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二十九章 抽絲剝繭,明察秋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抽絲剝繭,明察秋毫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兩位大人放心,我等定會全心聽從調遣配合兩位大人的查案1魯達一聽連忙臉色一正站起來躬身說道。pbtxT誰說魯達粗俗不懂變通?這迎風拍馬無聲無息的本事就是寧月也不得不暗叫一聲服。

「不!我們臨走前於俯捕特地囑咐這個案件有由寧月全權負責我們只是從旁協助而已。」說著馬成一臉羨慕的看著寧月,眼底深處還藏著一絲淡淡的嫉妒。能得於百里如此的關心照顧,就是他們身為銅牌捕頭也不曾有過。更何況讓一個銅牌捕頭聽從一個木牌捕快調遣?天幕府開創以來前所謂有。

「我?」寧月瞪大了眼睛茫然的看著兩位銅牌捕頭,「萬萬不可,萬萬不可,還是兩位大人全權指揮,我們老老實實的做一個跑腿,如有什麼發現,我等定會稟明絕不敢懈擔」

寧月也不是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這檔事能不接就絕對不接。要是破了案估計就是領導有方。但要是破不了,他寧月就是這個背黑鍋的。

「這是於俯捕的意思,你受於俯捕提攜之恩難道不該為於俯捕分憂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么?」寧月的話剛剛落下徐帆臉色突然一黑對著寧月喝道,眼角還不忘瞥一眼一邊的馬成。

「這個案子雖說是謝雲發現,但為何他至離開都沒有將案子上報?所以這案子其實還是你發現的。你既是發現之人,案子由你全權負責有何不可?

我們雖然品階比你高出兩級,但於俯捕有令讓我們聽從你的差遣。所以用得到我們哥兩的地方一定不要客氣,一切以破案為先,餘下的就等破案之後再說吧。先前你說案子有了進展?到底是什麼?」

徐帆可不像馬成那麼沒有心機,這個案子這麼大,而且持續了十年沒被發現要破案談何容易?但如果給予他們充足的時間,那麼慢慢查總會查到些蛛絲馬跡的。

但是,金總捕下了死命令。在他從京城回來之前一定要破案,這是要逼死人啊!這麼大的案子是十天半個月能破的么?要這麼好破會讓罪犯暗中行事十年時間么?

所以在徐帆的眼中,接下這個案子不僅不是立功的大好機會,弄不好自己的仕途就這麼斷送在這件案子里了。原本於百里讓他們倆去吳縣徐帆心中不由的咯一下以為什麼時候得罪了於百里。pbtxt

等得知讓他們聽從寧月的調遣從旁協助的時候,懸起的石頭就落了地。多好的替罪羊啊!功勞我分,黑鍋你背的好事多久沒遇到了?所以馬成對寧月有些不爽的話,徐帆看寧月就像在看護身符。正因如此寧月婉拒的時候他才這麼不爽,霸王硬上弓的把寧月頂了回去。

「這……」寧月微微遲疑之後也只好躬身稱是,「木易大哥,你們將調查來的記錄給我看看1

四個捕快每人掏出一本書卷,從以同里鎮為中心四散發散出去,每到一個小鎮都找人詢問五個問題,一直擴散到整個蘇州府。現在這些問題答案匯總到寧月的面前,而在他的面前更是擺著一張蘇州府的地圖。

「果然如此,這樣一來,這件案子就破了一半了1寧月大手一拍地圖上的一點滿臉振奮的笑道,而圍著的幾個紛紛被寧月的舉動嚇了一大跳。

破了一半?什麼情況?不只是徐帆馬成不明白,就連同是同里鎮捕快的木易幾人也一頭霧水。案子還沒開始調查就破了一半了?這十年的案子是這麼好破的?所有人都不信,包括魯達都認為寧月年少氣盛太過於想當然了。

「寧月,不可胡說。這件案子幕後黑手之隱秘,作案手法之高超乃前所未見。我們查案必須小心行事最忌貿然下結論,有所謬誤是小,萬一打草驚蛇讓他們從此蟄伏破案更是遙遙無期。」

魯達看起來真的對寧月很照顧,一臉關切的在一旁提點著寧月辦案的訣竅。要換了別人,呵呵……等著背黑鍋吧。

「捕頭!兩位大人!請聽我慢慢解釋1寧月淡淡一笑滿臉自信的說道,「發現這個案子的線索也是偶然,我先從這個案子的疑點說起。案發起因是在五天前一夫人前來報案,她的幼子於半月前失蹤杳無音訊。

這件案子原本很平常,我也只是當成普通的走失案子或者是拐賣案子。但偏偏,這案子透著古怪。疑犯不為勒索,也不為販賣,那個孩子彷彿突然蒸發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又如何?或許那孩子已經被殺了棄屍異處1馬成冷冷的反問道。

「馬大人說的是,屬下當時也是這麼想的。但疑犯的手法異常的老辣顯然不是新手。所以屬下想從卷宗中查出一些相似的案件來匯匯流排索,這樣才讓我發現了這一件十年來的驚天大案。」

