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十四章 小竹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 小竹竿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三天了,霍劍鋒記得他已經被餓了三天了。pbtxt每次看到獄卒提著一桶發酸的饅頭扔進隔壁的牢房,霍劍鋒就感覺胃裡如火焰般燒的難受。但是,曾經的尊嚴不允許他開口向牢頭要吃的。因為他知道,天幕府是在故意餓他。

隔壁的勞里擠滿了自己曾經的手下,但是,那些曾經對著他言聽計從的手下們,看向自己的眼神再也沒有了往日的敬畏。就像曾經的自己看向他們的眼神一樣,所以霍劍鋒知道,自己在這些曾經的屬下眼裡就是一條流浪狗。

霍劍鋒不想死,他想活著。否則早在武功被廢的那一刻就該自盡,哪怕只能在牢里度過,他也想活著。

接頭人的身份只有他知道,這也是他能活下來的依仗。但是,他不能讓天幕府這麼輕易的從嘴裡套出東西。如果得到的太容易,那就體現不了自己的價值。雖然自己知道的不多,但卻很關鍵。

無力的靠著牢房的牆壁,這樣能省一點力氣。而此刻的他更想睡覺。只要睡著了,就不會感覺到餓。

「幫主1一個輕聲的呼喚將霍劍鋒喚醒,微微眯起的眼睛也再一次的睜開。自從被關到了這裡,他就再也沒有人聽到有人叫他幫主。

抬眼一看,隔壁的一個小乞丐正在看著他。小乞丐大約十五六歲,長得瘦弱如竹竿一樣。霍劍鋒還記得是三年前他在小乞丐快餓死的時候救了他。想不到他竟然沒死在老廟裡還被關到了牢房中。

「小竹竿,你還願意叫我幫主?」霍劍鋒擠出一個笑容低沉的問道。

「一天是幫主,一輩子都是幫主。沒有幫主,小竹竿早就死了。幫主,我這裡……還有半個饅頭1說著,趁著其他乞丐不注意扔進了霍劍鋒的牢房中。

而小竹竿丟去的饅頭還是引起了其他乞丐的注意,大部分人都搶不到饅頭更不可能吃飽。看著小竹竿將饅頭扔給了對面頓時火起紛紛對著小竹竿拳打腳踢。

霍劍鋒緩緩的撿起落在不遠處的半個饅頭,這種饅頭換在平時連狗都不會吃。霍劍鋒輕輕的掰下一塊緩緩的送進嘴裡,眼神冷冷的盯著對面不斷毆打小竹竿的乞丐們心底不知道在想什麼。

小竹竿很瘦小,沒一會兒就被打得遍體鱗傷。鮮血糊了臉但他依舊倔強的不發出一點聲音。pbtxt就像平時,小竹竿受欺負的時候從來不出聲一樣。

霍劍鋒冷冷的看著這一幕,慢慢的吃下饅頭,胃裡有了東西才好過了一點。乞丐們也許是打累了,紛紛縮在一邊休息只留下地上那一灘已經不成人形的小竹竿。

「死了沒有?」霍劍鋒輕聲問道。

「幫主……饅頭……好吃么?」虛弱的聲音幽幽的響起。

「不好吃,不過這個時候沒資格挑好不好吃了。」

「說的也是,幫主……小竹竿跟你多久了?」虛弱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小竹竿緩緩的撐起身體靠著牆壁問道。

「三年吧?」霍劍鋒不確定的說道。

「是啊,但其實……小竹竿認識你已經快十年了……」

「十年?」霍劍鋒一驚,小竹竿最多十五六歲,十年不是說他在小時候就已經認識自己了?

「是啊,十年了!記憶太久遠了,我都不太記得。小竹竿只記得以前家裡的爹娘很疼我,家裡還有一個大大的花園,花園的邊上還長著葡萄架。

可是有一天幫主來家裡討飯,娘讓小竹竿給了你兩個饅頭。那天晚上,小竹竿睡著了之後醒來就再也沒見過爹,也沒見過娘……」

霍劍鋒突然渾身一顫,看向小竹竿的眼神不再是之前的信任、感動,而是深深的恐懼!小竹竿既然是被自己拐走的,那三年前自己遇到絕對不是偶然。被送到那個地方,絕對不可能再逃出來!

「難道……你就是十二樓派來監視我的?」

「小竹竿被帶到了一個島上,每天練武學習怎麼殺人。可惜,小竹竿天分不好,在考核的時候失敗了,雖然保住了一條命但武功卻是盡廢。我被派到幫主身邊也算是廢物利用吧。」小竹竿的氣喘得很急,胸膛起伏如風聲一樣。

「你……」霍劍鋒在短暫的恐懼之後瞬間恢復了平靜,他們都已成了階下囚。就算小竹竿是派來監視自己的又能怎麼樣?他們都武功盡廢什麼都做不了。但霍劍鋒突然的對小竹竿產生了濃烈的殺意。

一直以為,除了自己之外沒有人知道接頭人的身份和機密,而這就是自己活下來的資本。但現在,這個小竹竿也知道而且知道的可能更多。自己的秘密不再是秘密之後,生命受到了威脅。

