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十三章 收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 收網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啊」霍劍鋒落地之後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捂著襠部的手已經被噴涌的鮮血浸濕。pbtXt那一瞬間,霍劍鋒的大腦里一片空白,除了疼痛依舊是疼痛!

寧月的後背著地,豁大的傷口在地上蹭的又是鑽心火辣的疼。但寧月知道,現在還沒完!在落地的瞬間,寧月再一次騰身而起直直的向眼前抱著襠部直跳的霍劍鋒衝去。

華陽針入手,詭異的讓人看不出從什麼地方發射。三根華陽針成品字不分先後的沒入霍劍鋒的胸膛要穴。一瞬間,霍劍鋒的慘叫嘎然而止,一聲就像漏氣的聲音。霍劍鋒魁梧的身體像泄了氣的氣球一般萎靡了下去。

寧月一個踉蹌單膝跪地,豆大的汗珠伴隨著劇烈的喘息而不斷的滴落。三根華陽針以耗盡他原本不多的內力。而在這時,寧月才露出一抹輕鬆的笑容。生死之間有大恐怖,更有大機遇。剛才那一刀絕對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極限,也許這就是傳說中的意念運刀。

身後的腳步聲響起,徐帆來到寧月的身後一把抓起寧月的手臂將他扶起,「寧月,你真的不錯。以你的武功竟然能做到這樣的地步實在讓人刮目相看1

「還多虧了徐大人破了他的縮陽入腹。」寧月的臉色很平靜,絲毫沒有被人稱讚的欣喜也沒有立了功的興奮。但正因為這樣,徐帆的心底再次對寧月高看了一眼。世上能做到寵辱不驚的人很多,但一個才十八歲的少年能有這樣的養氣心性那就是真的不凡了。

兩人一左一右的上前擒住已經破功的霍劍鋒,而方才還不可一世的絕世凶人此刻卻是滿頭散亂白髮的老人。皮膚枯燥的就像數十年的老樹皮一般。

寧月拿起華陽針在霍劍鋒下體刺了幾下,惹得霍劍鋒發出幾聲低沉的痛哼。一瞬間,霍劍鋒就感覺自己的下半身被人截斷的一般失去了知覺。

「你也別喊痛,為了防止你失血過多給你封住了下半身的穴道。雖然你罪該萬死,但至少你現在還不能死1寧月冷冷的說道,正在這時,山上也已經結束了戰鬥,魯達一行人壓著一批俘虜緩緩的走下山來。

「哈哈哈……寧月,你們真的拿下他了?太好了!就算他們不是這次拐騙孩子團伙,就憑他是泰山十三太保的老大,我們就已經立了大功。pbtxt」魯達看著被寧月徐帆拿在手裡的霍劍鋒頓時興奮的叫道。

「什麼拐騙孩子?」沙啞干涉的聲音響起,霍劍鋒似乎從打擊中恢復了神志,透過亂髮的眼神犀利的盯著眼前的魯達。

魯達被這個眼神嚇了一條,下意識的向一邊閃開,「當然是十年來你們流竄蘇州府各地,裝扮乞丐拐賣人口。十年間,被你們擄走的孩子至少一百五十名。犯下如此大案,還需要我們告訴你么?」

「你們有證據么?」霍劍鋒冷喝一聲,「你們怎麼證明是我們做的?十年來我隱姓埋名不惜淪為乞丐東躲XC今日被你們找到是我倒霉,但你們休想栽贓陷害我……」

「別裝了1寧月不屑的拍了拍霍劍鋒的肩膀,「我承認我們有絕對的證據證明你們就是拐賣孩子的團伙,但沒關係。只要你是十三太保霍劍鋒,我們就可以將你們全部緝拿歸案。

只要進了天幕府大牢,開不開口就由不得你們了。我知道天幕府有一百零八種審訊的酷刑,每一種都巧奪天工。徐大人,我說的是不是?」

「何止是巧奪天工,簡直是精美絕倫。如此天才的設計,也只有出生於刑堂世家的血手大人才能設計出來。這一百零八種酷刑至今還有三十六種從未試驗過此乃我們天幕府上下的憾事。」

「為何?」寧月瞪大了眼睛好奇的問道。

「因為沒人能扛到那個時侯,大多數連十種酷刑都沒能扛過去什麼都招了。不過……當年十三太保的老六倒是一條硬漢,硬是扛了三十種酷刑之後……」

「招了?」

「死了1

寧月和徐帆兩人一唱一和,他們清晰的感覺到手掌中的霍劍鋒不斷的顫抖,咬著嘴唇延下絲絲的鮮血。凌亂的髮絲之內,一雙猩紅的眼睛迸射出仇恨的目光。如果可以,霍劍鋒或許會把一唱一和的兩人生吞活剝了。

「你們……是想看看我能撐到第幾個么?」過了許久,霍劍鋒的顫抖才慢慢的平息,嘴角勾起一絲嘲諷的冷笑。

「你錯了1寧月的眼神一掃被制服的那一群乞丐,「我想看看他們能撐到第幾種刑法。只要他們招了,你不招都難。」

「呵呵呵……是么?不過除了我,沒人知道上一家接頭的是誰。所以,他們哪怕全招了也沒用,說到底,他們只是一群被我們驅使的走狗而已1霍劍鋒冷笑一聲,但下一刻他的臉色變得死灰死白。

