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十一章 橫刀詭劍,縱橫十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 橫刀詭劍,縱橫十年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嗨果然沒有經驗入賬1寧月滿臉可惜的一嘆,悄悄的退到了徐帆的身後。

「轟」破入半耷拉的破門,徐帆馬成一馬當先的沖入,而後寧月魯達以及三大門派的高手一溜煙的湧入。入眼的場景果然並非外表看的那樣破敗,裡面人的生活習慣也不是乞丐。

密密麻麻的通鋪一連架了三層,將整個老城隍廟擠得嚴嚴實實。中間升了一個巨大的火爐,而裡面的乞丐們也早已醒了過來圍成一個錐形陣型,每人手中都提著明晃晃的刀。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偷襲我們?」看著衝進來的寧月一伙人,一個壯碩的乞丐猙獰這臉孔吼道。

「我們是什麼人?看不出來么?」徐帆不屑的冷笑一聲,他們幾個可都穿著飛魚服,普天之下不認識飛魚服的可還真不多。

「天幕府的捕快?我們只是一群四海為家的乞丐,捕快大爺是不是有什麼誤會?」開始說話的人瞬間滿臉堆笑的問道。

「你見過三百個乞丐聚首的一起人手一把刀么?就算是乞丐,這個時候也不是了。給你們十息時間考慮,放下武器投降,還是就地格殺1徐帆的話剛落,身後的天幕府捕快幾乎同時蓮柄刀出鞘,一瞬間殺氣瀰漫,殺機縱橫。

「不用了」突然間,在乞丐的人群中傳來一個聲音,語氣很輕卻渾厚如鍾,三個字卻像是砸在眾人耳邊的響雷。劉士元三人臉色齊齊一變,至少後天頂峰的修為。如果這邊沒有能與他旗鼓相當的對手,他們幾個可就懸了。

乞丐群分開,一個高大威猛的壯漢緩緩的走出。每一步跨出,都彷彿踩在眾人的心臟上。一步,大地就一次顫動。隨著他的靠近,劉士元三人的額頭上細汗越來越密集。

壯漢****著上身,一塊塊如鑲瞧鐵鑄一般。但他的皮膚卻異常的白皙,甚至比那些十五六歲的小姑娘還要白還要細滑。

「誰是寧月?」壯漢來到乞丐群前站立,眼神如鷹的掃過在場的眾人。每一個和那雙帶著倒鉤的眼睛對視的人,都不禁打了一個冷顫嚇出一身冷汗。

寧月眉頭一皺,「什麼時候我這麼出名了?隨便冒出來一個人都要問我在不在?是尋仇么?」寧月心底想著,但嘴上卻已經開口。

「他沒來,你找他有事么?」

「沒來?哼哼哼!沒關係,殺了你們之後我再去找他。Pbtxt」

壯漢狂妄的話讓所有人都心頭火起,雖然單挑這裡也許沒人是你的對手,但我們後天五層以上的高手至少五個,兩個還是後天八重境的高手,你一個後天頂峰憑什麼這麼狂妄?這一句話一出,原本對壯漢的恐懼瞬間被憤怒替代。

「你是霍劍鋒?泰山十三太保的老大?」一邊一直默不作聲的馬成突然喝道,眼神中綻放出炙熱的光芒。

「哦?十三太保的名號消失武林十二年,想不到竟然還有人認出我來?」霍劍鋒看向馬成露出一絲讚許的笑容,好像在表揚馬成的眼力沒有一絲身份暴露的恐懼。

「十三太保殺人如麻罪惡滔天,無論朝廷還是武林之中人人得而誅之。十二年前,中州天幕府出動一千名捕快才將十三太保剿滅。十三太保戰死十個兩人被捕,一人失蹤!被捕的兩個一個沒抗住審訊而死,剩下的一個……」

「於兩個月前死在一個無名小卒手裡。而那個無名小卒還藉此機會當上了天幕府的捕快?我身為大哥,又豈能不為十三弟報仇雪恨?」霍劍鋒一語落定,一陣氣勢猛的盪開。感應中的天地靈力突然間如火山爆發一般天翻地覆。

「殺1馬成蓮柄刀出鞘,一刀刀氣自下而上的撩起。對面的霍劍鋒冷笑一聲不閃不避,就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刀氣精準的砍在霍劍鋒的身上,無堅不摧的刀氣卻連一絲白痕都沒有留下。相比於死在寧月手裡的那個死囚老大,眼前的霍劍鋒簡直強的沒邊。

「震驚百里1馬成一擊未成卻並沒有嚇得收住手。身形一轉已然飛到空中,一朵絢麗的蓮花從刀尖綻開,無數刀氣四散從四面八方砍向依舊沒移動一分的霍劍鋒。

「嗤嗤嗤」血霧飄散將整個空間都染成了血色。霍劍鋒不動一下,而站在他身邊的那群乞丐卻是倒了大霉。他們的首領不但不保護他們,還任由馬成的刀氣將他們凌空切成了碎片。

血霧散開,乞丐們的眼睛瞬間紅了。他們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要想活命只有突圍,衝出去然後下山,首領那他們是指望不上了。