「小竹竿……你想怎麼做?想活著,還是想死?」霍劍鋒掃過眼看著,聲音低沉的彷彿在自言自語。

「活?怎麼可能想活呢?我現在的價值就是去死啊!否則像我這樣的爛泥,在這個吃人的世界該怎麼活下去。幫主,為了感謝你將我拐走,讓我從人變成了鬼,還是請你去死吧。」

「呵呵呵……你不懂武功,又被關在牢里,怎麼殺我滅口?算了吧!你只要有一點輕舉妄動,我就會立刻叫人。」霍劍鋒伸直了身體換一個更舒服的姿勢靠著。

「我的武功廢了,但是殺人不只是要靠武功啊!比如下毒!這樣的功夫卻沒被廢掉。」小竹竿的聲音很輕,但聽在霍劍鋒的耳朵里卻如鬼哭狼嚎般刺耳。

「你……」霍劍鋒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著小竹竿,手指顫抖的指著眼前越來越模糊的身影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所以我一開始才會問你,饅頭好吃么?」小竹竿輕笑的說了一句,瞬間肚子一挺,口中的鮮血緩緩的變成黑色。

天幕府沸騰了起來,寧月的傷還沒養好但他已經顧不得了,跟著徐帆他們飛速的向牢房跑去。就在剛才,看押犯人的金三慌張的跑出來說霍劍鋒死了,這對於寧月來說簡直是噩耗。

但霍劍鋒的確死了,靠著牆壁手指還懸在空中。瞪著圓圓的眼睛充滿了憤怒和恐懼。他的身體已經發黑,他的眼神已經失去了生機。

「竟然……死了?******你們是怎麼看的?」一直很有風度的徐帆一把抽出刀一刀砍向躲在一旁畏畏縮縮的金三。要不是寧月反應快,金三也許真的被一刀砍了。

「事已至此責怪誰已經沒用了。對方下了毒,而且兇手自己也已經自盡我想關在這裡還活著的人中不可能再有人知道幕後黑手的線索。」寧月的眉頭緊緊皺起,也許是胸腔的劇烈起伏讓後背正在長肉芽的傷口有些隱隱作痛。

「那怎麼辦?線索斷了,案子才破了一半根本沒法交差。京城的飛鴿傳書已經過來了,命我們十天之內破案。發生這樣的事我們如何交差?」

寧月的眉頭緊鎖不知道在想什麼,徐帆看著這樣的寧月以為他有了什麼發現安靜的等在一邊。但實際上,寧月眉頭緊鎖的原因是這個隱藏任務已經提示可完成。

「成功剿滅拐賣團伙,是否提交完成任務?」

這個任務明顯還沒有完成,霍劍鋒只不過是幕後黑手的一枚棋子,也許只是拐賣團伙中的一個環節。剿滅了他,只不過掀開了案件的一角而已。但是,這個時候提示完成任務?這顯然不合理!

但系統真的很古板,沒有絲毫的提示。放在眼前的選項只有是或者否!理智的講,這個案子已經查不下去了。唯一揪住的線索也已經斷了。剩下的人隱藏的很神秘,肯定不是這麼容易查到的。再加上已經打草驚蛇,幕後的黑手很有可能就此蟄伏。

但是,寧月不甘心。不甘心這一百多個孩子就這麼白白的沒了,不甘心罪犯團伙這麼逍遙法外過段時間換一身皮再次破碎一個個幸福的家庭。如果是其他的罪犯,寧月也許不會這麼的執著,但拐賣孩子?寧月決不饒耍

寧月按下了否,代表著這事還沒完!但沒想到系統瞬間又跳出了一個彈窗讓寧月頃刻間恍然大悟。

「觸發第二階段隱藏任務,請宿主再接再厲1

「寧月,有什麼發現么?」徐帆等了很久見寧月遲遲沒有反應這才忍不住小聲的問道。

「有一點,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算是線索!等我去調查一下就知道了。」寧月黑著臉走出牢房,外面的陽光有些刺眼但也趕走了寧月心中的陰霾。

「金身真訣的大成是建立在赤炎丹的藥效上面。如果是赤炎丹,其消耗定然不校看來要從周叔那邊查線索了。」寧月低聲說道,大步向天幕府外的街道走去。

「咦?怎麼關著門?」寧月來到周濟藥鋪的門外突然頓住了腳步,店門緊閉好像昨夜關門之後今天就忘了開一樣。

寧月臉色大變,連忙從側門撞進藥鋪。要不是寧月穿著這一身飛魚服,肯定會被路上的人扭進官府。但即便這樣,周濟藥鋪的門外已經圍滿了看熱鬧的人群。

撞開了門,裡面收拾的很整潔並沒有想象中一片凌亂,更不消說刺鼻的血腥味什麼的。好奇的人群跟了過來,一聲聲議論聲傳進耳朵。

「各位鄉親,你們有誰知道周濟周大夫去哪了么?」寧月對著門口拱手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