「諾,這不是招了么?」寧月不屑的一笑,隨便來點心理誘導就套出了想要的話,寧月對這個兇悍的暴徒表示很不屑。

打完收工,同里鎮天幕府原本閑置的兩間大牢瞬間被塞得滿滿的。而霍劍鋒,依舊享受著貴賓級的待遇,一人享用一個獨立牢房。其他的幾十個乞丐被塞在另一個牢房之中。

天已亮,一夜沒睡的人要麼去補覺,要麼是給傷口上藥。徐帆興奮的書寫卷宗將這次破案前因後果詳細的記錄下來。的確,案子進行到了這個階段已經可以說破案了。

只要從霍劍鋒的嘴裡掏出幕後的黑手是誰,這個龐大的犯罪團伙就該結束他罪惡的一生。而徐帆非常自信能從霍劍鋒口裡掏出東西,因為從來沒有人能承受住天幕一百零八種酷刑。

能在這麼短時間內破案,這本身就是一種奇。所以徐帆毫不保留的將寧月如何發現疑點,如何抽絲剝繭,如何聯想到乞丐的流通作案,從兩個不同的人群中找到共同點並且確定罪犯的身份都詳細的記載了下來。不出意外,這一份卷宗不僅會免去金總捕的責罰,還會受到一些讚揚。

「來人1徐帆停筆輕輕的吹乾卷宗上的墨跡叫道。

「徐大人1木易推門進來拱手行禮。

「把這個卷宗十萬火急送往京城1徐帆一臉鄭重的將卷宗遞到木易的手中,目送著木易化成蝴蝶飛出了天幕府。

等到木易的身影消失在視野之內,徐帆才輕輕的離開房間向寧月的宿舍走去。此刻的寧月只能趴在床上,背後的傷口雖是皮肉傷沒有傷到筋骨。但是就算是外傷沒個十天半個月也好不了。好在千暮雪離開的時候將她的那瓶靈丹妙藥留了下來,以這瓶葯的藥性,痊癒的時間至少會縮短一半。

「為什麼要先餓他三天而不直接審訊?雖然這裡的刑具不全,但至少也有十五種不同的刑具。日夜審訊我也不信他不招1徐帆和馬成相伴的進來,馬成直接就開口問道。

這些天,寧月用自己的才智證明了自己的價值。所以哪怕他只是木牌捕快而徐帆馬成已經是銅牌,但寧月已經真正能做到與他們兩人平起平坐。而且兩人心底也沒有了一開始的排斥。

「第一,霍劍鋒的金身真訣已破,武功盡廢根本無法承受天幕府的酷刑。第二,身為一個將橫練功夫練到過大成的人會在乎一些皮肉之苦么?當年十三太保的老六不是例子?生生的被折磨死,卻沒有吐出半個字。我們現在不只是破案找出真兇,而且還要找到今年被拐走的十幾個孩子。」

「那他不怕疼,難道會怕餓么?」馬成皺著眉頭問道。

「天地分陰陽,審訊分剛柔。你們只知這剛性刑法,我卻還懂得一種柔性刑法。折磨於無形無息,摧人心房,削人意志。

人若七天不食,必死無疑。三天不食,必定精神恍惚。到那時再日夜騷擾不讓其睡。不出一****必定精神萎靡恍恍惚惚。到那時,你問什麼,他答什麼1

「嘶好狠辣1馬成瞳孔一縮,一瞬間看向寧月的眼神充滿深深的忌憚。這貨絕非好鳥,也絕非池中之物。將來不知道能走多遠,但肯定比自己要走的遠。

「狠辣么?不弄得血淋淋,也不搞得像人間地獄。我這手法很溫柔好不好?」寧月表示很無辜,這是後世常用的手法好不好。

「殺人於無形難道就不是殺人?說你狠辣是因為這防不勝防啊!好了,我已將捷報快馬加鞭送往京城,不消三天就能到總捕的手上,這一次你算是立了大功了,這牌子恐怕要換了埃」

「什麼?」寧月一激動頓時坐了起來,「案子才破了一半就上報?萬一出了紕漏我們不是吃不了兜著走?」

「放心,我只是說了案子的進展,還沒說案子已破。所以就算出了變故也不會被定為謊報軍情。你好好休息,我不希望上頭給你嘉獎的時候,你還在床上躺著。」

京城,位於中州!乃大周皇朝龍脈所在。一大清早,城門剛剛開出一條縫。一匹快馬就已衝進城門,沿著主道策馬奔騰。

「混賬,這裡是京城哪能容得你撒野?」城門守衛一見有人敢在京城縱馬?立刻正要傳出音訊符,卻不想被身邊的伍頭一般抓祝

「眼睛擦亮點,那是天幕府的八百里加急1先前的士兵頓時一顫,攔下天幕府是小,但攔下八百里加急就大了。能用加急,哪個不是十萬火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