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十二章 寧月別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 寧月別跑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下一個死不瞑目的就是你1馬成冷酷的說道,雙刀揮舞如狂風驟雨一般在霍劍鋒的身上砍出叮叮噹噹的聲響。pbtxt

如果馬成刀是狂風暴雨的話,那麼徐帆的劍就是隨時捕食的毒蛇。霍劍鋒好幾次想要反擊馬成都不得不停下,徐帆的劍無時無刻的不再他的眼前晃悠。只要霍劍鋒有一絲一毫的疏忽大意,劍芒就會鑽入眼眶。

「噹噹當」在混戰中,暗器的先天優勢被發揮的淋漓盡致。任你懂武功還是不懂武功,在混戰中也沒有發揮的空間。也許一招過後就是勝負或者生死。

寧月的暗器使得在這樣的場合很少有人能避過,尤其是透骨釘這種小型暗器,幾乎是一打一個準。再加上寧月上面抹了高濃度的麻藥,兩百個乞丐幾乎有五十個是栽在寧月的暗器之下。

除了霍劍鋒之外,這群人中的高手還真的不多,只有三四個後天境界的人與劉士元魯達他們戰在一塊。那些連後天境界都沒有的率先結束了戰鬥,當場俘虜了近百個其餘的全部陣亡,勝負的結局顯然在此刻已經註定。

「哈哈哈……霍劍鋒,勝負已定你還不束手就擒1徐帆大笑一聲一劍再一次向他的雙眼刺去,而馬成此刻雙刀飛舞在他的身上砍出絢麗的火花。

這一次,霍劍鋒並沒有閃避徐帆的長劍,好像被徐帆的話語震懾住了一般動作竟然慢了半拍。徐帆一見心中暗喜,長劍猛然刺出用上了全部的勁力。一劍破空,劍尖之處竟然炸開一絲白霧,軟劍在肉眼下被拉長,變得細若堅針。

「當」笑容定格,徐帆俯視霍劍鋒的眼睛露出深深的震驚。在千鈞一髮之際,霍劍鋒竟然閉上了眼睛用那片薄薄的眼皮擋住了徐帆全力的一劍。

但是,這還不是最要命的,要命的是霍劍鋒的那雙可怕的手,雙手交叉劃出不同的弧度砍向身後的馬成。如果不是馬成在生死一瞬間將雙刀擋在身前。橫刀詭劍這樣的黃金搭檔就成為歷史了。

「轟」馬成口吐鮮血倒飛而去,胸口兩條猙獰的傷口皮肉翻卷,鮮紅的血瞬間浸濕了胸襟。

「馬成」徐帆大驚,連忙閃退在空中接住重傷的馬成。pbtxt馬成徐帆兩人聯手才堪堪與霍劍鋒打成平手,但如今馬成身受重傷,勝利的天平再一次模糊了起來。

「現在才算勝負已定1霍劍鋒冷笑的說道,「他們只是一群螻蟻,生死無關大局。但是我,或者你們的生死在關乎大局。現在橫刀已廢,單單你一個詭劍再也不是我的對手。更別說你身後那群後天五重六重的廢物?所以,那句話應該由我來說,還不快束手就擒?」

「束手就擒你妹1不知何時,寧月悄悄的來到霍劍鋒身後,也許是對這個後天一重境的輕視,寧月的小動作被霍劍鋒看在眼裡卻並沒有阻止,甚至寧月閃電般的發出攻擊竟然也動都沒動一下。

「撩陰腿1

「啊」

兩個聲音同時,慘叫聲撕心裂肺聽到人不覺將下體一緊。但是,慘叫的人卻不是霍劍鋒,甚至可以說他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眼神戲謔的看著抱著腳一蹦一跳離開的寧月嘴角裂開一絲冷笑。

「金身真訣練到七重境界就可以縮陽入腹,你以為還會給你攻破罩門的機會么?不過你這小子倒是有點膽色,剛剛踏入後天竟然敢近我的身?我若不殺了你,豈不是太辜負你送死的美意了?」