「然後呢?這件案子已經搞得天下皆知,不僅朝野民間震動,就是江湖武林也蠢蠢欲動。短短几天時間,江南道武林的活躍度比起以往提高了三成。」徐帆掛著淡淡的微笑問道。

「兩位大人,你們在卷宗中可曾發現一個很明顯的問題?這十年來,蘇州府遺失的孩童大約一百五十名,各縣各鄉都有,但奇怪的是,偏偏我們同里鎮這個第一個發現這件大案的地方,十年來竟然從未丟失過孩童?這個虎子,竟然還是第一個1

「咦?」徐帆眼睛頓時一亮,連忙抓起桌上的那一本卷宗翻看起來,「真是如此,為什麼呢?」

「屬下想來想起,只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就是我們同里鎮已被那群人操控,所以哪怕丟失了孩童也沒有記載。」

「這不可能1魯達突然臉色大變的喝道,「如果同里鎮已被他們掌控我怎麼會不知道?再說了,如果真的被他們所掌控,我們又怎麼會率先發現他們的蛛絲馬跡並且上報?」

「呃捕頭,別激動,別激動1寧月連忙賠笑的安慰道,「所以我認為是第二種原因,那就是那群人故意為之1

「故意?」徐帆的眼睛突然一亮,「為什麼呢?難道同里鎮有什麼特殊之處?」

「這也正是我懷疑的地方。那天我在街上巡查,突然發現了一個現象引起了屬下的注意。十年來,每年初夏就會有一些奇怪的乞丐齊聚同里鎮就像是一個散落幫派的聚會。」

「奇怪的乞丐?怎麼個奇怪法?」

「比大爺還像大爺的乞丐,不乞討,不怕人,餓了就吃,困了就睡,除了一身破衣爛衫從頭到腳都沒有一點像是乞丐。」

徐帆低沉的摩擦著下巴,「乞丐居無定所四海為家,如果偽裝成乞丐進行拐騙的確不易引人注意。更何況,四海之內皆有乞丐,就算想抓想查都無從查起。」

「不錯,這就是我為什麼讓幾個弟兄到全府各縣鎮去調查這群乞丐行蹤的原因。這群人能想到用天下最普遍的乞丐做掩護也算聰明,可惜他們聰明的還不夠徹底。天下間如此不像乞丐的乞丐走到哪都能讓人印象深刻吧?」寧月嘿嘿的冷笑一聲,這也是他為什麼說案子已破一半的原因。

「卷宗記載的人口失蹤案件的時間,地點!與乞丐出沒的時間地點完全吻合。這群乞丐散步在蘇州府各地,流竄作案。而且他們拐騙的孩童無一不是家庭殷實早熟聰慧。所以我斷定,他們的背後一定另有其人,拐騙孩童為了培養隱秘力量而非轉手換錢。」

「啪啪啪……」馬成輕輕的鼓著掌,這一次他是心悅誠服了。寧月年輕,武功低微,這些是他對寧月不服的最主要原因。但是,能從這雜亂的關係中抽絲剝繭,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可疑之處這就是能力。而聽寧月這麼一解說,一切的謎團豁然開朗。而於百里對寧月的看重也顯得如此的明智。

「如果這麼一說,他們不在同里鎮犯案也就可以解釋了。同里鎮是他們將拐騙的孩子脫手的地點,也是他們集會的所在。可是……為什麼十年未破的例今年就破了呢?」

「呵呵呵……也許,他們腦子被驢踢了,也有可能他們放鬆了警惕。畢竟十年了,都沒出過問題啊1寧月望著窗外,正好一隻蜘蛛在窗口編製著他的網,寧月此刻的心中也如那隻蜘蛛一般也在編製一張天羅地網。

「想來你已經將這群乞丐的虛實調查清楚了吧?」徐帆滿臉鼓勵的微笑,如果這案子真的破了,那麼哪怕寧月立了大功但其中絕對有他從旁協助的功勞。而且最最主要的是時間,這個時間很寶貴。

如果他們不是在金總捕回江南道之前破案,而是金總捕還在京城的時候傳去破案的消息。那麼金總捕不僅不會受到責難,反而還會大受褒獎。身為破案的主力,他們這群人的獎賞又豈會少?

「同里鎮南,老城隍廟中,不下於三百人就憑我們無力全部拿下1寧月低著頭淡淡的說道。

「嗯?」徐帆的臉色頓時難看了,「我們就算調遣蘇州府其他地區的捕快也必須要三天時間。而且動靜太大容易打草驚蛇……想不到對方勢力竟然這麼大1

「這可如何是好?」魯達頓時急的滿頭大汗,一切準備就緒,就等米下鍋居然告訴米沒了?

「天幕府有挾制江湖武林之權,徐大人不是說江湖武林蠢蠢欲動么?這樣成就大名聲的活不是那些自詡俠客的人的最愛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