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十六章 暗器的對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章 暗器的對決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為什麼……你會覺得周大夫凶多吉少?」魯達好奇的問道,「就算周濟藥鋪三天沒有開門,但他有可能有事要去辦,可能去了鄉下,也可能去了親戚家朋友家。pbTxt總之,失蹤有很多可能我們作為捕快不能陷入誤區。就像常人看到女子嘔吐第一想法會是懷孕,但實際上人家只是吃壞了東西……」

「呃」寧月吧眨著眼睛看著魯達,說的好有道理寧月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好好休息,別把自己得太緊。很多事並沒有你想的那麼複雜,如果不放心你可以去問問周大夫的親戚朋友說不準周大夫並沒有遇害呢?」魯達安慰了一句便出了門,但他的話卻彷彿魔咒一般印在腦海中怎麼也揮之不去。

「也許只是一個偶然,也許只是意外,也許……」寧月越想越覺得可能,抱著僥倖的心理。寧月翻身坐起打算去易水鄉看看,萬一呢,萬一周大夫在家呢?

出了門,此刻還剛剛到晌午。寧月也沒心情去膳堂吃飯,一溜煙出了門向易水鄉走去。天空的太陽有些火辣,雖然還沒到三伏天但即使穿著薄衫也能被曬得汗流浹背。

沒一會兒,身上的衣服就已濕透貼緊了皮膚異常的難受。一直到走入了矮腳山,濃密的樹蔭給了寧月一陣透骨的涼意。一瞬間,寧月打了一個冷顫。

猛的向前一撲,一直鑽入草叢之中寧月才來得及吐出涼氣。一聲悶響,一隻漆黑的飛鏢幾乎貼著耳朵射向身邊的樹榦上。漆黑中泛著藍光,這是一枚抹著劇毒的飛鏢,是見血封喉的劇毒。

剛才的涼意不只是常年陰冷的樹林帶來的,還有夾在陰涼背後的殺機。要不是寧月先天神識瞬間預警,要是他在遲鈍哪怕半秒,寧月此刻已經是一個死人。

不知道為什麼,可能這條山路和寧月八字不合?上一次遇到了越獄的十三太保,然後又遇到了石窟門在山腳下攔截。現在……有遇到了刺殺,寧月突然發現,如果不是自己的主角光環太強怎麼也死不了,就是自己的主角光環太差隨時可能領便當。

「嗖嗖」兩道身影一前一後的激射而出,身影一邊飛掠,一邊發出星星點點的星芒將整個草叢打的一片狼藉。眨眼間兩個蒙面黑衣人交匯在草叢之中,而在暴風的中心,卻已經失去了寧月的身影。pbtxt

「嗤」蒙面人突然出刀,一聲脆響刀已再次歸鞘。寧月的不遠處,一把飛刀幾乎全部沒入樹榦之中。試探的結果已經知道,但正因為知道寧月此刻連苦笑的心情都沒有。

兩人的武功高出自己很多,多的寧月都想不到怎麼活下來。從他們的出手就知道,他們是專業的職業的殺手。絕對不會出現什麼掉以輕心之類的疏忽。那麼擺在寧月眼前的只剩下一個大大的死字。

寧月心底一沉,一下子沒能控制住自己的呼吸。而在寂靜的深林中,一個聲細微的聲音也是如此的清晰。所以兩個蒙面人瞬間發現了寧月的所在,一道寒芒飛來,四星的劇毒飛鏢再一次向寧月方位射來。

對方的暗器功夫很高,至少有了五年以上暗器的水準。蒙面殺手可不像寧月這樣的半吊子,可能會的種類不多但要論暗器的功底,十個寧月都不是他的對手。

而另一個蒙面人似乎專精刀法,無論是使用輕功在天空中閃轉騰挪,他的手從來沒有離開過腰間的刀柄。而在一息之間,兩人一前一後的已經將寧月夾在中間。

「我靠1這是寧月此刻唯一的心情,剛才狼狽的連翻了好幾個滾。剛剛爬起來前面站了一個人,身後也站了一個人。而這兩個人都是分分鐘能將自己弄死的存在。

「那個……兩位大哥,你們是不是找錯人了,在下……」

「寧月!同里鎮天幕府木牌捕快,蘇州府吳縣易水鄉人1面前的蒙面人突然冷冷的喝道。

「查戶口的么?要不要這麼清楚?」寧月心底吐槽,腦海中卻已經飛速的計算著。眼前兩個隨便一個的武功都在後天七重境以上,而自己的修為才後天一重頂多算是兩重。這樣的懸殊實力別說對抗,就是掙扎一下也比較困難吧?再加上自己前後被夾擊,就是跑都沒地方跑。果然上天無路落地無門,一句話死定了!

