt

「嚇死我了,原來是寧差爺啊,哦不對!現在應該叫寧捕頭了。你們天幕府不是整天很忙的都沒空出來么?今天怎麼大清早的出來了?公辦么?」包子鋪老闆很是熱情的問道,一邊拿著紙給寧月包了兩個大包子。

寧月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原來天幕府捕快足不出府卻被他們誤會成這個了?不過好在寧月的臉皮厚倒也沒讓他看出什麼端倪。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為什麼不制止任由他們拿你的包子?」

「制止?我哪裡敢啊!看著這群人是乞丐,可他們比起潑皮流氓來凶多了。我要敢說一個不字,他們保管敢掀了我的鋪子。」包子鋪老闆很是無奈的嘆息道。

「那為什麼不報官?」寧月的記憶中,雖然每年這群乞丐都會給同里鎮帶來不少的麻煩,但的確也沒有接到哪怕一起關於他們的報案。

「哎」老闆長長一嘆,「報案有用么?拿了一兩個包子最多關進去一晚上。大牢又不是養閑人的地方,等他們出來之後就會一把火燒了我的鋪子。反正也就一個月,忍忍就過去了。以前有人報過官,但後來就再也沒有人敢了。」

寧月凝重的點了點頭,官府如果整治吧,就會傳出欺壓乞丐的負面傳聞。不整治吧,每年四月五月都能將同里鎮弄得烏煙瘴氣。就算官府將這群乞丐的惡行公諸於眾也於事無補,這個世界的百姓太善良,根本不會相信世上有乞丐過著大爺一般的日子。

「這種狀況什麼時候開始的?」寧月望著街頭稀稀拉拉的乞丐隨口問道。

「差不多有十年了吧1

「轟」寧月的身體猛然間一怔,眼中的瞳孔猛地擴張,一抹驚喜從眼底劃過,「十年,乞丐?這麼巧?不可能,世上沒有這麼巧合的事……一定有聯繫1

想到這裡,寧月立刻起步向天幕府跑去。如果能證明他的推測,那麼這件驚天大案就已經破了一半。

滿頭大汗的衝進天幕府,在院子里練功的四個捕快紛紛停下了動作,「寧月,你又怎麼了,這麼慌慌張張的跑回來?」

「有發現1寧月氣喘吁吁的說道,一連灌了三杯涼茶,寧月的氣息才通順了一些。眼神灼灼的盯著好奇圍攏的四張面孔,「想不想立一個大功?」

「這不是廢話么?」木易沒好氣的一拍寧月的而後腦勺,「我們天幕府升職只有兩條路,武功,功勛!咱們哥幾個天賦一般沒有謝捕頭的命。要混到鐵牌怎麼著也得十年八年的。能有掙功勛的機會,誰會放棄?」

「剛才我在街上轉悠的時候發現了個線索,你們願意的話替我去蘇州府周邊的縣鎮調查一下。我過會兒給你們每人一個錦囊,到時候按錦囊里的內容去查。如果一切順利……等捕頭回來,咱們就可以破案了。」

「真的?」四雙眼睛頓時一激動,他們之前對這案子不熱衷是因為看不到破案的希望。但如果是可以破的案子,有功勛撈為什麼不要?天幕府的功勛對捕快來說多重要他們都清楚。

這下子,同里鎮天幕府幾乎全部出動。在沒人察覺的情況下像蜘蛛網一樣的四散而去。同里鎮的乞丐越來越多,寧月估摸著這個規模不下於三百人。這幾天,寧月一直化妝成各色各樣的人跟著這群乞丐打探著他們的行蹤。

一連五天,寧月終於找到了他們的落腳點。同里鎮南,老城隍荒廟之中。那是以前城隍廟的所在,自從新城隍廟建好之後,那邊再無人踏足。又傳聞那裡被山魅所佔好幾次有人看到精怪出沒。故而同里鎮十里八鄉的都將那個荒廟當成了禁地。

「果然早有預謀,估計那個所謂的山魅傳聞也是他們搞的鬼吧?」寧月冷笑一聲也沒有再打草驚蛇,悄悄地回到天幕府,原本熱鬧的天幕府突然的變得冷清了起來。

「算算時間……差不多該回來了啊?」寧月跟蹤調查乞丐群們已經五天時間,而木易他們帶著寧月的錦囊離開了也有五天了。寧月讓他們調查的東西很簡單根本不耗時間,按理說這個時候也該有結果回來了。

果然寧月剛剛盤算著他們該回來了,耳朵邊響起了動靜。木易的身影如穿花的蝴蝶一般從房頂上掠過,又像一片落葉輕飄飄的落進院子。

這個世界的輕功很高明,就像御風飛行一般既實用又瀟洒看的寧月一陣羨慕。天幕府捕快之間不可私授武功,所以寧月也只有干羨慕的份。

「寧月,你也太不夠意思了,說是什麼立大功一件,還整個什麼錦囊妙計?原來不過是跑腿問幾個問題而已?這算什麼立功啊?」

「就是就是1木易的話剛落,外面再次傳來一聲埋怨,「我這五天,一連跑了十六個地方前後跑了上百里路就為了每到一個地方問五個問題?你要不給個解釋,我金三和你沒完1

「哈哈哈……幾位可別小看了這五個問題。他們可是破案的關鍵所在1寧月一副盡在掌握之中的神態。

「什麼破案的關鍵,我也想知道1一個陌生的聲音響起頓時讓寧月臉色一變,但下一刻卻又臉色一松。只見魯達帶著兩個身著飛魚服但卻從未見過的人走了進來,想來是蘇州府的捕快過來調查這一件大案的。

在魯達的身後跟著另外兩個同里鎮捕快,看來他們也是在回來的路上碰上了。看到魯達過來,寧月幾人連忙上前。

「這位是蘇州府銅牌捕頭徐帆,而這一位是蘇州銅牌鋪頭馬成!兩位大人受於俯捕之命前來調查十年孩童失蹤一案,希望你們幾個能全力配合1

「是!我等定不負所望1寧月五人連忙答應。

「你就是寧月?」徐帆臉上掛著笑容,滿臉好奇的打量著寧月稚嫩的臉龐。

「屬下是1寧月連忙躬身應道。

「果然後生可畏!剛才你說的什麼破案?難道這麼些天你們已經將這案子破了?」

「這倒沒有!只是我們發現了一些線索。」

在魯達的指領下,幾人來到了後院的議事廳。徐帆馬成在上位分開坐好之後就對著寧月說道:「魯達將你發現的卷宗送到蘇州府的時候,於俯捕異常的重視。立刻命人通報給了金陵的江南道總府,江南道亦是不敢有絲毫馬虎。

這些天我們江南道五大府都翻查了近十年的卷宗,這一查不要緊,頓時震驚朝野。整個江南道十年來共丟失的孩子不下於五百個,而且手法時間都與蘇州府記錄的一模一樣。這可是大周皇朝近十年來最大的案子。

皇上震怒,捕神大人震怒!所以這次無論如何都必須給皇上一個結果,給天下百姓一個交代。金總捕已經前往中州回京受訓,臨走前下了死命令要各府在他回來之前務必破案。所以……於俯捕的日子也不好過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