「沖啊」一人帶頭,乞丐們提著刀向寧月一方衝殺過來,而一瞬間整個大殿混戰到了一起。

「呵呵呵你全力一擊也無法破開我的金身真訣,竟然分散刀氣來攻擊我周身穴道。你難道看不出來我的金身真訣已經練至大成,周身不再有罩門。如今你一招過後還剩多少內力?哈哈哈……」

「我的目的可不是為了找你的罩門1馬成平復了呼吸冷冷的說道。

「什麼?」霍劍鋒聞言一怔,這時候,整個老城隍廟突然煙塵瀰漫,四周到處都是喀喀喀的聲響。不一會兒,整個廟宇就毫無徵兆的塌了下來。

「跑」乞丐們大驚,但寧月一群人還堵在門口。想衝出去哪有這麼容易。就算沒有人擋道想在廟宇倒塌之前衝出去也很不簡單。

所以寧月隨意的丟了一把透骨釘就將拚命衝鋒的乞丐們攔在了廟宇之內,在倒塌千鈞一髮的時間急速的退出廟宇。

「轟隆隆」好在衝進去的人手不多,而且大多都在門口。只需腳尖一點就能退出廟宇。但裡面的乞丐可就沒那麼好運了。廟宇倒塌之後,除了那些身懷武功的,普通的乞丐死傷慘重。馬成輕輕的一擊就將乞丐的人數銳減了三分之一。

「清場了,空間也變大了1一個嗡嗡的聲音響起,緊接著無數里啪啦的聲音從廢墟中傳來,霍劍鋒就這門用雙手從廢墟中開出了一條路。雙手揮舞,所到之處飛灰湮滅。他揮舞的不是手臂,根本就是兩把鋒利的刀。

「他果然將金身真訣練至大成。大成之後,人體周身無處不是兵器。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看來我們要有一場硬仗打了。」徐帆看著從廢墟中走出的霍劍鋒,臉上竟然掛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

外面的三派弟子面面相覷,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剛才裡面發生了什麼。剛剛還一片風平浪靜怎麼突然之間整個廟宇都塌了呢?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從廢墟中走來的如魔神一般的霍劍鋒給了他們可怕的壓力,這壓力在眾人的心中匯成了一句話不可力敵。

「沖啊」廢墟的倒塌只壓死了三分之一的乞丐,但還有兩百號人依舊活蹦亂跳。帶著那一份恐懼和憤怒,乞丐們瘋狂的向山下衝去。而三派弟子,卻也早已在各自幫主的帶領下嚴陣以待。劉士元三人在退出廟宇的時候就已經打定注意,絕不和霍劍鋒交手。

「該我上了1徐帆將手中的蓮柄刀狠狠的插在地上,右手往腰間一探一柄泛著紫光的軟劍不知何時已經握在手中。蓮柄刀只是天幕府的標誌,而徐帆的拿手絕技卻是一套精妙絕倫的紫薇劍法。

「刺」劍芒一吐,柔軟成繞指柔的軟體瞬間得筆直,一劍如虹直刺霍劍鋒的咽喉。

「叮」霍劍鋒身體前傾,用咽喉迎向徐帆的紫薇軟劍。一聲脆響,包裹著劍芒的軟劍竟然也無法刺破霍劍鋒表皮,一點痕也沒留下。

霍劍鋒嘴角一裂,一把抓住軟劍左手做劍向徐帆的心臟刺去。遇到這樣的境地,徐帆除了鬆開手中的劍後退別無他法。但如果這樣,徐帆這個後天八重修為的高手就廢了。

霍劍鋒的手臂已然變成了金色,無堅不摧的罡氣在手掌的四周呼嘯。沒有人會懷疑這條手臂有沒有手中的刀劍鋒利,擦著即傷,中者即死!但即便這樣,徐帆依舊沒有鬆開手中的劍。或者,他有身為劍客的驕傲吧。

徐帆沒有鬆手,但霍劍鋒突然收了手,在即將刺進徐帆心臟的時候,手臂猛然間的收回擋在了自己的眼前。

「當」一聲震耳欲聾的敲擊聲炸響,不知何時,馬成突然從徐帆的背後越過,一刀橫斬直劈霍劍鋒的雙眼。霍劍鋒忍不住倒退了一步。

「當」正當霍劍鋒移開手臂的時候,馬成的另一隻手竟然還握著一把蓮柄刀。身形一轉再一次砍向霍劍鋒的眼睛,可惜這一次霍劍鋒測過了臉擋在了馬成絕殺的一擊。

寧月的心跳三起三伏,電石花火之間勝負只在毫釐之差。徐帆和馬成的配合可謂親密無間。如果是一般人,或者一時大意,恐怕先天高手都有可能栽在他們兩手上。

可惜他們遇到了一個將金身真訣練到大成的人,連綿的偷襲不僅沒有得手,而且還讓敵人有了防備。

「橫刀詭劍?一直聽聞過天幕府有橫刀詭劍,縱橫江湖十年配合的天衣無縫,不少綠林好漢都栽在這兩人手上。我一直以為大名鼎豆>退悴皇竅忍旄呤忠哺檬前氬較忍觳哦浴5我萬萬沒想到,竟然會是兩個銅牌捕快區區後天八重修為?那些栽在你們手上的人怕是死不瞑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