「那個……好吧!兩位大哥是來殺我的吧?你們的武功高出我太多,要殺我根本不費吹灰之力。我就要死了,但我也不想做個糊塗鬼,誰要殺我?」

「如果這是你的遺言,那我收到了1對面的蒙面人說著手臂一抬就要出手。

「等等1寧月急忙叫道,「你是用暗器的吧?」

「是又怎麼樣?」對面的蒙面人顯然不耐煩,而寧月的心率已經快的彷彿就要從胸腔跳出來。對方只要出手,自己必死無疑,但現在看來,對方的殺手訓練顯然沒有寧月想象的那麼絕情絕性。

「剛巧我也是!刀有刀客,劍有劍客!我們修鍊暗器的,也該有自己的尊嚴。既然你是暗器高手,我也是暗器高手,能死在對方的暗器之下也死而無憾……」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1說著三枚飛鏢入手,藍色的寒芒晃得寧月的心頭一陣凄涼……

「等等1寧月連忙叫道:「要出手能不能等我把話說完?」

對面的蒙面人再次停下了動作,但手依舊擺在了最佳的出手位置。只要他想,只需動一個念頭飛鏢就會脫手取走寧月的小命。

「說什麼廢話,說再多也不過是拖延時間1寧月背後的殺手有些不耐煩的,「你說什麼我都不敢興趣,我只對你的命感興趣,受死吧1

「莫星住手1寧月對面的殺手竟然制止了背後莫星的出手,「我突然對他要說的話感興趣了。聽他說完吧1

「你見過劍客決鬥偷襲的么?為了尊嚴,為了對自己苦練的認同,我們就來一場暗器的對決吧1說著,緩緩的伸出手輕輕的舉在身前,在斑駁的光線中一閃,五隻絢麗的蝴蝶已然出現在寧月雙手的指尖。

「蝴蝶鏢?」對面的蒙面殺手明顯露出了驚訝的語氣,下一刻,眼神中閃過銳利的光芒,「蝴蝶鏢在七十二種暗器之中,難練程度排的上前五。你能拿出蝴蝶鏢,到是有資格和我一較高下。」

「暗器高手對決,純以手法取勝。勝者生,敗者死1寧月很莊重的宣告著,那一副虔誠,那一副狂熱,真的就像那些將一生奉獻給了劍的神經病劍客。而對面的殺手,竟然還非常的認同寧月的舉動,也是一臉的嚴肅,滿臉的狂熱。

「果然這個世界的神經病已經泛濫成災了,隨便一引導,就病發了一個1寧月心底苦笑的吐槽,死亡的陰影消散了幾分。

對面的殺手收起了手中的飛鏢,雙手一晃,同樣五隻蝴蝶鏢夾在指尖。每一隻的蝶翼上,依舊是泛著藍色的磷光,看來也是抹了劇毒的。

看到寧月眼中露出的驚訝,蒙面殺手看起來很是得意,「你以為只有你會蝴蝶鏢么?按正常來說,不是後天頂層修為的目標是不配讓我使用蝴蝶鏢的。但今天為了你這個後天一層的人破例,你該感到榮幸1

「呵呵……」寧月只能幹笑一聲,真想對著他說真是謝謝你了還請你換回四星鏢吧!

「你的修為低,我給你先出手的機會1對面的殺手很傲然的說道。

寧月當然不會客氣,手指翻飛兩片蝴蝶便飛出掌心向對面的殺手疾馳而去。蝴蝶鏢的速度絕對很快,就是比起華陽針的速度也斯毫不遜色。

但蝴蝶鏢之所以是異常難練的暗器還在於通過內勁而控制蝴蝶鏢的翅膀顫動從而像蝴蝶飛舞一般改變方位。傳聞中蝴蝶鏢最多可以轉換六次位置。在急速的飛行時,突然間變位已經讓人防不勝防,能變位六次就算神仙也猜不透蝴蝶鏢最終的攻擊位置。

當然以寧月此刻的水平想要變化六次方位顯然是不可能,他最多只能變化兩次。而這,還是他拼了老命施展的結果。

看著寧月一次竟然能發出兩隻蝴蝶,對面的殺手顯然露出一絲愕然,但也只是微微驚訝而已。蝴蝶飛舞,在空中飛速的變換,每一個軌跡都如此的捉摸不透。

殺手的嘴角突然勾起一絲冷笑,手中的蝴蝶鏢也是脫手。而他一次發射的竟然是五隻蝴蝶。彷彿彩蝶紛飛,彷彿在花叢中戲耍。

蝴蝶鏢突然間交纏在一起,寧月的蝴蝶鏢發射手法似乎早已被對方識破輕而易舉的截住了。蝴蝶鏢最後的軌跡將寧月發出的兩枚蝴蝶鏢擊落,而剩下的三枚蝴蝶鏢翩翩起舞,急速的向寧月殺來。

蝴蝶鏢沒有變換位置,也許是沒必要,也許是他想靠近了寧月再變換。但依舊快的超出寧月的眼睛,哪怕他連眼皮都沒有眨一下,依舊不知道蝴蝶鏢什麼時候來到了眼前。

寧月突然間伸手一揮,就在眼前的蝴蝶鏢彷彿憑空被抹除了一般消失不見。寧月的這一手直接讓對面的殺手一愣,隨手一揮竟然將三枚蝴蝶鏢都取走了?而且快的沒看出來怎麼取走的?

「捕頭,你來啦」寧月突然欣喜的叫道。