話音剛落,眼前突然閃過幾道寒芒。再見寧月哪還有抱著腳直跳的醜態。寧月猛然間躍起,空中迴轉三枚華陽針就已脫手而出直刺霍劍鋒的前胸大穴。

霍劍鋒眼神中流過一絲詫異,但也僅僅是詫異而已。畢竟江湖中練這種冷門暗器的人太少。但要說忌憚,或者閃躲?霍劍鋒連眼皮都沒有眨一下。

「噹噹當」華陽針彷彿撞在了鐵板上一般紛紛彈開,對橫練功夫和護體罡氣有奇效的華陽針竟然毫無作用。

「寧月,他的護體神功已經練至大成,你的華陽針對他已經沒有作用了。」魯達回頭看著寧月提醒道。

「寧月?」霍劍鋒耳朵一動,腦袋僵直的轉過,眼神如刀的盯著一邊露出生硬笑容的寧月,「原來你就是寧月1

「這算不算豬隊友?」寧月心底無力的吐槽,看向魯達的眼神別提有多幽怨了。

「小子受死」霍劍鋒的眼睛紅了,這個殺了他結拜弟弟的兇手就在眼前活蹦亂跳,怎麼不氣的發狂?徐帆他們全都拋之腦後,先報仇雪恨了再說。

霍劍鋒的速度太快,快的只能感覺人影一閃就已來到寧月的身前,化掌為刀直直的向寧月的脖子削下。

寧月的瞳孔猛地一縮,雖然眼睛能清晰的看到霍劍鋒砍下的手臂,或許他還能清晰的看到霍劍鋒砍下他的腦袋,然後無頭的屍體倒下。

寧月不是不想躲。可僵硬的身體,遲鈍的動作怎麼也躲避不開。腦海中突然間浮現出了前世經常看到的裝逼話,「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反抗都是徒勞的。」

第一次,寧月對自己的實力底下而感到後悔,第一次明白為什麼弱小就是原罪。原來,在面臨危險的時候,連嘗試著掙扎也做不到?

「轟」一聲巨響,碎石激射。在寧月原本所站的位置,炸出了一個一米見方的大坑!而霍劍鋒的拳頭,就在大坑的中間散發著渺渺青煙。

徐帆氣喘吁吁的將寧月放在一邊,千鈞一髮之際還是徐帆成功救下了寧月。但是,面對氣勢越來越盛的霍劍鋒,自己一方能與之一戰的人根本就沒有。如果再不能想出辦法,恐怕要真的像霍劍鋒說的那樣,死無全屍!

「縮陽入腹?」寧月的眼神微微眯起,看著漸漸站起了霍劍鋒已經沒有了方才的恐懼。在經歷了一次生死之後,寧月竟然很快的將生死放置腦後,冷靜的思維回歸到了腦海。

「星爺,希望你沒有騙我1寧月喃喃的說道,左手一把搭在徐帆的肩膀之上,「徐大人,過一會兒我來牽制住他,你找機會刺他的脊椎根往上三寸處1

「命門穴?他已將金身真訣練至大成,周身穴道堅不可摧就算刺中命門也不可能破了他的功。」

「我要的不是破了他的功,我要的是破他的縮陽入腹1

寧月說完,身形猛的一滾就向山下跑去,看著狼狽的樣子活脫脫的想要逃跑。而做為殺死自己兄弟的兇手,霍劍鋒又豈能讓他跑了?

「想跑?受死1霍劍鋒一聲暴喝,身形已如坦克一般向寧月撞去。沿路擋在寧月身前的三派弟子,紛紛被撞得倒飛而去吐血身亡。

寧月亡命的向山下跑去,在下山的時候,寧月不會輕功的弱點被降到了最低。無非是一個個十來米的自由落體,憑著寧月前世學習的跑酷加上如今的身體素質倒是做的行雲流水。

霍劍鋒的眼中只有前面逃的跟喪家之犬的寧月,哪怕身後跟著他緊追不捨的徐帆也忽略不計。不殺寧月,難消他心頭之恨。

「看你往哪跑1霍劍鋒眼中殺意一閃,他在短暫的追逐中已經看出來了,寧月的輕功不是很爛,而是根本就不會。這一座山原本也就一百米左右,這麼幾息的縱身下寧月已經接近山腳。而此刻已經跑到了相對平緩的區域。

霍劍鋒身形再次加速,如坦克一般直直的向寧月撞去。相對於寧月,霍劍鋒的輕功很高明。但比起身後緊追不捨的徐帆,霍劍鋒的輕功根本不夠看。

霍劍鋒的眼神死死的鎖定著眼前飛速奔跑的寧月。金身真訣已然大成的他根本無需擔心身後徐帆的偷襲。霍劍鋒可以拍著胸部自詡先天之下再無人能傷他分毫。

所以,霍劍鋒伸直了手臂,五指並籠直指寧月的背心,左腳踏地,一個巨大的石坑出現在腳下。身形化作箭矢一般急速的向寧月刺去。

霍劍鋒的速度快,但他背後的徐帆速度更快。身形化風如一陣青煙一般吹過,直刺霍劍鋒的命門大穴。面對背後的劍芒,霍劍鋒冷冷一笑,看著越來越近的寧月彷彿看到手臂穿透寧月的背心掏出了他的心臟。

背後的勁風傳來,這是充滿死亡的殺機。寧月的精神早已爆炸,背後的汗毛猛的炸開。在霍劍鋒的手指剛剛要抵到背心的時候,猛的向前一撲就像腳下被什麼東西絆住了一般。

撲倒的瞬間,霍劍鋒的手臂輕輕的從寧月的後背劃過,所到之處皮開肉綻。寧月忍著疼痛身體翻轉,剛巧這一瞬間看到徐帆的劍狠狠的刺向霍劍鋒的命門穴。

不知何時,一把飛刀已然握在手中,寧月發誓,這是他出刀最快的一次,快的連他都不知道如何發出的這一刀。只知道在他看到霍劍鋒的命根子彈出來的瞬間出手了。在霍劍鋒還沒來得及再次施展縮陽入腹之前,飛刀已經從他的擋下掠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